小妻多嬌:少將難自控
字體:16+-

第1042章 想進去?那就打贏我

夜色籠罩下的神秘小鎮。

看著不遠處地那座老舊洋房,秋黎末知道,他和夏木希的距離已經近在咫尺了。六個月了,現在終于……

“怎么不說話了?看來是被我說中了對吧。”見圍住他的幾個人不說話,秋黎末冷笑了一聲,“只要你們現在讓開,我不會為難你們的。之后若是出了什么問題,一切也都由我來承擔。”

“這句話應該是我們對你說才是。這位先生,識相點的話就請你趕快離開這里,不到萬不得已的情況下,我們也不想對人動手。當然了,如果對方就是敬酒不吃吃罰酒的話,那就另當別論了。”留著長胡子口中叼著煙斗的男人笑著說道。

“看來,和平解決是不太可能了呢。”這般說著的秋黎末快速地瞄向四周。

六個高大魁梧的男人,雖然并未見到他們手中或是身上帶著武器,但想必身手一定很不錯,尤其是眼前這個一直在與自己對話的男人。

有些棘手呢,得小心才是了。

秋黎末在心里想著。

“唉,這還真是難辦了呢。”男人先是用手抓了抓腦袋,然后又將口中的煙斗收了起來。“那個,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男人不再像開始那樣隨意了,現在的他,變得很認真。因為對這個男人來說,當他收起煙斗的那一刻,便就意味著他開始真正認真了起來。

“請說。”秋黎末說道。

“你,究竟是什么人?”男人問著。

果然這個男人并不知道他的身份呢?秋黎末在這里這般想著。

“我叫秋黎末,夏木希是我的妻子,是我所愛的人。”秋黎末這般介紹著自己。

結果男人聽到秋黎末的介紹后,整個人直接愣住了!

好吧,雖然他想過小家主和這個人的關系可能非比尋常,但他可真的沒想到兩個人的關系竟然會如此的親密!

可是既然這樣的話,為什么小家主還讓他攔住這個人呢,為什么還讓他將這個人打發走呢?

看這個人,也不像是在說謊的樣子。而且再加上小家主那有些不正常的反應,也足以證明小家主的的確確是和這個人有著很深的羈絆。

這下……還真是難辦了啊。

男人此時的心里,正在掙扎著。

沉默了一會兒后。

“這樣吧,如果你能夠打贏我的話,我就放你過去。提醒你一下,你最好給我盡全力,不然的話,想要贏我只怕會很困難。”這便是男人掙扎了好一會兒后所做出的決定。

“真的可以這樣嗎?”秋黎末問著男人。

“總之我現在能想到的辦法就只有這個了,如果你不愿意的話,那就請你離開,這是我求之不得的。不過看你的樣子,應該已經準備好跟我們所有人大干一場了吧。”男人笑著說道。

“既然你這么說了,我是沒意見的。”這個時候,秋黎末開始對眼前的這個男人有所改觀了。

“不過我們可要說好了,若是你輸的話,就必須給我乖乖地離開這里,而且永遠都不要出現在小鎮,連靠近都不行,能做到嗎?”男人問著秋黎末。

“一言為定,但凡是我承諾過的事情,就一定會做到。”秋黎末回答著。

“很好。”男人大笑了一聲,“那就來吧,我們盡量速戰速決。”說著,男人將身上的外套脫

在了一旁,“你們都先讓開。”然后還不忘對身邊的其他同伴說道。

“這樣真的好嗎?”有一個同伴小聲問著男人。

“好了,就按照我說的去吧。真要有什么問題,小家主那邊也有我頂著。”男人嘴角一勾,怎么說呢,要知道他可是對自己的身手很有自信的,在他的眼中,眼前這個自稱是秋黎末的人雖然看似是個厲害的人物,但是就身手來說的話,也不一定會好到哪里去。一會兒只要他贏了,事情自然也就解決了。

“算了,不管你了。”同伴說完這句話后,便退到一旁了。

“可以開始了。”男人對秋黎末說。

“明白了。”

十分鐘后。

“好吧,雖然很不想承認,但的確是你贏了。”留著長胡子的男人躺在地上,口中喘著粗氣,有些無力地說著。

小家主啊,我還真是沒用呢,虧我一直以來都認為自己是無敵的,尤其是論身手這一塊,我覺得這個世界上就沒有人能夠贏得了我。但是現在,如此自信的我卻輸了,輸得一敗涂地。

“我只是險勝而已,你真的很厲害。”而秋黎末呢,則坐在了地上,現在的他也需要讓自己休息一下。

和男人相比,秋黎末也就只是稍微好那么一點。其實論身手這一塊,最擅長的非野獸莫屬了,在野獸面前,秋黎末都沒有打贏的自信。和野獸相比,眼前的男人還略微遜色了一點。所以剛才在面對男人時,秋黎末是真的卯足了全力,如若不然的話,或是哪怕就只是放松那么一丁點兒,也許現在輸的人就會是他了。

慶幸的是,其他人倒是很聽男人的話,不然若是剛才所有人都一起上的話,那么贏的幾率幾乎會是零。

“都已經是輸的人了,還有什么厲害可言呢,看來我還要繼續努力才行啊。”男人自嘲著。

“回歸正題吧,現在是我贏了,那么我可以進去了吧。”秋黎末問著。

“那是自然,別看我這樣,只要是從我口中說出的話,那自然就是算數的。不過,我不建議你現在就進去,等天亮吧。”男人說著。

“有什么特別的理由嗎?”秋黎末繼續問著。

“這個理由還用我告訴你嗎,但凡你稍微想一下的話,應該就能想到了。”男人笑著說。

“那么,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秋黎末看向了男人。是啊,現在已經很晚了,如果自己就這么進去的話,一定會吵到那個小女人的。

“說說看。”

“我要找的人,是不是就在那座洋房里?”秋黎末問了出來。

“抱歉,這個問題我回答不了你。等天亮之后,你自己去確認吧。”男人一邊說著,一邊看著那綴滿了繁星的夜空。

今晚的夜空,真的是這段時間以來最美的一次了。

“就按照你說的做吧。”說著,秋黎末也躺在了地上。當他看到頭頂上方那片美麗的星空時,這六個月來的壓抑和痛苦似乎在這一瞬間消失了,當然,最重要的還是因為他現在已經離那個小女人如此的近了,近到只要他伸手,便就可以夠得到了。

此時的國內。

五星級酒店總統套房里。

弓源曉和夏溪正準備去機場,今天,他們就要動身回美國了。

“曉哥哥,現在還有時間,如果你想……”結果

夏溪的話還未說完,便被弓源曉打斷了。

“好了小溪,不要再說這件事了,我真的沒關系。”弓源曉笑著對夏溪說。而關于夏木希的事,弓源曉并不打算告訴夏溪。

“那好吧,總歸現在最重要的是努力復健,讓腿趕快好起來。等腿完全好了之后,不管曉哥哥你想要做什么都可以。”

“說的沒錯。”弓源曉摸著夏溪的腦袋,“好了,我們走吧。這座城市,可能會有很長的一段時間不會回來了。”

“嗯。”曉哥哥你知道嗎,對我來說,只要能夠跟你在一起,不管什么地方都好。

“走吧。”

就這樣,匆匆回來的弓源曉,又如此匆匆地離開了。

雖然自那天之后,弓源曉便就一直沒有聯系到秋黎末,但是弓源曉卻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相信秋黎末一定會找到夏木希。而且如果真的一無所獲的話,以秋黎末的性格來說,一定會告訴他的,但是現在卻沒有。所以,這也讓弓源曉更加確信秋黎末那邊已經有了夏木希的消息。

其實撇開這些不說的話,讓弓源曉最擔心的,還是夏木希的病情。不過弓源曉想著,既然有斯憶圣在的話,那么就一定會治好夏木希。因為斯憶圣就是將快要死去的他給救活了啊,所以如果是木希的話,斯憶圣一定會想盡一切辦法將木希的病徹底治好的。

為此,弓源曉深信不疑。

木希,你要加油,不管過程會有多么痛苦你都要堅持住知道了嗎?

還有斯憶圣,只要你能夠治好木希,就算要我以全部的身家去交換我都愿意。不過我想,你也不會稀罕這些的,因為對于你來說,沒有任何人任何事能夠跟木希相比。你的心中,就只有木希而已。木希,就是你的命。

……

英國,那個神秘的小鎮迎來了清晨的第一縷陽光。

就這么在草地上躺了整整一夜的秋黎末緩緩地起身,然后秋黎末看向了不遠處地那座老舊洋房。

“天已經亮了,你去吧。”跟秋黎末一樣,留著長胡子的男人也在草地上躺了整整一夜。

“嗯,謝謝你了。”秋黎末笑著跟男人道謝,之后便起身朝著那座老舊洋房走去了。

盡管此時秋黎末的身上沾滿了草痕,灰土,但是這些秋黎末已經完全不在乎了。現在的他,只想要見到夏木希。只是,為什么此時的雙腳卻格外的沉重呢?

而看著秋黎末那漸漸走遠的背影,男人無奈地笑著。

自己還真的就這么放那個人進去了呢,估計之后一定會被小家主痛罵一頓的。唉,明明小家主還生著病,結果自己卻又惹得小家主不開心。可能還未等到自己見到小家主,就會提前被斯先生還有簡只他們狠狠地教訓一番吧。

呵呵,這還真是“地獄”呢。

秋黎末……嗎,你記住了,我之所以讓你進去,是因為我從你的眼睛里看到了那份對小家主的感情,很真摯,很熾熱,同時,又帶著擔心,難過,還有痛苦。因為這些,才會讓我做出了這個決定。所以啊,你就好好加油吧,可別辜負了我的一番苦心啊,畢竟我可不想白白忍受那一頓如同地獄式的痛罵呢。

ps:假期快樂~~喜歡小妻的記得收藏哦,方便追~蕾西讀者群:132188715,歡迎讀者小可愛們加入,會不定時發福利哦~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