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秦擇穆:杠上法醫鮮妻
字體:16+-

第036章 魔高一丈

遲思慧十分驚喜:“尚祺,你,你答應了?!”

  “不是你說的只是做戲?”尚祺冷冷地回應。

  “對,做戲而已,你不用緊張。”遲思慧雖然嘴里這么說,手卻挽上了尚祺的胳膊。

  尚祺十分厭惡地看著她繞著自己的手,卻沒推開她。

  “傻小子,你終于想通了!你要是早些想通,你媽也不至于……”

  “咳……”

  遲思慧咳嗽時,尚會寧立刻頓了聲,隨即又飛快接話:“你媽也不至于在醫院受這樣的苦啊!”

  尚祺裝著都沒看出來的樣子,只是目光復雜地看著搶救室。

  “你媽精得很,你要是只是嘴里說和思慧在一起,她一定不會相信,她不相信的話,病就好不起來,不如找個合適的時候把你倆的婚事定下來,這樣才好唬弄她啊。”尚會寧生怕兒子反悔,立刻說出了這樣的話。

  “好。”

  尚祺一個清清脆脆的好讓遲思慧雙眼發亮,簡直不敢相信。

  遲思慧的笑容才展開,尚祺又接著出了聲,“不過我和小希才分手,如果大張聲勢和思慧定婚,一定會讓要面子的秦晉桓惱羞成怒,把他惹毛了,對尚家和遲家都不是什么好事兒。所以……”

  “也不用搞出太大動靜了,我也不是那么高調的人。到時候只要兩家大人一起吃個飯,作個見證就好了。”遲思慧趕忙接話,怕尚祺起疑,她又趕忙補充了句,“反正我們只是假裝在一起,等伯母病好了,我們就要分手的,所以也不需要大張旗鼓,省得以后失兩家人的面子。”

  只要尚祺答應和她做戲,她就有信心搞定尚祺。

  她在心底里暗笑。

  “對對對,反正只是演戲給你媽看,不需要搞太大動靜。”尚會寧聽懂了遲思慧的暗示,立刻附和,隨即又反問尚祺,“那你看什么時間合適呢?”

  “等媽出院吧。”

  “好!”尚會寧也在心里暗笑。

  妻子有沒有病,他心里可是清楚得很。

  正好尚祺又扭頭看急救室,他立刻深深地看向遲思慧。

  遲思慧立刻鄭重其事地點了點頭,用眼神向他保證:只要尚祺答應同她演戲,她就有把握搞定尚祺。

  尚會寧這才露出欣慰的笑容。

  “爸。”

  “嗯?”見尚祺突然回頭,尚會寧一時又有些緊張。

  “我準備開除喬芷韻。”

  “開除喬芷韻?”尚會寧很意外,“為什么?”

  “她勾引我。”尚祺的聲音非常平靜,“我想這也是對思慧負責。思慧,你說是吧?”

  遲思慧先是一愣,隨即歡心喜歡地點頭:“對,對。這種女人留在公司也是個禍害,誰知道她會不會因為尚祺和我定婚而遷怒于尚祺、做出什么背叛新鑫的事呢?伯父,寧可錯殺,也不能放過啊,要不然萬一被我言中,就沒有后悔藥了啊!”

  原本還在猶豫的尚會寧聽到這話,立刻表態:“開除!新鑫永不再用。”

  畢竟他是希望尚祺和遲思慧能一輩子在一起的。

  尚祺沒再說什么,轉而繼續盯著急救室。

  約么半小時后,急救室的門開了。

  “我媽怎么樣了?”尚祺立刻迎上去。

  為首的醫生應道:“已經脫離危險,不過現在需要休息,不能驚擾她,只能讓你們派一個家屬去病房照顧她。”

  “我去!”尚會寧立刻出聲,看向尚祺,“公司離不開你,你先回公司忙你的。等你媽醒了,我再打電

話叫你過來。”

  “伯父,還是我來照顧伯母吧。我很會照顧人的。”遲思慧乖巧地自告奮勇。

  尚祺倒沒和他們爭:“那就辛苦你們照顧了,我先回公司,有什么事兒電話聯系我。”

  說完又看了眼急救室,這才轉身離開。

  離開醫院后,他并沒有回公司,而是直接去了秦家找秦承希。

  秦承希此時正在客廳陪挽挽玩,聽到傭人說尚祺來了,她一時有些慌亂,但猶豫之后,決定不見他,讓傭人叫他回去。

  “尚先生說就和您說一句話,說完他就走,請您務必見他一面。”傭人把尚祺的話轉告給秦承希。

  秦承希猶豫半晌,把挽挽交給別的傭人,還是出了院子。

  她沒讓尚祺進屋,只是讓傭人把尚祺帶來院子中小花園邊的亭子里。

  遠遠地,她就看見尚祺匆匆奔來,那熟悉的身形與動作讓她心中泛酸。

  怔怔地看著他及遠及近,臉的輪廓也越漸清晰,她心中的酸楚一時更甚。

  她真是跑上前摸摸他的臉,再抱一抱他。

  理智告訴她,她不能這么做。

  他們已經分手了。

  此時她才明白,即便分開這么久,他卻從來沒離開過她的心。

  所以的偽裝在他面前都是不堪一擊。

  “小希。”

  “有話直說吧。”一出聲,她才發現自己的聲音竟然如此地冷,冷得讓她自己都不適應。

  原來在心里她不止還愛著他,也怨著他。

  “小希,我……小希,求你再給我一點時間好嗎?我很快就能搞定我父母,讓他們徹徹底底接受你。”

  秦承希心口一滯,隨即苦笑著搖頭:“我們早就分手了,你還說這種話,有意義嗎?”

  “有!當然有!”尚祺猛地抓住她的手,“只是你認為我們分了手,在我心里,我們從來沒分過手。我一直都在爭取。”

  “我已經有男朋友了。”

  秦承希自知斗不過陳娟,也不想再讓自己陷入傷心境地,更怕自己讓大哥生氣,讓秦家丟臉,所以違心地說了這樣一句話。

  “傅少言?!”

  秦承希點頭,不敢看尚祺的眼睛。

  “他和你不合適!你不是他的菜!我調查過他……”

  “這是我的事兒,你無權干預!”尚祺的話讓秦承希很不高興,立刻打斷了他的話。

  他竟然調查她的朋友!

  “小希,我沒別的意思,只是怕你受別人騙!傅少言有女朋友的!他女朋友在國外!真的!我沒騙你!”

  秦承希不信他的話:“他是我哥介紹給我的,我相信他不敢騙我!也不會騙我。”

  “小希……”

  秦承希再次打斷他的話:“如果你今天來找我只是為了告訴我傅少言有女朋友,那你的話已經說完了,請回去吧。”

  說完她就要轉身,被尚祺一把拽住:“我發現我媽是裝病的!”

  “裝病?!”秦承希有些意外,“你是說——”

  “她根本沒有心臟病,說謊是想騙我聽她的話,讓我和你分手,和遲思慧在一起。”

  “是嗎?”

  “是的!其實我之前就有所懷疑,只是不敢確定,因此也不敢冒這個險,所以這一段時間我都依著她,也不敢來找你。我是今天才真正確定她裝病的。她今天為了逼我和你徹底分手,還演了一起服毒自殺的戲。不止這一起,還有一起心臟病犯了、被送去急救室搶救的戲,中

途假裝不肯配合醫生搶救,讓醫生來勸我妥協。”

  “那,那你妥協了嗎?”

  “妥協了,我答應了和遲思慧定婚。”

  一句話說得秦承希透心涼,卻沒敢把情緒表露出來,只是強笑著表示祝福:“你娶遲思慧,是皆大歡喜的事兒,挺好的。”

  他娶了遲思慧,或許她才能徹底死心,才能開啟新的生活。

  這對于她來說,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兒。

  “什么皆大歡喜?你開心嗎?”不待她回答,他立刻又出了聲,“我不開心!這輩子我非你不娶!尚太太的稱呼,只有你配。”

  秦承希卻沒有什么感動的神色,只是嘆著氣說了句:“你媽為了讓你妥協,又是裝病又是自殺的,這樣的手段都用得出來,就算將來你強行娶了我,也沒我好日子過。與其如此,還不如各自安好。”

  “我已經想好了對付我媽的辦法。只是需要一點時間。”尚祺再次抓住她的手乞求,“小希,我知道之前我有不少事兒傷了你的心,我知錯了,我現在真誠地向你道歉,請你原諒我,我發誓,我會用對你一輩子的好來彌補自己之前的過失,請你再給我一次機會!小希,請你相信我,我一定會讓你幸福的!你也要相信我這是個世界上唯一能讓你幸福的人!”

  “你說這種話未免太自信了。”

  聽到秦晉桓的聲音,秦承希“啊”地一聲甩開了尚祺的手,誠惶誠恐地往后連退數步,與尚祺保持開了距離。

  “大哥……”見秦晉桓冷冷地哼了一聲,尚祺頓了頓,扭頭溫柔地示意秦承希先回屋,“我和大哥談幾句。”

  “可,可是……”生怕秦晉桓罵自己不爭氣,秦承希說話都結巴了。

  “回去!”

  秦晉桓一聲喝斥,秦承希全身哆嗦了一下,再也顧不上尚祺,逃也似地離開了小花園。

  “有話快說。”

  秦承希一離開,秦晉桓就非常不耐煩地睨著尚祺。

  “大哥,我知道之前是我對不起小希,我向您道歉,也向您保證,以后我一定會盡全力讓小希幸福!一定不會再犯這樣的錯!”

  “你剛剛說你想好了對付你母親的辦法?”秦晉桓無視他這些話反問。

  “我媽是裝病的,她并沒有心臟病。”

  秦晉桓挑眉:“哦?你確定?”

  尚祺點頭:“她花錢買通的這些醫護人員的演技不高。”

  也幸好這些人演技不高。

  秦晉桓哼了一聲:“連自殺或裝病的手段都想得出來,還有什么你媽做不出的事兒?攤上這樣有心計的婆婆,小希還不得被她玩死?”

  尚祺吃驚:“您知道我母親假裝自殺的事兒?!”

  秦晉桓不屑地嗤笑:“想要演戲的人故意露出破綻也不是容易事兒。”

  尚祺聽言恍然大悟:“大哥您早就知道我媽裝病的事兒啊!您怎么不早點兒告訴我呢?”

  “我要說你媽裝病,你會相信我的話?”秦晉桓剜了他一眼,“別以為我這么做是因為有多稀罕你,我不過是不想看見我妹妹傷心難過。這丫頭腦子不好使,天底下那么多男人,非要一棵樹上吊死。你媽鬼精得很,你要是搞不定她,我是絕對不會允許小希和你藕斷絲連的!我們小希并不是嫁不出去。”

  “我知道,我明白。”尚祺陪笑,“大哥,您相信我,我真的已經想好了對付我媽的辦法了。”

  “說來聽聽。”

  尚祺隨便上前一步,沖他耳語起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