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一章 魔君歸來(2)

山洞里——

黑暗之神德莫斯的元靈依如他生前的模樣,披著滿頭烏黑微卷的頭發,華服璀目,玉樹琳瑯。

“卡蕾忒,我不在的日子,你受了太多苦……”

他凝望著她,嘴角嗪著笑意款款,如昔日般深情而醉人。

“……”

卡蕾忒已經太過激動,心中千言萬語到了此時卻是一句話也說不出,。嘴唇張張合合半晌,面對著德莫斯一個勁的哭泣,搖頭。

德莫斯這時候側頭,臉朝荷西,表情充滿了感激:

“荷西,謝謝你舍命陪護她們母女二人。”

“學長,這不算什么……你回來就好……只要你回來……”

荷西邊說邊開心的哭笑,不停的用兩只沾滿污垢的手反復擦臉。

過會兒,卡蕾忒控制好自身情緒,低頭看看懷中的貝娜,兩腿跪在地上向著德莫斯挪動幾下。

“德莫斯……你看,你快來看!這是貝娜,這是我們的女兒……我為你,生了女兒!”

雙臂舉高,將貝娜挨近生身之父的瞬間,卡蕾忒心情別樣復雜,禁不住再次抽噎起來。

“我們的……女兒……”

德莫斯微微低頭,笑容溫暖而慈愛的直視卡蕾忒兩手間的女嬰,看到她那粉胖的臉蛋和輕輕蠕動的小身子,他那雙星夜黑眸里的神采更加奕然。

貝娜也在注視著德莫斯,嘴里發出“咿、呀”的聲音。

她與他目光相觸的瞬間并沒有顯示出絲毫的緊張,害怕,出于父女天性,她反而抿起小嘴,對著他甜甜的笑了,似乎已然知道,眼中看到的這個男人,就是自己的生身父親。

德莫斯的表情越發儒軟,他的右手伸向貝娜,想要去撫摸她。當那只手挨到貝娜的臉上時,她的臉蛋卻像是越過光束那般,神奇的穿透了他的手掌。

剎那間,德莫斯的神情怔住了。

這個小天使太可愛了,使他情緒太過激動,幾乎忘記了如今的自己,只是一個虛無的浮魂,沒有實體,根本無法觸及到她,更無法享受這份為人父母的天倫之樂。

貝娜歪頭看看德莫斯,小臉上露出很奇怪的表情。等不到他,于是她伸出肉乎乎的小手,自己去夠德莫斯僵在半空的右手。

好幾次,她明明已經夠到了父親的手指,卻無論如何也抓不住它,她實在不明白這其中的原因。

她努力半天,覺得累了,也覺得十分的委屈,終于張大嘴,“哇”的一聲哭了出來。

“……哦,哦,貝娜乖……貝娜不哭。父親是愛你的……他是非常愛你的啊……”

卡蕾忒輕輕拍著貝娜,邊搖邊哄的同時,自己也跟著哭了。

此情此景之下,德莫斯異常難過。

“學長,不嫌棄的話,借用我的身體吧……”

一側,荷西擦干眼角的淚跡,對德莫斯道:

“你就借用我的身體,去抱抱孩子,讓貝娜也感受一下父親對她的愛!”

德莫斯詫異:“真的可以嗎?”

“是!”荷西態度坦誠,向德莫斯展開兩手:“我想為學長你做些事,盡管來吧,別客氣。”

“謝謝你。”

德莫斯向荷西感激的點頭過后,元靈幽幽的接近過去,很快滲入到荷西的身軀里,與他的肉身融為一體。

“卡蕾忒!”

這次,“荷西”隔著一段不太遠的距離對卡蕾忒深情眷眷的呼喚,眉宇之間流露出來的神情正像是另外

一個人,一個曾經和她耳鬢廝磨,異常親切熟悉的男人!

“……”

卡蕾忒的表情難以置信,半張著嘴唇觀望幾秒,終于確定,那就是他!

“德莫斯——”

這聲高呼出口的同時,“荷西”已然大步流星沖上來,瞬間將卡蕾忒與貝娜一并摟在懷中。一家三口終于感受到彼此之間真實存在的體溫和氣息。

“荷西”和卡蕾忒都是又哭又笑,情緒百感交集。

奔跑的腳步聲在進入洞穴里的一刻停止了。

“卡蕾忒,你們還好吧——”

柏修、阿爾提彌斯在這個時刻平安歸隊。

進洞的第一時間,他們兩個看到荷西和卡蕾忒抱在一起,卡蕾忒懷中還有個剛剛出生的小嬰兒。

“太好了,卡蕾忒的女兒總算降生了!……可是,你是……”

阿爾提彌斯快樂的說,興奮的想要跳高,可是接下來,她也從“荷西”身上覺察出一股不同尋常的氣息。

“那是黑暗之神德莫斯!”

柏修凝視著“荷西”,無比肯定的回答月神:

“能夠在剛才的危難時刻現身拯救卡蕾忒母女的,也只有他了!”

“久違了,柏修,月神。”

“荷西”放開卡蕾忒母女,轉身和他們兩個打過招呼,神色鎮定。

卡蕾忒感覺意外,她明明在自己生產的那時清楚的感覺到面前的這對戀人神力源的崩逝的瞬間,怎么一轉眼,他們竟然活生生的出現在自己面前?難道真的是自己的感知能力出了偏差?

“你們兩個……怎么會?你們沒有……”

柏修明白卡蕾忒吞吐之間想要問些什么,開口向她解釋的剎那已是熱淚盈眶:

“是特里同王子……是他用人魚之血化作細雨拯救了生命枯竭的大地,也拯救了本已犧牲的我們……”

“什么!?難道……難道……特里同他已經……”

卡蕾忒睜大眼睛驚問,聲音哽塞。

一只閃爍如螢火蟲的光斑自洞外飛入洞穴,在眾人面前一轉變為一道半透明的人像。

望著他那年輕俊雅的面容,卡蕾忒不禁以手遮面,失聲痛哭:

“特里同……連你也……嗚嗚……為什么……”

“卡蕾忒,我就要回歸海洋了……”

特里同的元靈披著淡雅的藍光,如天涯海角般的純潔平靜顏色。他含著親和而溫暖的微笑,對她發出意念波傾訴:

“臨走之前,我想來看看你。卡蕾忒,你已經作了媽媽,不可以輕易再流淚了哦。”

“拜托……我不想你離開啊!”

卡蕾忒抬起頭,滿面涕淚縱橫,她難過的向特里同的元靈直接哭叫起來。

“別傻了,聚散隨緣,你一早就已經懂得的啊!能為這個世界做出貢獻,為你分憂,我已經很滿足了。”

特里同再次向卡蕾忒接近一些,臉上依然含笑春風,似乎對死亡后的孤獨無所畏懼。

認真的凝視了卡蕾忒的臉龐一陣,他的神色表現出些許的不舍:

“卡蕾忒,這一世能夠和你相遇……真的很好呢要保重哦……”

“特里同……”

卡蕾忒眼含熱淚,一直注視特里同的身形在她面前越來越淡薄,最后消失殆盡。此刻她的心中百般的抓撓,難以言喻的疼痛。

“荷西”的身子突然大幅度的傾斜一下,德莫斯的元靈從里面脫離出來。

“各位,阻止宙斯的野心已是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他向在場的眾人發出意念波。

“德莫斯,你的意思是?”

卡蕾忒神色有些緊張,專注的看向他,聽他繼續發送意念波:

“如今的宙斯被異常邪惡的力量迷惑了本心,想要擊敗他……就要用這個!”

德莫斯的右手捻起一縷黑發,輕松將它拽斷,那縷短發竟在他的掌中化作一束火紅的彼岸花。

“曼珠沙華!”

卡蕾忒驚喊出聲,蔚藍的眸底被它們熾熱的色彩染的通紅。

“地獄之火,便是救贖宙斯、為提坦族的覺醒徹底畫上終止符的關鍵之一!”

“德莫斯……”

卡蕾忒兩手微微哆嗦著,從德莫斯手中接過那束曼珠沙華。

“你是要我……”

“對,唯有你有力量和膽識可以做到,調和之神與全神之神最終對決,也是對那些逝去的同族們有所交代。”

近距離的相視,德莫斯的黑色眼眸放射出絕樣華美的光芒,那是對卡蕾忒完全的信任與欣賞。

“明白了,我會!我會把我應該做的事情做完!”

卡蕾忒用力攥緊掌間的曼珠沙華,決然變態。

“好,好……”神色一轉,德莫斯的目光充滿柔柔的眷戀。

“真不舍得離開你和女兒呢……”

“什么……你還要走嗎?”

卡蕾忒一愣,懼怕的表情一覽無余。

由于德莫斯的意念波一直是對在場的人同時發出的,一旁的荷西也聽得清楚。

“學長,你還要離開?你要去哪?難道不想和你的家人在一起嗎?”

“我也想這樣,只是不得不再回地府……我與哈迪斯已經訂立不可違背的契約,這次他肯放我出來救你們于危難,已經算大通融了,我也必須履行契約的規定。”

“所以……最后,你還是要離開我,離開貝娜……”

卡蕾忒非常難過,可就是這樣,她也不想再多責備德莫斯。要知道,他全是為她,當初那個執意要和冥王訂靈魂契約的,正是她啊!

德莫斯遲遲沒再發出任何意念波,他目不轉睛的注視她,表情沉陷于深深的自責和悲慟之中。緩慢抬起手,他作出撫摸她額頭的動作。而這個時刻,她也慢慢向他靠近……

他們兩個的嘴唇吻在一處,盡管誰也無法感知到對方真實的肌膚觸感,可是這個吻卻比任何一次的更加纏綿,熱烈。

“……我要走了,卡蕾忒……有機會,我一定再回來看望你和貝娜。荷西,還有你們大家,都要好好保重!”

吻過,德莫斯與卡蕾忒分開。

略是傷感的再看了她和與她懷中的貝娜一刻,又環視了在場的其他人后,他的元靈仿若一抹輕風散去了。

“學長!”

荷西邁出一大步,想要上前阻止他離開,伸手之間卻只抓到一絲涼風。

“……”

這一次,卡蕾忒沒再哭喊出來,盡管她的兩腮邊不停淌下淚花。

德莫斯的元靈消失的那刻,她一手抱著嬌小的貝娜,一手緊緊握住了那束火紅的曼珠沙華,雙眉若蹙,面色顯露出異乎尋常的堅定……

是該了斷一切了!不為別的,就為那些逝去的同族伙伴——

敬請關注終之章《來世,再見》

三年嘔心創作,一朝完結,結局出乎意料,不喜勿噴!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