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章 魔君歸來(1)

細雨綿綿——

轉眼間,嫩綠新生之色染遍了山林,溫潤中,處處都顯得活力四射。

太陽神阿波羅身旁,那對僵硬緊抱的尸體在雨水的不斷沖刷中落下片片焦黑的硬殼,里面,逐漸暴露出了鮮活煥然的新肌。

“嘭”——

不大的聲響過后,兩具焦殼徹底裂開,碎片撒了一地,包裹在焦殼里面的兩個神祗,活生生的站起身形。

“柏修!”

“阿爾提彌斯!”

他們激動得互望,相視無語。一晃,又興奮的摟抱住對方。

混著人魚之血的雨水使死去的他們兩個再次獲得了新生的機會。這次,他們勢必要好好珍惜彼此,珍惜來之不易的生命與愛情!

“阿爾提彌斯……?阿爾提彌斯……哈哈……啊哈哈哈……嗚嗚……嗚嗚嗚……”

跪在雨水之中的太陽神阿波羅望著忽然活過來的妹妹,眼神渙散,聲音詭異的大笑了一會兒后,又放聲哭泣起來,表情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

“哥?你怎么了?你起來啊!”

已然重生,月神不再記恨以往之事,看到阿波羅如此,就過去伸手拉他。

“阿爾提彌斯啊……嗚嗚……我對不起你……嘿嘿……哈哈哈……”

阿波羅癱在阿爾提彌斯胸前,半哭半笑,神色癲狂。

柏修傷感的嘆口氣,對阿爾提彌斯道:

“他瘋了……太陽神阿波羅,已經神智不清了!”

“……怎么會……怎么會……”

阿爾提彌斯雖然難過,卻不得不接受事實。

長期處于明爭暗斗的環境,對權力的患得患失、以及親手了解摯親的負罪感,終于將太陽神逼瘋了——

“別擔心,等一切安定下來,我定會和你一起好好照顧他。眼下,我們還有更重要的事做。”

柏修說著,轉頭看看兩旁一樣新生了的圣軍們,對他們道:

“你們先好好看護你們的主子吧。事情結束后,我們會回來接他。”

“我明白了!柏修,我們走!”

阿爾提彌斯放開哥哥,對他鄭重點頭,然后站起來:

“一起去卡蕾忒身邊!”

不舍的再次看了一眼阿波羅,月神隨柏修快步跑遠。

……

“哥,我求你了,放過孩子……放過我的貝娜——”

慘厲的呼喊在山洞內旋蕩多時。

洞穴里面,卡蕾忒追隨著卡摩德,一路趕到貝娜旁邊。

眼下,卡蕾忒僅僅能夠希望, 自己這聲聲“哥哥”的呼喝,可以喚起卡摩德心底深處的丁點良知。

可是,她錯了——

卡摩德走到哭叫的貝娜身邊,一手抓起她一只稚嫩的腳脖子,將她倒立提起來,舉到他的眼前。

小貝娜自然難受得很,哭叫的聲音更加令人心碎,懸空的另一只小腿和兩個小胳膊不斷掙扎。

真是煩人……

卡摩德心里暗道,使勁皺眉,滿副的厭惡與不耐煩。

“不行……不行,還我,還我孩子……”

卡蕾忒身形顫顫的匍匐在卡摩德腳下,見到此番情景,舉起手臂去搶,被卡摩德兇狠的推開。

事到如今,她再無計可施,干瞪著兩個淚眼盯住卡摩德的動作,口中發不出任何聲響。

貝娜是她身上掉下來的肉,眼下卡摩德的行為,相當于掐住了她的命脈。

“你干什么……你想干什么!”

荷西看到小貝娜被卡摩德粗魯的頭朝下拖起來,痛心也憤怒,不由得向他疾聲呼喝:

“放下孩子!放下貝娜!你這畜生——”

“知道嗎卡蕾忒……我一直都在羨慕你們……”

卡摩德并沒急于下手,卻是凝望著手中粉紅羸弱的小生命長舒了口氣,神情現

出了些微的惆悵。

“你都作母親了,柏修也有了阿爾提彌斯……連那個輕賤的人類……都可以陪在你的身旁。這一世的你們,都有了各自的幸福,只有我……一無所獲……”

“……放過她,只要你放過貝娜……我,我……可以……”

“哼……”

卡摩德的雙眼閃過兩點精光,他不再看貝娜,轉而低頭,將鋒芒畢露的目光投到正哭泣不止的卡蕾忒身上,滿意的點頭:

“你也有今天,卡蕾忒……你他媽的也有今天——”

聲音猝然擴大,他的情緒隨之亢奮到了極點。此刻,他年輕俊美的容顏上疊起了無數褶皺,使他的五官看起來扭曲而恐怖。

“你知道嗎,啊?你知不知道我等這一天等了多久?這一天,沒錯,就是你趴在我的腳下,對我俯首祈求的這天——”

隱忍許久的情緒徹底爆發的瞬間,卡摩德像個瘋子般,神經質的喋喋不休:

“我不停的追,從神代追到重生后的現代,我不斷的等,等你爬上黑暗之神的床,等你作了媽媽,等你的身邊又多了一個一無是處的男人——”

咆哮之聲忽而頓落,卡摩德仰面朝天掩去滿腔的悲憤,迅速換回一副猙怖的面目:

“不要緊……不要緊,這一切馬上就要結束了,呵呵……呵呵呵……”

獰然怪笑的同時,他的腦中突的生出一個更為變態的想法。

他要活劈了手中的女嬰,然后在她的尸體旁邊推倒她的母親……

然后,就讓那個該死卻死不了的可惡男人,眼睜睜看著他的心愛女人被別的男人占有,飽嘗一下死去活來的滋味!

憑空腦補著一幅幅使自己全身細胞都亢奮到頂點的畫面,卡摩德的另一只手向貝娜的另一條小腿伸過去。

奇異的響聲好像悶雷,憤怒的從洞穴的地底深處傳出來。速然間,響動越來越大,完全壓蓋過了地上的一切混亂。

卡摩德驚異之時,停了動作。而下一秒鐘,筆直而粗獷的紫亮光束沖破地表,直直沖向洞穴的頂端,爆破般的風壓從光束的周遭輻射開來。

卡摩德被震倒的時候不由自主松了手。

卡蕾忒全神都傾注在貝娜身上,趁這個時機奮不顧身的撲起,展臂接住了孩子。

動靜過后,荷西定睛看時,發現在他身前的空氣里,正懸浮著一把通體黑亮剔透、華美如磯的利劍。浩然而具壓迫的源力化作氤氳紫氣,正縈縈飄蕩在劍身四周,利劍本身所發出的光輝,更 為璀璨奪目。

“那……那是……”

荷西兩眼瞪到了極限。即刻,他又破涕為笑。

荷西認得那把劍。

“毀滅”,是它獨具特色的名字,而駕馭它的主人,正是那個提坦族中的傳奇神祗——黑暗之神,德莫斯!

這……怎么可能,那個神祗,不是已經……粉身碎骨了嗎——

卡摩德舉目,面色震驚到無以名狀。

他清楚的記得,當初,黑暗之神與血之女神引爆了體內神力源,雙雙隕逝在異次元,炸得連片碎肉都沒剩下。

可是眼前,這把同逝于黑暗神殿的神劍“毀滅”,若非得到了侍主的召喚,又怎會出現在這里——

卡摩德的一側,卡蕾忒懷抱貝娜,從塵埃中逐漸直起身子。眼神迷蒙的注視著那把玄黑而熟悉的神劍幾秒,她顫抖著張開了嘴唇:

“德莫斯……是你嗎?……你回來了……”

兩股溫熱的清淚,隨著這聲巍巍清喚從瞪大的眼眶中滾落出來。

寂靜一刻,沒有任何回應的聲音。懸空的神劍依舊兀自閃爍著朗朗華芒,奇異的紫氣氤氳,浮動不止。

卡蕾忒突然“哇”的一聲,對著那把神劍大哭出來。

長久,她所承受的侮辱、苦難,以及隱埋在心中諸多的負面情緒,此刻隨著

“毀滅”的現身,被她全部釋放了出來。

她堅信是他回來了——

以往,他都是在她遭受危機的最關鍵時刻現身。此時,她相信奇跡再次降臨,他回來了,回來拯救她和他們的女兒了——

“學長!學長!是你嗎——”

荷西眼見卡蕾忒面對著“毀滅”放聲痛苦,又聽不到德莫斯的回答,也呼喚起來。他掙扎著想要抬起頭顱,四下尋找德莫斯的蹤跡,無奈筋絡已斷,不能行動。

喊叫聲中,“毀滅”周遭所聚集的紫氣傾巢向荷西撲過去,圍著他的身軀流動不多時,如數隱入了他的身體里。

荷西登時感覺體內充滿了無與倫比的力量,不經意的活動,四肢竟然可以靈活運動了。驚異間,他一咕嚕從地上立起來。

“這……這……”

卡摩德怔怔看著眼前不可思議的一幕,結結巴巴的,渾身上下冷汗直冒。

荷西挺身,走到“毀滅”近前,轉而心中豁然開朗,他有種莫名的感覺,自己似乎已經與這把神劍心意相通了。

學長,你是要我用你的劍,代替你辟除邪惡……

荷西決然望定“毀滅”,內心默念一陣以后,舉起右手握住了神劍的劍柄。

剎那,無數道星白的利閃從“毀滅”的劍鋒滑過,耀亮了荷西筆挺的身形。洞穴內雷聲撼響,整個山脈在震耳的響動中顫抖起來。

“荒謬——”

卡摩德憤然大嚷一句,迅速將寶刀“芒石”提在掌中。盡管如此,他還是不能接受眼睛所看到的事實:

“就算是不死之軀,你也是個人類,又不是神,怎么可以駕馭神器!你還不是神——”

正待舉刀,對面的荷西已然揮劍,吶喊著全力發出一擊。

“學長,請賜予我力量——”

頃刻間紫光攜帶無限強撼的壓迫力從神劍揮起之處噴發而至,那充至極限的光亮度使荷西情不自禁的瞇起雙目。整個洞穴和隧道外面的世界,都被這彌漫出來的奇異之光照得通亮。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你只是個人類!啊——”

灼眼的亮度如同掃清一切邪穢的力量,將卡摩德的身軀吞沒。慘號消失后,光輝自然而然的滅去了。

卡摩德也隨之消失了。

荷西的樣子像是一口氣憋了許久,瞬間扔了那柄似乎有千斤重的武器,身體垮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喘起粗氣。

“你怎么樣了,荷西?”

卡蕾忒抱著貝娜趕過去。

作為提坦神祗,她清楚凡人使用提坦神器的后果。若非不死軀,剛才那下攻擊過后,荷西的肉身也已隨卡摩德一同灰飛煙滅了。

荷西釋然,對她疲憊的微笑:

“放心啦,我只是太累了,需要坐下來好好休息休息。不知怎么,剛才我被卡摩德挑斷的筋脈已經復原了,過會兒就可以活動了。只是……”

他的神色忽而變得凝重:

“實在不得已,我只能將卡摩德消減了,請你諒解。”

卡蕾忒沉沉嘆口氣,搖搖頭:

“與你無關。他做了太多錯事,自作孽……”

“一定是學長的在天之靈保佑了我,保護了你們母女!”

荷西的話音才落,躺在地上的“毀滅”再度自行豎起,氤氳之氣退散緩緩開來,轉而變為一個挺拔的男性身影。

“……你……你是……”

卡蕾忒一手抱著貝娜,一手驚訝萬狀的掩住張大的嘴巴,直勾勾的看著眼前微微模糊的身影,看著他那熟悉而朗俊的面容。

“卡蕾忒,荷西……”

他沒有開口,卻將意念波直接傳進了他們兩個腦中。

“學長!”

荷西對著他驚喜的呼喚一聲,隨即撒下滿眼的熱淚。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