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九章 窮途末路

山洞里,荷西把墊在草堆上的外套里襯扯下一塊,小心翼翼包起旁邊那團小肉丸子,將她托到自己眼前。

“卡蕾忒……卡蕾忒!看哪,你的女兒……你的女兒終于出生了!”

他的情緒無比激動,一面溫柔而認真的瞧著這嬰兒,一面上氣不接下氣的對卡蕾忒念叨。

眼前的小東西渾身濕漉漉的,皮膚白白嫩嫩。估計才降生的那刻哭喊累了,此刻正縮在荷西的兩個大手掌中香甜的睡著,閉合的兩眼上,一對彎長濃密的睫毛偶爾跳動幾下,胖嘟嘟的臉頰掛著的一絲紅暈 。

凝望著親手接生下來的孩子,荷西心里說不出的疼愛,不由把她放進自己懷里,用一只手的指腹去觸摸她的蘋果臉。聽到她在睡夢中嚶嚀,唯恐是自己粗糙的手指弄疼了她吹彈得破的肌膚,慌忙停了手。

卡蕾忒躺在草堆上緩了一刻,然后迫不及待的坐起來,對荷西說道:

“快,把孩子抱給我……讓我看看,我想看!”

“好!”

荷西答應著抱著女嬰蹲下身,將她交給她的母親。

接過孩子的剎那,卡蕾忒激動得身子險些石化,僵硬的兩臂根本不知如何抱她,還是身旁的荷西幫她調整好了姿勢。

“天啊……這真的是……我的女兒?就是她……一直睡在我的肚子里……?”

卡蕾忒的看著眼前的女嬰,目光在她嬌小的五官和滿頭稚嫩的黑發間流連反復,還是忍不住驚異的睜大眼自問起來。

回想著從前自己懷孕的那段辛苦的日子里,每天還在幻想著她的樣子。如今她已然來到自己的眼前,與自己面對著面,一時間竟教自己懷疑這個時刻是不是還在做夢。

荷西笑出了聲,湊近女嬰,向卡蕾忒肯定回答:

“是!沒錯!她就是你的女兒,一直睡在你肚子里的女兒!你看她的模樣啊,和你是那么像!還有那美麗的黑發,就像學長……”

聲音突然沉了下去,此刻的荷西也想起了學長——黑暗之神德莫斯。久已遠去的恩恩怨怨、是是非非從記憶深處慢慢浮現出腦海,每幕卻都催人淚下的點滴!

荷西將頭扭向一邊,強行憋回了快要沖出閘門的淚水。

“她的黑發……確實很像德莫斯呢……”

卡蕾忒的情緒卻不如荷西那樣,輕易抑制得住。憶起黑暗之神的音容,她的臉色一變,淚水抽抽搭搭的流落下來,滴到了沉睡女嬰的蘋果臉上。

女孩眉目動動,慢慢睜開了兩個蔚藍水亮的大眼睛,第一眼便看到了自己的生身之母,卡蕾忒!

撅起粉潤的小嘴唇,她對著卡蕾忒笑了。

“瞧啊,她在笑……她在對我笑……”

卡蕾忒心情又是一陣復雜,且哭且笑。

荷西由衷替母女兩個開心,擦擦眼角笑著問:

“該給孩子取個名字,叫什么好,卡蕾忒?”

“……貝娜,很早以前我就想到了這個名字。”

“貝娜……貝娜!”荷西重復兩聲,眼睛一亮:“真是個好聽的名字……”

不可遏制的殺氣從外面赫然涌進來,直直沖進了山洞的最深處。荷西、卡蕾忒同時感受到正在迫近的危機。而她懷中的小貝娜也受到這種兇戾的氣息干擾,瞬間“哇、哇”的一聲大哭起來。

“是他追來了!”荷西表情凝緊,狠咬住牙向洞口盯去,隨口囑咐身后的卡蕾忒:

“守好貝娜,我來擋住他!一會兒如果能逃,你就趕緊帶貝娜離開!”

“可是……荷西……”

“沒什么‘可是’!”

荷西厲聲斬斷她的后半句話,頭也不轉道:

“我不會讓你和貝娜有事,別替我擔心,我的這身本事是冥王給的,他就是要我守護你們母女,所以不要為我這個不死身操心。”

荷西對著洞外揚了揚頭,長舒口氣。雖然心里清楚自己肯定不是來者的對手,可他打定主意要和敵人糾纏到底,只為拖延時間。

“荷西!”

荷西不顧背后的呼喊,再沒回頭看她們母女一眼便拔腿向洞外的方向飛快跑去。

已經看到那個黑影了。

荷西緊攥兩拳,渾力迸射。黑暗中,一對拳頭上生起熒

綠刺目的光團。荷西猛的將光波照準前方的黑影發射出去。

悠長的隧道被他這凌勢的攻擊波照的通亮,不斷有碎石被猛烈的風壓帶起來,隨著他的攻擊直取對手,同時也照出了對手的半張臉。

卡摩德!果然是他——

荷西內心高高提起,不禁皺眉。

對面,卡摩德不慌不忙的對著荷西微微一笑。一道更為犀利而森白的冷光如閃電般自他身前豎直落下,將荷西的攻擊波迎頭斬為兩半。直到綠光消失的時候,荷西都沒看到卡摩德出刀的動作。

什么?太快了!他的身法太快了……

可是,現在,能夠保護卡蕾忒母女的人……也只有我!

豆大的汗珠從荷西額頭落下來,腦海中映出了卡蕾忒懷抱貝娜時溫柔的笑容。

身后的洞穴深處,隱約傳來小貝娜聲嘶力竭的哭聲。

荷西內心一橫,大叫著向卡摩德撲身而去……

——

因為恐懼,貝娜還在哭鬧不止。卡蕾忒抱著她,輕輕顛著哄著,又不時向洞外的隧道里張望。

外面,打斗聲、叫喊聲以及源力互攻所發出的震蕩響徹不停,每種聲音都會吵得貝娜大聲哭叫,整個洞穴都在這些混亂的聲響中搖撼著。

荷西與卡摩德對決的時候,卡蕾忒也在和自己斗爭。

到底要不要丟下荷西,帶著貝娜先行逃離呢?

她理解荷西的苦心,他是想要拖住卡摩德,好讓她帶著孩子逃走。

自己才剛生產,失血的同時損耗了大量的精力,不適宜使用任何法術,但是硬要施展“瞬移”的話,探出洞穴也不是完全辦不到的事情。

如果是在往常,只是自己一個人的話,斷然都不會舍棄荷西。可如今,正是非常時刻啊……

卡蕾忒一籌莫展的看看洞外,轉頭又望著懷中哭鬧著的小貝娜,兩眼潤紅了。

怎么辦?怎么辦?真要這樣做嗎……可是,荷西……

外面突然變得異常安靜下來。

卡蕾忒頓時大驚失色起來,兩眼直勾勾看向洞外的時候,心中仍然殘存著一絲僥幸:

荷西沒事!

懷中的小貝娜此時也哭累了,躺在母親的臂彎里迷迷糊糊睡去了。卡蕾忒抱著她,緊張得“呼呼”沉喘著氣,目不轉睛的盯著洞外,聆聽著落地從容的腳步聲漸漸接近過來。

卡摩德終于出現在她的眼前,右手提著淌血的寶刀,左手攥著荷西的頭發。

荷西像個血葫蘆一般,身體綿軟的趴在地上奄奄一息,很明顯是被卡摩德重傷之后,一路拽著頭發拖到這里的。

看到荷西的樣子以后卡蕾忒驚得臉色煞白,張大嘴巴半天說不出一句話。眼中,淚水流淌不斷。

“……荷……荷西……你把荷西怎么了……你到底把他怎么了!”

最后一句,卡蕾忒問得嘶聲裂肺。她收住眼淚瞪住敵人,眼中窩了一團烈火。

卡摩德漫不經心的笑著,松手放開荷西,對卡蕾忒道:

“你放心,他是神賜予的不死之身,所以不會有事,只是異常難纏,把我搞得實在心煩,于是便割斷了他的手筋腳筋,扭斷了他的脖子……”

“你說什么!?”卡蕾忒愕然尖叫,眼睛又一次濕潤了:

“太殘忍了……你是魔鬼!”

“有什么關系!”卡摩德微微揚動下顎,神情驕傲:“我連雅典娜都敢殺,他這螻蟻算得了什么!”

“什么……殺害雅典娜女神的兇手……原來是你……”

卡摩德的自我爆料足以令卡蕾忒與地上的荷西震驚到極限。

都道是:日防夜防,家賊難防。最厲的敵人,果然還是藏在背后,以及身邊最親近的人!

卡摩德不以為然,面對卡蕾忒接著得意道:

“你沒有身臨其境,所以想象不到他有多拼命……”四目相視中,卡摩德繼續殘忍的說著:

“說實話啊,他這么不顧自身保護你,不知道的,還以為你這孩子……是和他生的呢!”

調笑之間,卡摩德將冰冷的目光轉向卡蕾忒懷中的貝娜。

“!”

卡蕾忒立刻警覺,將貝娜護得更緊。

荷西的身軀開始

蠕動起來,他想要用手撐地從地上爬起,但是筋脈盡斷的他無論如何努力,也沒能如愿。

他不甘心,口中緩緩說道:“卡蕾忒,別擔心,我還沒……只要……還有一口氣……”

卡摩德冷笑:

“我從前恨透了冥王,可唯有這件事讓我開心不已。現在的你,死不了又活不來,還真是干受罪呢。也好,就留著你,接下來看場好戲吧。”

“別碰!”

荷西從卡摩德冰狠涼透的話語中意識到他下一步的舉動,渾然使盡力氣對他嚷了句。

卡摩德不再理睬荷西,從他身旁邁步向卡蕾忒母女走過去。

“別過來——”

卡蕾忒嘶吼著,閉眼的同時催動體內源力。幾簇透明冰筍從泥土里兀自冒出來,橫向排列在抵擋了卡摩德腳下,抵擋了他的去路。

另一端,卡蕾忒雙臂死死抱著小貝娜,表情驚恐萬狀。

“切……”

卡摩德依然抬腳,輕松下落,不費吹灰之力就把那些礙事的冰筍跺得粉碎,然后一腳越過閃著冰凌光芒的粉屑,獰笑著繼續前進。

“你別過來——”

卡蕾忒破開嗓子又一聲大叫,隨即哭起來。這時候,她懷中的小貝娜再次被驚醒,也跟著大哭。

“好,好,我不過去……”

卡摩德盯著就快到手的獵物,不緊不慢的停下步伐:

“我不過去,我就站在這里。那么……你過來好了!”

狠嘚嘚的話音剛落,卡蕾忒被一股強勁的力量猛拉向卡摩德那里。情急之中,她不顧一切將貝娜拋到遠處,自己的身軀卻徑直撞到卡摩德的小腿上。

“卡蕾忒!貝娜!”

荷西歪頭趴在地上,眼睜睜看著她們母女落入敵人的手中,除了呼喊,殘廢的身軀也無計可施。

貝娜摔到松軟的泥土里,身體受傷不大,可嚇不輕,幾乎哭得就快背過氣。

卡摩德扔了刀蹲下身子,極近的距離間,他伸出一只手托起卡蕾忒的下巴。

“嘖嘖……多美的女人……”端詳一刻,他神色惋惜的道:

“本該享受嬌寵安逸的生活,卻偏要跑到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瞧啊!把這張漂亮的臉蛋搞得這么臟……沒關系,沒關系,這絲毫不影響……我對你的愛……”

卡蕾忒盯著卡摩德的每個舉動,她在他的雙眼眼底看到兩點燃得愈加旺盛的欲望火焰。

卡蕾忒渾身劇烈顫抖,上下兩排牙齒相撞的聲音尤為脆烈。淚水洶涌不遏,在滿面灰塵的卡蕾忒的臉上沖刷下沾裹了條條道道的斑痕。

“……放過我的孩子……求你……只要你放過我的孩子!”

卡蕾忒直視著卡摩德神色猙獰的臉,直視著他雙眼中的欲~火,哭泣著祈求。

她意識到,此刻的自己,已經走到山窮水盡的地步。

柏修死了,阿爾提彌斯也死了,荷西殘廢,自己暫時無法靈活運用源力施展法能……

而卡摩德想要什么,自己自始至終都無比清楚!

原來,真到了窮途末路之時,看似最為貴重的尊嚴,才是最最輕易被舍棄的東西——

委屈、忍辱,只為保全——

驟然之間,卡蕾忒不再對卡摩德耿耿于懷。當初,他和糾紛女神艾莉斯第一次茍且時的心情,恐怕也是異常的絕望……

這次,面對著卡摩德,卡蕾忒哭得凄切而懊悔。

也許,親手將卡摩德推上不歸路的人……真的是自己!

沒有無緣無故的愛,沒有無緣無故的恨……

隨身的孽和債,自有它的來由——

卡摩德顯然聽懂了卡蕾忒別有暗示的話語,目不轉睛的注視了她一會兒,獰然的五官釋然,他麻木的笑了幾聲:

“不急,等解決完眼前的麻煩之后,我們再辦我們的事情。”

卡蕾忒張著淚眼,怔怔直視卡摩德甩開她,起身朝那邊地上的貝娜走過去。

“不……不!”

她跟在他的后面,四肢朝地,連滾帶爬。

“求求你,哥……放過她!哥——”

敬請關注新章《魔君歸來》,完結倒計時啟動!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