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八章 人魚救世

山林內——

滂沱大雨中,百米以外的熔巖“圍墻”轟然坍塌,無數包裹在墻里面、形貌各異的圣軍尸體們散落下來,變得僵硬的身軀在雨水和泥濘中互相堆疊著。

卡摩德落寞的屹立在不遠處,任由冰冷的雨水澆打他蒼白、表情麻木的臉。

他的胸中,一顆被無度的仇恨所扭曲的內心在這個時刻并沒淺嘗到絲毫勝利的快感。相反,不作聲息的看著視野前方那對半跪著,至死都要緊緊抱在一起的焦黑尸身,卡摩德感到自己的心房像被什么掏空般,剎那失去了它的重量。

這刻的自己,分明而真切的感受到了一種比先前更加迷茫、空更加虛的痛苦和煎熬。

你真的很失敗嗎,柏修?

和我相比,這世的你至少得到了愛情,擁有一個愛你的女人……

卡摩德迎著大雨悲傷的蹙緊了眉,不能繼續想下去。

“阿爾提彌斯啊——我的妹妹!我不該啊——有罪的是我啊——啊——”

撕心裂肺的喊叫聲從一旁響起來。

他的身邊,太陽神阿波羅癱坨在雨水中,滿身上下都是泥污,雙腿跪在柏修與阿爾提彌斯的尸身側面,從低聲嗚咽直至頓胸嚎啕。

透涼的雨水已經澆退了先前的兇殘,此時的阿波羅完全清醒了。

他沒有忘記,幾秒鐘之前正是自己親手了結孿生妹妹,因而這時候的他滿心被負罪感占據。

同為時序女神蕾托的親生骨肉,妹妹阿爾提彌斯就是阿波羅的心,阿波羅的命!如今心沒了,阿波羅斷斷活不下去了。

如此這樣,阿波羅長跪在傾盆大雨里,長跪在兩具被他殺死的神祗的尸體旁,像個懦弱無能的軟體動物彎著脊梁,一邊懺悔一邊放聲痛哭。

“呸!廢物,神族的敗類!”

卡摩德對阿波羅張了張嘴,一口唾沫啐在雨地當中。罵完他,卡摩德邁步,長皮戰靴踩過一具具圣軍的尸身,向著大山的深處走去。

令自己終日沉浸在無盡苦難的煎熬中的根源就在深山某處。卡摩德急于找到它,只有徹底斬斷它,他才能從痛苦的深淵中解脫!

……

愛琴海,西海岸——

雨中,特里同站在至高而險峻的礁崖上,面對大海。

海水平寂無瀾,細絡的雨滴穿透海面,激起了的無數點銀白的碎花,正在海面上此起彼伏的綻開、消敗。

密密麻麻的人臉爭先恐后破出了海面,只將頸部以下的身子埋在海水當中。他們有男有女,老少年齡各不相同。他們出水后就將臉朝向高崖上的特里同,對他投以虔誠的目光,身子靜靜蕩在海水之上不發出聲音,翹首以待大王子的最新指令。

水中的這些人同屬海族,海王波塞頓被消減以后,海族部眾便都聽命于他們的大王子特里同。

特里同在雨中紋絲不動的站立了很長時間了。憑借海族的特殊感知能力,他清楚的感知到此時的世界各地都在不停的降雨。

特里同舉起左手,接了一些雨水遞到自己眼前。

目不轉睛的望著那汪雨水在掌心微微滾動,特里同的雙眼里逐漸泛起一絲悲傷。

“別哭,卡蕾忒……”

他對手中的雨水輕柔的傾訴出聲,幾秒之后,臉上的表情轉而變得毅然決然。

特里同低頭,面對海水中的族人朗聲呼道:

“如今天下大亂,三界之內紛爭四起,萬

物生靈慘遭涂炭。身為提坦神祗,我海族兒女理應擔負重任,保三界安寧、還世間瑞景——”

“哦吼!哦吼!”……

海面上頓時揚起了陣陣歡呼,海族人對大王子的決定果斷響應著,如海潮般嘹亮鼎沸的聲音也在表達他們的勇敢與無畏。。

特里同收聲,目光掃過海面上的每一張面孔,眼神尤為感激。接著他將視野放遠,滿是不舍的凝視著這片遭受過天災洗劫,如今已是滿目瘡痍的灰暗塵世。

奮力縱身,特里同手持螺號躍身到空中。五色鱗光沖體溢出,自上而下圍聚他的身體閃逝而過,他在半空化身為一尾人魚。

特里同雙手握住螺號,嘴唇含住碧玉吹嘴久久吹起曲調。

不滅的旋律彌空撒下來,救世之音不斷鼓蕩在破敗不堪的陸地、山川以及干涸的大江河流之間,如綿軟潺涓的春風喚醒了沉中睡的萬物,引得久無生機的它們,終于在這空靈的曲調中顫顫的激起了共鳴。

……

冥府——

暗淡無華的亡魂世界里兀然傳入沉緩而低沉的螺音,奇異的音符在每寸暗淡無華的角落都能活躍的跳動不止。

哈迪斯神殿,“萬象鏡”前鴉雀無聲,一干神祗都以無比驚愕的目光緊盯鏡中映出的景象。

那里正是第十九獄“無間”,一場驚心動魄的業火洗劫才剛顯露頭角,卻因一陣突然而來的螺號之音滅去,轉化為漫天及地的曼珠沙華的海洋。

螺音還在響蕩,旋律明顯比先前還要激亢,更像是在焦急的催促。

那沉睡在紅花世界里的暗影緩緩睜開了雙眼,聆聽著螺音,他慢慢蠕動縹裊的身軀,于花海中站立起來。

螺音繼續作用,艷麗的紅花紛紛向兩旁曳動,在那俊美的身影腳下現出一條悠細的路徑,綿長伸至遠方。他舉目向路的盡頭看去一眼,繼而邁步上路……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哈迪斯神殿里,冥后貝瑟芬妮看到萬象鏡中的景象不禁驚叫:

“特里同王子的螺音,竟然喚醒了黑暗之神的元靈……不僅如此,他還用自己吹奏的螺音……打開了無間地獄的大門!”

“王,我們真要任由海族神祗如此妄為嗎!?”

冥王哈迪斯斜后側,白袍棕發的地獄判官米諾斯神色尤為緊張的提議:

“我們再不出手干預的話,恐怕黑暗之神的元靈真會受到螺音的指引,私自離開地獄啊!”

冥王哈迪斯始終背對大家一言不發,兩只幽綠精亮的眼眸盯在萬象鏡上,白皙的孩童臉上,一派肅穆而專注的表情。

良久,他釋出一聲輕笑,緊繃的神色全然而釋:

“罷了!眼下世界已然亂套,我們冥府何必還要這般刻板,不如隨波逐流的好。說真話,我的確什么也沒看見!”

哈迪斯邊說邊轉過身來。

“什么?王……您這是……”

“哎呀,這……恐怕……”

竊竊私議中,冥后貝瑟芬妮如釋重負,與哈迪斯的目光交接在一處。

“王……”

她對他綻露出感動的微笑。

……

西海岸——

化身人魚形象的特技同手握螺號,將吹奏的音律引至最高階段。嘹亮的曲調聲中,浮于海面的海族部眾紛紛起身升空,他們之中絕大部分化身與特里同一樣,也是拖著閃光鱗尾的人魚。

從海上騰空過程里,浩浩蕩蕩的海族大隊伍在半空自然而然的整合為一股大流,幽幽回旋著向首領特里同那里聚集過去。

特里同拼力吹奏著握在兩手間的螺號,兩腮已鼓漲到了極限程度。他那甚有感召力的意念波,此刻正在每個海族人的大腦中傳遞:

“天地為證,萬物有靈。提坦神族重生以來多被邪念欲望支配,族派相爭致使人界遭禍。吾族愧念由久,今愿以生命為償,還神族所犯之罪孽,貢獻人魚血肉之軀,重塑天地祥瑞——”

螺音終止的這刻,全海族部眾已升到高空,停在降雨云層的下端。

螺號閃爍出最強程度的亮光,伴隨“轟”的巨響,特里同與全同族的身軀一齊碎裂開來,與螺號發出的強光融合,變為數之不盡的紅色而細小珠礫,轉眼沒入了云間。

一時間里,世界各處的強降雨漸弱了,微紅暖熱的雨霧浸染了被災難洗劫的大地。灰暗、陰霾的色彩從破敗的土地褪去,草木抽芽,山川戴青,空氣在吐納之間流透著溫潤的氣息。

大地,回春了……

——

世界的另一處戰場……

“我不要繼續了!我堅持不下去了,嗚嗚——”

卡蕾忒在草堆上哭喊著,拼命搖頭:

“阿爾提彌斯……柏修……”

她邊哭邊喊著同伴的名字,顯然已經深陷在失去他們的痛苦中難以自拔。

荷西擦了把臉,努力使他自己最先冷靜下來。他清楚此刻的卡蕾忒正在經受肉體和精神上的雙重疼痛折磨,意志是最為薄弱的時刻。無論如何,他都要幫她恢復鎮定,把孩子順利生下來。

“你冷靜些——”

荷西突然使出蠻力按住她不斷聳動的肩膀,四目相對盯住她,眼神尤為堅決。

“聽著卡蕾忒,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很疼很苦,但你必須要堅持到最后。她是學長的孩子,你明白嗎?你懷著學長的女兒!你如果愛學長,愛你們的女兒,就必須努力,生下她!”

說到德莫斯時,荷西也難自持,聲音顫抖著淌下眼淚。他急忙長長吐口氣,定定心,撫摸著卡蕾忒的頭發接著鼓勵道:

“再想想我們的同伴,柏修,阿爾提彌斯,他們其實并沒走遠,他們……也在期待著你的女兒出生。所以,為了你自己,也為了大家,把孩子生下來!我會在這里一直守著你們母女,我會幫助你,相信我!你可以的,你完全可以做到的……”

靜靜的互望時,卡蕾忒注視荷西溫暖的表情,以及他腮邊尚未干透的淚痕,幽幽對他點點頭。

安撫她重新躺好,荷西徹底擯棄了所有的男女忌諱,果斷揭開她下身的衣物。

“用力,卡蕾忒……加油……再加把勁……”

……

卡摩德一路捕捉著卡蕾忒不經意流露出的丁點神力源氣息追到她匿身的山洞洞口。

“哇”的一聲嬰啼,使他瞬間止了腳步。

五官獰然,卡摩德狠狠的瞪大血紅的雙目看向洞穴的深處。

孽種,到底還是降生了……

內心怨恨無度的思忖,卡摩德不由自主將右手上的“芒石”提得更緊。堅硬的刀柄狠狠摩咯著他的五指,而他此刻卻對手掌間突兀的痛楚毫無察覺。

緊咬牙關,卡摩德邁步進入洞穴。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