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五章 生子之戰(1)

人界,神祗間的激斗還在繼續——

天空,就在恍如炸雷的陣陣響撼聲中,厚積的云層逐漸化形,呈現為一個巨型的墨色的漏斗。云層的表面,數之不盡的閃電般寒色的光芒交顫絡繹,與云層的黑色反差強烈,好像一只密網纏密將漏斗形的巨云包裹得嚴實。

漏斗的正下方旋轉著一股暗色龍卷風,遠觀,正好像纖細的漏斗長嘴直抵地面。

當地時間本應是黎明時分,可天穹完全被那個的巨大漏斗云層遮蔽得嚴實,絲毫滲不下一絲一毫的黎明曙光,因而這里還是如先前在黑夜里,黑暗無芒。

赫拉等不回宙斯,也看不到云層里戰勢的情況,憂心多時按捺不住,于是撤了結界,飛身迎風而上。

幸存的圣軍戰士們放心不下,也紛紛跟著她升空,與她一同小心翼翼的向著暗黑的漏斗狀云層接近。

呼吼的風鳴聲中,一記更為突兀的異動傳來,繼而一團扭結的身影從云層里降下來,隨著漏斗嘴部的旋風徑直落向地面。

“宙斯?……大神!”

赫拉最先看清那團影子正是宙斯與卡蕾忒糾纏的身體。旋風正中,他們仍然處于械斗的狀態,難解難分。

此時,卡蕾忒已褪去黑化的邪態,使得宙斯完全占得上風。降落過程中,他將卡蕾忒欺于下方,兩手死死勒住她的身軀,一只鋒利的手爪已經深深嵌入到她的皮肉中,使得她再難掙扎動彈。

一道銀白凜冽的光芒憑空橫穿而來,如破曉的極光沖破了陰~垢的黑暗。

赫拉感覺眼前沖進一片盲白,下意識緊閉了兩眼。

“啊——”

哀嚎聲在她耳邊響起來,還有熟悉的兩個聲音:

“我們回來了!”

“終于離開塔爾塔克斯啦!好樣的!荷西,快醒醒!”

“卡蕾忒?卡蕾忒你怎么樣?——”

赫拉惶然睜開眼睛,并不是為那兩個正在對話的熟悉的聲音,而是被之前那劃過耳畔的凄切哀鳴揪心。

那聲嚎叫的主人……正是她的丈夫,全神之神宙斯。

回轉的烈風在不知不覺中停下來了,高空上方的漏斗形積云也退散開來,露出了淡藍的早空,以及琥珀色的深冬的曙光。

地面上,宙斯全神蜷縮,神色痛苦異常。他的胸前,深深插了一只銀白的利箭。

這只箭正是用來承載柏修、阿爾提彌斯與荷西三個的神箭,飛離了禁地塔爾塔克斯,一路穿梭于時空到達目的地后,它便即刻退化回普通形態,而在宙斯與卡蕾忒廝殺得勝負難辨之際,不偏不倚的正中宙斯!

赫拉與幾個圣軍圍住宙斯。他們將他扶起來,上半身靠在赫拉的懷中。

與卡蕾忒的激戰使他的身體多處受到重創。

然而這些傷口此刻冒出的并非鮮血,而是絲絲縷縷朱紅色的詭異的細沙狀氣息,氤氤氳氳的不斷縈繞著宙斯,不肯散去。

他的胸膛上,銀白神箭的準頭已經深深埋入他的體內。暴露在外面的箭體正源源放射出一股強壓的能量,已將宙斯的全部源力完全封鎖。

“大神……大神!您怎么樣!?要不要緊!”

赫拉被意想不到的結果嚇傻了眼,戚切呼喚他,聲音顫顫。

“赫拉,我……動不了了!暫時也……運用不了神力源……”宙斯虛弱的說。

赫拉似乎懂了什么,轉轉眼珠,繼而狠毒的望向對面:

“今天到此為止!你們別得意的太早,再見面時,我定會讓你們幾個死的難看——”

赫拉抱住宙斯,與幾個圣軍的身影一同消失了。

暫時躲過劫難,柏修與阿爾提彌斯向卡蕾忒靠攏過來。荷西早已經清醒過來,搞清楚現狀后,下一秒便沖向卡蕾忒,焦急詢問她的情況,根本給柏修時間為他破損的皮膚療傷。

“卡蕾忒?卡蕾忒,你還好嗎?”

“荷西!你們大家……回來了!”

卡蕾忒兩手撐著地面,五官擰結,汗珠如連綿的雨,不停從她兩鬢向下淌。

“天啊!你到底怎么了?”

荷西驚叫,惶俱的目光往顧于她的身體各處,總感覺那些傷口并不是引發她這極致疼痛的根本。

“我……我肚子,好難受!”

卡蕾忒又喊叫了一聲,翻滾著仰躺在地上。

“與宙斯戰斗到一半,我就疼得難受,無法再控制自己的力量……”

卡蕾忒所述確是事實。

和宙斯糾纏著斗入云霄后,她的腹部突而緊硬難受。大敵當前,她只有一面隱忍,一面繼續硬拼。最后實在難以堅持,才褪了黑化的面貌,被宙斯搶據了戰勢上風。

荷西身旁,柏修狠狠咽一下口水,神色緊張道:

“卡蕾忒……你肚子里的寶寶,該不會要在這個時候……降生了吧……”

“什么!”

荷西驚得面色發白:

“怎么會這樣?卡蕾忒懷孕還不到半年吧?這也……”

“我們提坦神族的女性懷孕,是不能用人類的孕周計算的。只要胎兒在母體成熟,就會自然生產!事到如今,必須要快!我感覺到另一伙奧林帕斯勢力正在向我們火速接近過來!”

柏修抬頭在空氣里聞了聞,隨后緊緊皺眉不語。

是他!如果我的感覺沒有出錯的話——

兩拳狠狠攥緊,他意識到事態已是極近的危機……

阿爾提彌斯咬牙揮臂,催促道:

“那還等在這里干嘛!快,我要利用瞬間移動帶大家到安全地帶,助卡蕾忒生產!”

待荷西抱穩了卡蕾忒,大家圍在一起,阿爾提彌斯立即展開手段。白光一閃過,幾個身影消失在清瑟的風里。

……

再次現身時,荷西他們已置身于三面環山的陌生之地。迎面,不冷不熱的風吹襲過來,攜著沉悶死寂的氣息。

“卡蕾忒,你現在感覺怎么樣了?”

放下她的第一時間,荷西還是停不住關照她的身子。他彎下腰仔細的看她,發現她的雙腿處和羊毛裙的長擺上已經染了大量的濕漬與血液。

“你……你……”

荷西頓時慌了,口中結結巴巴起來。

停了瞬間移動之后,柏修和阿爾提彌斯正在認真觀察四周環境。

“我們走了多遠?”柏修問月神。

“不遠,荷西和卡蕾忒身上都有傷,而且她這刻的身體狀況也受不住太久的空間轉移。我們在這里歇歇,即刻再上路……”

討論的功夫,那邊的荷西傳來陣陣呼救。

“怎么了——”

柏修和阿爾提彌斯跑回來一看,也嚇得一驚。

阿爾提彌斯眼看卡蕾忒痛苦萬狀的模樣,眼底涌起一股熱淚,拉住卡蕾忒的一只手嗚咽著:

“怎么回事啊,怎么會有血呢!你要不要緊卡蕾忒,是不是我的法術害了你啊?嗚嗚嗚……”

柏修抹了一額頭的汗,安慰大家:

“別急!我們先要穩住才行!卡蕾忒的情況緊急,現在我們哪也不能去了,立刻就地幫她生產!”

“就地?不會吧,在這種地方?她現在需要的是醫院和產科大夫!”

荷西惶然不安,看看柏修又看看阿爾提彌斯,一時也拿不定主意。

柏修跺腳,急切與他爭辯:

“世界已經亂套了,還去哪里找醫院!當下,我們必須學會自救!”

風勢漸急。

阿爾提彌斯警覺的轉頭,銳利的眸光緊視遠處,目不轉睛的問柏修:

“你感覺到沒有……他追來了……”

柏修朝她盯住的方向投入目光,蹙眉嚴肅的回答:

“當然!絕不能再耽擱了,必須馬上將卡蕾忒藏到一個安全的地方,先讓她順利生下孩子再說!”

荷西提議:“進山吧,看看能不能找個穩妥的地方!”

“好!”

柏修引路,荷西抱起卡蕾忒,月神阿爾提彌斯護在最后,一起進了山林。

在半山的某處,他們摸到一處高闊而深邃的山洞。

進了洞,柏修點起篝火,又尋來一些干草鋪在篝火的旁邊,荷西也脫下自己的棉外套墊在干草上,然后讓卡蕾忒躺在這個簡易的“床墊”上面。

荷西守在卡蕾忒的身邊,不住安慰正飽受著陣痛折磨的她。

“沒事的……沒事的!你一定要加油啊!”

阿爾提彌斯見狀心里一疼,手掌在她沾了血的金發上輕撫著,眼里止不住的流淚。

“對不起……對不起,我沒有照顧好你……”

卡蕾忒忍著腹中劇痛對他們笑著搖搖頭,示意他們兩個不要悲傷。

“阿爾提彌斯,荷西……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努力……平安的生下……德莫斯的孩子!”

一股強風卷進洞穴,險些將篝火撲滅。明橙色的光亮劇烈搖曳一刻,終于挨過了碎滅的劫難。

柏修凌厲的起身,用力握緊了兩拳望著洞口,面容卻是十分平靜。

“荷西、阿爾提彌斯,你們小心保護卡蕾忒生產,我到外面守著!”

“什么?”荷西聞言慌然起身:

“你要走開?不行,我……我搞不定啊!”

荷西欲言又止,對著柏修胡亂舞著手臂,指指卡蕾忒又指指自己,一副惶恐無措的樣子。

柏修的表情嚴肅起來,拍一下荷西的肩膀:

“聽我說,奧林帕斯的追兵已經殺到洞外了,我們無論如何也無法再逃脫了。我去擋住他們,這段時間,守護好卡蕾忒母女,是你和阿爾提彌斯的任務!”

“柏修——”

阿爾提彌斯的一顆心全懸在柏修身上,此時此刻不免又為他擔憂。

柏修溫柔的摟抱著她,安慰道:

“放心啦,我很快就會回來!萬一,我只是說萬一……你一定要守好洞口,務必使卡蕾忒平安誕下女兒!”

“我記住了!”

阿爾提彌斯含淚點頭,目送柏修走出山洞。

洞口外百米遠,奧林帕斯圣軍團的幾個方隊筆直的靜立在陽光下,堅實的鎧甲折射出凌勢的亮光。

全副武裝的卡摩德站在隊伍的最前正中,與方隊保持了一段距離,右手提了武器,“芒石”寶刀。

看到柏修遙遙走來,他緩緩側動嘴角,露出邪的冷笑。

五十米處柏修停了腳步,神色從容的望定對面的強敵。

“久違了,卡摩德。”

……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