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四章 逃離禁地

被強烈的吸附力帶入黑洞之后,柏修、阿爾提彌斯與荷西就相互緊緊拉了手,以防在浩瀚未知的空間里迷失。

柏修還及時布下一道光環樣式的結界,將三個伙伴圍攏在結界之內,以預防隨時有可能發生的不測。

也全是靠著結界外層那一環微弱的火苗,使他們在黑洞的洞口閉合之后,視線在一樣無際的黑暗時空里得到有限的光亮。

“這里難道就是被稱作‘塔爾塔克斯’的禁地嗎?”

月神阿爾提彌斯以意念波向柏修發出提問。

她原本是要張嘴出聲的,無奈結界里空氣越發稀薄,胸中悶痛難受,總是擺脫不了想要嘔吐的感覺,開口發聲因而成了異常困難、痛苦的事情。

柏修對她點點頭,以意念波回應:

“應該沒錯了,從我們進來開始,那種吸引我們的可怕力量就消失了,想必我們已經被宙斯的法術引領來了目的地……荷西,你還好嗎?”

想起來好長一段時間沒有聽到荷西的聲音,于是柏修向他發出意念波。荷西今非昔比,得到了哈迪斯的眷顧擁有了一半提坦神祗的法力,他早就能夠與神祗互通意念波了。

“……”

得不到回應,柏修與阿爾提彌斯這才關注起荷西的情況。

他們兩個不約而同扭頭向荷西那邊瞧去,詫異的發現他雙眼微啟,神智近乎迷離。

“柏修,你看啊!”

阿爾提彌斯一手緊握著柏修的手,一手死死拽著荷西,因而只能以驚異的意念波聲作為提示,眼神示意柏修向荷西身上認真看。

“!”

柏修這時注意到,荷西的衣衫破損嚴重,更為糟糕的是,他的手上、頭上等裸露在外的身體皮膚已經出現不同程度的潰爛。

“怎么會這樣?他不是得到了冥王的特殊印記,成為不死之身了嗎?”

阿爾提彌斯不忍看下去,把頭轉向了柏修,問他的同時,眼圈已經紅起來了。

“這就是被放逐的空間、神祗的死亡禁地的真正可怕之處吧……”柏修的意念波發出沉緩的嘆息:

“塔爾塔克斯……想必哈迪斯的法術也無法作用到這里吧!荷西本就是凡人的身軀,與我們的體質存在差異存在,所以才會最先受到輻射的影響。其實用不了多久,我的結界也再難支撐下去了……”

“輻射……你是說……”

阿爾提彌斯面色惶愕的環視左右,通過結界外面那層漸弱的火苗帶來的有限光亮看到,在他們周圍縹搖無限的暗沉空間里,游歷著各種各樣的未知物體。

它們有的看似堆疊的塵埃浮絮,有的好像形態詭異的怪石和山巒,一叢叢一灘灘的從柏修的結界外面飄過。

“那些是什么東西?”

看到那些奇怪的漂浮物有的還散發著微光,阿爾提彌斯好奇卻也畏懼,疑問的意念波聲透著十足的怯意。

“以人類科學范疇去解釋的話,它們就是宇宙垃圾!”

柏修肯定的答復完,隨即將眉頭皺作一團。“神代,被稱為禁地的塔爾塔克斯用人類的語言去表達,就是他們口中常常提及的‘外太空’!從前沒有人類的時候,單靠這片區域的特殊氣壓也可慢慢將神祗的軀體消減干凈。如今人類的科技發展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峰,所產生的科學廢料全部都排放到這里,因此,除了氣壓,能給我們帶來致命傷害的物質,便是這些帶有輻射污染的太空垃圾了!”

柏修一邊解釋,一邊透過結界火焰的光亮看向茫茫渺然的宇宙,他的雙眸,已然被微弱的火光點染成兩點桔紅的色彩。

見阿爾提彌斯聽得入神,他的悵然的意念波再次在她腦中響起來:

“現在看來,宙斯想要摧毀人類的世界,并不全是人類的過度發展破壞了世界,而是因為……他們的文明已經進步到一定巔峰,所取得的成就使他感覺到威脅,那種對神祗的信仰完全會被科技取代所產生的畏懼……”

“那……我們現在,是不是該考慮如何離開這個空間了?”阿爾提彌斯突然想到什么,急匆匆打斷柏修:

“我們不能留在這里等死!必須想辦法出去。卡蕾忒還在孤身與宙斯、赫拉戰斗,我們不能不管他!”

柏修詫異的看向她,凝望著她一張被污垢和灰塵覆蓋、由衷急切的嬌臉。

“阿爾提彌斯……你不再怨恨卡蕾忒了,是嗎?”

“廢話嘛!我和她是親得不能再親的姐妹,我怎么可能會真的怨恨她啊!”

阿爾提彌斯自然清楚柏修指向何事,臉頰一熱,急忙發出意念波連連解釋:

“我和卡蕾忒從神代時期感情一向要好。重生經歷了許多事后,我才終于明白她的全部隱忍與苦衷。只有心地善良的神祗,才會在屢次危機的時刻首先將自己置身于險境。柏修,現在你的心里也已有了我的位置,我怎么還會繼續和她置氣?想想當初,確實是我不對。”

“嗯。”

柏修對她欣慰的笑笑,目光柔和。突然間,他的脊背彎下來,嘴里嗆出一口血。在這關頭,防護他們的結界火苗驟然縮退,險要滅絕。

“柏修,你怎么了!”阿爾提彌斯的意念波聲尖利焦急,她的臉色也瞬間被嚇得慘白。

柏修的五官因為難以名狀的苦痛而緊縮為一團。他用力挺直了背,重新聚力。

一時間,結界重新加強了一重,環形上面的火苗拉得更長了。

“柏修,你是在拼命啊……你的神力源早在天水寒池中受了傷,再經不住極力的損耗了……”

看到他咬牙堅持的樣子,阿爾提彌斯憂心的發出意念波。

“不用擔心我,在我們想到離開這鬼地方以前我必須堅持住!稍有差池,我們都會被特殊氣壓撕為碎片的!”

阿爾提彌斯悲傷的低下頭,似是在盤算什么,表情躊躇不定。目光輾轉,她又向已經昏迷的荷西望過去,終于下了決心,眉梢挑動,眼神毅然。

“無論如何,我們都要盡快離開塔爾塔克斯,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荷西、你還有我……是卡蕾忒最后可以依賴的朋友,我們不可以放棄希望!”

“莫非……你已經有了出去的辦法了嗎?阿爾提彌斯?”

“嗯!”

阿爾提彌斯篤定的點頭,肅然望向視野前方無邊無涯的宇宙:

“你難道忘了,‘祈日’和‘祭月’的危力,就是可以一箭穿梭于任意時空,在空間之間辟開連接的通道,哪怕距離億萬光年!”

“你是說,借用你的神弓之力!”

“對!一會我將‘祭月’放大,我們乘在箭上,跟隨它一同飛去人界!只是要辛苦你與荷西了。等我提示時你立馬關閉結界以便我施展法術,在我們的身體被氣壓撕碎前的幾秒鐘我就要趕快搭弓。飛馳過程中,你務必要撐住結界!”

終于有了逃離禁地的方法,柏修盡管心情振奮,神色卻還沒能完全輕釋。他明白自己擔負的責任究竟多么重大。

阿爾提彌斯的神箭一旦離弦,在破開時空急速飛馳的過程中勢必會與時空的特殊氣壓磨擦,產生極其危險的熱能。如果沒有柏修的結界防護,他們三個會在神箭離弦飛出的瞬間被燒化。因此回到人界之前,在時空通道的穿梭中需要柏修格外小心。

阿爾提彌斯囑咐柏修的意圖并非信不過他的能力,只是封住防護結界需要大量消耗神力源,她是對柏修的身體狀況放心不下。

“你放心,我一定堅持到最后,保證構筑出最最堅固的防護結界。”

“……好,那么我要開始了!”

柏修肯定的意念波使阿爾提彌斯的心如釋重負。眼下,她唯一需要祈禱的便是,荷西的身體可以在她施法的這幾秒鐘里撐得住!

目光放遠,阿爾提彌斯擺出架勢,意念波指示柏修:

“三、二、一,打開結界!”

視野前方突變晦暗,火苗消失,環狀結界被他打開了。

剎那間,阿爾提彌斯感覺周身上下被異樣危險的氣息團團包圍,無數看不見的銳利刀山正在剜割著她裸露在外的皮膚,無法言喻的痛楚侵襲著她的通身。

“額唔……”

未及張嘴,口鼻里竟自涌出一股股的腥甜。

“堅持住,阿爾提彌斯!”

柏修在漆夜般的宇宙中完全看不到她的情況,可能感覺到她情況不妙。他一面死拉著荷西,一面對她發出關切的意念波。可在同時,他也承受著氣壓磋磨的痛苦。

“當然,我不會倒下!卡蕾忒還在戰斗,為了她,為了世界,我們拼了——”

阿爾提彌斯咬牙挺直腰板,對著茫茫宇宙憋足了一口氣,釋放出空前嘹亮的意念波聲:

“來呀!萬有引力,集結——靜止幻形!”

一時間,鮮血噴得更兇。阿爾提彌斯顧不得許多,堅持施法。

所有宇宙垃圾物都朝這邊聚攏過來,在他們身后的左右兩旁各自堆壘起龐大的體態。有一眨眼,垃圾堆被封凍為兩座冰山,無比高碩堅信。

一道寒白的光芒自柏修他們腳下水平展開,若核子炸~彈瞬間爆發,將空寂黯然的宇宙空間點得蟄眼的明亮。

接著,宇宙中橫現出一柄巨型的銀弓,鋒利的兩個弧溝已深深嵌入了左右兩座冰山的山腰。他們已經被一支體型龐大的利箭栽起。

阿爾提彌斯努足了神力,手形變換,那支承載了他們身軀的巨箭便在她的法力的驅使下搭上弓弦,并向他們身后的方向狠狠的拉滿。

“柏修,開啟防御結界,我們去啦——”

一聲令下,巨箭離弦。火紅的環狀結界在疾飛時已然化作了一道筆直的紅色細線,點亮了了盲夜的時空。

結界內,柏修忽然意識到什么,愕然問向阿爾提彌斯:“糟糕!你的‘祭月’弓……怕是再也取不回來了吧!”

阿爾提彌斯釋然笑笑:

“有什么關系?只要能從禁地脫身,那代價還是值得的!但愿神族的風波平息后,世界得以安寧。假如不再有戰爭,武器就顯得沒那么重要了!”

……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