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三章 正面直擊

空中,激戰尚未結束——

宙斯千算萬算,卻沒有想到自己與赫拉的聯手夾擊竟會把卡蕾忒體內潛藏的暗力量徹底喚起,使她的神力源在關鍵時刻又一次邪化變異。而這一次,她因是吸收了戰爭女神雅典娜的源力,神力源再次得到了強化!

在力量迸出的那刻,卡蕾忒滿頭的金發也已無影無蹤,盡并為烏黑纖長的的青絲,眼眉、睫毛與雙眸全被漆黑之色占據。

宙斯驚訝的張嘴,倒吸進一絲涼氣,愕錯的雙目已被卡蕾忒開啟戰斗模式后的裝扮牢牢絆住。

對面,她全副瑩黑的短武裝,身軀各處要害部位均覆蓋了一層暗藍的鎧甲。在它身體的正前方,一道巨大的盾牌狀屏障若隱若現,不時閃耀出獨特的暗藍色的幽光在屏障。

“這……”宙斯訝然自語:“莫不是曾屬于雅典娜的戰甲‘千韌’,以及勝利之盾奈依姬斯嗎?”

他對雅典娜的“千韌”記憶猶新。神代,正是他為獎勵驍勇的女戰神,特命金工神為其打造的一套金甲。

翻眼復看卡蕾忒身軀上的的戰甲,那怪異的顏色也教他不敢輕易相認。無論如何,真正的千韌戰甲和勝利之盾絕不可能是這個鬼顏色吧。

可是,一想到剛才卡蕾忒能夠憑白承受了他那致命一擊的事,他也不得不信那層隔在他們兩個之間的暗藍色盾形屏障確是勝利之盾無疑!

看來,我猜想的沒錯!雅典娜果然是將自己的神力源傳承給了卡蕾忒!

宙斯此時完全弄清了,千韌戰甲與勝利之盾本與雅典娜的神力源融為一體,卡蕾忒傳承到雅典娜的神力源,而這時她體內的暗力量占據上風,因而暗黑化的她身披戰甲時,戰甲與盾牌才會受暗力量的干擾,而呈現出有別于神圣金色的暗藍色!或是也可以說,如今的卡蕾忒,體內那三重不同的神力源已完美結合為一個整體,源力提升至登峰造極的境界了——

宙斯放大了兩眼,心中不甘不愿,將卡蕾忒周身看個來回,神色現出怨毒、嫉恨。

如此震撼的神力源與戰甲,雅典娜寧愿傳承給她,都不肯助我實現夙愿!不行,包容了黑暗之神與戰爭女神的神力源,調和之神的偉大力量……我一定要得到手!

宙斯對面,卡蕾忒正托著斷掉的半截源力繩,看它在自己的掌心中幽幽分解為無數瑣碎的光斑,隨之如蒲公英的種子在風中飛起,漸散于天地之間。

她的三個同伴已經去了禁地塔爾塔克斯,無盡黑洞在吞沒了他們渺弱的身影之后,于空氣中自然而然的閉合了!

一時間,心突然之間沒了目標與方向,變得繁重而悲哀。

卡蕾忒明白荷西隔斷源力繩的目的,他們不想再拖她后腿。甩去牽絆,她才可以全力以赴的投入戰斗。

也正是他們肯于成全的舉動,戳痛了卡蕾忒的心!

宙斯獰然而笑,以神諭權杖向卡蕾忒點指過去,哈哈諷道:

“你這樣也算是全提坦中位份最高的調和之神?也不照照自己的模樣,不但黑發黑瞳還挺個大肚子,外形神不神魔不魔,半正不邪的成什么樣子!”

卡蕾忒正因荷西他們傷慟,不想與宙斯過多爭辯,便神情淡然的回擊:

“你說我是魔,我便是魔!正邪本存于心,一念向惡,神魔又又何分別……”

“什么?你是在嘲笑我嗎?”

“……”

卡蕾忒收去勝利之盾,向前挺了挺身軀,左手猛然攥緊,將掌心上最后一點源力的光亮捏得粉碎。身背后,一對黑色的羽翼突而展開,射出萬丈冷絢光輝。這刻的她,表情決毅。

“也好!今日,這斷掉的源力繩便代表我與你已了斷了前世今生的父女情!宙斯,最終一戰,我定要為逝去的德莫斯、雅典娜、克羅托以及所有被你殘害、因你的邪念而枉送了性命的神祗們報仇!”

“就憑你?你做得到嗎?”

宙斯眸色一凜,殺氣騰騰。剛要張口大笑,卻見

卡蕾忒腳下生出一個發光的法陣。

法陣是提坦神祗神力源爆發至終極境界,源力從腳下溢出時應運而生的源力場,多為渾圓的形狀。

神力源越是強大、修為越高的神祗,法陣的擴展面積越為寬廣。如今,卡蕾忒雙腳踏起的法陣也已涉過了她與宙斯之間的半倍距離。

乍眼看去,法陣圣光彌金,暗力量的催動下,那種種絡繹流動的光芒亮得炫目,卻也特為冷厲。法陣內,許多的繁貫復雜的紋絡正以卡蕾忒的兩腳為中心滾轉不息,一股前所未有的震懾力向宙斯迎面襲去,就算相距很遠,那種壓制的力量也令他的身心俱是顫栗不已。

宙斯恨得咬牙,緊隨其后也釋放無盡源力,頓時,他的兩腳之間也現起一個灼紅發亮的法陣。向前揮起權杖,宙斯抬腿放出同樣正在渾轉的法陣,想要讓它去橫頂卡蕾忒那邊越界的源力場。

兩色法陣交接一處,頻烈撞擊,驚得異動陣陣。又一聲兇猛的撼動過后,彌金與赤紅兩色光輪浮空崩碎,轉眼化作盡數閃光的碎屑,被呼呼的旋風卷入厚密的云層。

法陣兩敗俱傷之時卡蕾忒凌空舉臂,右手在冷風中狠狠一抓,召喚出武器“揮瀾”神杖,果斷在空中化出凌厲的半弧寒光。

光芒貫穿天際,氣壓隨之改變,無可抵御的寒流從高空垂直落下來。登時,徹骨冷風伴著鵝毛飛雪撲天及地,無情的吹洗著劫后的大地。

宙斯在漫天大雪之中神色怔然,怪戾的五官恍是被驟然急降的溫度凍住了一般,半晌沒有任何更變。變異的大氣壓強使他感覺不爽,像是瞬間被人掐住了咽喉,頭腳倒置,幾乎背過氣去,濃濃的死亡死亡,將他越包越緊。

迷離的視野中,奇異的景象漸進模糊——

黑色?我沒有看錯嗎,這漫天紛飛的雪片……竟然是黑色的?

宙斯用力呼吸,狠命閉眼后再次張開,才確認自己并沒眼花。

卡蕾忒頻頻揮動手中的神杖,黑色大雪舞得更烈,閃爍著半透微光的六瓣冰花好像斑斑片片的刀片。

宙斯本能的感覺到危機,那些黑雪顯然并不簡單,只要掠上他的身體,立刻會割裂了他的華服,在他的身體上留下幾道傷痕。

宙斯氣惱無度,探出一根食指向空中指去,指尖放出反擊的法能。氣壓再次逆轉,猛烈的旋風攜著無限的憤怒從宙斯身體兩側襲卷而來,眼看快要將黑雪壓制下去。

卡蕾忒豈肯罷休,舞動“揮瀾”再次發力。

黑雪轉而連成一片,烏壓壓的仿如一塊黑布劈頭向宙斯蓋過去,未及近身,宙斯已經感覺到無形的重壓罩住了他的全身,兩個耳鼓一陣刺烈的鳴響。

宙斯急忙擻身,兇悍的源力從體內迸出,在空中形同一個大爪扣下來,將變形的黑雪抓在爪中,即刻融得盡散。

那異樣顏色的雪片乃是卡蕾忒的神力源幻生出的一招法術,雪盡,源力卻尚未消散。卡蕾忒抓住這個時機,把被對手擊散的源力再次凝聚,挑動手中神杖對準下空就是一擊。

地面被這一記源力攻擊轟出一道深壑,斷層內大水彌天,兇猛的水流噴出百丈多高。

卡蕾忒變換姿態,掌上神杖揮動不停。那噴涌出來的水流在她身后匯聚為柱,越然漫過她的頭頂直轟宙斯頭頂。

宙斯看見一只龐大透明的鯊形水怪對準他飛過來,在他眼前張開百米巨口,忙推掌出去,在鯊怪的腹中奮力一擊。

鯊怪透明之身崩然潰散,水花在天空上狂肆飛溢。宙斯高舉“神諭”權杖對空一攪,旋即將那些水花凝為遍天的散彈狀朝敵人突猛射去。

卡蕾忒舒動羽翼,將無盡飛來物復然匯聚。

就這樣,兩向源力你爭我奪,激昂交鋒之際,

那汪水便在源力之間被趕來趕去,轉躍時不斷變化出各異的形態。最后,竟在源力斗逐之中被灼為騰騰的白氣。

卡蕾忒、宙斯在這個瞬間一齊揮杖,在空中扯出無數條金與紅的刃氣相互逐斗在一起。

兩名神祗不停變換架勢,兩色刃氣斗得也愈發疾猛,少頃便疊密為一個巨大的球。圓球表面的刃氣還在糾纏錯落,使得那球在空中時而縮小,時而擴大。又是一聲脆裂過后,圓球在空中炸開。

卡蕾忒與宙斯終于開始了近距離搏戰,以手中的神杖相互博弈承擊,兵器相接處時而亂花點點,時而詭浪翻旋。

氣流在他們身體周遭變化莫測,隨著神祗之間漸漸烈的激斗,已演變為無限風壓急劇回旋擴開,強勁的作用力直直從天上虐到地上。

地面上,祝福女神赫拉已蘇醒多時,身邊圍著僅剩的六名圣軍團侍衛。卡蕾忒終是宅心淳善,沒有借剛才凌空一掌徹底要了這毒婦的性命。赫拉此刻身體上下沒無明顯的外傷,只是五臟六腑悶漲疼痛,異常的難耐。

看到卡蕾忒受暗力所驅黑化變身,赫拉不禁緊提了心,情緒不安而惶恐。

她沒忘記自己曾經在奧林帕斯被邪化的卡蕾忒重傷過一次,也正是那次,她失去了一頭珍貴的長發。想到痛楚,赫拉心跳加速,傷痕堆壘的頭皮陣陣發麻起來。

風壓襲來時,兩名侍從不幸被卷入氣流中,身體拋到空中又被兇殘的回旋力碾碎,紅色的血霧轉眼消散。

赫拉隱忍全身劇痛煥起神力源,在為她和余下四名侍從布下結界,使他們不受風力侵擾。

大神,小心啊……

眼見高空之上兩個神祗以法術比拼多時未分勝負,赫拉不免為丈夫擔心,暗自驚詫卡蕾忒如今的神力源竟然強悍如此。

能與大神宙斯以源力比拼幾百來招的神祗,除了戰爭女神雅典娜外應該再無其他,更何況,這對手還是一個身懷六甲的孕婦!

赫拉不敢分神多想其他,忙舉目為宙斯觀戰。空中的兩位神祗激戰已近白堊,繚亂的身形化作紅、黑兩條細線,進而獰成一道麻花,雙雙直沖向更高空,眨眼扎進了云層。

赫拉當即大驚失色,向那濃厚的云層望眼欲穿也看不到宙斯飛出。沉寂多時,只能見云層里面忽而暗忽而紅,兩色光芒兩相急應,便不難想象藏身之中的神祗酣戰難解難休的情形。

“嘎啦”仿若驚雷的裂響過后,厚厚的云層被悍力戳出無數狹小的洞,紅光從小洞中溢下來,潺潺細沙狀垂直撒向地面,使觀戰的諸位無不容顏撼動。

“這是什么……”

“好像鮮血……”

侍從們竊竊私議,天后赫拉在前,他們不敢妄言,卻也抑不住擔憂宙斯此時的處境。

赫拉惶而不語,兩眼死死盯住高空的時候云層,緊張得兩手握緊,十指交疊。

不會的!不會的!宙斯……大神!你使是全神之神,不可能輕易受傷,更不可能輸給卡蕾忒——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