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二章 禁地之門

宙斯暴怒的號叫間,通往禁地的時空大門應聲啟動。

“卡蕾忒,接圖!”

荷西似乎感知到大事不妙,立即朝向地上的她拋出懷中的白布卷。

變故緊隨而來——

荷西背后,凝滯的透明空氣中猝然裂開一條大縫。在卡蕾忒抱住彌天圖的那刻,裂縫已然擴為一個渾圓的黑洞。凄厲的冷風卷著異樣濁黑的煙霧從洞中噴涌出來,瞬時將荷西和柏修、阿爾提彌斯三個全身吞沒。

“啊——”

“怎么回事!”

“大家快逃開!宙斯打開通往禁地的空間之門啦——”

他們三個的身軀陷在風煙之中無法自拔,相互叫嚷、提示之時,身體周遭的氣流也在發生急速的逆轉。

一波接一波的旋動迅疾不息,流轉間形成一股強而猛的吸力,牢牢的附住了三具翻滾渺小的身影,連帶著模糊不清的黑煙一同向后方那詭異莫測的空間里面猛拉。

“荷西、柏修!阿爾提彌斯——”

卡蕾忒怔怔看著三個同伴距離禁地的大門越挨越近,內心焦急萬分,再不能安穩的在地面上等候。

為防萬一,她縱使法能,將失而復得的彌天圖隱入了自己體內。立時,她的全身像是被灌入了許多的鉛水,感覺異常的繁重。

彌天圖外面雖是極為普通的白布卷,可內里卻容納了千萬的人類與無限的空間,因而重量可比千金。它被納入卡蕾忒的身體后,她自然會感覺身體不適,異為笨重。

從前除了執行救世的任務外,卡蕾忒并不經常將彌天圖帶到身上,而情愿交由柏修保管的原因,也正是如此。

匿去彌天圖,卡蕾忒再顧不得許多,毫不猶豫的飛身沖到上空的戰場,對準三個同伴抖右手拋出一記源力。

源力生自于提坦神祗體內的神力源,受神祗的法能控制。眼下應形式所需,這記抖手而出的源力轉瞬化作一條細而長的繩索,渾然朦發著淡淡的金光筆直的向他們三個橫沖過去,在他們快要被吸入漆黑洞口的剎那之間及時綁住了他們的身軀。

卡蕾忒稍稍松了口氣,但不敢掉以輕心。

自神話時代起,塔爾塔克斯便被稱為“不潔之地”,其恐怖程度堪與冥界第十九獄“無間”齊名!

被流放到禁地塔爾塔克斯的提坦神祗,不僅會被剝奪肉身,元靈還會被禁錮于那片罪惡的荒蕪時空,永生遭受諸神的詛咒,再無重生之日。

不行,絕不能讓荷西他們被流放到禁地去——

卡蕾忒深知禁地與禁地之門有多么可怕,荷西他們只要被吸進入口去,很可能再沒逃出來的機會。

一想到這點,她將牙關緊咬了兩重,右手緊緊抓住了捆綁荷西三個的源力繩,生怕它會從掌心滑脫。

同時,她的身體還在不斷加力,試圖將他們從異流的吸附中拉出來。一時間,卡蕾忒與那逆退的氣流持出兩種截然反向的力分別作用在源力繩的兩端,彼此都不肯放手,竟將那金光淡然的源力繩繃得挺直。

“卡蕾忒!放開我們!”

柏修自知無法擺脫禁地之門的吸附力,于是對她發出呼喝。

他看到在劇烈的逆流作用下,卡蕾忒似乎也受到了波及,停在高空的身體開始搖搖欲墜。可她偏偏想要救下同伴,左手又去拉起源力繩,將它在自己的右手腕上纏了兩纏。

放眼望向前處的黑洞,凜冽之光從卡蕾忒眼底飛快閃過。

干擾的力量在洞口邊緣急劇作用起來,那正是卡蕾忒以意念力聚結的封閉法能,她想要憑借自己的力量關上禁地的大門。

與此同時,若干磚石巨礫受她念力所引懸空中,迅速壘為一尊石山砸向宙斯。

禁地大門的本是受他的源力才得以開啟,只要他受到丁點傷害,即便不能連接塔爾塔克斯的通道不能完全閉合,最起碼那吸附的逆流也會有相應程度的減弱,從而為荷西他們三個逃生爭求來最后的希望……

“大神——”

赫拉在地上目不轉睛的觀戰,看到卡蕾忒調用念力偷襲不覺心驚。雖說剛剛挨了狠勁的一巴掌,但她心底還是向著自己的丈夫,邊高聲叫喊示警,邊彎動五指,尖長的指尖立刻生出一攏冷紫色的源力波。

宙斯自然清楚卡蕾忒的目的,舉首對著那座飛移過來的碩大石山獰然一笑,在它就快接近之時突然溢起一重旋力,將石山崩裂。

地面上的赫拉已對卡蕾忒面露歹色,當宙斯出招對付石山之時她亦推出手掌,將指尖上的攻擊波擲向卡蕾忒。

卡蕾忒神色一變。分解后的無數石礫受控圍住宙斯,又如沉重的炮彈紛紛砸去。動用意念與宙斯拼殺的同時,卡蕾忒又以左手轟起一股金色源力波徑直抵住了赫拉的攻擊波,與她來了個硬碰硬!

一聲鈍響猶如悶雷,從兩色光波交接之處擴散開來,徒增的光亮瞬間占據了夜空。

攻擊波對壘那刻,宙斯迸起又一層旋力,粉碎了若干碎石,旋即“啪”一聲勁響,旋力擴散,轉而變為一勢凌厲的攻擊,毫不留情的朝卡蕾忒掠過來。

“卡蕾忒小心——”

三個同伴驚聲喊叫的時候宙斯的力量已經襲上卡蕾忒的后背。盡管她布下了防御結界,但宙斯的攻擊力更勝一籌,竟破了她的防御劈到她的身上。

“唔……”卡蕾忒發出難耐的悶吟,半空之上的身軀趔趄幾下。口中一咸,唇角溢出一點鮮紅。

“卡蕾忒——”

三個同伴立馬嚇得不輕,心臟都險些跳出咽喉來。定睛仔細的看去,只見她受了宙斯那旋力的一擊后幸沒什么致命重傷,只是劈破了后背的衣衫,吐出來的那口鮮血也還是受一定程度的內傷。

能夠如此幸運也全仰仗剛才她那微薄的防御結界。可是誰又可以擔保下次她還會這么走運?

柏修戚戚眼望卡蕾忒獨自應對兩名正神,一手緊拉源力繩、一手釋放攻擊波與赫拉狠命對抗的同時還要與實力相當的宙斯周旋,戰得相當艱苦。

“別管我們了!卡蕾忒,放開繩索!算我求你啦——”

他接連對她疾呼,尾聲凄然。他怕她受傷,更怕她肚里的孩子受傷。

“閉嘴,說什么傻瓜……我怎么可能丟下自己的戰友不管!再說,我們不是一直都在相互鼓勵……任何時候,都不能拋卻希望——”

卡蕾忒又氣又急,頭也不轉的對柏修斥責一句,雙手還在做執拗的堅持。

數九寒天里,她全身上下居然滲出了豆大滾熱的汗滴,與之前在至寒天梯上行走受凍時完全是兩種極端的境地。

源力繩的彼端,荷西緊閉雙唇,皺眉看著還在努力堅持的卡蕾忒,看她突起的腹部,以及傾注全力時漲得紫紅的臉和經絡突出的額頭。

荷西心里說不出的起急。

卡蕾忒有太多顧及和牽掛,她難以割舍自己的同伴,以至于將自己陷入了萬般危機的境地。眼下,她占著兩手,四肢呈“大”字形分開,全身上下可都是破綻,無疑等同于把自己白白送予敵人攻擊!只要敵人奮力一擊,她恐怕再難招架……

荷西與柏修、阿爾提彌斯被一根源力繩緊綁在了一起,他此刻無比慶幸被束縛的只是他們的腰肢。

另一方面,天空中的宙斯已經移位到卡蕾忒的對面,不做聲的森然怪笑起來,悄悄揮起臂膀……

荷西都明白的道理作為神祗的他自然一早明白,于是打算再次進攻——

卡蕾忒……

荷西心中對那個正與敵人力拼的身影默然呼喚了一聲,隨后把心思一橫,渾然抬了右臂,拼出全身力道對準前方甩出一襲勁氣。

這道氣力無色無形卻犀利如刃,雖然不能使他們擺脫強烈的逆退氣流,卻不偏不倚正中了源力繩。

與荷西一同發招的便是宙斯!

荷西舉臂的那時,宙斯已經從對合的兩掌之間攏出一個猩紅醒目的能量球,荷西甩出的勁起擊中了源力繩的同時,宙斯掃出的能量球也追到了卡蕾忒身前。

猛勁的炸響滾起一片灼目的盲白之光,荷西、柏修與阿爾提彌斯再難睜眼。與此同時,源力繩也被荷西發來的勁氣割斷,逆氣流挾住三具疲羸的身軀疾速馳入了禁地塔爾塔克斯的入口。

“卡蕾忒!帶上彌天圖離開這里——”

最后一刻,荷西凄然大喊,聲音剛破出喉嚨,便被飛旋的氣流絞散。

宙斯這面發出攻擊后欣然不已,他清楚卡蕾忒無論如何也無法抵擋他這次的攻擊。這次正面攻擊,他就是要將她和她肚子里的孽種一同扼殺,然后再奪得她體內的神力源——

目標命中后宙斯不顧眼痛心急火燎向視野前方看去,突覺情形不對。

盲白的光亮還沒完全褪全,那寒色的光亮里隱約閃現出異樣的流彩。油黑的顏色,如清冷的瀑布,絲絲縷縷在瑟瑟風中飄揚不斷。

在宙斯愕然無狀的兩眼前,她“簌”的抖擻肩膀,張開背上一對烏黑豐滿的羽翼,頃刻間撲滅了最后一點盲白的光亮。

左腕猛然一轉,卡蕾忒加重了攻擊力。

地面上,赫拉仰天對宙斯發出求援的哀鳴:

“大神,救——”

“轟——”

未及說完,她的攻擊就被卡蕾忒的腕力生擠了回去。一時間,金色攻擊波全然降到了赫拉身上。沉悶的響聲夾著厚重飛揚的塵土從地上奮然沖上了天。

赫拉在煙塵中倒地不起,直挺挺趴在一個巨型手掌形狀的深坑里面再也彎不起腰。

宙斯面色涼薄的垂目,向失利的赫拉只匆匆看了一眼,便把目光重新移回到卡蕾忒那里。

“終于現身了……”宙斯桀桀冷笑道:“卡蕾忒,調和之神……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

這次斷更一是過節,二是卡在玄幻打斗上了。本人小白,第一次動筆便涉及題材最難最撲的西幻言情,因而涉及打斗場景常常力不從心。寫文不圖名利,只求創作良心文,對得起自己和讀者。

距離真正完結也沒幾章了,所以改為不定期更新,且不再拜訪各位作者大大。諸位若不是讀書、卻只為回訪暖自己作品而收藏本文的的萌新寶寶,大可去了本文收藏。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