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一章 智奪“彌天”

“啊——”

猝不及防的,卡蕾忒只覺得腳下突然失去支撐,心房被一種莫名的力量高高拉了起來,在下墜的一瞬間情不自禁張嘴叫出了聲音。

視野里面,宙斯與赫拉奸佞而陰險的笑臉越來越小……

“卡蕾忒——”

關鍵時刻,荷西終于掙脫了“囚界”的困束。柏修、阿爾提彌斯緊隨其后,也打破了束縛。

荷西出了囚界便大頭朝下,向寫下空飛速追去,終于在卡蕾忒因孕事變得沉重的身體觸到地面之前撈住了她。

“荷西……?謝謝你……”

雖然是神祗,經歷過多次戰斗,但這時的卡蕾忒還是對剛才的遭遇心有余悸,倒在荷西的臂膀里面呼吸急促,臉色不正。

“沒事了!我接住你了,你和孩子都不會有事!”

對面,赫拉艷麗的一張臉慢慢更了色,心中大惑不解。

她知道,一旦被“囚界”封鎖,根本沒有生命可以掙脫出來。原因就是早在能夠掙脫以前,他們就已在囚界里面被折磨而死了。眼下,這三個家伙在里面承受了諸多力道不同的法術攻擊,居然還能挺過來?

“這……怎么會……囚界是最牢固的約束結界,根本沒有神祗可以打破……”

赫拉喃喃念叨。

看到她那無比驚訝復雜的表情,阿爾提彌斯冷淡一笑:

“老妖婆,這你就不懂了吧!讓我們能夠挺過攻擊、打破那種困縛,就是親情與友情的力量——”

說話的同時,她已然召出了“祭月”彎弓。這次,她在銀絲細弦上搭了一枚實箭,鋒銳寒冷的準頭直指赫拉。

赫拉大驚,憤然大喊:

“老妖婆?你說誰老?!我看你敢——”

宙斯狠厲的瞇眸,望定阿爾提彌斯冷聲道:

“沒想到,連你最終也選擇了背叛!你與你哥哥太陽神一個懦弱無能,一個叛逆妄為,真是辜負了我對你們多年來的寵愛,更是對不起你們的母親蕾托!”

“我愛人類的世界,作為神祗我不準他人肆意踐踏這個美麗的世界!我相信,假如母親在,也會支持我!”

“哼——”

宙斯絕然揮舞一下華服的長袖。

登時,在四下隱伏許久的圣軍團從暗色深空的云層中鉆了出來,帶著震撼云霄的喊殺聲直撲阿爾提彌斯他們這邊。

阿爾提彌斯早已從天空那些翻滾異常的云霧中感知到了無限殺機。

當圣軍團的千軍萬馬如一股不可逆轉的洪流從天際的四向八荒中傾瀉過來之時,她只是拉滿了弓,隨后轉頭向著更高的天空射了出去。

笨蛋,你到底在射哪里啊……

赫拉眼瞅著阿爾提彌斯那本要射向自己的銀箭突然改了方向飛了出去,直直隱入了阿爾提彌斯頭頂的云朵里面,心里暗自嘲笑阿爾提彌斯差強人意的作戰能力。

這腦子不好使了,莫非眼神也不行了?

自己明明就在她的對面,她卻偏偏要射高空,白白費了一只神箭。

正在狐疑出神之時,“噼里啪啦”的陣陣響聲裹著接連不斷的嚎叫、呻吟將赫拉徹底喚醒。

眼前,格外明炫的光芒如怒放不歇的禮花,蟄疼了赫拉的雙眼的同時,也將整個暗淡無華的夜空映得甚是明亮。

月神阿爾提彌斯射空的一箭另有玄機。那支箭上本附著了月神的源力,在沒入云層之后,便分化成了千萬道的利箭。

而這轉化過程只是發生在眨眼的剎那。

就在圣軍的百萬雄師剛剛向這邊沖來時,他們上空的云層徒然壓低了許多,緊接便有數不盡的利箭從那凝重的云朵間降下來,如千百道銀絲細雨漫天及地的撒落,穿透了圣軍們的甲胄,頃刻直接秒殺了他們的性命。

支離破碎的金甲與無數鮮血淋漓的身軀,如紅花殘影紛紛揚揚落向了同樣是支離破碎的大地。

耳邊“嗦嗦”的飛箭鳴響使赫拉渾身一個激靈反應過來。驚惶的轉頭再看宙斯,他已釋放出無盡的源力作為抵御。那些渾濁而邪戾的氣息一經溢出他的身軀,就將他與赫拉團團圍住。

方才,那些喚得赫拉回神的“噼里啪啦”的脆響,正是阿爾提彌斯的神箭攻擊撞上這層源力氣罩,在化煙消失的那刻所發出的火石電閃之聲。

轉眼,氣罩已向著更寬遠的范圍推開,演為可以撕裂一切的風壓憑空回旋。

在這樣的運動中,阿爾提彌斯以法術幻化的撲天箭雨如數卷進了風旋。只見銀花亂濺,狂烈的折響聲中遍天光亮更為閃耀,黑夜仿若變為轉剎間的白晝,亮起不多時就全然化煙渙散。

阿爾提彌斯的法術剛被破解,她的背后就彌漫起簇簇殷紅的火苗。

操控它們的神祗正是柏修。

掙出囚界時,他先是顧及了有著身孕的卡蕾忒。看到她被荷西接住安然無恙,心里才算踏實。

阿爾提彌斯對付圣軍團那會兒他本不用擔心。月神的實力他再清楚不過,只要幾箭下去,就算十個方陣的圣軍團也不是她的對手。

然而,當她的法術直接碰上了宙斯源力的那刻,柏修不得不采取措施了。

在阿爾提彌斯身后,他不動聲色的施展法能,展開雙臂在夜空中揮舞幾下,兩只手在冷風里用力一抓,手上這特別的動作旋即生出兩股力量,將地面上諸多殘破建筑物里燃燒得正旺的火苗盡數引至空中。

柏修再次發力,那些火苗迅速往一處堆疊,很快就生成一個通身冒火的巨怪。整個黑暗的天空被它渾身的熱浪耀得通紅。

火怪身上跳躍的火焰開始四下噴射。又有許多于月神的箭下僥幸保住住命的圣軍們中了柏修的招數,渾身浴火,“哇哇”怪叫著向著下空跌落而去。

就在圣軍團遭受殲滅的同一時刻,火怪繼續顯示危機,盡情張開熱氣騰騰的大嘴,頃刻間吐出一道犀長的火舌,直奔宙斯與他身邊的赫拉。

“哇!這是什么——”

赫拉失了分寸,嚇得哇哇亂叫。

她原本就是吃過火的大虧。

想當初,受暗力量爆發而瞬間邪化的卡蕾忒也曾在奧林帕斯的某個夜晚使出與柏修現在相似的招式,分分秒秒間燒沒了她一頭引以為豪的靚發。就算養到了現在,那片燒壞了的頭皮也曾長了幾縷頭發,但是發質和發量也是大不如從前了。

如今,這時間和情形俱和記憶里的噩夢那般相似,赫拉不覺心驚肉跳起來,那覆蓋在濃密假發下、傷痕才愈的頭皮,又開始無端作痛起來。

身邊,宙斯也已探出左臂,用鋼爪般的左手直接去頂~進犯過來的火舌。

灼熱的火苗撞到宙斯的掌心,頓化作一條錚亮醒目的銀箭。

它正是月神開始進攻時搭在祭月弓上那支箭。

“雕蟲小技罷了!”

宙斯暗自嘲笑月神與柏修聯手施動的法能不過如此罷了,狠狠彎曲五指,憤恨然將掌上的箭折為兩段。

那支利箭就在宙斯的鋼爪中轉而變成許多冉冉的火苗,繼續向宙斯與赫拉迎面進犯。

所謂“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

赫拉此刻完全嚇丟了魂。

眼看火苗猶如索命的精魔向她猛沖過來,她矢口大叫:

“啊——”

慌亂中兩手不停使喚,竟條件反射的扔了彌天圖去捂頭上的假發套。

地上的荷西陪在卡蕾忒身邊,護她休養體力,而眼睛也在警惕著上空的戰事。

赫拉翻然扔了圖的一幕被他逮個正著,他將兩條胳膊緊緊夾在身體兩側,運足了力像一個高射炮彈徑直沖入天空,不費吹灰之力便把彌天圖抱到自己懷里。

目睹承載千萬條生命的寶圖再次失而復得,卡蕾忒如釋重負,渾身頓時來了精神,振奮的從一方混凝土大石上站了起來。

全要歸功于柏修的睿智。

他知道彌天圖表面是由許多絲線織成的布幕,極為懼怕天火,所以宙斯才會以此為要挾,逼卡蕾忒就范。

但彌天圖又受卡蕾忒神力源的支撐,斷不會被人界之火損毀。而他自己本就擁有操縱一切火源的能力,于是直接從地上的燃燒物中直接提火,既可攻擊,又不會傷到彌天圖分毫。

這邊,宙斯已然點指出去,以法能將對面的火怪縮為玲瓏的小球模樣,在以源力彈射出去,霎時將它擊成粉碎。

赫拉弄丟了圖,驚得魂不附體,不住對宙斯道歉:

“大神,大神!請您原諒我!是我的錯,是我不小心……”

“啪”……

一記響亮的耳光拍上赫拉一側的臉頰,劇烈的震動使得她頭頂的假發套橫飛出去。

眾目睽睽之下,赫拉身子搖搖欲墜,惶愕而委屈的表情如風化般凝駐在她飛腫起來的錐子臉上。

她完全被宙斯那意想不到的巴掌抽懵了,渙散的神智再難控制源力,身子好像顆光華泯滅的流星從空中頹然墜下去,跌在塵埃里。

“愚蠢!真是愚蠢不堪!成事不足敗事有余——”

宙斯不依不饒,看著他的妻子重重摔下幾百米的高空,似乎并不解氣,對她還在忙不迭的叫罵不已。

卡蕾忒四個被瞬間逆轉的局面搞得措手不及。

天上,兩方戰斗也神同步的停止了。

為數不多的圣軍們臉色惶恐的望著下空,柏修、阿爾提彌斯怔怔對視一下,也暫時停了法能。

卡蕾忒從赫拉那里撤回目光,直直投向高空上氣急敗壞的宙斯。

他真的是全神之神宙斯嗎?為何出手這般不留情面?他的性情……為何變得如此怪戾無常……

卡蕾忒知道,宙斯身為提坦諸神之首,平日里非常注重儀態。就算天后有錯,或冷淡或斥責,但絕不會當眾施暴羞辱,做出失身份失體面的行為。

聯想到自己墜落天梯時,在宙斯憤怒的臉旁看到的另一張模糊不清的面孔,卡蕾忒又是一陣惶然心驚。

宙斯已怒不可遏,高高舉起右臂,攤開五指,憑空射出一襲猩紅廣波。

“等著瞧吧,礙事的家伙們!我要把你們流放到禁地塔爾塔克斯去——”

作者現開啟旅游模式,故本文停更一周,十一長假結束后恢復更新,望讀者海涵~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