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章 父女反目

此時的冰梯,從第一節開始沿卡蕾忒走過地方逐一向上層斷裂,繼而碎裂成一塊塊堅硬的冰塊,不停向著下空墜落。

深藍色的夜空之下,碎裂的冰塊棱角分明,墜落時不停閃爍著清冷的寒光,在暗夜之中如閃耀即逝的流星般留下絲絲道道明亮卻清寒的光線。

“卡蕾忒!小心——”

“注意你身后……”

“卡蕾忒,快站起來!”

被封鎖在“囚界”里面的荷西、柏修、阿爾提彌斯為天梯那邊突如其來的變化嚇得心驚膽顫。他們都想立刻沖出去,架起卡蕾忒飛回到安全的地面上,無奈此刻自身還是無法脫離困境。

碎裂還在繼續,速度雖然算不上飛快,但卡蕾忒已經摔在冰梯上,如果還不能站起來繼續前進的話,用不了多久,斷裂就會延伸到她所在的那節冰梯。

那樣的話,后果真的不堪想象!

卡蕾忒轉頭,已然看到了身后悚然發生的變故。

她咬牙掙一掙身子,想要立刻站起來,腳下突然感覺到某種有異常。

卡蕾忒詫異的低頭查看,這才發現不知何時,她的右腳從腳踝以下已經完全被冰封在了自己所在的冰梯之中。她拼命將右腳向外拔,可寒冰異常堅硬、牢固,怎么也無法撼動分毫。

赫拉在高處看了不覺幸災樂禍的笑起來:

“哦呵呵呵,準媽媽,你行動可要快點哦!再拖拖拉拉,你身子下面的天梯也會碎掉,你和你肚子里的東西可是會一起掉下去哦!”

卡蕾忒異常憤怒的抬頭朝赫拉瞪了兩下,閉口深深吸氣,隨后將源力的散射又加深了一重。登時,圍聚在她周身外面的金光又明亮了許多。

封凍她的右腳的堅冰溶解了,程度恰到好處,剛好釋放了那只被凍得通紅的光腳。

卡蕾忒倚著神諭權杖重新站立起來了,在天梯的延裂與她相距二十節冰梯的時候,她開始繼續前進。

荷西等三個暫時放了在光球里面抗爭的事,甚是揪心的注視著卡蕾忒繼續一路前進。而后路的斷裂從未停止,也在一路追趕著卡蕾忒前行的速度。。

終于,卡蕾忒頭也不回的走上了至高點——第一百零八節冰梯上,站到了宙斯的對面。

宙斯在這個時刻停止了卑劣的法術,第一百零七節冰梯破碎后,天梯的延裂終于停止了。

入夜的深冬,涼風刺骨,風力十足,夜風接連掠過三位對立神祗的身體,無情的穿透了卡蕾忒身上的羊毛長裙。她光著兩腳,直直的站在冷硬剔透的最后一節堅冰臺階上,臉上毫無懼色。

稍稍穩了穩神,卡蕾忒調勻了呼吸,兩手橫托了“神諭”權杖送到宙斯眼前,神情毅然、不迫。

“我來見你了,向你拿回彌天圖!權杖奉還,我本就無意做調和之神!”

宙斯默然接過權杖,高高挑起一端的眉梢,向卡蕾忒貌美卻塵埃遍布的整張臉上盯了好一陣,全然不顧一旁祝福女神赫拉那微微更色的表情。

“請立刻交還彌天圖!”卡蕾忒又從容重復了一句。

赫拉將手中的布卷抱得更緊了些,轉頭看著宙斯,等待他下一步的指示。

“跪下!”

猝不及防間,宙斯對卡蕾忒命令一聲,臉色冰冷,語氣亦是冰冷。

卡蕾忒目不轉睛的注視他,神色決絕:

“我無罪!”

“大膽!”

赫拉一貫不喜歡自己被冷落,就算是在如今這種場合之下。

眼見父女對峙,卡蕾忒出言頂撞宙斯,她又忍不住頤氣指使的插嘴,對卡蕾忒大發責難:

“大神仁慈,感念你做出自我犧牲取回雅典娜寶石,對圣山有功、以提坦神族復興大業為重,才收留你和你懷的孽種活到了今天。你不但不知感恩,還私自勾結冥族,叛逃奧林帕斯?!樁樁件件都夠誅滅你的元靈千百回,你還敢說自己無罪?”

卡蕾忒轉眸輕眤赫拉,凄然冷笑幾聲。赫拉的話勾起了她的回憶,一時間舊恨新仇,歷歷在目。

“感恩?呵呵……同族相煎、排除異己,滅世屠戮、禍亂蒼生……難道這就是我們奧林帕斯神祗再次轉生的目的?!”

宙斯眸光輾轉,待卡蕾忒憤怒的質問完,他彎動陰紫色的嘴唇,做出最為輕屑的嘲笑。

“我承認,為了奧林帕斯的王權和基業,我確實對同族做盡了惡事,尤其是利用你輕而易舉滅了暗族。黑暗之神的死,讓你恨毒了我……”

宙斯邊說邊仔細觀察卡蕾忒的表情變化。

當提到黑暗之神德莫斯的時候,他如愿以償的捕捉到,自卡蕾忒纖長細眉間的皮膚上揚起的一壑怨恨無度的深溝。

宙斯停頓一下,笑容變得歹毒、得意。他接著義正言辭道:

“但是。對于人類我并沒有做錯任何事!神創造了這個世界,可是人類不懂珍惜,不但對神祗不敬,還過度破壞他們來自生存的環境。

我只是采取措施,對已經千瘡百孔的世界做出補救。對待惡人,就要用更惡毒的手段懲罰他們!以惡治惡,這有什么錯!?人類不是也經常在說:手段只是過程,結果,才是最重要的!”

卡蕾忒無奈的搖搖頭,感傷道:

“人類固然有錯,但不是所有的人類都是惡人。就算是神祗創造了世界,創造了人類,也沒有權利決定世界的命運,更沒有權利隨意剝奪人類的性命——”

“放肆!卡蕾忒你好大膽,竟敢質疑大神的做法!”

赫拉翻目擰眉:“大神,不能再留著她了,立刻誅滅一干叛逃者的元靈,再毀了彌天圖吧!”

宙斯對赫拉果斷一揮手臂,示意她不要自作聰明。赫拉當即閉了口,卻是滿臉的不服不忿。

“果然有膽識……”

宙斯盯著卡蕾忒,乖戾的神色勉強有所緩和:“不愧是我提坦族最為至尊的神祗……調和之神……”

“……”

“別緊張,卡蕾忒。荷西的話確有道理,虎毒不食子,你在前世是我的女兒,如今在神族的地位又極為特殊,我雖是全神之神,又能把你如何呢?”

“……你想怎么樣?”

宙斯說話態度和話鋒驟然來個一百八十度大逆轉,反而讓卡蕾忒警惕起來。

“調和之神尊位最高,是完全凌駕于全神之神之上、統率整個神族的真正領袖。卡蕾忒,你既擁有無人能及的力量,為何不選擇幫助你的父親,你我聯手共同建神國可好?

待大業完成,我推你為全族的下一任領導者,你喜歡人類,大可在世界的某一處圈立一個區域,專門供人類休養生息,好么?”

“大…大神?”

赫拉啞然,急急扭臉看向宙斯,對他突然之間的轉變大感不解。

在她心中,能夠繼承宙斯的金座,繼承提坦神族基業的唯一神祗,從神話時代到現在,也唯有她的兒子軍神阿拉斯了!

可此刻,聽宙斯的意思,反而瞬間想要推立他的女兒卡蕾忒了,甚至連他一直寵愛有加的太陽神阿波羅都不考慮。

“我不會做劊子手的幫兇!請立刻交還彌天圖!”

卡蕾忒不為所動,正色直視宙斯抬起了雙手,做出接圖的姿態。

她心里明白得很,事情哪里會有宙斯說的那般輕松?

德莫斯、雅典娜、維納斯夫妻還有一向對神族忠心盡職的大使者赫米斯都死在他的手上,自己已經和他翻了臉,他又怎么會放過自己。

眼下他這樣表演,無非是覬覦自己體內的神力源,畏懼調和之神的傳說罷了!

赫拉無法繼續忍耐這種僵持不下的局面,就算是宙斯信口對卡蕾忒許下一個謊言,她聽到耳中也是百爪撓心,異常的難受,瞇眸威脅著:

“別敬酒不吃吃罰酒,現在你還有的選擇嗎?別忘了,你費勁心力做出的救世寶圖現在在我們手上!”

“……真齷齪!”

卡蕾忒冷冷盯向赫拉,冰寒而麻木的表情之下是壓制不住的憤怒。嘴唇輕啟,她從牙縫中狠狠擠出一字一句的咒怨:

“一想到和你們是同族,自己體內流淌著和你們想同的血,我就感覺特別惡心——”

“你說什么……大神,你可聽到她說的了?她在詛咒我們,詛咒整個提坦神族!”

赫拉一驚,隨即擺出一副惶恐做作的模樣,不斷說三道四,極力挑撥。

“……”

宙斯默然瞪圓了兩眼,昏黃的眼白里面充滿了紫紅色的血絲。安靜的與卡蕾忒對視兩秒,他慢慢沉聲問:

“這樣的話……你再敢說一遍?”

“我為與你們這群兇殘無道的神祗是同族,感覺無比悲哀、恥辱!”

“住口——”

遭受嚴詞拒絕的宙斯惱羞成怒起來,一記咆哮朝卡蕾忒吼出去的同時戾氣外泄,化作一股強風朝她撲面掠去。

卡蕾忒不由自主瞇細了兩眼,長發與長裙的裙擺被這勢強風帶得狠狠向她身后扯。也就是這個時刻,她看到在宙斯因極端憤怒而變得扭曲的面孔旁邊突而現出另一張模糊的、殘破不堪的臉孔。

卡蕾忒大驚,慌忙定睛細看。

“咔拉”一聲脆響從腳下傳出來,承接她的身體的最后一節冰梯在這剎那碎裂開來,身子驟然一空,她隨眾多破碎的冰屑一齊向著高高的下空墜落……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