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九章 至寒天梯(2)

時間在一分一秒中流逝殆盡——

地面上,最后一點輕微的余震也已停止了。冬日里面,日落得比平時尤為顯早,于是,黯淡無華的夜幕降臨在災后的偌大城市,如夢魘般的,無盡無休……

著火了!

掉落的電線迸射出的火花點燃了因管道破損而泄露出來的天然氣,火焰在倒塌的樓群之間迅速蔓延開來。

紅色的火光卷著四處渾暗的灰煙,通天都是刺鼻的燒焦味道,難遮難掩。飛煙與火光之中,那具遙遙伸展的天梯巍峨佇于高空,一段隱入污濁的云端,不時折射出依舊堅硬而冰寒的光澤。

卡蕾忒對眼前一百零八節至寒的天梯本無足為俱,真正令她憂神的乃是周圍的一片狼藉。

卡蕾忒手持神諭權杖,轉眸觀望著破敗不堪的城市,想到這里曾經是荷西的父母生活了大半輩子的家園,當下感覺慘然,雙眼泛起一絲淚花。

內心一片尖銳的刺痛,卡蕾忒從未嘗到過如此深惡痛絕之感,她恨那傾毀了人類幾千年文明的“滅世”行動,也更痛恨整個提坦神族!

赫拉擎身于空中,見地上的卡蕾忒召喚出神諭權杖后就沒有接下來的行動。又等了一刻,她那里只是東張西望,赫拉此刻終于表現得不耐煩了。

“喂!你是怎么回事!”她對她高叫:

“卡蕾忒,你是聽不懂大神的吩咐,還是感覺害怕了,不敢順著天梯爬上來啊?難道你真要丟棄自己費盡心思做出的彌天圖嗎!”

卡蕾忒并不作答,手拄權杖果斷的甩下兩只軟皮短靴,又退去兩只棉襪。

“大神,你看到了嗎?這死丫頭……這死丫頭……已經脫光鞋子了!”

看到卡蕾忒露出兩只白皙的、因懷孕而略微浮腫的腳丫站在廢墟中的時候,赫拉不禁喜形于色,激動得呼吸都有些不均,快活的模樣幾近病態。

宙斯默然一笑,陰戾的雙眸忽現殺機,悄然使出更加歹毒的手段。

卡蕾忒已經赤足走到第一節冰梯前面。

就在這刻,那節臺階在她眼前自行轉變,表面徒然長高了五公分左右,且梯面尖利,如是一枚豎起的鋒利的刀片。

卡蕾忒臉色大變,迅速抬起頭向空中看去,其他的臺階皆是如此。

現在,一整段天梯都已變成了節節刀山,光腳登上去的話,站不站的安穩暫且不論,無疑相當于在刀刃上行走!

“宙斯……”

卡蕾忒低聲叫出他的名字,渾身顫抖不止。

全神之神,你到底怎么了,為什么你會變得如此歹毒……

卡蕾忒的內心疑惑而疼痛。

她印象中的宙斯確是個冷血冷性的神祗,可就算性情異常冷酷,他斷然也不會使用這樣陰毒的手段……

“卡蕾忒,不要上去——”

月神阿爾提彌斯隔著光球對外瘋狂大喊:

“別中圈套,你是有孕之身,一切以孩子為重,千萬別走上去啊!”

“卡蕾忒,不要勉強!一定還有其他辦法——”

“你聽到沒有,卡蕾忒!”

柏修與荷西也開始叫嚷不停。頓時,三個光球中又是好一陣的電擊。

宙斯獰笑起來,似乎對卡蕾忒有意提點:

“走上來吧!讓我看看,如今你的神力源究竟強悍到何種程度了!”

他的聲音剛剛落下去,右手上的火苗跟著變大了一重。就在他的手指間,那點紅魔舞動得更為猖獗起來。

卡蕾忒縱出一重源力,全身旋即被團淡金的光輝護住。她挺身向上邁出第一步,立刻牽動了三個同伴的心。

“卡蕾忒!小心——”

“站穩!一定要站穩了!”

他們不顧電流穿身的痛楚,不斷對著光球外面的她大喊大叫,卻不能阻止她想要前進的決心。

卡蕾忒光著的右腳落到了第一節冰階上,而這一刻,被她踩在腳下的第一節寒冰的鋒芒迅速融化了,變得如尋常臺階那樣,平坦無奇。

卡蕾忒將左腳也登上臺階,又靜了一秒,轉而向著更高的冰梯邁進。

光球里面,三個同伴嚇得臉色蒼白,大氣都不敢深喘。直到看到她安然無事,穩穩的上了第一節冰梯之后,吊在嗓子眼的心才緩緩落回了原位。

身子一滑,他們頹然癱坐在光球里面,全身的力氣仿若在卡蕾忒走上首道冰梯的瞬間被憑空抽干,再無力于光球里面徒勞掙扎。

看到卡蕾忒成功化解了第一道難題,沒有如自己幻想的那般從光滑的階梯上摔下去,赫拉皮笑肉不笑的發出“嘖嘖”的聲音,隨后不滿的沉下臉來。

宙斯不動聲色的瞇細了兩眸,全神貫注的注視卡蕾忒一路腳踏銳利的冰梯、又將它們逐一轉化為平川,遙遙向著他這邊慢慢的走了過來。

他并不奇怪她的神力源為何能在如此短暫的時間內提升到究極的地步。

畢竟,黑暗之神德莫斯與智慧、戰爭女神雅典娜都是提坦神族里面源力高深莫測的神祗,而卡蕾忒偏偏傳承了他們兩位強大的神力源!

是啊!她就是調和之神,傳說中可以利用自身力量救世改運的至尊級神祗!

想到自己從命運女神克羅托腦中窺探出來的絕世秘密,宙斯一陣怒火中燒,五臟六腑像是被莫名點燃,悶痛與焦躁混為一壇。

如此強大的力量……本該屬于自己,屬于當今世上獨一無二的全神之神不是嗎——

心中似乎有另一個聲音在宙斯的耳畔蠱惑著:

這世上根本不需要調和之神,只要擁有卡蕾忒的力量,你,宙斯,就是提坦神族唯一的至尊!將她的神力源奪過來,去吧!去吧!去吧——

余音不斷的聲響中,宙斯盯準了卡蕾忒,兩眼睜大到了極限,充滿貪婪的亮光……

卡蕾忒已經走過四十節冰梯,身姿隨著天梯的高度持于半空。這是最為關鍵的時刻!

在這個行走過程中,將階梯尖銳的表面化為平坦需要卡蕾忒不斷損耗自身的源力。

而她本來懷有身孕,在先前趕制彌天圖、施展無數法能撐圖救世,以及用鮮血供養與日增多的人類的時候已經消耗了許多精力,如今再次動用源力徒步于天梯之上不多時,她就覺察到自己的體能正在漸漸的衰退。

隨著不斷攀過一節節的冰梯,她的兩腿逐漸變得沉重,裸露的雙腳越來越沒有知覺。

肚子里的異常感覺再次席卷而來,那剛剛陷入沉睡的小生命突然在這個節骨眼上醒過來了,感知到母體的危機,不停的蹬踹,甚至做出撕扯宮體的極端舉動。

她只是因為太害怕了,所以想要她的母親停止前進的腳步——

卡蕾忒被陣陣腹痛絆住步伐,不知不覺停在半途,一手拄著權杖,一手托著高高的腹部。

孩子啊!我們絕對不可認輸!再忍耐一下,求你再忍耐一下吧!我們很快就要走到終點了!絕對不可以……在這里倒下……

卡蕾忒咬牙直視前方未走完的臺階,不住的默念、祝禱。

荷西、柏修與阿爾提彌斯時時關注著卡蕾忒的每個舉動,突如其來的異常令他們剛剛放下的心再次高高緊提起來。

“卡蕾忒!卡蕾忒你怎么了!”

“你別嚇我們——”

見卡蕾忒表情難耐,手捂腹部就快癱倒在冰梯上,月神阿爾提彌斯急得快要哭出來了。

“卡蕾忒,我這就沖出去趕到你的身邊!堅持住!”

荷西恨不得即刻掙脫束縛飛到卡蕾忒那邊去,情急之下,他不顧自身安危,開始盡施源力,對囚禁身體的紫藍光球發動瘋狂的攻擊。

光球的空間畢竟狹小、有限,許多全力發出的攻擊波撞到球體堅實的內部,也有許多反彈回來,直接射到荷西身上。

盡管如此,荷西仍然沒有放棄,繼續發力進攻,直到累的通身冒汗,濕~熱~淋~漓。

此時,他的心中只抱定了一個信念:

再加把勁!快了,再攻擊一下就好!只差一下攻擊,就要擊碎這了牢籠,去救卡蕾忒了。

他的不懈堅持帶動了柏修與阿爾提彌斯,他們兩個也開始縱使神力源,在困束自己的光球內狂烈的攻擊。

“他們真是瘋了……”

赫拉盯了浮空的三個光球一刻,冷冷的低聲自語后,轉頭向宙斯諂媚道:

“大神,您盡可放心!那三個光球是種特殊的結界,也稱‘囚界’,是最堅不可摧的牢籠。任憑他們如何折騰,就算源力耗盡了也別想輕易從里面出來!”

“嗯!”宙斯敷衍著的點點頭,面無表情,神色大為牽強。

卡蕾忒已經走過第五十一節冰梯。

視野前方漸漸模糊起來,她愈發難以支撐,雙手扶著豎直的神諭權杖,彎腰急喘不停。

剛剛登上第五十二節冰梯,她再也堅持不住了,側身倒在冰冷的臺階上。

此時,與荷西全身熱汗如雨相比,卡蕾忒從頭到腳的每寸肌膚都已凍透,坐在臺階上,身體難以自持的劇烈抖動著。

她感覺胸口如有巨石擠壓般憋悶難受,只顧張開嘴巴大口大口的呼吸,頭頂與口中不時泛出絲絲清晰凜白的凍氣。

“看哪,她不行了!呵呵呵……哦呵呵……”

赫拉在高處看到這驚心動魄的一幕時笑得歇斯底里,目睹卡蕾忒的慘,她那陰暗、扭曲的心靈簡直樂開了花。

“大神,我們現在就奪回您的權杖,直接毀了彌天圖可好?”

“不急,好戲還在后頭呢!你安靜的看著吧……”

宙斯在對赫拉說這番話的時候,目光卻直直投在倒地不支的卡蕾忒那面。一絲狠戾的精光從他那雙渾濁的瞳仁中閃過之后,第一節冰梯頹然碎裂。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