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八章 至寒天梯(1)

“…宙斯……?”

“怎么會這樣?這次……宙斯與天后直接出面了……”

地面上,卡蕾忒幾個的目光直勾勾的望著天空上兀然出現的男女神祗,一時間還在懷疑自己此刻是不是正深陷于驚悚的夢境中。

柏修不安卻也無奈。他最擔心的事情終于發生了,偏偏還是在卡蕾忒還沒有生產的時候。

不需多費腦筋去想,他都清楚今日絕對不會向上次在日本之時的幸運,想要再次逃脫奧林帕斯的追捕,勢必會有一場你死我活的惡戰。

不動聲色的轉眸,看一下卡蕾忒那臃腫的腹部,柏修急出一身的汗。

宙斯身姿平穩的定立在百米上空,將手上的彌天圖遞給了赫拉,自己倒背了雙臂。

垂首看著下空,他的目光蔑然掃過柏修、月神阿爾提彌斯和荷西,不需直接出手,那地上的三個就被鎖在了三個泛著紫藍色光的圓球里面,旋即隨著三個球體升到了空中。每個圓球的體積并不算大,內部空間只容他們三個或蹲坐,或是蜷縮了身軀,感覺異常的不爽。

“卡蕾忒?……卡蕾忒!”

“這是什么?放我們出去!”

“可惡!大家快想辦法,不能讓卡蕾忒獨自面對宙斯!”

柏修他們三個在各自的圓球里面好一陣抗爭也無濟于事。荷自焦急無比,兩個拳頭在圓球的內壁上一陣生砸猛打,手骨幾乎就要碎掉,也沒能從囚困中解放。

眼望安然無恙的卡蕾忒,荷西不禁更加焦躁。他清楚,宙斯將他們三個與她分隔開的目的,就是想要對她下毒手!

卡蕾忒高舉著頭,在與宙斯短暫的眼神對峙中,已將他的身形容貌看得清清楚楚。

他身著一襲名貴的長袍錦服,在落日余暉之下仍舊瑯華爍爍,大擺、衣袖于微風中“喇喇”招搖,無時不彰顯出與眾不同的身份。

這些本無任何異常之處,引起卡蕾忒特別注意的正是他那異常的容貌。

記憶里,全神之神宙斯尤愛整潔、利落的妝容,終日滿頭金色的短發,自身高貴的神力源靜靜地流撒在周身各處,王者的氣息無時在那金發之間點染出璀璨的光輝,魅力四射。

此刻的宙斯,金發晦暗干澀,就算貴胄錦服的光芒依然無法為他裝點出彩,仔細看去,那空中的身影正隱隱的被種猩紅的異光籠罩。

他的五官已不似從前的朗俊清逸,面色如大病般慘白,嘴唇烏青,豎目擰眉,極近怪戾、乖張。

這個身影……真的是全神之神宙斯嗎?

宙斯到底怎么了?我們離開奧林帕斯數日,那里究竟發生了怎樣的動蕩呢?

腹中的小公主無端鬧起來,在卡蕾忒的身體里不停的翻滾,踢打,似乎在向她的母親傳達著一種可怕的信息。

別鬧……別鬧,小寶貝……

卡蕾忒暗自安撫著她。

別怕,媽媽在這里,媽媽不會讓你遭受任何危險。我們已經一同經歷過好幾場戰斗,你要相信媽媽,一定會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護你……

感知到了母親的心聲,小生命終于安靜下來,不再肆意耍鬧。

此時此刻,對宙斯橫生了許多疑問的同時,卡蕾忒心中突而有種不好的預感……

赫拉陪在宙斯身邊。自從赫米斯背叛,當場被宙斯處決之后,她就替代了他時刻跟隨在全神之神左右。對于如今的宙斯而言,也只有天后赫拉值得相信了。

看父女兩個正式見面后誰都不說話,赫拉垂目,張揚跋扈的向下方怒喝道:

“卡蕾忒,你知罪嗎!欺瞞大神,私縱犯人荷西與他一同叛逃。又逆天改運,依仗神力源制作彌天圖救助人類,簡直與圣山背道而馳,無視神族法法紀!”

向手中的彌天圖看了兩眼,赫拉輕蔑笑了笑,接著說:

“彌天圖?你好大的口氣!小小的使者,你可知道天有多大——”

“心有多大,天就有多大,希望便有多大!”

地上,卡蕾忒神色決然,不卑不亢的回答赫拉。

“你!”

赫拉憤然,一時間又想不出用什么話懟回去,只能對著地上干瞪了眼。

宙斯眼望下空浮動的三個,隨即將目光重新轉移到卡蕾忒身上。

“我的權杖‘神諭’,可是在你的手上?”

“是。”

卡蕾忒轉目向著赫拉手中的彌天圖看了一下,城然問答。

“好,交過來!”

宙斯說完,將右手慢慢高抬,挨近身旁的彌天圖。

卡蕾忒清楚,宙斯這個動作是在向她示威:

最好乖乖聽話,否則我就采取非常手段毀掉彌天圖!

“宙斯,放我出去,讓我來!”

柏修彎曲全身,隔著紫藍光球對著外面的高空大聲叫嚷。

宙斯沒有任何回應,只是對著卡蕾忒笑容輕屑,晦暗的眸子閃過兩點血紅的亮光。

一段筆直悠長的階梯從他腳下徑直伸向下空,延綿落到卡蕾忒的身前。它通體透亮、源源散射著凜白清寒的凍氣,就算相距幾米,都不難使人被它那肆意的寒冷凍得冒出一身雞皮疙瘩。

這是……

不光是卡蕾忒,被封鎖在光球中的柏修、月神與荷西三個此刻也對這從天而降的突兀東西驚嘆萬分。

這段階梯,分明是由凜冽刺骨的堅冰構筑而成!

“我,只要卡蕾忒獨自走過來!”

宙斯終于對柏修剛才的話語做出回應,聲音一出口,卻是猶如他親手變幻的寒冰階梯一般,口吻冷厲十足。

見她神色愕然,他滿足的一笑而過,接著道:

“卡蕾忒,我要你馬上脫了鞋,光著兩腳登上這一百零八級的至寒天梯,走到我的腳下,親自將神諭權杖奉回我的手中!”

“太過分了吧!”

荷西忍無可忍,不等卡蕾忒變態就直接喊出了聲音。

看著那綿長陡峭、在夕陽之下折射出琥珀微光的天梯,荷西全身打了一個寒戰。

一百零八節,即便是常人,登上同等數量的普通臺階也會累的得氣喘,何況這段階梯還是寒冰的質地,踩在上面光滑哧溜,根本難以站穩。

如今卡蕾忒不比從前,懷胎半年,身子沉重,怎么能承受的住這等挫磨?分明就是宙斯與赫拉這對惡毒的神祗存心刁難。

“宙斯,放開我!我愿代替卡蕾忒登上天梯,與你堂堂正正交戰!虎毒不食子,卡蕾忒是你的女兒,懷著身孕,你居然使出這樣殘忍的手段折磨她,真是妄為天神!”

荷西在紫藍光球里面,跪坐的姿勢總是不太舒服。他不停掙扎,不斷向外面喊叫。

荷西想要激怒宙斯,那樣興許他就會因為中了激將法,直接施展法能正面攻擊,而不是利用陰毒的招式對卡蕾忒百般羞辱。

“愚蠢的家伙啰嗦什么!大神說罰就是要罰!”

赫拉叫罵著,雙眸中精光閃過,已然察覺到荷西的心思,憤然揮臂朝向遠處的三個光球指去。

赫拉可不想讓宙斯與叛逃者們直接沖突。對她來說,只有親眼目睹到卡蕾忒被越極端、越變態的懲戒手段折磨,她才越是覺得過癮,越是解恨!

話音剛落,三個光球里面冒起簇簇電流,凌厲而森白的光波透過荷西他們的身體激烈的撞擊、浮動,如同鋒利的刀山正在剜割他們的身軀,帶來難以承受的苦痛。

他們三個不約而同露出疼痛不堪的表情,喊叫、呻吟的聲音被“呲呲”的電流波動聲音徹底吞蓋下去。

“荷西!柏修,阿爾提彌斯!”

卡蕾忒慘淡的對他們吶喊,情知此時的三人定是忍耐不住了,才會顯露出那樣痛苦的表情。

“卡蕾忒,別再浪費彼此的時間……”

這時候,宙斯挨近彌天圖的右手手指上徒然躥起一簇彤紅細小的火苗,火光隨著凌空的風動極不安分的彈跳起來,幾次就快燎到彌天圖的布卷上。

卡蕾忒在地上看得心驚膽戰,好幾次快要尖叫出聲。

織造彌天圖幾乎耗盡了她的神力源與精血,一旦圖被毀掉,承載于圖內無窮空間里的眾多人類也會淪入萬劫不復的境地。

宙斯將卡蕾忒的全副表情變化盡收眼底。他得意而陰險的笑過,再次厲聲厲氣的威逼道:

“你應該知道天雷烈火的威力!現在只需一丁點火星,你的全部心血就白費了!我沒有太多耐性,快走過來,用神諭權杖換回你的彌天圖!”

“好!我去見你!”

卡蕾忒不再猶豫不決,突然向著高空說了一句,聲音清朗、洪亮。

“卡蕾忒!”

“卡蕾忒,不要相信他啊!”

聽到卡蕾忒的回答,荷西三個的心立馬提到嗓子眼。他們繼續激烈掙扎,想要掙脫囚困。

“不要擔心我!無論如何,我都要將彌天圖取回來。荷西,我要對你的父母……還有許許多多被納入圖中的人類的安危負責。”

卡蕾忒神色毅然的說完,轉身走向天梯。

荷西一驚,不再多勸,目不轉睛的注視著她的每個舉動。

走到天梯的第一節階梯前方,卡蕾忒高高舉起右臂。霎時一縷金光從天際隕落,直直被卡蕾忒握于掌心中。光輝凝聚,化成一只雙翼長杖的形態。

“神諭?!”赫拉在空中驚嘆,隨即轉頭,狠狠瞇眸看向宙斯:

“大神,您的權杖果然是被卡蕾忒拿去了!不顧您的天威在此尊封自己為‘調和之神’,還有叛逆雅典娜、哈迪斯一干神祗敬奉,這等大不敬之罪可是當誅元靈啊——”

宙斯內心氣惱無度,臉上卻沒帶出過多情緒,只是淡然一笑,陰聲道:

“別急!我們慢慢和她玩……”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