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七章 寶圖被奪

天界,奧林帕斯,宙斯神殿——

全神之神宙斯正坐在權位至高的金椅上,祝福女神赫拉陪在他的身邊,下首站立著剛剛從日本島逃回來春、秋二女神。

“……若不是冥王哈迪斯出面阻撓,我們早就已經找出了叛逃者的落腳處。”

春神在向宙斯與赫拉匯報戰事。

秋神吃過哈迪斯的虧,此時身上那些傷處還有明顯火燒火燎的疼痛,于是又哭哭啼啼起來:

“大神,天后,冥王幫助卡蕾忒逃脫,這根本是不把你們兩位放在眼中,可憐我那五百圣軍團一下子就全軍覆沒了,冥王實在太可惡了!”

赫拉側了側身,挨宙斯更近了些。兩個女兒領命離開圣山的時候神采奕奕,如今回來復命卻狼狽不堪,赫拉見了心疼,附和她們對宙斯道:

“大神,冥王確實無禮。奧林帕斯念其看守地府不易,對他恩待已久,他不感念大神,反而出手協助叛逃者,我們不能再對冥族的忤逆睜一眼閉一眼了!”

宙斯變換姿勢,半依在金椅的高背上,一只手肘支撐著琉珀扶手,手托額頭。

“當務之急不是對付冥王,而是解決卡蕾忒,奪回神諭權杖!等神國建立起來,基業穩定,再動冥族不遲!”

宙斯語氣果斷。抬眼掃看春、秋二神,他吩咐:

“你們姐妹辛苦了,下去好好歇著吧,余下的工作就交給大地女神迪美爾完成吧。”

“大神,與冥王日本對戰的時候,他曾經說過什么調和之神……”

春神沒有立刻轉身離開,猶豫一下繼而問道:

“我們在圣山呆了那么久,可從來沒聽說過調和之神是什么,所以……”

宙斯容顏大變,不等春神說完便憤然瞪向姐妹兩個:

“給我閉嘴!哈迪斯算什么東西,他說的瘋話也能聽信?你們兩個別到底亂打聽,什么調和之神?一派胡言!給我下去——”

宙斯煩躁,對她們兩個使勁擺了擺手下了逐客令。

“哎呀好了,好了!你們兩個快回寢宮休息吧!我位居神族天后那么多年,也從來沒聽說過什么調和之神!想必就是冥王信口胡說罷了……”

赫拉連連附和,對春、秋二神使個眼色。姐妹兩個嚇得不敢再說,三步并作兩步下去了。

“大神,別和孩子們置氣,她們沒什么實際作戰的經驗,以后多多鍛煉就好了。”

“卡蕾忒絕不能留,留她多活一日,勢必對我們的計劃造成阻礙。要早點查出她的行蹤,取回可以號令諸神的權杖‘神諭’,否則我怕夜長夢多啊——”

宙斯惡狠狠平視著前方某點,將鐵拳捏得更緊。

赫拉雖沒說什么,心里卻是無比的快意。

與蠱合為一體的全神之神果然從骨子里恨毒了卡蕾忒啊,只是性格殘暴了些。不過,他依舊是我的丈夫,是神族無上至尊的王——

“赫拉,我有些餓了,準備一些好吃的東西吧!”

宙斯這時望向身邊的赫拉,晦暗的瞳仁閃爍著別樣的光亮,赫拉放下會意,笑容魅惑:

“我明白了,大神,我這就去準備。”

——

人界,中國北京——

傍晚,卡蕾忒、荷西到街區對面的廢樓里和柏修、阿爾提彌斯見面。

這是他們回到人界后每日例行的事。一是為相互關照,有突然狀況可以互通消息,彼此商量。其二,自然是按時來供養彌天圖里的人類。

造出彌天圖以來,考慮到自己棲身在荷家,終日將那奇特的大布卷放在一個平凡的人家多有不便,卡蕾忒就將它交給柏修看護,自己只在執行救世任務將圖帶在身上,以及在提供給養的時間才趕過來。

距離上次與饕餮大戰后又快了好幾天,期間

世界各處都相安無事,沒有發生任何重大災禍,異常的平靜倒令卡蕾忒他們感覺緊張。

又到了供養的時間。

廢樓里面,那張絕世奇圖正卷成一個布卷子,橫躺在一張殘破的寫字桌上。

卡蕾忒站在寫字桌前,毫不猶豫的用匕首割破右手食指,把溢出傷口的鮮血向布卷里滴了數十滴滴。

待那些鮮血后被全部吸收之后,白色的繡布外表卻是潔白如初,絲毫沒有留下任何血斑。

柏修站在她的斜后方,看月神為卡蕾忒處理好傷口,皺眉道:

“如今入圖的人類數量龐大,你用來供養他們的血液的次數也越來越勤了。”

他是在為她的身體擔憂,只因這彌天圖的構建并不簡單。支撐里面變幻莫測的無窮空間的力量乃是卡蕾忒的神力源,而供里面人類的飲食吃喝、隨意幻生各類食物的源泉,便是她的鮮血。

“不必擔心,我會多加注意自己的身體。”

卡蕾忒對他莞爾一笑,又對荷西說著:

“我們該走了,出來太久的話,伯母又要擔心了……”

“轟隆隆”——

一陣巨大的響蕩打斷眾人的交談。

震耳欲聾的聲音中,腳下晃動異常劇烈。荷西反應超快,一把抱住了挺著肚子的卡蕾忒,月神阿爾提彌斯則緊緊偎在柏修懷中。

“怎么了?大家都沒事吧——”

柏修一面護著她,一面驚恐的大聲問同伴。

“這是地震嗎?”

月神嚇得大叫,恐懼的目光不住看著四周落下的磚石灰屑。

“真快啊!宙斯已經動手了!荷西你看好卡蕾忒我們大家快離開這里——”

柏修布下一層結界,防護大家不會被掉落的重石所傷,然后吩咐大伙跑向外面的空地撤離。

他說的并沒錯!

此時此刻,整個城市都在激烈的晃動。幾秒鐘內,廢樓上滑下片片巨大的水泥板,整個大樓開始傾斜。

站在廢樓外面的空地上,四個伙伴躲在結界下面,相互依靠著,絕望的看著眼前的世界。

所有景物都已劇烈扭曲,猶如人間煉獄般殘烈。

遠處,強震使公路的地面龜裂為幾段,裂縫還在加寬變長。不時有停泊的車輛掉入裂縫中,跌進無底的深淵。

一些正在行駛中的汽車為了躲避裂縫慌忙拐彎,卻又相互碰撞在一起,有些直接沖進了不斷坍塌的樓房。

尖利的剎車聲、沉悶的撞擊聲,還有人們奔跑逃命發出的嚎叫哭喊聲混成一片。

猛然之間,荷西從懵怔中醒過了神,臉色慘白的跪倒在地對著街道對面大喊:

“爸!媽!我的父母……他們還在家里啊——”

一句話提醒了卡蕾忒。

她神色驚惶的尋覓著,終于在眾多瘋狂顛簸著的建筑物中找到了荷家所在的小區。

小區里面,那幾棟熟悉的筒子樓如同群魔亂舞,好幾棟樓的樓層早已坍塌、陷落,如經受洗禮的紙牌般疊成一團。

高處,各種窗玻璃和情緒失控的人們就像脆弱的紙片,不停落到小區的地面上。

“爸——媽——”

荷西無助的哭喊起來。

卡蕾忒速然擺出架勢,準備釋放源力。

“等一下——”

柏修喊住她,揮臂擋住她剛舉起的胳膊。

“事有蹊蹺!恐怕是奧林帕斯的陷阱!”

柏修的擔心并不過分,畢竟這些時日太過平靜。如今突然再遇重災,他們幾個一旦施展源力救助人類,很可能會立馬招來圣山的追兵。

可是,眼下受災難侵害的地區可是荷西的家鄉啊!想到自己一直承蒙荷西父母的照顧,她就不再顧及其他。

她咬牙擺開柏修,決然道:

“彌天圖的制作初衷就是幫助無辜人類渡劫。如果為了自己的安危棄他們于不顧,我們又和那些殺生滅世的邪惡神祗又什么區別!”

說話之間,一股金色的風旋鉆出卡蕾忒的頭頂,一掙升空,轉化為無形強勁的源力遮庇天日完美的包護住了這座淪為煉獄的城市。

這是一面獨特的結界。

結界之內,騷亂與震動剎那安靜下來。

卡蕾忒施展法能的瞬間,那些掉落下來、卻未來及落到地面上的人們與碎石瓦屑此刻盡數漂浮在了空中,就像這方寸世界中的一切仿若瘋狂流動的時間突然剎了車般,變得紋絲不動。

不多時,空中一片忽忽朔朔,那金色的光幕簇簇流閃不息,牽出一股特別的力量,將地上的、懸空的無數人群縮化成芝麻大小的黑點,隨著光芒的緩動被收進了空中那無邊廣大的金色光幕之中。

光幕即后向著一邊不斷縮短,蔚來高空現出的范圍逐步擴大,最后,那神奇的金色光幕在空中縮成了個合攏的布卷。

卡蕾忒剛剛向那布卷伸出右臂,卻見它直直沖向了更高處的天空。

“什么……”

待卡蕾忒他們有所察覺之時,另一股強大的神力源已經鉆出云端。

“卡蕾忒,你可讓我好找啊!”

高空之處,宙斯身著光彩奕然的華服赫然亮相,身畔是同樣華麗光鮮的祝福女神赫拉。

他居高臨下注視著地上震驚無比的幾人,傲嬌的笑容透出一絲狡黠。他的兩手上,橫托著卡蕾忒用以救世渡劫的彌天圖。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