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五章 冥王出手

“冥王……還有冥后……”

卡蕾忒他們四個看到驟然出現的冥王夫妻先是一愣,隨即內心頗為激動。尤其是荷西,兩眼一亮,似乎是看到了救星那般的歡喜。

“那娜!那娜——”他把兩手擺成擴開的圓,對著犬背上的貝瑟芬妮不住呼叫。

“卡蕾忒、荷西大哥,你們大家好嗎——”

貝瑟芬妮坐在高處,向著下方的卡蕾忒他們揮舞手臂,歡快的表情完全沒把周圍那群饕餮放在眼中。

世間都說:一物降一物。這話確也不假。

身形碩大的三頭犬葛貝洛斯與饕餮相比,就如高山之于小丘,而那三頭犬現身的時候,身披地獄般的死亡戾氣,四只獸爪踏著隱動的風雷之聲,輕抖一下烏亮的獸毛,向著饕餮們微微呲動一下,那群畜生立刻就被嚇得渾身顫抖,垂低了頭不敢再輕易發威。

貝瑟芬妮見狀從三頭犬葛貝洛斯背上一躍而起,在高空翻滾出一道優美的圓弧之后越過饕餮的包圍圈,落到了卡蕾忒一眾的身旁。

“卡蕾忒,荷西大哥!哇,卡蕾忒你的肚子都這么大了啊……”

她與他們兩個親切的打招呼,看到卡蕾忒那高高凸起的腹部后驚喜非常。

“貝瑟芬妮,多虧了你和冥王及時趕過來。”

卡蕾忒長出了一口氣。

自己猜測的沒錯,冥王夫妻果然是來幫助自己的。

“多謝您,冥王!”卡蕾忒舉頭對著犬背上的哈迪斯連連道謝。

“別客氣,小事一樁,也是被某人聒噪的不行了,所以才趕來看看你是否安好。”

“貝瑟芬妮,謝謝你!”

卡蕾忒拉住冥后的雙手,對她實在感激。

對冥王的話她完全會錯了意思,誤會他提到的“聒噪”的人定是不拘小節的冥后,是她放心不下,所以才與冥王一同趕過來,及時出手救了大家。

“嘿……沒什么啦……其實……”

貝瑟芬妮神色有些異樣,轉頭看看冥王,見他只是微笑著閉口緘言,急忙咽下后面的話,改說:

“看到你們大家沒事,我們都可以放下心了。事不宜遲,你們趕快離開吧,隨我來。”

憑空傳來陣陣婉轉清脆的哨音,陣陣波動下,饕餮群又變得狂躁起來,對包圍圈里的眾人一陣躍躍欲試。

三頭犬仰天發出憤怒的咆哮,撞鐘般的洪聲震撼天河。油亮的獸毛“噌”的炸起,根根如烏黑的棘刺。

它睜大三對渾圓炯炯的金目,抬起一只前爪,重重向著地面登下去。立時,大地顫抖,霸氣橫生。

饕餮陣勢大亂,很多弓身夾緊了尾巴,還有些更為意志薄弱的更是就地翻滾,口中釋放出嗚嗚咽咽的悲鳴。細看,那地上有淋淋瀝瀝的濕跡,竟是被嚇得漏了尿出來。

震懾住了饕餮,三頭犬就不再發瘋,抬起那只剛剛落地的前爪,獸目謙卑的望住冥后貝瑟芬妮。

“好啦,沒事了,我們走吧!”

貝瑟芬妮高興的拉住卡蕾忒走在最前面,荷西與柏修、阿爾提彌斯跟隨其后,繞開瑟瑟發抖的饕餮,從三頭犬抬爪讓出的空間走到群獸的后方。

貝瑟芬妮站住腳,對大家道:

“好了各位,這里就交給我和冥王吧,你們先走一步。”

“你們可要放心啊!”

“這話啊,其實是我要對你說的!”

貝瑟芬妮沒有立刻放開卡蕾忒,一只手拽著她,另一只手關愛的在她的手背上輕輕拍拍:

“你就是太善良了,眼下自己都顧不上,還要顧著人類。這里的人現在已被那些不知飽的饕餮吃得差不多了,你也別想其他了,安心回去吧。我和王處理好了手頭事,會過去找你,到時候我們再好好說話。”

“嗯,好。”

卡蕾忒不舍的點點頭,與三個同伴利用瞬間移動辟開時空的通道離開了。

冥后飛身剛剛坐到三頭犬的背上,視野前方就現出一片密密壓壓的人影。

為首的是兩位女神祗,俱是短衣短衫的利落裝扮,身體各要害部位分別佩戴了金銀圣甲。

她們的身體兩側圍了兩頭身形更為矯健、碩大的饕餮。身后,就是幾百人跟隨的圣軍團。

“哼!冥王,您這是存心要和我們奧林帕斯作對嗎?”

墨綠頭發的女神祗冷眼盯住冥王夫妻,傲慢的甩甩掌中的武器“補天”藤。

哈迪斯伸脖向下看了一眼,不屑的與貝瑟芬妮道:

“我當是誰,原來是春神、秋神兩姐妹……”

他那譏誚的神態剛好落在”年齡稍小的秋神眼中,當下極為惱恨,她矢口反譏道:

“是我們又如何?虧你是統治一方的冥王,身居正神位還要親力親為,就帶了一條瘋狗和一個女人,好意思出門來救人啊!”

“喂!你說誰啊!”

話音剛落,三頭犬背上的冥后馬上破口噴過來:

“什么女人?我是冥后,冥王唯一的妻子,我還是個女孩呢——”

“冥后?就你這瘦不拉幾身材平得好像一張紙,還說自己是冥后,害臊不害臊!”

“你——”

“好了三妹!住口!”

年長的春神聽得哭笑不得,急忙喝止了秋神與冥后的舌戰。清了清嗓,她正色對冥王說道:

“卡蕾忒他們四個是大神明令正在追捕的圣山叛逃者,我們帶領圣軍團追尋多日,才有了些眉目就被冥王您放走了。您的做法,確實讓我們回去無法向大神與天后交差啊!”

“叛逃者?呵呵,有意思……”

哈迪斯對于貝瑟芬妮與秋神的斗口感覺很是無聊,本已閉目凝神。如今聽了春神的話,他睜開雙眼,眼光銳利。

“我從獨具預言能力的‘諦聽’葛貝洛斯那里得來消息,它說卡蕾忒是提坦神祗中尊位最高的調和之神。可現在到了你們奧林帕斯神祗口中,調和之神卡蕾忒居然成了叛逃者,這真是讓我感到疑惑呢!”

“調和之神?……什么調和之神?”春秋二神聽得詫異,好一陣面面相覷。

冥王輕瞟一眼那對愚蠢的姐妹,心中已是明朗非凡:

“你們好像并不知道實情嘛……我告訴你們兩個,我哈迪斯深居地府千年,卻不是個眼盲心盲的神祗。提坦神族的利益紛爭我可以坐視不理,但是調和之神尊位高寵,她的安危關乎世界與神族的未來,涉及她的一切事我都不會袖手旁觀,這也是每一位提坦神祗該有的覺悟。”

秋神冷冷瞇眸,手抖“弒龍”鞭,“啪啪”的利響不絕于耳。

“什么調和之神,我們才不要聽你胡說!饕餮們,給我出動!再不快點,卡蕾忒他們的神力源氣息真要消失干凈了呢!”

秋神話畢,身旁兩只高大的饕餮抻頸對著前方一陣低鳴,向前方的饕餮群隊發出指示。

那些怪獸一個個猶如魔神附體即時來了精神,紛紛撒爪疾奔,想要繞開三頭犬的阻擋去追卡蕾忒。

三頭犬葛貝洛斯搖擺三個大頭,深深閉氣接著放出沉而悶的哼聲。

一時間,一團熱浪從它三對張到最大限度的鼻孔中噴射而出,帶著異常刺鼻如硫磺的酸味,將饕餮與春、秋二神帶領的隊伍卷入其中。

熱浪過后,不光饕餮,連圣軍團里面一個個的護衛也是如癡如醉,體態癱軟,如同尋常之人酒醉了一般,再無法追趕敵人的行蹤。

“怎么了?你們這群笨蛋,給我追啊!”

秋神見狀大怒,用鞭子狠狠甩在身邊的饕餮身上。

饕餮發出一兩聲凄烈的悲鳴,縮在地上不敢再動。

“別打了三妹!”春神從鼻口間移開遮擋的手,懊惱的說:

“不怪饕餮,是三頭犬剛才的鼻息味道太重,直接干擾了饕餮們的嗅覺。”

“那怎么辦,抓不到卡蕾忒,你我無法回去交差啊!大姐,我們還是硬碰硬吧,反正冥王夫妻只有兩人,我們身后可是無數的圣軍!”

冥王一笑,輕撫著三頭犬的烏黑背毛朗聲對下面說道:

“真是不好意思呀,我也想要多派些人手過來對陣,這樣才能顯出對你們二位女神的尊敬。可眼下因為你們的父親野心太大,自滅了克里特島后導致無數死靈涌入冥府,冥府上下現在日夜忙碌,根本抽不出多余的人手。

不過你們也許誤會了,其實對付你們其實只需要葛貝洛斯一個就夠了。我帶冥后出來,無非是她久居地下太過憋悶了,所以才隨我出來一同看看猴戲。”

“你說什么!你把我們當猴子了!你們還等什么,給我上——”

秋神惱羞成怒,揮動鞭子命令眾數饕餮。

陣陣嘶鳴過后,女神身旁的兩只饕餮率先沖鋒,帶領無數饕餮,傾巢奔向三頭犬。

葛貝洛斯早已隱忍多時,此刻一抖體毛,展開四肢與群獸展開搏斗。

大爪一撲,幾只饕餮被它拍成肉餅。鐵尾勁甩,又是幾只被削為兩段。面對眾多兇惡的饕餮,葛貝洛斯亢奮而兇猛,不停舞動健壯的身軀。在汪洋般的獸群中上下飛騰,以四個利爪與三口鋼牙與它們激烈的斗在一處。

冥王夫妻坐在葛貝洛斯的背上,隨身體跟隨它的行動而顛簸起伏,哈迪斯泰然自若,只對身旁的貝瑟芬妮囑咐了句:

“抓穩!”

饕餮勝在數量眾多,它們如江水般前仆后繼,不斷向前狂攻。很多已經咬著葛貝洛斯的長毛,說著它的四肢向上爬。

“啊——”

貝瑟芬妮終究是個女孩子,看到有饕餮爬了上面,發出一聲尖叫。

三頭犬感知了危機,嘴里放出渾濁的悶音,奮力甩動身軀,將攀在體毛上的幾只饕餮抖落在地。

冥王有些不耐煩了,一拍犬背,趴在它正中頭顱的耳邊吩咐:

“老伙計,幾千年都在吃素,如今我讓你開開葷,去吧!”

葛貝洛斯揚起三個頭吼出最為歡亢的聲音,清嘯之聲頂入天空,立時風云變幻,萬里長空轉而變得黑壓壓的一片。

春、秋二神疑惑的舉頭望去,只見頭頂上方的烏云已經凝為一個體積龐大的漩渦,緩緩流動間,那渦旋的中心不時有刺目的亮光閃現。

一道戾白的閃電徒然從云渦的中心破空落下,徑直劈開兇猛的獸群。雷聲不斷,震得天地為之晃動。

好友良心好文一篇:花語簽約都市言情《初戀考卷: 易先生借個吻唄》!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