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四章 大戰饕餮

卡蕾忒一行四個被幾十米外的慘劇驚得怔住了。

尤其是三位神祗,雖說從神話時代~開始,他們也曾經歷過不少戰亂,廝殺,可是向眼前這樣的,大災當前因為對生的極端貪戀和對死的無限恐懼而相互殘害的駭人陣勢,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

荷西看著那伙暴徒,看他們從開始的同仇敵愾直到此刻為了利益相互廝殺起來,腦中漂然現出天象九儀里,在宙斯的法術下應用而生的殘酷巷戰的影像。

荷西將眼睛睜到最大,驚愕的看看地上女孩的尸體,又看看剛才搬起重石、給予她致命一擊的男孩。

他們兩個都很年輕,還是青蔥般的少年,如今一個沒了氣息,一個成了殺人的兇手!

這個世界到底怎么了?人們完全瘋癲了嗎……

“人類是如此貪婪無恥,傷害別人的同時也是在傷害你們自己!”

兀的,宙斯那犀利而警醒的話語在他耳畔回蕩不停。

此時此刻,荷西大徹大悟,眼神直直的盯著前方,表情麻木的呢喃:

“宙斯說的沒錯……毀滅一個民族的罪人不是別人,而是他們自己……”

臉頰滾熱,他感覺無地自容。

死亡,對任何生命都很公平。也正是如此,面對死亡的時候,人們才會暴露出自己最真實的一面,才會將潛藏于意識最深處的本質毫無保留的展示出來吧——

過不多久,暴徒之間的撕斗停止了。

幸存下來的人只有幾個。

他們滿身血污、衣冠不整的站在一片尸體中,相互看看,又低頭看看被他們親手殺害的血肉模糊的人們,目光落回自己手中的戰利品上。

那些少的可憐的塑料瓶子已經在激烈的爭奪中變得殘缺不全,有的弄丟了蓋子,有的已經破癟,根本無法像救生衣那般在海水中充當浮漂。

就為了這么幾個不中用的東西,他們剛才竟然向魔怔一般,做出了平時想都不敢去想的事——

這時,幸存下來的人仿如大夢初醒,紛紛癱軟在地,開始捶胸頓足,放聲嚎啕。

卡蕾忒看不下去了,咬牙搖搖頭,雙臂“簌”的舉向上空,準備召出彌天圖。

“等一下——”

月神阿爾提彌斯伸手阻止了卡蕾忒施法,怒問:

“這樣殘忍的人類,你還要救他們嗎?難道還要任由他們去傷害好人嗎?”

“……”

卡蕾忒無以作答,慢慢撤回手臂,神色躊躇。

“等會兒,看我一箭射死他們!”

“喂!不可以!他們也是人類啊……”

卡蕾忒月神說到做到,慌忙厲聲阻攔。

“那又怎么樣?他們為了自私的目的,傷害無辜,殘忍的魔鬼不配受神的精血供養!”

“阿爾提彌斯,不要!”

兩個女神祗正在爭論,一道粗狂的熒綠色源力波從她們背后忽然飛出去,帶著十足的殺傷力撞向那幫歇斯底里的人群,瞬間將他們的身體滅為飛灰。

卡蕾忒與阿爾提彌斯愕然轉身,目光投向那個發力的人——荷西!

他呼呼喘著粗氣,兩眼逼視著目標,目光仇恨卻也哀傷。他的兩只手掌上熒氣滾滾,那是剎那間釋放出高強度的源力之后遺留下來的痕跡。

“……荷…西……,為什么?”

卡蕾忒驚詫得說不出話。

“那些人該死!我來了解他們,不需要臟了你的手!”

荷西從前方收回目光,臉色蒼白的看了卡蕾忒一眼。

街上掀起一陣陣騷亂。

“這是怎么回事啊!有人突然消失了——”

“有鬼啊!有外星人!世界末日來了——”

荷西的源力攻擊危力巨大,那道源力波的光亮也是格外搶眼,早就被街上那些正在疲于逃命看個正著。

而光亮消失后,又有一些人平白無故的煙消云散,于是那些活著的人立馬想到了驚悚片和科幻電影里的超自然現象,于是相互奔走相告。

柏修見狀,焦慮道:

“壞了,我們的身份恐怕會暴露啊!卡蕾忒,不如放棄這次行動,趕快離開吧!”

“不管怎么說,創造彌天圖的初衷就是為了救助人類生靈渡劫。如今災禍就在眼前,我們不能見死不救!”

卡蕾忒再不猶豫,決然畢再次施展法力。

懷中的布卷直飛沖天,在云層下自行豎起。道道金光從布卷的邊緣溢出,隨著光芒慢慢散得更廣,那布卷也在一點點打開,直至遮蔽天日,展為一幅百米寬的白幕。

一陣奇特的鳴音由遠及近,引起卡蕾忒他們的注意。

細聽,那聲音尤為清晰尖細,如是響亮的嬰孩哭聲。

卡蕾忒他們只覺得腳下的土地一陣撼動,眼前塵土卷著熱浪向他們全力撲來,躁動的空氣中彌漫著一股刺鼻的膻臭味道。

月神大慌,與柏修對話:

“難道這塊陸地就要瓦解,沉入大海了嗎?”

“不對,看情形不像!”

荷西想到卡蕾忒,急忙將她護住。

“你怎么樣,卡蕾忒?”

卡蕾忒也感覺異樣,擺手將彌天圖從半空收回抱在懷中,與大家一同靜觀變化。

煙塵落下,他們終于得以看清。

就在距離不遠的地方,不知從哪里冒出一群為數可觀的羊頭虎身的怪獸。剛才卡蕾忒他們感覺到的地動,正是它們奔跑時引起的震動。

“怪物!有怪物!快跑啊——”

“外星怪物入侵地球啦!”

其他人也看到了這群形體奇異的猛獸,不明就里的他們更加驚恐。聯想到猶如神降的綠光,以及無故消失的人們,此時這群憑空出現的怪物使他們更加相信末世之說。

他們只站在原地呆立了半分鐘,便不知是被誰的一嗓子嚎回了神,紛紛嚇得屁滾尿流,奔逃場面壯觀而混亂。

落荒而逃的人群立刻吸引了那群異獸,它們馬上兇相畢露,張開嚎啕大嘴猛撲獵物。

“那是,饕……饕餮啊!”

阿爾提彌斯戰戰兢兢的叫出那群猛獸的名字,開始著實為眼前不明真相的人類捏了把汗。

自古以來,饕餮是異常殘暴且貪婪的怪獸。它們喜歡成群結隊出入,無時無刻不在吞下一切可以吃的東西,甚至是它們同類的身軀。

不僅如此,它們的性情尤為暴躁。獵物越是沒命的逃,它們越是緊緊的追,還沒有哪個獵物能在它們的爪牙下僥幸逃脫。

就在阿爾提彌斯驚聲尖叫的幾秒鐘里,濃重的血腥氣味已經迅速彌漫開來。

多名人類已經喪命在了饕餮的利爪之下,有的甚至還沒有徹底咽氣,在奄奄一息之間便被它們探出的長舌頭卷起來向上一拋,輕松的落入了自己的血盆大嘴里。

“格吧——格吧——”

骨頭被獸牙嚼碎的脆響聲音剜痛了在場幾位神祗的心。

“可惡!當我們提坦神祗不存在啊!不給你們點顏色瞧瞧,我就不配作狩獵女神!”

阿爾提彌斯厲聲說完,豁然施展法能,揮動兩手在胸前拉出一條線,銀白冷光畢現,爍爍霞彩之中現出一條華美精良的銀弓。

這弓名作“祭月”,與先前柏修在人界執行任務時候隨身攜帶的金弓“祈日”原是一對。祈日神弓是太陽神阿波羅最中意的神器,柏修因為獲罪被押回圣山接受懲罰的時候,金弓就被他的侍主太陽神收回了。

阿爾提彌斯將祭月銀弓樹立握于左手,右手抻弦將弓拉到最滿。

一道冷厲的光從弓炫的一端滑過,消逝于彼端的那刻,阿爾提彌斯徒然松動手指。

“砰”的一記風聲蕩過,震痛了同伴們的耳膜。

空氣猶如凝凍一般,在阿爾提彌斯放弦之時,那空弦射出的冷風化作千萬支銀白的利箭,以破冰之勢穿透了陰森沉重的空氣,鋪天蓋地飛射向發威的猛獸。

許多饕餮中招倒地,掙扎不斷,哀鳴似凄厲不止的嬰啼。

又有無數饕餮從四面八方涌過來,聲勢壯如洪流決堤。

柏修擻身展開源力攻擊。

焚著烈焰的火球盡數從天而降,攔住饕餮的前路。然而這些牲畜雖生性兇虐但是頭腦極簡單,面對危機全然不顧死活,只管一頭栽進烈火中。

于是,沖在前面的饕餮們最先遭遇天火攻擊,燒得就地打滾,悲嚎連連。后面的繼續沖上來,這般前仆后繼,最終剩下為數不多的一小群越過火墻,在距離拉卡蕾忒他們兩米開外之處形成一個包圍圈,將目標圍困其中。

“不行!不能再這樣了,我們必須突圍!”

卡蕾忒緊張的看看兩旁,向同伴提議。

“現在不是出手的時機!”

柏修急得兩鬢與額頭遍布冷汗,重重喘息幾下,他小聲對同伴們道:

“奧林帕斯居然把饕餮都派出來了,說明宙斯一直在尋找我們的行蹤。這些家伙鼻子靈得很,可以順著我們殘留的神力源氣息瞬間穿越,找到我們的藏身之地,我們剛才使用的一系列法術已經把其他獸群吸引過來了。

有饕餮的地方就會隱藏著奧林帕斯的神祗。現在只要是卡蕾忒施法綻圖,或是我們出手突圍,立刻就會引來追兵!”

“那怎么辦!難道要坐以待斃?”荷西急切追問。

柏修無奈:“很抱歉,我也……不知道!”

四個同伴相互緊挨,后背貼著后背,彼此靠成一個團,警惕著隨時可能出現的危機。

僵持不下的階段,一分一秒都特為難捱。四個同伴擠在一起,不一會兒就通身是汗。

可他們還是不敢放松絲毫警惕,緊盯著一個個搖頭擺尾,正悶吼不斷的怪獸,大氣都不敢輕釋一下。

緊要關頭,饕餮包圍圈外面的土地猝然冒出一道渾圓的幽綠色光柱,泛著強悍的源力筆直沖入浩瀚的上空。就在那光柱的正中位置隱約可見到一龐然大物的黑影,高度可與十層樓匹敵。

綠光渙散之后,那碩高的影子現出真身,原來是一頭長有三個獸頭的大犬。在他威猛的身軀上端坐著孩童身形的冥王哈迪斯和少女模樣的冥后貝瑟芬妮。

“久違了,諸位!你最近還好嗎,愛與光明的使者……”

冥王居高臨下,俯首對著卡蕾忒狡黠一笑:

“哦不,瞧我這記性,應該改口稱呼您……調和之神。”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