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三章 奇圖“彌天”(2)

美國,波士頓港口——

當地時間上午十點,一陣巨浪席卷而來,狂猛的海嘯毫無征兆越過海岸線,瞬間摧毀了這個有著幾百年文化歷史的海港。

這場海嘯災禍僅是一個開端。很快,大西洋的怒浪不斷發威,伴隨強烈的地震,馬薩諸塞的陸地上肆意凌虐。

一張張痛苦而絕望的臉孔在波濤、強震的洗劫下扭曲、掙扎,哭喊、嚎叫被大地的怒吼聲音吞沒。

忽然,天空裂開一條長縫,從那縫隙中溢出極是瑰炫的圣光。光芒迅速蔓延,遮蔽了災禍現場的上空。

在這獨特的光芒籠護下,時間仿若剎那間停止一般,只見海浪定在百米高頭紋絲不動,坍塌的建筑物的磚頭碎瓦懸于半空。

人們的傷殘的身軀已被這片光芒治愈,他們帶著安詳的笑容閉上眼睛,身體變幻為黑色螻蟻大小,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從地上吸起,密密匝匝的被引入了上空的圣光之中。

幾分鐘過后,圣光滅去,那云層中央裂開的大縫下突現出一個縮為直筒狀的白布卷軸。它的兩旁,現出卡蕾忒與三位同伴的身形。

抱起布卷,卡蕾忒與同伴們飄身向下,落在大災過后那滿目瘡痍的土地上。

“這圖可真是厲害,就像個無底洞一樣,真能裝不少人進去啊!”

目睹到“彌天”圖的威力,阿爾提彌斯嘖聲稱贊,手指小心的撫摸著白色的繡布問卡蕾忒:

“你說這圖是你用不同繡線結合法術織就的無限空間,進入圖中的人可以利用自己的心想意念去創造不同景物。可是,萬一日后進圖的人越來越多,每個人都能憑主觀臆念去打造不同世界,那這圖里面還不亂套了?”

“不會!”

卡蕾忒信心滿滿的笑答:

“彌天圖是我參照荷西父親的水墨丹青得來的靈感,利用針線將世界所有景物繡進圖內,包羅萬象,結合我的神力源打造出來一個多維度的空間。

這樣,圖里的世界就是一個多維度疊加而形成的空間,每個人憑借想象和構思打開一層空間,他們也只能在他自己的空間里活動,與他人的空間是互不影響的。

換句話說,除了他自己的世界,他們根本看不到對方的世界。相對于我們圖外的人而言,所能看到的,僅是這幅空白的圖代表的一個平行世界而已。”

“哇,好牛的樣子!”

阿爾提彌斯完全被卡蕾忒細致的講解吸引住,直聽得兩眼放光。

柏修此時的表現遠沒有月神那么積極、歡喜,他面色凝重的注視著正在滔滔不絕的卡蕾忒,突然插嘴:

“要支撐得起這么龐大,復雜的空間,會消耗你不少的源力!值得嗎?”

“你看吧,我就說柏修肯定會第一個反對!”

荷西站在柏修旁邊,與他意見一致。

卡蕾忒對他兩個和顏悅笑:

“做都做出來了,你們也別再埋怨我了,以我目前的神力源,完全可以支撐一陣。我們休息一會兒,再去尋找下一處受難地區吧!”

……

奧林帕斯,天象九儀——

宙斯仰面站在九球儀下,默然看著那幾個顏色迥異的圓球循環往復,在各自的軌道上安靜的運轉不停。

身后,赫拉擺動及地長裙急急趕到走來欠腰,湊近他悄聲說道:

“大神,春夏秋冬四女神帶來消息,美洲被遭天譴降罪,無一人死亡,更蹊蹺的是,受難地區現在竟然找不出一個人的蹤影……”

宙斯猛然睜眼,聽了這樣的消息不但不怒,反而狡猾一笑。

一切正如他所料——

“呵呵,我這個女兒啊……到底是耐不住寂寞了!”

“目前四位女神正在等待您的指示,大神,你的意思是……?”

“吩咐下去,繼續對世界各國降災,并放饕餮出去!”

赫拉聽后神色大變。

“放……您是說,放饕餮出去?”

饕餮、三頭犬與蠱是神話時期三大神獸。有“諦聽”之稱的三頭犬葛貝洛斯已被冥王收伏,圈養于冥府。

而饕餮因生性太過兇殘,自上古諸神之戰過后,已被宙斯的母親蕾亞鎖于禁地塔爾塔克斯,是絕對不可再被喚用的兇猛怪獸!

“怎么?你有異議?”宙斯不滿的扭頭向赫拉看出。

“不,我怎么敢對大神您的命令有異議?”赫拉嚇得縮頭。

“哼!你真是不動腦子!”

宙斯輕飄飄的瞥過眼去,沉聲道:

“卡蕾忒比你聰明,絕不會在救人過后還繼續留在那片廢墟里。她的身子正一天比一天重,不方便整日東躲西藏,一定會有一個固定安神的據點。

饕餮生來就有個極其靈敏的鼻子,放它們出去,就是要讓它們找出卡蕾忒的藏身之處!”

宙斯說完便閉目養神,不再理睬赫拉

真沒想到,卡蕾忒會是命運女神預言中可以救世的調和之神,她的力量可以阻撓我的計劃。一旦捉到她,就算是我的女兒,為了神國榮耀,我必須斬草除根——

赫拉失落的走下去。

很多時候,她與丈夫的談話主題除了族中的事務之外,幾乎不再談及其他,更是不會涉及到夫妻之間、感情之事。

遙想神代,與他初婚時期的溫存、旖旎,如今已是蕩然無存。

他,全神之神宙斯,克洛諾斯之子,歷經千年時光荏苒,早已成為一名優秀的神族領袖,坐擁天下。

唯有她,祝福女神赫拉,始終保持著一顆愛夫的初心,忠守著妻子的角色與職責——

——

今早,國際新聞播報了最新消息。由于連起日的暴雨,現日本諸島大陸主體均出現不同程度斷裂,大有沉落的危機。日本政府采取緊急措施,以空航將內閣首腦全部轉移,導致國內局勢一度混亂不堪。

卡蕾忒他們通過瞬間移動趕到事發地點,在太平洋上空隱去身形。

視野下方的陸地一片嘈亂和紛爭。

人群像是沒頭蒼蠅一樣,邊大聲的喊叫邊四處亂躥,不知想要跑去哪里。

百米之外可見白浪濤濤,噴涌出雷鳴般的瘆人吼聲,海水中,漂浮著殘缺的建筑物、以及大小車輛、生活用品。

卡蕾忒俯首望著下方哀哀掙扎著的蒼生,蹙眉心痛道:

“怎么會這么……真像是地獄啊……”

荷西長舒口氣:

“日本政府無能,大災在前,首腦們放棄民眾自己先逃命去了!無良商家空抬機票價格,甚至連救生圈,救生衣的價格都比往常高出了幾千倍!自己毀了自己的國家!”

議論間,他們看到下方的陸地一處,不知哪里聚集的一伙人,不由分說,攔住另一群人大打出手,瘋狂的搶奪他們身上的救生衣,救生圈。

“不好了!我們下去看看!”

卡蕾忒與三個同伴火速降到地面上,現出真身。

一個拼命奔跑的年輕女孩經過他們的身邊,看到卡蕾忒高高隆起的腹部時突然停住腳步,沖過來拽住了她的胳膊,口中依里啪啦說個不停。

“喂!你干嘛——”

荷西害怕她對卡蕾忒不利,使勁分開她們。

柏修急忙解釋:“她剛才是說這里已經脫離了本州大陸,就快沉入大海了,讓我們大家快些逃命。”

阿爾提彌斯一拉柏修衣袖,低聲提示他:

“你看她身上綁了很多塑料瓶子,好奇怪啊……”

經月神這么一說,柏修他們將都將目光投到女孩的身上。

果然,在她的胳膊、大腿和前胸后背多處綁滿了密封的礦泉水瓶。

年輕女孩從大家疑惑的目光中意識到什么,突然很緊張的環起兩臂,護住身前的幾個礦泉水瓶,表情變得異常憤怒。對卡蕾忒他們狠狠瞪了瞪,她扭身跑遠了。

“這是干嘛?她好像特別在意那些瓶子,我又不想搶她的……”

阿爾提彌斯更加一頭霧水,沒好氣的說著白了女孩的背影一眼。

“她就是害怕你搶她啊!那些瓶子對一個買不起救生衣的人來說,可是最后能救命的稻草!”

柏修目送那女孩跑遠,憂愁的皺了眉頭向月神解釋。

然而那個女孩沒能跑出多遠就被一伙暴徒圍住。

他們個個面目猙獰,一雙雙貪婪的眼神直勾勾的愁住女孩身上的眾多瓶子。

不等女孩叫出聲,那伙暴徒就一擁而上,許多鋼爪般的大手直接伸向她的身體,粗暴的搶奪捆綁在上面的瓶子。

女孩不甘示弱。

又或許是她太害怕死亡,求生的強烈欲望使她渾身橫生出很大的力氣,狠狠與暴徒們扭打在一起,用力撕咬那些伸來的臟手,死命護住身上的救命稻草。

那伙暴徒急躁起來,不可預知的死亡把他們變為喪失理性的畜生。為了自私而罪惡的目的,他們抄起手邊的木棒、鋼條用力抽打女孩,不顧她的接連哀嚎。

有一個男孩搬起一塊石頭,對準女孩的頭顱狠狠砸下去。

女孩躺在血泊中沒了氣息。

暴徒們紛紛行動,瘋搶尸身上的礦泉水瓶。

沒搶到的人急紅了眼,開始攻擊那些已經奪得水瓶的人。眨眼功夫,剛才血腥的一幕在他們之間重蹈覆轍……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