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二章 奇圖“彌天”(1)

客廳里,卡蕾忒與荷西神色凝重的看著對方,誰也說不出一句話來。

外面,天色漸漸明亮起來,遠處環島公路上依稀有了過往的車輛。

一切沒變,生活還在繼續,依舊那么平靜,可是,誰又能預料這樣的和諧與寧靜,究竟還能維持多久?

“你在想什么,卡蕾忒?”

荷西看著她問。

“……你呢?你此時在想什么?”

卡蕾忒漫不經心的反問,腦中兀然浮現出荷西的母親走出客廳那一瞬間落寞而悴弱的背影,還有自己剛住進荷家的第一晚,她殷勤的端著碗熱湯,滿面慈愛的笑容。

“我在想我爸剛才說的話……”荷西呼了口氣,幽幽的訴說:

“一家人在一起,無論貧富貴賤,才是最美滿、幸福的生活……”

卡蕾忒頗有同感的點頭:“也許是我們錯了。天塌下來,任憑誰也無法躲過。逃走確實不能算是真正的保護!荷西,你的父母,還有許許多多像他們那樣的長輩,也許比我們想象的還要堅強!”

“嗯!”

荷西滿心鼓舞的點頭。

……

接下來的日子,應卡蕾忒的要求,荷西全家出動,從北京的大街小巷、四面八方尋來各式各樣的針頭線腦,堆進卡蕾忒的臥室。

集奇齊所需之物后,卡蕾忒就把自己反鎖在臥室里忙碌不停。

荷西按照卡蕾忒的吩咐終日守在她的臥室外面,就連吃飯喝水也不離開,不但從不去窺視房間里的動靜,也不準他的父母過來打擾。

荷西的母親擔憂不已,更多是替卡蕾忒的有孕的身子憂慮。起初,她湊近卡蕾忒的臥室想要叫她出來吃飯,卻被兒子多次勸離。后來實在沒轍了,她干脆把一日三餐吃喝飲食放在一個大盤子里,放到卡蕾忒臥室的門外。

許是餓得實在頂不住了,卡蕾忒在把自己鎖在屋子里的第二天早上,終于小心翼翼的打開了一條門縫。

“卡蕾忒?……你怎么樣?身子哪里不舒服嗎?”

荷西在門外支了一個躺椅,正躺在上面打盹。聽到動靜急忙回身,兩手揉了揉眼睛,意識清醒多了。

隔著一條門縫,他看到里面的她神色憔悴,便知道她定是一夜沒有合眼。

卡蕾忒在里面疲倦的笑著搖搖頭,小聲說道:“我沒事……倒是你啊,為了看護我不被外界打擾,真是辛苦了。”

“你囑咐過的嘛!為救世間蒼生你正在努力,我又哪敢懈怠?”

荷西將地上的盤子向房門里面推了推:

“你一天沒吃東西了,身子要緊,為了肚子里的寶寶,你停下來休息會兒,吃些東西吧!這是我媽剛做好的早飯,還熱著。”

“我確實餓得沒力氣了,那就不客氣啦!”

卡蕾忒不好意思的笑笑,飛快的把盛滿食物湯水的大盤子拉進去,不等荷西向里面多看一眼,便“砰”的一聲關緊了房門。

接下來的幾天,卡蕾忒依舊閉門不出,只是在一日三餐的時間會神秘兮兮的打開房門,迅速的推出前一餐吃完生下的空碗碟,然后換進這一餐的食物。偶爾,她也會停下來小歇一下,隔著門聆聽荷西帶來的消息。

就在希臘的克里特島沉入大海后不久,歐洲各國相繼出現重大天災,天降隕石、地陷無底深坑、暴雨洪水接連不斷,使人們的生活陷入無盡無休的恐慌與混亂當中。

正常作息,工作生活不得不被迫中斷,各種宗教團體的反應相當極端,紛紛以游街或是互聯網~宣揚世界末日已經到來的恐怖傳言,接著出現了許多起集體自殺事件,社會犯罪率也一度攀升至最高點。

……

第七天的傍晚,緊閉多日的臥室房門徹底敞開了。

通身被汗水淋濕的卡蕾忒倚在門框邊緣,臉色蠟黃,氣息孱弱。

“卡蕾忒?你……你這是怎么了?”

荷西嚇了一跳,從躺椅上跳起來,三兩步跑上去扶住她。

“人類……有救了!”卡蕾忒靠在荷西胸前,奄奄的說了一句,虛弱的背過氣去,右手卻死死的攥著一卷白布。

“卡蕾忒!卡蕾忒!”

“這孩子,怎么弄成這樣子了?哎呦真是造孽喲!”

荷西的母親聽到驚呼,跑過來一看也是吃驚不小,急得只知道圍著兒子團團轉。

“媽,快去弄點熱水來!”

“她都暈過去了,還是去醫院吧……”

“不能去醫院!”

荷西果斷的打斷母親,抱起卡蕾忒走近臥室,將她放到床上,又替她整理好枕頭被子,讓她躺舒服些。

“媽,你去準備些有營養的飯菜,等會卡蕾忒醒來后要吃東西,這里我來照顧。”

“不送醫院真的沒問題嗎?”荷西的母親看著兒子一派鎮定自若的臉,表情將信將疑。

“相信我吧!”

“那好吧,我去做飯!你盯著這邊,要是有事你可千萬記得叫我啊!”

“放心吧!”

支開母親,荷西輕聲關了房門,走到床邊。

自從得到冥王哈迪斯的庇護,成了不死身的半神,荷西對自己體內擁有的力量的感知程度與日俱增。

眼下趁著父母都不在身邊,他決定試著為卡蕾忒輸送一些源力,可以令她在昏迷時感覺舒服些。

因為從前沒有這樣的經歷,此時荷西也是小心翼翼,生怕自己一個不小心,反而會適得其反。

凝神靜氣一番,荷西緩緩抬高兩只手掌,看到它們正散射出一股一股的明藍色的光亮。荷西自知體內的源力已經聚在這兩只手掌上,此刻正是運用源力的絕佳時機。

于是將兩只手挨近卡蕾忒的身體,相隔一公分的距離,自下而上慢慢移動。待荷西手上的光芒完全泯滅的時候,荷西停止了動作。

再觀察卡蕾忒,看到她在熟睡中那凝緊的神色有所緩和,臉頰上也有了些微的紅潤,便知道她的身體已經吸收了剛才他那藍光聚化的源力,他的內心也踏實多了。

晚間時分,卡蕾忒睜開了雙眼。

“圖?彌天圖?我的圖在哪?”

一醒來,她就非常緊張的東翻西找。

“你終于醒了?……什么彌天圖?”

荷西就守在床邊,看到卡蕾忒從一睜眼就歇斯底里的喊著什么圖,詫異的問。

“荷西?荷西!我睡了多久?我房間里,

你有沒有發現一副布卷?很大的那種?”

“你是說這個吧?

荷西回身拿過一卷白布,交到卡蕾忒手中。

“這難道是你幾天閉門不出織出來的?怎么就緊張成了這副樣子?”

卡蕾忒把白布卷子抱在懷中,如釋重負的喘了幾下,回答:

“這是我冥思苦想才找到的救世之法,我給它命名,就叫‘彌天’圖!”

“彌天圖?”

荷西驚愕的接過布卷,上下翻看。

這布卷子橫豎不過兩米長,展開來一半,布面上仍然是雪白空曠的一片,別說一朵花,就連一絲繡線也難看到。

“這……”荷西不明所以,又將剩下的一半布面打開,里面仍是白白的一片。

荷西又左看右看,目光在屋里搜索個遍。

奇怪,他記得幾天前他和他媽跑遍了全城,把所能找到的絲線都尋遍了,各種顏色的線軸幾乎堆滿了整間屋子。

可現在,臥室里除了一地的空軸,卻完全看不到絲線的蹤跡。

卡蕾忒看出了荷西的疑惑,抹了把汗涔涔的臉,對他解釋:“神話時代,諾亞為救被洪水所困的萬物生靈,打造無盡方舟救世。如今我就是效仿圣人,親手織就這一副‘彌天’圖。你可不要小瞧了它,它那里面可藏了一片大好天地呢?荷西,你敢不敢進圖試試?”

“進圖?”

“嗯……”卡蕾忒笑著點點頭

荷西驚喜非常,急忙說道:

“如果是你親手織就的寶貝,我當然愿意進去轉轉!”

卡蕾忒抿嘴聚力,兩手交疊。

布卷受到召喚,從地上一躍飛上天花,豎直立在空氣中,一道橙色的暖光從那卷合的白布縫隙之間溢了出來。

卡蕾忒并不說話,交疊的雙手慢慢朝兩個相反的方向移動,十根手指隨著源力散開時不斷波動的氣流微微顫動起來。

那懸空的布卷一米一米的打開了,頓時,百米繡布上折射出無限溫暖、神圣的光輝。

荷西全身沐浴著那些光輝,他感覺身前有一種看不見的吸附力,將他引入一個神秘未知的世界。

在那光輝的洗禮下,他的心靈體驗到了前所未有的寧靜、舒暢的感覺,似乎已經卸下了所有的負擔。他不由自主的展開雙臂,帶著平靜的微笑,在那吸附力量牽引下身軀逐漸縮小,直到被帶入到那片神秘的世界中…

意識恢復的時刻,荷西正站在他家小區的廣場中央。

他緊張卻也好奇的環顧四周,熟悉的樓群,熟悉的街道設施,可是除了他自己,卻沒有其他的人。

荷西在空蕩蕩的小區甬道上快步走了兩步,又緊張的抬頭看看天空。

萬里無云的晴空,微風吹來,帶著初春的氣息。

不對,這里不是我家。這個時節,我家應該是深冬才對——

荷西突然發現端倪,也就開始相信自己已經置身在那個被卡蕾忒稱為“彌天圖”的布卷世界中了。

荷西仰天高喊:

“卡蕾忒!卡蕾忒你聽得到嗎?你在哪啊?”

“荷西?你那邊如何了?你看到了什么?”

卡蕾忒的問話在一片晴空上撒下,清朗中流透著陣陣回音。

“我……看到了自己的家,可是,我的爸媽還有你卻不在這面。”

“你在彌天圖中所看到的景物,就是你心底最為眷戀的地方。只要略加想象,你就可以為自己打造一個獨有的天地仙源。可是除了這些你看不到其他生命,那是因為他們還沒被納入圖中啊。”

“眷戀,想象……”

荷西喃喃重復,像是領悟到了什么。他又向著前面溜溜逛逛一刻,道路上兀然現出一個主題公園。

荷西笑起來,驚喜之色溢于言表。

果然,心中所想到的景象,就會出現在眼前。

荷西滿心歡喜進了公園,突然感覺肚子餓了,于是他在一處涼亭外面停下腳步。

腦海中閃過一個想法,隨即他向涼亭里瞧去,里面的石頭圓桌上已經擺好了一屜飄著肉香的小籠包子,兩碟子爽口小菜和一碗熱氣騰騰的白粥。

“這也太神奇了吧!”

荷西驚嘆著,歡天喜地跑進亭子坐在桌前。用筷子夾了個包子塞進嘴,汁香四溢。

這時候,他感覺到熟悉的神力源氣息正充縈在這間涼亭四周。

荷西一怔,包子從筷子的間隙滾下去。

“卡蕾忒,我要出去!”

荷西顧不得擦去滿頭冷汗,仰天大叫:

“卡蕾忒,放我出去!我有話問你——”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