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章 調和之神

年夜飯后,卡蕾忒、柏修、阿爾提彌斯與荷西躲到書房里面,鎖了門商議對策。

阿爾提彌斯抽噎著凄聲問大家: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們離開之后圣山到底發生了什么!我們的家鄉……克里特島,怎么說沒就沒有了呢!”

“應該是宙斯干的……”

柏修一手遮臉,強忍內心的悲痛,沉聲道:

“他果然等不及對人界下手了,克里特便是先兆。你們……都感受到了吧,那幾個正在趕來這里的元靈……”

“我們還是先去外面吧?想必在回歸大地以前,他們對我們有話要說!”

卡蕾忒擦了把淚,收拾一下,用外出賞年景的借口瞞過荷西的父母,與大家一起離開了小區,走到街區對面的廢樓空場上。

絲雨般輕柔旖旎的雪片在夜風洗禮下的長空幽幽飄散著,阿爾提彌斯拖起一片,小心翼翼的碰到眼前。

“下雪了……”

白色冰珀狀的六瓣花很涼,可在阿爾提彌斯溫暖的掌心中央躺了許久也沒有融散。

“不,這不是普通的雪花……”

柏修向她手心看了一眼,哀嘆一聲后眼圈又紅潤了。

阿爾提彌斯神色一怔,終于意識到了什么,表情飲痛不已。

在飛揚的雪花的簇擁下,幾位神祗的元靈從天空的彩云中落下來,全身披著精美的華服,攜著優雅的笑意,那副平靜而安寧的面容仿佛從沒有經歷過可怕的死亡,依舊與存在于世那時一樣神圣不侵。

卡蕾忒愕然睜大了兩眼,幽幽走了幾步,來到隊伍的最前面。

若不是親眼所見,她簡直不會相信眼前的這些被淡淡柔和的白光覆蓋的身影,已經是脫出肉體的元靈,沒有一絲一毫真實的觸感。

眼眶中積蓄的熱淚再次淌下來,被深冬的夜風吹得透涼。

那圣潔的光輝之內的身影,正是赫米斯、雅典娜、克羅托與維納斯夫妻。

“卡蕾忒,大家……”

“一別數日,你們在人界過得還好嗎?”

幾位神祗表情祥和的注視著卡蕾忒他們,以將意念波向他們問候,音色輕靈悠長,若是從遙遠時空傳來的梵音。

“大使者、女神……奧林帕斯發生了什么?為什么你們會……不在世了?”

卡蕾忒止住悲聲,以意念波回應。

“卡蕾忒,你們沒有多少時間了。大神已經動手,他與軍神聯手將圣山搬到了天空,不久之后,他必然會降禍于人界。”

什么……圣山奧林帕斯竟然被搬到了天空中?

卡蕾忒幾個聽得脊背發涼,驚怖得面面相覷。荷西緊張的對她點點頭,低聲說道:

“新聞里面播放的消息肯定是宙斯做下的。當初他把我帶到天象九儀里對我講過滅世的計劃,那時我就有所疑問,圣山也是人界的一部分,他親手毀滅人界不就是等于毀滅他自己的家。那時候的他沒有回答,可是他臉上那種胸有成竹的表情我記得非常清楚。現在想想,一旦用法術將奧林帕斯與人界分割來開的話,無論他再要對人界做什么,都不會威脅到圣山了!”

柏修聽后,抹去一臉的淚水,向對面神祗們的元靈問道:

“這么說,你們是為了阻止宙斯的野心,被他殺害了嗎?”

赫米斯的元靈笑容優雅,無時不流露著無所畏懼的神色:

“祭司,你不必為此過多悲傷。我們都是提坦神祗,你該明白,死亡對于我們來說并不是生命的最后終結,而是一個全新的開始。目前,宙斯已經察覺到圣山的卡蕾忒與荷西是被人頂替,因而在天象九儀召集諸神,當眾逼迫雅典娜就范。

倘若宙斯結合雅典娜的源力直接改變九球儀的運行軌跡的話,人界將瞬間萬劫不復,因而我以生命化作最堅固的封禁力量,將母親打造的九球儀器徹底鎖死,將元靈脫出肉體遁都你們的身邊,向你們傳達這個重大的消息。”

“您的元靈是自行離開肉體……那您要趕快……”

赫米斯清楚卡蕾忒的意思,淡然一笑,對她搖頭:

“使者,我的身軀先前已遭受宙斯重創,元靈……再也回不去了。今后的事,就交由你們幾個了。”

“什么?大使者?您為什么這么說?”

“卡蕾忒,失去肉體支撐的元靈無法在人界滯留太久,回歸大地以前,我們幾個找到你,除了向大家道別之外,另外一件至關重要的事,便是向你傳承權杖‘神諭’。”

赫米斯的元靈停止了意念波的傳送,向上抬了右手,那泛著潔白光芒的手掌心上生出了一個金色渾圓的小球。

受赫米斯的指引,小球浮在他的掌心上方轉了兩秒,“突嚕”一下子躍到了卡蕾忒面前,隨即慢慢幻形,成為一根通體锃金的雙翼權杖橫浮于空。

在它筆直的雕花長桿上,有霓彩萬象的光輝反復淌過,于清冷的夜色下特是蟄人眼目。細細聆聽,從那權杖中隱隱可聞風滾云動之聲,一種渾然的強悍的壓迫力,不難使人想象得到它的侍主會是一位何等尊耀的神祗。

卡蕾忒吃驚的看著懸在眼前的貴重之物,喃喃道:

“這……確實是宙斯的權杖‘神諭’,可是……”

詫然看向赫米斯的元靈,她很是不解的問:

“您把這么重要的權杖從宙斯手中交給我,是什么意思?”

身為提坦神祗,她了解“神諭”權杖是提坦神族最為尊貴的寶物,也是一族至高無的王權象征。唯有最高的領袖,即歷代全神之神,才有資格擁有這根獨特的權杖。

現在,赫米斯他們居然把它交到卡蕾忒手中,用意可想而知。

“卡蕾忒,你聽我說……”

赫米斯左側,命運女神克羅托的元靈在這時發來意念波:

“在送各位離開奧林帕斯之前,我們雖已將雅典娜寶石的秘密全盤托出,但也向你們隱瞞了另外一個秘密,這樣做的目的是想讓卡蕾忒在人界安心誕下暗族的后裔再實言相告,做下一步救世的打算。

可遺憾的是,我們幾名神祗的力量終究太過渺小,不足以與宙斯周旋、拖延滅世的時間。

卡蕾忒,現在,我們必須將你的使命如實告訴你了。你就是繼大地之母、凱亞女神之后第二位擁有守護人界力量、提坦神族最為至尊的神祗,調和之神。你身體里的力量,足以改變世界的命運,因此全人類的未來……就掌握在你的手中了!”

克羅托的聲音緩之又緩,為的是讓完全懵住的卡蕾忒的思維可以跟上自己陳訴的節奏。

“快,接過赫米斯為你帶來的權杖吧,用你的生命、你的力量去守護世間蒼生,開辟提坦神族真正的新紀元!”

卡蕾忒嘴唇半張,顫顫巍巍,發不出不個音節。半晌,她搖頭后退幾步,滄然淚下。

“不……為什么是我……為什么……我做不到……”

“卡蕾忒,接住權杖吧!不用害怕,你的體內擁有黑暗之神與我兩位神祗的力量,完全有能力擔負起重任。我們這些辭世神祗的元靈也會時時在你們大家的身邊護佑著你們!”

雅典娜的發來意念波,給予卡蕾忒孜孜鼓舞。

卡蕾忒的身子搖搖晃晃,似乎千萬種的掙扎抉擇后,她突然抬頭,對著半空中的神諭權杖聲嘶力竭大呼道:

“為什么又是我不可!你們為什么這樣自私,這樣殘忍!從一開始,就以命運啊、使命啊各種道貌岸然卻又狗屁不通的大道理逼我接受這個,接受那個!直到現在了,你們都已經死啦還是不肯放過我,還要牽著我的鼻子走!憑什么?憑什么——

什么是命運?你們告訴我,什么才是命運——

我只想平安生下德莫斯的孩子,只想告慰他的在天之靈,只想把他的孩子撫養長大,這愿望過分嗎?你們回答我,過分嗎——”

“卡蕾忒,別激動……”

荷西趕上前來攙住她,輕輕拍打她的肩膀,待她起伏不定的情緒有所緩和,才轉移目光對準那幾位神祗的元靈:

“幾位尊神,恐怕這次你們找錯人了。卡蕾忒如今只想過普通人的生活,她就快做媽媽了,不能再被卷入你們神族的愛恨恩怨之中。”

卡蕾忒終于支撐不住,躺在荷西胸前失聲痛哭起來。

“嗚嗚,你們都不在了……連你們也要走了……嗚嗚,為什么我還要堅持……嗚嗚,失去你們我又如何堅持下去……”

“卡蕾忒,命運都是身不由己的啊!就算有些人有幸可以改運,那也是因為,他的命運本身存在著可以中途更改的契機啊……”

命運女神傷感的長嘆過后,接著道:

“你是被命運選中的第二任調和之神,命中注定要用一生去守護神族與大地的未來。這聽上去確實太過突然,太過殘酷,可無論如何你都非接受不可。你要記住,只有人神兩界秩序和諧,你的生活才會真正平靜,這其中的輕重緩急,厲害關系,相信我不多說,你也能有所覺悟的吧?”

意念波的聲音剛剛落下,權杖上面通體的光輝驟然增亮了幾重。它自行一個逆轉在空中豎直,進而披著如鈿般奪目的霓彩飛到地面上,停留到卡蕾忒的身體右側。

凝視權杖的這一刻,卡蕾忒凄迷幽暗的雙眸被那奇特的光輝點亮,變得毅然有神。

神祗們的元靈都在滿意的點著頭。克羅托的元靈欣然若笑,表情如釋重負。

“果然,權杖選中了你!我猜測的沒有錯,卡蕾忒,你確實就是那個可以救世的神祗,提坦至尊,調和之神!”

柏修拉起阿爾提彌斯走到卡蕾忒近前。

“接下權杖吧,卡蕾忒……”

他鼓勵她道:

“已然走到這一步,我們絕對不能再回頭了。命運女神說的對,只有世界和平,我們的生活才能擁有平靜幸福的生活!”

阿爾提彌斯握住卡蕾忒的手,決然說道:

“別忘了你還有同伴,還有我們啊!你選擇戰斗,我們也會陪你一同戰斗卡蕾忒,為了我們向往的平靜生活,一起努力吧!”

卡蕾忒感動的環顧三個同伴,又望向神態期許的幾位神祗的元靈,終于下定了決心。

清麗的五官在這個時刻不再被悲傷與無助的表情覆蓋,神采煥然,充滿了義無反顧的決絕與肅然。

重重對大家點了點頭,卡蕾忒緩緩伸出右手,鄭重將神諭權杖握在掌中。

似乎是對新侍主的認可,一籠鱗樣的七彩光輝從權杖的尾部生出,傾刻間沖上純金的雙翼杖頭回旋一周后飛速沖上云霄。

“轟隆隆”……

雷聲響亮不止,像是在歡呼一個全新的變革時代的到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