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八章 圣殿屠戮

奧林帕斯,日落前——

諸神受大神宙斯號令,正匯聚在天象九儀里,共同見證那個即將到來的偉大時刻。

九球儀下,全神之神宙斯與戰爭女神雅典娜相距數米凜然對視,此刻,他兩個便是全場注目的焦點。

“雅典娜,馬上施展你的全部力量吧,與我聯手改變九球儀器的運行軌跡,開啟宇宙全新的紀元吧!”

宙斯面色獰然的對雅典娜發號施令,說話的同時也在暗自觀察她的每絲神色變化。

今天,他務必要逼她就范。

宙斯對面,雅典娜的面色如沉靜的湖水,一雙精利的目光對準了宙斯囂張怪戾的臉孔。

宙斯,你到底是怎么了?

雅典娜此時的心中充滿了無數疑問,而她的種種疑問也是場下諸多神祗不敢明說的疑問。

他們都想弄清楚,今日的大神為何性情與舉止都會如此的怪異失常,前幾日議會都沒討論出結果的事情,今日就旋即有了結果。

將諸神召到禁地,這分明就是要當眾逼迫雅典娜啊——

“……我辦不到,宙斯。”

靜了兩秒,雅典娜從宙斯那面移去目光,坦然的回答。

“你說什么?”

宙斯的神態沒有絲毫的震驚之色,更多的像是早已意料到了這時的結果。

陰沉一笑,他反問去:“雅典娜,看來,你也對我起了二心了!”

“毀滅、破壞、屠戮,這不該是提坦神族重生再世的目的!”

“……”

場下異為安寂。

諸神誰都不敢多言,有些膽小的神祗甚至緊張得呼吸都要極輕極為小心。他們完全能夠從場上兩位神祗只言片語的對話中聽出不睦的苗頭,因而誰都不想再這個關鍵時刻觸了霉頭,生怕自己一個不長眼就成為了引發爭斗的導火索。

“哼!”

宙斯舉掌拍了兩下,兩名侍者抬了一頂藤架走到場中央,停到雅典娜的身前。

“您這是什么意思?”

雅典娜低垂目光掃了一眼藤架上蓋的白單子又看看噤若寒蟬的侍者們,內心登然生出不好的預感。

“送你的驚喜,揭開看看!”

宙斯猙獰怪笑,隨后伸出一只手去示意雅典娜。

雅典娜蹙眉穩了穩神,接著微欠腰肢,小心的打開了藤架上面的白布單,驟然,如冰凍一般定神在了原地。

場下諸神個個翹首望去,緊接著嘩然一片。

那白單子下面覆著的不是別的,正是兩具女尸體。死了有段時間了,淌在藤架上的血都凝固發黑了。

最恐怖的地方是她們的死狀,若是被什么兇猛的惡獸撕扯過,一半肢體已經殘缺不見了,邊緣處都能看到骨頭碴。

雅典娜認得這兩具女尸,她們正是卡蕾忒宮里的掌司侍女,主人出逃之前,是她們兩個頂替了女主人與荷西,冒死留在了圣山拖延時間。

無限殺機以迅雷之勢席卷而來,發威的乃是場下的金工神赫淮托斯。

眼見事情敗露,情急之中他率先召喚金工斧,決定先發制人襲向宙斯。

明黃的光亮自赫淮托斯背后沖天飛起,他的神斧頭自那片光亮中央驟然躍起,直取宙斯,如圓盤般火速旋轉的銳利金刃一路撕扯空氣,時時擦出簇簇的火花。

宙斯已在身前數米的地方筑起一層攻守兼備的結界,斧頭撞上結界即是兩種不同的力量兩相對峙。未過兩秒鐘便是“轟”的震響,一股拔地而起的強悍力量化作一旋紅光,將金工神的利斧崩了回去。

與斧頭一同被那力量震飛的還有戰爭女神雅典娜。

金斧這時已不再任金工神的調遣,憑他如何召喚也沒有回到他的掌中,而是在半空飛旋著傷了好幾個無辜的神祗,隨后一個調頭直奔侍主而來。

“老公!小心——”

場下的維納斯感覺到危機,挺身擋在赫淮托斯身前。而赫淮托斯又是擔心妻子,極力想要將她推開。

推搡間斧頭已到了他們身前。一個完美的飛轉過后,利刃截掉了維納斯的一對手臂,接著插進赫淮托斯的咽喉。

夫妻兩個倒在血泊當中。

諸神發出陣陣驚呼與嚎叫,混亂當中一隊整裝的圣軍團沖進天象九儀,將嘈亂的現場包圍起來。

太陽神阿波羅在諸神當中最先鎮定下來,定睛看向圈外帶隊的指揮,正是天后赫拉的兒子,軍神阿拉斯。

“阿拉斯,你想干什么!”

阿波羅察覺到不對勁。

“奉大神的命令,特來誅殺叛逆者。”

阿拉斯晃動著獸牙錘的鎖鏈,輕蔑的瞄了太陽神一眼,答得簡單,直接。他抿動兩片薄唇,釋出歹毒的冷笑。

“叛逆者?誰是叛逆者……”

阿波羅悚然。

此刻的他漸漸明白了,一個蓄意多時的陰謀,已經于這個時刻浮出水面了。

九球儀下,宙斯的全部集中力都在雅典娜身上,他怎么也不能相信,實力與自己不相上下的戰爭女神會經不起剛才自己那牛刀小試的一下。

當跌落塵埃的女神呈現出一副佝僂的老態時,宙斯恍然大悟。原來,一直以來她那青春外貌的假象不過是假借她人之手做出的偽裝。而全族上下,能做出如此巧妙裝點的神祗,唯有愛與美的女神維納斯了。

“可惡!你們……都敢來欺騙我——”

宙斯恨得咬牙,想到剛才受到重創的金工神夫妻,真是將他們碎尸萬段也不為過。

“你是不是把自己的神力源傳承給了卡蕾忒?回答我——”

宙斯步步臨近年邁奄奄的雅典娜,翻顏一副兇戾模樣。正要施展手段逼她道出實情,徒然感知到身后有變。

回身的剎那,只見他的大使者赫米斯手持盤蛇杖,身體不知何時已升到與九球儀同高的半空,張圓了嘴呼念出一連串的禱文,聲音抑揚頓挫,如濤濤洪流傳蕩在天象九儀的四張八荒之處。

“仁慈與智慧的創造之神,吾母瑪雅啊,請您以慈悲之心垂憐大地的萬物生靈吧,賜予吾偉大的力量——!”

猝不及防之時,一道犀利的白光剎那貫入赫米斯的后心,中斷了最為關鍵的禱告。

“噗……”赫米斯噴出滿口鮮血,星星點點濺落到九個圓球上。

對赫米斯發難的神祗正是下方的宙斯。

白光淡然凝固,逐漸化為一根锃亮的雙翼神杖,冰冷的插穿了赫米斯心臟。

他的下方,宙斯已經暴怒到喪心病狂。

“我早該想到是你!赫米斯!作為把守圣山要塞的唯一神祗,不是你背叛的話,雅典娜又怎么會監守自盜,把寶石帶出奧林帕斯——”

赫米斯不做任何辯駁。

“赫米斯使者——”

遠處的雅典娜看到這一幕,掙扎幾下卻無力相助。

“赫米斯!”

“赫米斯使者!”

場下,圣軍團包圍圈里更加混亂。

諸神大多數都難以置信,深得大神寵信的大使者、醫神赫米斯最終選擇了背叛,一時間眾心惶惶。

一團喧擾當中,唯有命運女神克羅托的表情尤為坦坦。

眼前的變故早已在她的意料當中。身為獨具遠瞻和預言能力的神祗,她從預知到世界危機的那時起便做出了犧牲自身的準備。

混亂的另一邊,就在赫米斯遇襲的同時,雅典娜的近侍卡摩德手一步步走上場,穩然走到主人的身邊。

雅典娜并沒想其他,更沒能察覺到匿藏在卡摩德平靜無瀾的神色之下的隱隱殺機。

“卡摩德……卡摩德,你來得好!快!快去幫助赫米斯使者!”

卡摩德面色麻木的抽出“芒石”,舉起,傾付全部力量向著侍主落刀下去。

蒼老的雅典娜來不及發出一聲呻吟,便側身倒了下去,皺紋堆疊的臉上,那觸目驚心的表情成為了永久的定格。

“雅典娜——”

“雅典娜女神!卡摩德竟然揮刀弒主——”

“我們反對滅世!我們需要現在的世界!”

諸神開始如漲潮般涌向包圍圈,有的已經聚起源力,準備憤然一搏。

軍神阿拉斯的嘴臉揚起完美卻冷酷的弧度。

“動手!”

他對圣軍團一聲令下,于是,猩紅的妖光與各色源力凝出的圣光混斗起來,伴隨股股沖天濃烈的血腥氣味,整個圣殿轉而淪為屠戮的地獄。

另一端,殘忍的屠殺才剛開始,兇猛的異光鋪天及地而至,晃得圣軍團以及諸神神昏目眩。

那光芒正是從赫米斯的盤蛇杖上的一對寶石蛇眼中閃現出來的。

異光中,赫米斯用盡最后的力氣,發出凄利的高呼:

“終極,封禁——”

聲音未及散去,九球儀的九個圓球就被團團莫名而降的青色電流擊中,原本就存于球體的各色熒光在同一時刻徒爾增亮了數倍。

緊接下一秒,那些熒光森然消失,九球依然運行不止,可看起來卻不似先前那般充滿靈力。

宙斯當然明白自己的大使者對儀器做了什么。

“赫米斯,我殺了你——”

因極度暴怒而凝縮的紅血瞳中戾氣涌現,宙斯仰空揮舞尖爪似的十指,可無論如何也喚不回自己的權杖。它仍然直直的貫插在赫米斯的心臟位置,渾似天成般不肯脫離他的身體。

“你根本不是真正的全神之神……今后,也不再是……”

赫米斯幽幽轉頭望向下方的宙斯,咧嘴慘笑,犀利的眼神又像是驟的隔過了他的皮囊,直接看穿了他的元靈本尊。

“你……胡說什么……”

宙斯將張揚的手爪攥緊,恍若心虛。

“你不是神族的領袖,這個全新的世界,絕對不能交給你!”

話音剛落,一道醒白之光從赫米斯的身體里拔出,“嗖”地沖到高高的半圓穹頂上滅了蹤跡。

赫米斯的身體重重落到地上,再也沒了生氣。宙斯驚惶的發現,原本插在赫米斯身體里的權杖竟然也消失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