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七章 侵蝕心境

卡蕾忒披著睡裙站在臥室的窗前,憂心忡忡的望著窗外沉紫色晴朗的夜空。

緋月如血,群星不再似從前那般璀璨,那些斑駁而猩紅的光輝交叉雜錯落的墜于交際一方,倒是像極了一張紅色的蛛網。

這樣異常的天象已經持續許久了,卡蕾忒記得非常清楚,從這種異常的天象出現伊始,她便開始徹夜難眠了。

神話時代的傳說中,月亮呈現血紅的顏色顏色是大兇之兆,這倒讓她聯想起了如今已經變得不再安定的奧林帕斯。

卡蕾忒揉了揉太陽穴,走出臥室準備去廚房倒杯水喝。經過書房時,她看到從門的縫隙中射出一絲燈光。

難道荷西也沒睡嗎……

想到這里卡蕾忒敲敲門,聽到里面應答了,才輕聲走進去。

荷西坐在窗邊的藤榻上,身后遮擋窗子的蒲簾還沒有拉下。窗外,深沉的夜空里緋色的月尤為醒目。

卡蕾忒看看被褥平整的藤榻,再看看衣衫整齊的荷西,小聲的問:

“你也沒睡嗎?荷西。”

“睡不著……”荷西邊答邊拉了椅子,扶她坐下:

“快坐吧,小心點。很晚了,你怎么還到處亂跑。”

“我和你一樣失眠……”卡蕾忒向他投入感激的微笑:

“你該不會是因為把臥室讓給了我,自己睡書房不習慣吧?”

“怎么會!我可是沒那么嬌氣的。”

與荷西談話間卡蕾忒卡蕾忒游移目光,隨意瀏覽書房里那些古色古香的家具陳設,對她來講,這里每一樣充滿異國情調的東西足以引起她的好氣。突然,對面墻壁上橫向懸掛的一幅山水圖牽住了她的視線。

“荷西,那是什么畫?”

卡蕾忒指著對面墻壁問荷西。

“哦,那是我爸的墨寶,他是國畫大師,擅長以水墨丹青描繪山川河流。十年前他隨我媽去了南方老家回來后創作了這幅畫,說這就是他心目中的世外仙源。”

“世外,仙源……”

卡蕾忒盯著墨青的畫面喃喃自語,心中忽而像是被一道破空的閃電劈開迷霧般豁然開朗。

荷西邊這時候扭身走到窗邊,面向窗外的夜色。

“老實說卡蕾忒,我這幾日總是有種感覺,自己的心神不寧是因為外面的異象引起來的!”

“什么?難道……你也能感覺到……”

“嗯!”

荷西很是篤定的點頭:

“可能是得到不死印記的緣故,最近我的感知能力變得非常敏銳,什么可以感知到從前完全感覺不到的事物,比如你們神祗口中提到過的不同的神力源,以及一些不祥的預兆……”

卡蕾忒詫異的看著荷西,慢慢從椅子上站起身:

“荷西,莫非……你從這樣的天象中讀出什么嗎?”

目光透過玻璃窗子,荷西久久凝望著外面靜謐卻詭異的夜空,沉沉點了點頭回答:

“殺戮、邪惡、恐怖、哀傷……這些都是星星向我傳達的信息。卡蕾忒,一場舉世大劫……正在迅速向我們迫近……這場浩劫,就是宙斯妄圖消減人類的‘滅世’之災!”

“……荷西,我想盡快離開。”卡蕾忒低頭沉思一刻,終于下了決心。

“什么?為什么?你準備去哪里?”

卡蕾忒茫然搖頭:

“我現在最擔心的就是圣山在浩劫發生之前便找到我的藏身之處,所以我不能再把你的父母拖下水。我要去一個不為人知的地方想出萬全的對策,大劫來時,可助無辜生靈渡劫。”

“這樣的話,你去哪里,我都跟著你!

荷西決絕說著,兩眸定定看向卡蕾忒。

“卡蕾忒……”他最終鼓足勇氣,試探問去:

“如果你我都有幸度劫,那我們……還可以回到從前嗎?”

她平靜的與他對視,臉色沒有一絲驚異或是傷感的流露。緩緩站起身,她慢步走到門口。

“荷西,平安的生下德莫斯的孩子,將她撫養長大,是我余生唯一的心愿。”

她的身后,荷西苦澀的笑了笑,落寞的點了點頭。

——

深夜,宙斯寢宮,全神之神宙斯早早就已經爬上了帷帳合攏的軟床上就寢了。

午前,他在諸神議會上與戰爭女神雅典娜意見不和,雅典娜的情緒極是過激,在諸神面前公然表明反對他的滅世計劃,這個做法讓他這個眾神的領袖感覺很沒面子。

散會之后,宙斯悶聲寡言到了晚間,沒吃太多東西便早早安歇了。

怎么才能啃下雅典娜這個硬骨頭呢?

宙斯在床上輾轉,想著種種可能的對策。

神話時代,作為從自己腦中誕生并傳承了強大神力源的神祗,雅典娜雖然對外尊稱自己為父親,可是那樣奇跡的誕生,使她在諸神當中占有相當重的威望。如果我使用權利強行迫使她與我聯手,恐怕她與諸神心里都會不服。可是重建神國的計劃,真的不能再拖了……

宙斯越想越煩,越煩就越是渾身冒汗,他干脆一頭坐了起來,披著燙金流霞的斗篷起身。

聽聞剿殺暗族那時,黑暗之神自裁之前曾把卡蕾忒托付于雅典娜,如若這時以卡蕾忒要挾的話……如此,自己與卡蕾忒的父女仇怨又會加深一重!

宙斯看看時間,已經入夜了,想必大使者赫米斯也已安睡了,宙斯不想再麻煩他,于是換來兩個執夜的侍者換了便服,隨后出了寢宮。

不知不覺已經沿著山勢向下走去。

“大神,夜黑您留神腳下!”

侍者的一句提示使他集中精神,不再亂想其他事。

一個使者將手里的獨角獸頭油燈舉高,詢問:

“大神,您這是往哪里走?我在前面為您引路吧!”

“往哪走……?”

宙斯重復著,不覺好笑。自己只是突然心煩意亂,因此出來走走,如今卻走到了半山腰。放遠目光,前方還是黑漆漆的看不到盡頭的路,沉思幾秒,宙斯回答:

“去卡蕾忒那里!”

“這么晚了,使者已經睡下了。”

“沒關系,咱們就在外面看看,然后再回來。”

就這樣,兩個侍者一前一后手持油燈為大神指引引路。

“呵呵……呵呵……”

靜寂的夜路上,一兩聲女性的輕笑傳入宙斯的耳中,余音清晰悠長。

“誰?”

宙斯突的停了腳步,左右張望時斷聲問去。

“大神,您怎么了?”兩個侍者慌忙止步,圍上來問。

“你們沒聽到什么聲音?”

“……”兩個面面相覷,急忙低頭回復:“沒有。”

宙斯詫然,又緊張的看看四周,并無異象,于是繼續趕路。

空中的緋月圓得更加飽滿,而他投在地上的黑影緊隨著他的步伐前行不懈。那黑影中,緩緩升起一物。

隊伍最后面的使者長大了嘴巴,還未喊出聲音,意識便被某種力量奪了去。他的兩眸向上一翻,眼洞完全被眼白占據。

宙斯感覺異樣,回身看了一眼,身后并無異樣,后面侍者還在,于是沒有想太多便正過身子。

那個悚然之物再次從宙斯的影子中崛立……

當宙斯再次轉回身的時候,逐漸增高的暗影完全吞噬了他的身體……

——

宙斯恢復意識的時候,耳畔浪濤依舊。在那泛著破碎浪花的礁巖之處,他又一次見到了那個久違的輕麗身影,正披著一身蟬翼紗衣,踩著清涼的海水邁出一波一旋的舞步。

宙斯情知這種如詩如幻的境界只是一貫的午夜情夢。

重生之后,每逢自己心情煩躁之時,他都會在入夜的沉睡進入這樣的夢境。而他每回靜靜的駐足觀看佳人起舞,待夢醒魂歸之后,他的心情就會平復如初。

此時,宙斯如以往那樣不言不語,只是站在十米開外的地方,面帶和煦的微笑注視著翩若驚鴻的美人。

他確信夢境之當的她,海洋女神忒提斯,也一早留意到了他的到來,因為就在自己駐足于軟沙之間時,她跳的更加起勁了。就在她那婀娜的身姿轉動之時,那副剪水眸光和他的眼神輕輕的碰觸,如蜻蜓點水般不留一絲痕跡,卻是飽含了萬種的深情與思念。

宙斯歡欣鼓舞的笑起來了,似乎忘記了世間萬種憂愁。

徒然,宙斯的視野現出一片緋紅。

不知哪里闖來一只樓高的巨型蜘蛛,在那舞動頻頻的身影背后張牙舞爪。

“你!”

宙斯大驚,呼喝一聲,正要抬手施救,卻見那怪物張開利鉗般的大爪,掐死了那輕靈的可人兒的細腰。登時,那嬌弱的身影在怪物兩個前鰲之間掙扎輾轉,變得時而清晰時而模糊,仿佛傾刻之間就會灰飛煙滅。

“不——”

宙斯表情痛苦且絕望大嚷,正要出手,卻感覺空氣如灌了鉛般異常沉重,讓他無力引發源力相救。

“不!不要!怪物,你放下她!忒提斯——”

宙斯看得揪心,卻不知那人面蛛形體的東西到底是什么玩意。仿是感同身受到那個倩影的苦楚,他向她艱難的舉臂高呼。

“哦呵呵呵,大神……父親,您還認得我嗎?”

蜘蛛的三個人頭在同一時間咧嘴,綻露出詭肆的淺笑。

“這聲音是……”

宙斯愕然瞪大兩眼凝視面前的怪物,想認,卻又不敢相認。

那怪物也已從宙斯異常的表情出看出了答案,便不再接著糾結這個問題,捏緊了兩鰲,繼續對他道:

““呵呵呵……不親自進入您的心境窺探我也不會知道,難怪神族重生之后,您對卡蕾忒明著袒暗里護,做事風格完全沒有神代殺伐果斷的勁頭,原來一直是海洋女神忒提斯的元靈作怪。

可能您自己都不知道吧?她一直沒有轉生的原因,竟然是是將元靈寄存在您的內心世界里,時時以最后的源力化解您心中貪婪、殺戮等諸多的罪念。這可真是最偉大的愛啊!哈哈哈……”

“什么……”

怪物的聲音低緩,可對于此刻的宙斯卻如雷貫耳,他慢慢抬頭,神色復雜的望著怪物鰲上鉗子緊的魅影。

是你?重生之后,我四處苦尋轉生為人的你卻不得,原來你一直沒有離開,你一直都在我的身邊……

怪物舉鰲將目標舉高。

宙斯從緬懷的悲哀中清醒之時,,那纖弱的身影已被大鰲斬為兩段,分別入了怪物左右兩邊人頭的大口中。

這一刻,這個世界的天空、海浪以及礁石全被變為了血紅。

“不——”

宙斯悲痛欲絕,揮臂發動源氣攻擊,一道道凌厲的攻擊波穿過怪物的身體,它卻顯得毫發無損。

“艾莉斯,你為什么要這樣!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偏要毀掉唯一能支撐我的精神寄托——”

“不這么做,又如何將您變成一個真正的領袖……”

怪物突突亂轉著的三對眼睛這一刻忽然全盯在宙斯身上,三張臉俱是扭曲而詭肆的笑容……

“大神!大神!您怎么了?”

半山腰,最前面引路的侍者不停呼喚呆若木雞的宙斯。猶豫多時。他壯膽伸手過去推了推宙斯的身體。

宙斯總算有所反應了。

僵僵扭頭,兩眼瞬間瞄準了面前掌燈的侍者。

“大……大神……”

侍者猛地感覺毛骨悚然。

面前,宙斯正對侍者緊盯不放的眼睛里一片渾濁的血色,根本看不到任何眼白和眸子,他的滿頭金色的短發也在悄無聲息之中轉為了紅色……

“啊——”

山路上,傳出異常慘絕人寰的叫聲……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