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六章 大兇的蠱

“天后,是我。我我來送血餌。”

一名年輕女孩戰戰兢兢的回答,清零脆弱的聲音從門縫外面灌了進來。

“哦,進來”

赫拉立馬酒醒了大半,答復的同時抱著銅鼎站立起來,將它輕手輕腳放到身旁的石桌上。

門被推開了,女仆裝扮的小姑娘走進來,手里托了一個漆盤。

“把東西拿過來”

赫拉背對女孩,頭也不回的吩咐她。

“哦是,是”

小姑娘嘴上應承,又有些猶豫的怔了兩秒,才端平手中的盤子挪動腳步。

這間內室的空間并不算大,而女仆與赫拉之間的距離可以稱得上極近,根本費不了幾步。

可這年紀輕輕的姑娘此刻卻顯得異常笨拙,好像個殘年之際的老婦一般步履蹣跚,每個邁步的動作很是僵硬。緩慢的行進中,那張花容般姣好青春的五官已經皺為一團,驚恐卻又警覺的眼神時時緊盯著桌上的圓鼎。

從她踏入內室的那一刻開始,她就莫名的心悸。每走一步,她都感覺像是一腳踏入冰窖中,全身被團詭異而凜冽的氣息包圍。

“你倒是快點啊”赫拉不耐煩的催促。

“是是天后,請您原諒”

女孩嚇得哆嗦一下,終于到了赫拉近前,迅速將托盤遞向赫拉。

赫拉向托盤里面看去,唇畔滲出滿意卻寒冷的笑意。

她所看到的東西正是一汪紅色溫熱的液體。

確切的講,這液體乃是從活人身上才剛抽取出來的鮮血,被盛在一只凈白細膩的瓷碗中,那鮮明的血色被白膩無瑕的瓷色反襯得極為明艷。

無數叫不上名的毒蟲在鮮紅暖熱的血液中掙扎翻滾,陣陣腥臭難聞的味道從碗里飄散出來,直沖赫拉的鼻孔。

她一反平日嬌貴做作的模樣,一手揭開圓鼎的銅蓋,一手毫無畏懼的抄起瓷碗,將瓷杯里的惡心東西如數傾入銅鼎里。

蓋上蓋子不多時,銅鼎里面便傳出一陣“悉悉嗦嗦、唧唧吱吱”的異動,似是無數鋼鐵般的利爪正在抓撓厚實的銅鼎內壁的聲音,接著又演化為激烈的撕咬和咀嚼所發出的神秘動靜。

赫拉回身,把手中空了的瓷碗放回女仆的托盤中。

“還不下去”

赫拉瞄了一眼膽怯的女仆,滿臉不悅。

小姑娘沒動身子,眼睛正直直的瞅著那只響動不斷的銅鼎,精亮的眸光滿載著恐懼與迷惘的復雜神色。

似乎那只鼎與生俱來具某種獨特的魔力,可以使意志不堅定的人為之著迷。

剛才,女仆分明聽到銅鼎里傳出幾聲清脆的笑聲。

赫拉瞄了瞄女仆那奇怪的表情和她額頭上密密麻麻的冷汗,不覺戾笑起來。

再扭頭看向窗外,朗朗夜空中,那輪高懸的明月正是紅艷凄美之時,那明艷的顏色仿若是就快滴出來的鮮血般鮮活。

“呵呵,時間剛剛好天意啊”

赫拉舉頭望月,別有深意的自語。

“緋月之夜,以怨魂灌鼎制蠱,死者尸體煉油焚香做引,下輪滿月,兇蠱成。如今開蠱之時,只差最后一引:新鮮的處女肉了。你這膽小卻又充滿好奇心的姑娘,必定會使我的艾莉斯滿意的”

“天后”

年輕的女仆就在赫拉身后,將她低沉的聲音聽得清清楚楚。頓時,女孩驚得汗毛倒豎,半張口間,嘴里噴出絲絲沁寒的白氣。

眼前,祝福女神赫拉猛然回身,容貌猙獰乖戾。

女仆猛然意識到自己的處境十分危機,不由得驚聲大喊起來:

“不不要,不要殺我天后,我求求你,不要殺我”

極度恐慌使她的全身綿軟無力,可求生的尚在,女仆掙扎著還是想要逃這間詭秘的內室。

赫拉沒有立刻追上去,而是站在石桌旁邊盯著那個踉踉蹌蹌的羸弱女孩,兩點精戾的光芒從她瞇細的眸中閃現出來。

驟然,內室天花滲出一股股鮮血,紅色的液體順流上而下,染紅了墻壁。

一處血紅的墻壁上映出赫拉的黑色側影,正慢慢向著獵物伸展了兩臂,那鷹抓姿勢好似一只飆狂窮兇的禿鷲。

空氣頓似鋒韌的弦,陰風平地而起,旋向奔跑的獵物

內室里揚起凄厲的慘叫聲:

“啊”

血,如漫天飛舞的艷麗梅花,落得遍處都是,就連赫拉的臉上、身上也沾染了不少。

而她對這樣的家常便飯早已見怪不怪,只管站在一地落紅之中,神色麻木的望著地上支離破碎的尸體。

銅鼎里的怪聲接連不斷,“唧唧嗚嗚”之聲像是許多看不見的人正聚在一起低訴著什么。

赫拉縱起源力,將那銅鼎移到地上的尸體之上,懸在距它一米之間的空氣里。

銅鼎一動不動的定在空中,不知何時,里面已經鴉雀無聲。

“唧、格格”

突然,詭異的聲音再次響起。那種奇怪的抓撓聲音越來越響,似是困獸即將被放出之前那種壓制不住的興奮。

室內的溫度變得更低了。

在赫拉眼前,銅鼎的蓋子自行打開了。繼而墨黑的氤氳氣息伴著腥臭的腐氣從銅鼎里面溢出來,將地上的尸體層層圍住,不多時,那尸體已經被濃稠的神秘黑氣完全包裹起來。

“艾莉斯艾莉斯我的女兒乖女兒”

赫拉緊張得前胸一陣匍匐,張圓了兩眼盯緊了那團黑氣,口中歇斯呢喃。

黑氣“砰”的迸散,尸體浮現,卻已是一具森白的骨架。

骨架周圍的血液里面似乎有某種東西正在蠢蠢涌動。

赫拉這時也感到說不出的驚悚。她深深呼吸一口,壯膽伸長脖子,向那涌動的紅色之處定睛瞅去。也就是這個時刻,那涌動的血團驟的長大成型,結為一個真人大小的蜘蛛。它那展開的八條長腿與普通蜘蛛無異,只是生得三個人頭,且每個頭顱和剛剛被吃掉的女仆人的一模一樣。

此刻,它閉起三對眼睛,以正中的頭顱瞄準赫拉。

“哎呀”

赫拉從來沒見過這樣怪的東西,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渾身顫抖不止。

“母、親”

三對眼睛同時張開的瞬間,三個嘴巴也一起張開,吐出一聲沙啞的音節,仿佛是陣曼妙的輕絲刻意含在了咽喉之間,還沒有完全傾釋出來。

“哦哦”

聞聽熟悉的呼喚,赫拉終于鼓足了勇氣正過臉來面對它。

“艾莉斯你是艾莉斯你是我的艾莉斯”

赫拉滿臉是淚,邊嗚咽著,邊向面前的怪物展臂。她像觸及它的容顏,動作卻在中途停住。它的聲音是從前的糾紛女神,可是眼前的三張臉,已算是陌生。赫拉臉色一變,既畏懼又是心痛,不禁哭起來:

“艾莉斯,你怎么變成這幅模樣了嗚嗚”

怪物忽然裂嘴,露出滿口鋒利閃光的獠牙。它對赫著拉挺一挺身形,嚇得她連忙縮回來手臂。

三張臉孔同時邪邪笑起來,混沌的眼瞳縮為細線:

“母親,我們的時刻終于來到了”

冥府

冥王哈迪斯接到稟報,匆匆趕到第十九層地獄,“無間”極地。

翻滾不熄的火海不禁使哈迪斯皺了皺眉頭。他以結界護身后,向著熾熱的紅焰里邁了兩步。

“放我出去”

未曾尋到目標,一聲熟悉的意念波徑直傳入了他的大腦。那嘶吼如雷的聲音猶如怒氣沖天的火浪,攜帶著無限的怨氣。

哈迪斯無奈的低了低頭,輕嘆口氣,以意念波回復對方:

“你又發什么瘋之前你又不是不知道,既然自愿與冥府訂約,元靈就要永生留在無間地獄里面承受地獄之炎,絕無反悔”

“我沒有反悔眼下世間大亂,卡蕾忒母子有難,我絕不能坐視不理。你放我出去,我會守護她直到她平安生產之后再回到地獄,說到做到”

“不行”哈迪斯對著熊熊烈火果斷的回絕:

“冥府可從來不能開這樣的先例”

“哈迪斯你簡直就是個默守陳規的笨蛋”

男性意念波發來的同時,一股火浪徒然躥高幾重,在哈迪斯矮小的身體前面如魍魎般舞動一番后,又退了回去。

“你才是什么都不明白的笨蛋”

哈迪斯被對方無禮的行為徹底激怒了,收回意念波,睜大眼對著火海大嚷:

“你就算見了她又能怎樣見與不見對現在的你有什么兩樣夢再美好,也會因為它的短暫成為悲傷的痛她好不容易已經走過來了,你何必再去親手撕開她心上的傷疤”

時間仿若因冥王聲嘶力竭的斥責凝止了一般。

火浪完全退下去,變為漫山遍野的彼岸花,點紅了整個無間的世界。

冥王在花海中靜立了許久,也沒再接收到任何意念波。

哈迪斯穩了穩情緒,憑空發出最后的波聲,無論對方是否愿意接受,他都要把心聲一吐為快:

“現在,能救卡蕾忒的人只有她自己,所以別再去打擾她。你意已絕,既然選擇了無間,那么前塵往事,與你再無半點關系了”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