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章 入住荷家

荷西隨卡蕾忒一行登上光之捷徑。

剛開始的時候,他還不怎么適應腳下那種比平行電梯還要快速的移動感覺,但是很快他就在這種奇特的環境中游刃有余。

眼中,始終有簇簇電芒火石的光束不停穿梭,一些形狀特別扭曲的景像急匆匆沖進這些逃亡者的視野,又急匆匆經過他們的身邊向后面奔去。

荷西并不對這些神奇的食物感到好奇。長到這么大,他接觸了太多的奇幻客觀影片和書籍。

他確信提坦神祗口中所說的“瞬間移動”就是人類幻想劇中演繹的“時空旅行”,使人們不僅可以在瞬間從遙遠的地方到達另一個地方,還可以完成時間上的穿越。況且卡蕾忒剛剛也有解釋,那些飛馳而去的光斑和變形的景物就是他們正在穿越時空的體現。

當他們的眸中被一片刺眼的盲白占據的時候,腳下發光的路徑停止了前行。

卡蕾忒一行已經現身在人界的某個國家。此刻,他們正站在某個不知名的街道馬路旁,周圍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和來往喧囂的車輛。

“這是……中國!”

荷西看看四周,露出驚喜而親切的表情:

“這里是我的家鄉,北京呢!”

“下一步我們該做什么呢?”

柏修的神情顯然沒有荷西那樣樂觀。

一抹干燥的冷風吹過他的后頸,他輕微打個寒戰,隨后向對面人行便道上排排枯葉凋零的大樹望了望,蹙眉說道:

“我們這次回到人界都沒來及準備新的身份,想要躲避奧林帕斯的耳目,除了不能運用神力源外更不能隨意進出公眾場合。我和阿爾提彌斯倒還好說,只是卡蕾忒懷著身孕,在這深冬的季節里棲身的話可不能將就啊!”

“沒關系,我不需要特殊優待啊!”卡蕾忒嘴上逞強。

荷西略作思索,馬上提議:

“我帶卡蕾忒去我家!我媽從前幫親戚帶過一陣子小孩,護理方面很有經驗,一定會照顧好卡蕾忒的。”

“啊?怎么可以?這不好……絕對不要!”卡蕾忒拼命搖頭反對。

“沒有什么不好的啊!你現在正是身邊需要人照顧的時候。柏修也說了,你們現在行動都不方便,也不能像從前那樣入住酒店吧!”

“可是……”

“我看就照荷西的提議做吧!”

柏修打斷他們兩個的爭論,吩咐大家:

“卡蕾忒與荷西一起回家,我與阿爾提彌斯就在你們附近找個地方落腳,方便大家相互照應。有事我們盡量見面溝通,小心運用一切法術和源力!大家千萬記得!”

“嗯……好。”

事已至此,卡蕾忒也只好同意了荷西的建議,她也不想因為自己拖累大家。這段非常時期,她的主要任務就是謹慎行事,安全度過孕期,盡可能安穩的生下小公主。

布署完畢,柏修不好意思的看看身旁的月神。

“阿爾提彌斯女神,這段時間可能要委屈一下了,如果沒有找到合適的落腳處的話,我們就要做好露宿街頭的心理準備了。”

“哪里會委屈?不委屈!不委屈!”

阿爾提彌斯對他連連擺手,神色卻是喜上眉梢,滿是按捺不住的激動與憧憬。

聽說是和柏修在一起,心里已經樂開了花。她的腦中甚至已經勾畫出了很多從人類網文里看來的狗血劇情,那就是與心愛的男子邊嬉笑怒罵的闖蕩江湖邊談場轟轟烈烈的戀愛。

“那就先找個地方落腳吧。我們幾個穿得過于單薄,北京眼下正值深冬,氣候寒冷,與奧林帕斯溫暖舒適的環境大為不同啊!”

柏修對月神感激的笑笑,動手整了整挎包。

阿爾提彌斯還沉浸在無比幸福的遐想中,根本不會把柏修的顧慮放在心上。

“冷嗎?哪有冷?”阿爾提彌斯調皮的笑道:“我覺得還好嘛,提坦神祗怎么會被冬季嚴寒嚇到嘞?”

柏修無奈的笑著搖搖頭,繼而對大伙說:

“那就在這邊分手吧!荷西,你先帶卡蕾忒離開,好好照顧她。等我和阿爾提彌斯女神找到落腳的地方,再和你們聯絡。”

“好,你們也多保重。”

“小心點,柏修……”

——

卡蕾忒住進荷西家的時候已是下午光景。荷西家位于北京市中心里面一所中檔小區內的一處筒樓內。這棟樓共有二十層之高,荷家就住在中段的十層。

荷家的房子規格是標準的百平米大三居,坐南朝北方位通風采光極佳。荷西和他的父母各住一間臥室,剩下的一間則被改造成了書房,供荷西的父親在里面揮毫弄墨。

卡蕾忒一搬進來,荷西便把自己的臥室讓給了她,他自己收拾一下東西,搬進了父親的書房。

兒子如空降般突然返回了家鄉不算,還將前女友一并帶回的事件著實震驚了荷西的父。老兩口的生活向來中規中矩,一時間難以接受兒子有違常理的荒唐行為。

“這叫什么事?……你小子自己說說,你辦的這叫什么事——”

書房的家庭會議中,荷西的父親坐在檀木書桌的正首位置,看著神色決絕的兒子,當即暴跳如雷將桌子拍得山響。

“我供你出國讀書容易嗎?你不好好用功,盡搞些烏七八糟的事!如今又把一個挺著個大肚子的外國女人帶回家,親戚鄰居知道后會怎么看你,怎么看我們——”

“哎呀老頭子,你小點聲!”

荷西的母親坐在一邊,看到老伴真動了怒急忙勸慰道:

“你就不能小點聲說話啊!我看那姑娘也怪可憐的。老公突然過世了,路上證件什么的也都丟了,現在北京這么冷的天,你讓她一個孕婦去哪住啊!”

老太太說完嘆了口氣,確實是真心疼了:

“我看啊,就讓她在咱們家過了春節,天氣暖和起來再想辦法吧!”

“不行!我家又不是收容所!再說,她挺著肚子,進出肯定會被鄰居指指點點,你我的老臉往哪擱啊——”

“爸!”

荷西對父親的偏執態度忍無可忍,“騰”地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憤然反駁:

“她的孩子來得名正言順,有什么指指點點?你看她礙眼我帶她離開好了,絕不再回來給你添堵!”

“小西!”

荷西的母親哪里舍得剛到家的兒子又要離開?三兩步的趕在書房門前拉住臉紅脖子粗的荷西,對他壓低聲音說道:

“你傻啊你!坐回去,我給你想辦法。”

荷西的母親溫婉淳良,對兒子剛剛陳述的前后事件深信不疑。

當然,荷西的陳述雖然簡單卻也十分巧妙,完全規避了有關提坦神祗的一切。

將兒子穩回原位,荷西的母親心中多少有了些底數。

從前,但凡家里有大事件發生,需要全家人的統一意見解決時,他們三人通常以舉手表決,爾后少數服從多數的方法拿出最后方案。

此刻,爺倆的矛盾焦點主要是針對卡蕾忒的去留問題,荷西的母親心里清楚,能否圓了兒子的心愿留下那個異國女子,最后就看自己這關鍵性的抉擇了。

“我贊成小西的意見,把卡蕾忒留下。馬上就是春節了,等過了節天暖和了,咱們再商議她的去處吧。這期間,就有我來照顧她的起居。”

轉過身,荷西的母親篤然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真的?媽,你同意把她留下了!?”

荷西大喜過望。

“什么?簡直是胡鬧!”

荷西的父親又是狠狠一掌直接拍在了書桌上,瞪眼叫嚷起來:

“我看你也瘋了!那個女人和咱家有什么關系!?”

“有什么關系?哼!”荷西的母親不滿的懟過去:

“咱們中國自古以來可是遵循孔孟之道的文化大國,虧你還是讀書人,都不懂得雪中送炭、錦上添花的道理?大冬天冰天雪地的,你就好意思把個孕婦趕到大街上去啊!要是讓人家外國人看見了,不定怎么瞧扁了咱們中國人呢!別再爭了,我看這事啊,就這么定了!”

“好,好!你們娘兩個是一條心!我惹不起躲得起!”

荷西的父親表現出無可奈何的態度,悶悶從椅子上站起,用手不斷指著他們母子兩個:

“我可告訴你老太婆,你愿意伺候她是你事。從今個開始,我不再吃家里一口飯,我可不愿意和那種女人同桌而食!”

“您呀,愛吃不吃!”

荷西的母親看著老伴那副臊眉搭眼的樣子真是好氣又好笑,可這時的她心里也明白得很,老伴嘴上的倔強其實是肯做出讓步的表現罷了。

共同生活了二十幾年,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他。雖然他脾氣有些急躁,但大體上是文化人出身,做事絕然不會太不通情面。

目送老伴一路倒背兩手走出了書房,荷西的母親打趣道:

“這段時間麻煩您就在外面下下館子吧,喝點小酒吃口肉,千萬可別委屈了自己啊!”

“媽!謝謝您!”

荷西從椅子跳起來,感激的拉住母親的雙手。

剛才可多虧了她幫了自己啊——

“你個傻孩子,沉不住氣!你爸也就嘴上厲害厲害,還真能把你們往外面轟啊!”

荷西的母親對兒子撇嘴說,埋怨卻又心疼。

“總之,還是您好!”

“行啦,時候不早了,我要籌備晚飯了。看看你們在外面遭罪成什么樣了,今晚啊我來給你們做點好吃的!”

……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