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章 逃亡之路

面對卡蕾忒復雜難喻的目光,維納斯羞愧不已,當場把頭顱埋得更低,口中叨叨喋喋,自責不斷:

“我……我知道,卡蕾忒,這真相叫你難以接受。而這段日子,你離開圣山去人界經歷了種種風浪后又回到圣山生活,我內心也承受著痛苦的煎熬。眼看你為黑暗之神的離世悲傷,還要受赫拉黨羽的欺凌,我便更加恨自己。卡蕾忒,我們幾個神祗也許真的保護了這個世界,可是我們的做法都錯了,我們不該用自私的手段束縛、傷害了你、黑暗之神,還有其他無辜的人!”

維納斯抬頭,紅著眼圈看看卡蕾忒,又看了看她身邊的荷西。

“女神,您不必如此。”

卡蕾忒平靜的等待維納斯懺悔夠,便對展動眉梢,對維納斯一個做出釋然的淺笑。

“假如當初在我接受任務委派去人界之前,我已經得有關寶石的秘密時,也許我會因為被你們無情的利用而心懷恨意,可是人界過往過生死離別的經歷已經教我看清了太多事,因此內心再淡然、從容不過。或許,長大本身就是學會寬恕的過程。女神們,反而是我該感謝你們,感謝你們讓我有機會再次遇到荷西,實現前世的約定。更讓我有機會認識了真正的德莫斯,讓我與那樣一個愛恨分明的男子漢相知、相愛并相守半生。如今,我的記憶里擁有了一段刻骨銘心的愛戀,身體里還在孕育著一個小小生命,一段愛情的結晶,我不會怨天尤人,更不再有任何遺憾……”

卡蕾忒用溫暖手掌婆娑著自己凸起的肚子,越說越是動情,說到最后聲音完全哽咽了。

“卡蕾忒,我的好孩子!”

維納斯將她再次擁進懷中,與她互擁而泣。

聽到卡蕾忒傾訴著她對德莫斯的愛時荷西的神色有些悵然,他平靜的望著她,心情澀澀復雜。

命運女神克羅托感覺時間已然不早,于是催促大家:

“好了,話到此處大家就別再耽擱了。卡蕾忒,荷西,我們今晚就將你們送出奧林帕斯!”

“什么?可是我們一走了之的話,宙斯肯定會察覺到……”

“小姐,您安心離開圣山吧,后面的事情就交由我們兩個來完成!”

把門的兩個掌司走到卡蕾忒對面,神色忠懇。一個說道:

“我們兩個愿意代替您和這位先生守在奧林帕斯掩人耳目,您去人界需要的東西,我們已經準備好了,您可以立即動身了!”

“什么……你們……”

“我們兩個從神話時代起就在小姐身邊服侍您的日常起居,這次更是為了再次效忠您而選擇了重生。如今主人遇難,下人怎能坐視不理?”

另一個掌司說話之間已淌下串串熱淚。

不需多說,誰都明白此次主仆的分別必將成為永遠,今生今世她們再不會有相見的時日了。。

維納斯隱忍著離別的悲傷,揮舞手臂施展法術,將兩團白蒙蒙的光芒包住了兩個侍女的全身。轉眼之間光芒散退后,侍女不見了,眾人眼前多出了一個卡蕾忒與荷西。

“有勞你們了……”

卡蕾忒怔怔看著眼前的自己與另一個荷西,含淚與她們告別。

“要走的話帶上我們,我們自愿跟隨卡蕾忒離開——”

聲音未落,柏修走進了內室,身邊跟著月神阿爾提彌斯。他們兩個早就穿上了人類的衣著服飾,顯然做足了準備。

“柏修!”

卡蕾忒與荷西詫異,幾乎異口同聲。

“荷西,好久不見……”

柏修先與荷西寒暄,神情親切中帶著小小的激動。

人界,兩個男人曾經共同對付妖后海倫,一起入海作戰,兩次出生入死的經歷已經讓他們視對方如手足兄弟般親近。

“柏修,你就不必勉強了,還是留在奧林帕斯吧!”

卡蕾忒一方面擔心柏修的身體吃不消消未來漫長的逃亡旅途,一方面就是不想再拖他下水,因此想要勸說他打消一起離開的念頭。

“我曾說過,你離開的話,我必會隨你而去!如今就是兌現承諾的時候。”

柏修對她言辭鑿鑿。

“柏修去哪里,我就跟他到哪里!”

阿爾提彌斯及時插入一句,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

“額……”

卡蕾忒突而感覺到空氣中彌漫出一股強烈刺鼻的酸味,急忙閉口不再發言。

“事不宜遲,快走!”克羅托又在一旁催促:

“赫米斯,打開秘密通道送他們幾個離去吧!”

“等等——”

雅典娜打斷她,滿臉肅然的向著卡蕾忒走過去。

“女神?”

卡蕾忒感到幾分意外,不知雅典娜這時候叫住自己有什么事,或許還要對自己囑托幾句吧?

等了幾秒,卻不見雅典娜開口說一句話。

眾人詫異之間,只見雅典娜猛的抬起了右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襲向卡蕾忒。那只手中正握著一把利劍,通身光彩璀璨,無不將內室的每寸空間點得鐙亮。

“啊!卡蕾忒——”

灼眼的光輝中,荷西努力迫使自己睜大雙眼看清突發的一切。他眼睜睜的看到雅典娜親手將那把鋒利發光的劍鋒插入了卡蕾忒的胸膛。

滾滾源力外泄,一時間化作兇猛的旋風將雅典娜與卡蕾忒圍在當中。絲發與衣擺喇喇抖動之時,雅典娜依舊沒有罷手的意思,將那長長的劍鋒繼續向卡蕾忒身體里面捅。

在場的一眾全都被這剎那間的逆轉驚得目瞪口呆,現場變得鴉雀無聲,甚至聽不到半絲呼吸的聲音。

奇異的劍輝在鋒芒完全刺進卡蕾忒前胸的那個時刻滅去了,短促如曇花一現般,卻又像在刺入的瞬間,化作無形的力量全部注入了卡蕾忒的身體里。

這個時刻的她仿若一只電力充足的燈泡,整個身子都在綻放奪目而強勁的光輝。

這是怎么回事?

荷西站在旁邊好不納悶。

自己明明親眼目睹了卡蕾忒遭利刃襲擊,可她被刺后的前胸上偏偏沒有留出一點血跡,這完全不合情理。

不僅如此,以那利劍的尺度,卡蕾忒纖柔的身體早該被劍鋒插穿了才對。可此刻她的后背卻是完好如初,不但看不到穿出的劍鋒,而且也不見一絲傷口。

就在他內心疑惑的時候,插在卡蕾忒前胸上的劍柄居然軟化為一束光輝,下一秒便如靈動的游龍,甩尾沒入了卡蕾忒的胸膛。

“雅典娜……”

卡蕾忒怔怔看著面前的戰爭女神,看她那副青春煥然的身體在自己眼前慢慢退化成一副蒼老龍鐘的樣貌,看她那滿頭靚麗的紫發轉瞬變為了皓白稀疏的銀絲。

“女神啊,您這是何苦呢?!”

卡蕾忒淚眼婆娑,她終于知道剛才并非是雅典娜故意襲擊,而是將自己的源力全部傳承給了她的方式。

失去了神力源的支持,戰爭女神的身體才會迅速退化。

雅典娜勉強睜大渾濁蒼茫的眼眸,褶動松弛的嘴角,那皺紋堆疊的臉上隨即展露出欣然無畏的笑容。

“這是我虧欠你的,卡蕾忒……德莫斯幫了我,可我最終沒有保全他!現在我將我全部的力量傳承給你以作補償。一切拜托你了,請用這份力量守護人類的世界。還有,好好活下去!”

“是!我以提坦神祗的名義發誓,誓死守護人類,勇敢活下去!”

卡蕾忒用力抹去淚水,對雅典娜和其他神祗起誓。

“走吧,快走,讓赫米斯使者帶你們幾個離開,快!”

“幾位,隨我來,動作快!”

赫米斯高舉起雙手,喚出可以打開圣山結界的盤蛇寶杖。決然看了卡蕾忒、荷西、柏修與阿爾提彌斯幾秒,他狠狠用力,將寶杖的杖尾砸向地面。

地表即刻傳出輕微的顫動,隨后,盤蛇杖接觸地面的那個點上便出現了一條奇特的路徑,形狀好像一條靜靜流淌的河流,蜿蜒曲折間整體洋溢著奶白色的光亮,使人看著心情靜謐而舒暢。

這條奶白色的光帶,到底是什么?

荷西感覺奇怪。就在這間寢宮的內室里,所有被這條路徑所接觸或者貫通的陳列物品,都呈現為模糊半透的虛影。再向奇異光帶延伸的方向放眼望去,一時間真難看穿它的勁頭到底在何方。

“沿著這條捷徑出發吧,各位!它會將你們直接送往人類的某處,一路保重。”

赫米斯豎直盤蛇杖說著,對卡蕾忒一行依依不舍。

“女神,大使者……”

離別在即,卡蕾忒也是滿心難舍的情緒。

“走吧,快!”

“別再耽誤了,快點走!”

幾位神祗強忍感傷,催促著他們幾個上路。

終于,叛逃者們走上赫米斯開設的路徑,將自己的雙腳沒入了柔和的白光之內。

立時,他們感到腳下的白色光帶正在移動,速度越來越快,將他們站立的身體帶向時空的遠方……

目送卡蕾忒一行登上光之路徑,幾位神祗的心不但沒有一絲松弛,反而又增加了幾重分量。

“容納了黑暗之神的力量,如今又融合了我的神力源,卡蕾忒應該可以肩負重任了吧……”

雅典娜目送最后一點奶白的幽光消失在昏暗的墻壁上,似有心憂的問向兩旁的神祗。

克羅托眼望卡蕾忒一行消失的方向,語重心長道:

“無論如何,這都是她的宿命,遲早,她都要獨自面對宙斯,獨自承擔她的使命!……調和之神,一切……拜托你了!”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