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章 真相大白(3700字)

奧林帕斯,天象九儀——

“呼……呼……”

不知過了多久,荷西的意識終于恢復了。好像經過一場驚心動魄的搏斗般,他大口大口呼吸不停,全身筋骨癱軟無力。

荷西對剛才的的一切記憶猶新,此刻四下突然變得異常安靜,他不由四下看看,神色緊張恐懼。

此時,天象九儀里和他剛進來那會兒沒有任何區別。

半圓高矗的穹頂上,九個象征天文行星的圓球完好的懸浮在各自的位置上,各自沿著它們的軌跡緩緩運行著,一切正常,顯然沒有大火和地陷的絲毫痕跡。

這么說,我剛才看到的全部都是幻覺吧?肯定是他搞出來的……

荷西猛然意識到了什么,翻眼復看空中那地球象征的球體。就在那藍色圓球的旁邊,全神之神宙斯憑空站立著,倒背雙手看著荷西,滿副鄙笑的嘴臉。

荷西窘然卻也憤怒,“嗖”的從地上站了起來,挺直了腰板。

宙斯飄飄然降落到了地上,俊逸貴氣的五官溢出極度得意的神色。

“你還好嗎,荷西先生?”他故意挖苦他。

“宙斯!你……搞什么鬼!”

荷西惱羞成怒,嚇得慘白的臉皮轉而紅得發紫。

他慚愧,居然被一個小小的幻術嚇得魂飛魄散、屁滾尿流,竟然在神祗面前給人類丟盡了臉面。這樣懦弱的自己是多么可恨啊!

宙斯向前走近了幾步,朗聲回答道:

“別擔心,什么也沒有發生,我剛才不過是在向你展示你們人類未來的命運而已。”

“開什么玩笑!你那樣做也是在毀滅你們自己不是嗎?別忘了,你們提坦神族,你們的圣山奧林帕斯也是建立在地球上的一部分啊!”

荷西聽得驚心動魄卻也充滿很多疑問。

宙斯輕笑,對荷西的憂慮大為不屑:

“這個就不需要你來操心了!從現在開始要做的事情,就是待在奧林帕斯里吃好喝好,和我們提坦神祗一起見證那個萬眾矚目時刻的到來。”

宙斯凌厲的回身,一面動身離開一面對他的大使者赫米斯吩咐:

“去吧,帶他到那個特殊的地下監牢。不必擔心‘滅世’那天他在陸地上的安危。反正他受地獄之王的保護,再怎樣也不會死!”

身后響起荷西焦急不迭的叫嚷:

“別來玩笑了,宙斯!等一下,你回來!回來——”

……

烈日當空——

奧林帕斯諸神從頂峰的宙斯神殿里面走出,紛紛帶著自己的侍從們返回各自的寢宮去了。

命運女神克羅托、愛神維納斯與戰爭女神雅典娜走到一起,臉上都是些凝重不堪的表情。

維納斯頻頻搖曳著手中的折扇,燥熱的正午不免使她心情沒來由的煩悶。

走了幾時,她實在忍不住了,低聲對她身體兩側的雅典娜與克羅托說:

“今天大神急匆匆的召來諸神議事,我瞅這意思,他是鐵定心思了……”

“哼!他鐵了心,我這里也是鐵了心的!”

雅典娜從議事開始就憋了太多的不快,如今維納斯引出話題,她急忙接著話茬悶哼出來,這才感覺那些沉重而不滿的情緒得到了釋放。

“雅典娜,你別對宙斯表露出太多真實的想法……”

命運女神克羅托警覺的看看兩旁,沒有閑雜人等,這才勸慰雅典娜道:

“剛才的會議你與宙斯爭論得過于激烈,這會才容易暴露咱們的立場,對今后的局勢發展十分不利。畢竟我們都知道,大多數諸神大多數慣于見風使舵,指望他們明確態度,站出來反對宙斯的計劃,是根本行不通的!”

“對不起克羅托,讓你擔心了。我真的受夠了。你們看看奧林帕斯,看看我們再度重生后的圣山現在究竟變成什么樣子了!赫拉黨羽一手遮天,以阿波羅為首的諸神各自為己,全是些隨波逐流的庸慫之輩,如果宙斯偏執的想法還不能得到糾正,恐怕滅世大劫那日也會是我們提坦諸神滅族之時啊!”

雅典娜聽了腳步,語重心長的訴說中流露出許多的憂慮和哀傷。

克羅托輕嘆:

“大神如今怎么能是說勸就勸的回來的呢?……依我看……咱們是時候再度鋌而走險了!”

“你……你是要?”

維納斯和雅典娜知道克羅托心里已經有了對策,急忙拉她到僻靜處。

克羅托平視遠處某一點,澈明的眸底現出兩點精光,神情異常嚴肅:

“我現在還不能肯定預言中可以救世的‘調和之神’究竟是不是她,但看冥王費盡心思保護那個中國人,這不難看出哈迪斯真正想要保護的人,應該就是她!早知道哈迪斯終年深居地府,身邊擁有的神獸諦聽的預知能力完全在我之上。因此我想做的……就是幫助她們逃脫,在滅世之前越快越好!”

“那我們來計劃計劃……”

三個女神祗湊成一個圓團,竊竊私語起來……

——

緋月之夜持續好幾晚了……

這幾晚,卡蕾忒都沒有休息好。

前些時候她聽侍從帶回來消息,說是荷西已經離開了崖囚,爾后被大神宙斯帶到了天象九儀好一番羞辱,最后被秘密關進地牢。

卡蕾忒時時擔心荷西的情況,無奈關進地牢相當于與世隔絕,里面發生任何情況外面也再不得知。

另一方面,卡蕾忒心中產生很多疑問。天象九儀自神話時代起就是族中的重地,除了最高領袖,去過那個地方的神祗也是微乎其微。如今宙斯卻將荷西帶去那里,到底意欲何為?

此時已值凌晨,卡蕾忒依然睡意全無,站在寢宮的窗邊輕撫著自己凸起的肚皮。

里面的小家伙應該是睡熟了,卡蕾忒想。折騰了一天,她現在應該是玩累了,才會沉沉睡去了吧。如此,自己的身體也可以感覺輕松些了。

夜風打個旋轉躍進窗欞,卷起懸掛于窗邊的水晶風鈴,帶它響起“叮叮鈴鈴”的一陣急促而清脆的聲音。

就在這時,外面傳來“篤篤”扣門聲。

“小姐,維納斯女神和幾位女神來探視您了。”是自己侍女的聲音。

這么晚?卡蕾忒暗道。

再想想也沒什么奇怪的。

如今自己被罰寢宮軟禁,如果想要規避麻煩,挑晚上的時間最合適不過。這段時間,那些見人下菜碟的侍衛頭目們也再好說話不過了。

卡蕾忒整整長裙,又捋一捋滿頭長發。

一陣嘈雜的腳步聲從外面傳進內室,人影珊動之處,三位神祗簇擁著一個男子走了進來。

“哦!卡蕾忒我的姑娘,你還好嗎?”

愛神維納斯最先趕上前,展開雙臂給了卡蕾忒一個深情的擁抱。

“夜那么深了,您怎么特意趕來了?……還有……”

卡蕾忒在主人溫暖的胸懷感動的說,目光無意識的移去旁邊動,卻在一時間“簌”地凝住,臉上顯露出難以置信的表情。

“荷西!”

顧不上與同行的雅典娜、克羅托女神寒暄,卡蕾忒情不自禁的喊出來他的名字。

“卡蕾忒!”

荷西三步并作兩步兩步沖過來站到卡蕾忒的面前,蒼悴的神色在這個瞬間一掃無遺,兩個深陷的眼窩里重新升起冉冉光輝。

“是她們!是這幾位好心的女神救了我!”

“抱歉,兩位女神,請原諒我的失禮……”

卡蕾忒這才覺察到自己有些唐突了,于是逐一向另外兩個女神行禮,而她們只是寬宏的笑笑,并無在意。

“卡蕾忒,宙斯想要利用九球儀降罪人界,妄圖滅世!”

見面不久,荷西就迫不及待將自己知道的事講給卡蕾忒。

“……可是,這倒是怎么回事?”卡蕾忒迫不及待問,表情緊繃。

雅典娜走上來:

“沒多少時間了,我們就長話短說吧。卡蕾忒,現在我就來告訴你全部真相,相信之前在人界,你已經從冥王哈迪斯那里大概了解了雅典娜寶石的秘密。”

“您是說……”

“是,親愛的!當日秘密會晤,一手打造了封禁寶石的媒介,并將媒介水晶球帶往人界的神祗,就是我們!”

雅典娜盯住卡蕾忒神色惶然的臉停頓一秒,最終道出一整句話。

“可是,為什么?你們為什么想要背叛大神呢?”

雅典娜注視卡蕾忒,堅定的表情逐漸現出一絲難過。

“神代我們對特洛伊國犯下不可寬恕的罪過,如今我們想要彌補。卡蕾忒,能夠決定人類命運應該是他們自己,而不是我們提坦神祗。我們現在才悟出這個道理,希望還不算晚。”

“參與那次計劃的神祗,還有我!”

清朗而堅定的聲音自門外響起,內室里面把門的兩名掌司應聲推開了門,大使者赫米斯大步走到眾人面前。

“什么……您也……也是……”

赫米斯的登場著實出乎卡蕾忒與荷西的意料。

荷西驚大了兩眼,將赫米斯從頭到腳看遍,看得這行事沉穩老練的大使者都感到有些發毛。

平日里,赫米斯一貫是宙斯的得力助手,深受宙斯寵信,誰都想不出什么樣的理由才能讓這權勢赫赫的神祗幡然倒戈,選擇背叛大神宙斯。

“你?你不是宙斯身邊的人嗎?”

荷西至今對赫米斯的身份抱有懷疑態度,心中嘀咕著,這個大使者也太會掩藏了吧,雙面間諜的套路玩得簡直比電視里的諜戰劇還要高深多啊!

赫米斯從容一笑:

“抱歉,因為很多復雜原因,我不得不做些掩飾。讓你受苦了,荷西先生。”

“可是,你為什么……”

“創造神瑪雅,就是我前世的母親。”赫米斯不再隱瞞,一口氣解開全部謎團:

“她與雅典娜以及其他女神創造了人類世界,她比誰任何神祗更加熱愛人類,我不能眼睜睜看著母親用畢生心血創造的文明遭到毀滅而無動于衷。得知重生后宙斯的滅世計劃后,我和幾位女神進行了秘密會談,商討出對策后就讓金工神赫淮托斯打造出一個堅不可摧的水晶球,將雅典娜寶石嵌入以后,我又打開一條不為察覺的通道,將寶石送出了奧林帕斯。”

“而那個親手將水晶球帶給黑暗之神德莫斯的神祗……就是我。”

命運女神克羅托在赫米斯聲音落下去后接著說,挺身走到卡蕾忒與荷西身前。

真相,終于大白于天下了——

荷西悲傷的苦笑,嘆息著問眼前的幾位神祗:

“你們剛才提到的對策,就是利用雅典娜寶石除掉那些威脅到圣山的神祗?你們嘴上說要拯救世界,卻直接出賣了卡蕾忒,也拆散了我們兩個……”

“……”

卡蕾忒轉動目光,一一看遍眼前幾位華服加身、姿態雍容的神祗,表情驟轉,是異常的復雜。

她們幾個正是自己當初面見冥王哈迪斯求援之時,被哈迪斯告知實情卻刻意隱去名字的神祗。

正如荷西指責的那樣,她們都是自己最為親近的兄長姊妹、最為忠誠信賴的上司!可也是她們利用了自己和德莫斯的愛,像個提線者那樣時時操控著自己與德莫斯!她們幾個,就是最終導致一場愛情悲劇的真兇!

維納斯緩慢移動腳步走過來,垂頭似乎正在做出一番艱難的抉擇。最終,她鼓足勇氣抬頭:

“卡蕾忒,對不起,我很早就想告訴你全部事實……其實以你的愛作為打開水晶球的關鍵,為水晶球下達封印的神祗……就是我——”

推薦都市大神老施新書: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