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五十六章 特殊懲罰

卡蕾忒被帶回到自己的寢宮。侍衛里里外外把這里圍得嚴嚴實實,使她心急如焚。

荷西被困崖囚,自己又被罰在寢宮禁足,與外界失了聯系,根本沒辦法再和他見面。

正坐立不安著,外面一陣亂亂哄哄。

“行了,就五分鐘而已,你們至于嗎?新娘從早上婚禮開始就沒吃什么東西,如今你們不知道送點吃的喝的也就算了,我親自來送你們還敢阻攔我。里面的到底是大神的女兒,要是被你們折騰出個好歹來,我看大神到時候怎么罰你們!”

卡蕾忒一驚,那女性的聲音再熟悉不過了。

向外看去,一身銀白華服、如冰雪晶瑩的月神阿爾提彌斯大步流星走進來,后面跟著兩名侍女。

“你們兩個有話快說吧,時間有限!”

阿爾提彌斯兩眼并不看向卡蕾忒,也不落座,而是直接閃到一邊去了。

在她身后的高個侍女放下手中的東西,急急沖到卡蕾忒面前。

“柏修!”

卡蕾忒一眼認出他,他先前也曾用過相同的辦法混進她的寢宮來。

“謝謝你,阿爾提彌斯……”

情知又是月神暗中幫助了自己,卡蕾忒扭頭對她微笑著表示感激。

“不必了,只是因為柏修想要見你而已!”

阿爾提彌斯對卡蕾忒態度依舊冰冷,她側臉輕瞄了她一眼便迅速移開目光,嘴角滲出涼薄的淡笑:

“果然啊……你還真不是個省油的燈!”

柏修將卡蕾忒細致的從頭到腳打量個遍,最后目光落到她的小腹上:

“你還好嗎!?我聽說婚禮出事了,你和卡摩德動起手來!對不起,也許我不該給你出那樣的餿主意。”

“不,不能怪你,是我把整件事搞砸了!荷西的到來恰好提醒了真實的我……柏修,我真的不能違背自己的心,為了某種不可告人的目的違心嫁給我不愛的男人。”

“嗯!”

柏修注視卡蕾忒一臉毅然與篤定的神色,欣慰的笑著點頭:

“是!如果違背自己的意愿行事,你就不再是‘愛與光明的使者’卡蕾忒了!只是我很意外,荷西竟然會受到冥王哈迪斯的厚愛,擁有不死印記并能施展一定的攻擊力量,這樣子與半個提坦神祗無異了!”

“我現在最是擔心他……”

提到荷西,卡蕾忒一臉憂愁:

“正是因為不死印記,宙斯發落他去了崖囚。從前那里是專門用來對付半神英雄普羅米修斯的地方!我現在被禁足寢宮,根本沒辦法隨意出去。”

柏修睿智一笑,看看門外后轉回頭放低聲音對她說道:

“被罰禁足的只是你的身體,不是嗎?”

“……柏修,你是說……那個法術?”

卡蕾忒轉憂為喜,激動得兩眼發亮。

“對!對于現在的你來說應該不算難事,只是會耗費一定的體力!”

“太好了!等到入夜我就試試!”

卡蕾忒情不自禁拉住柏修的雙手,和他相視會心的笑著。

“切!”

月神阿爾提彌斯冷眼旁觀,酸酸忿忿的撇起嘴唇。

……

崖囚位于圣山奧林帕斯一處地勢險陡的斷崖處,因神代被宙斯用作處罰盜取神界火種的不死半神普羅米修斯而得名,因此它還有一個別名“裂身斷魂崖”!

此時的荷西被困在斷魂崖的峭壁上。

這里有上下兩組鐵鏈,每根鐵鏈的一端被釘死在峭壁的巖石里,另一端則連著牢固的鐵箍,用來束縛荷西的手腳。

荷西就這樣被一直困在峭壁上,除了鐵箍牢牢拷住他的四肢以外,再無其他可以固定或者支撐他的身體的固定點。

白天,他承受在毫無遮擋的曝曬之下。到了傍晚,日頭完全西下,痛苦難捱的勁頭才有了一絲緩解。

在過來這邊的路上,荷西從侍衛們斷斷續續的對話中了解到所謂的“崖囚”到底是多么可怕。

神代

,幫助了人類的英雄普羅米修斯因為得到冥王的嘉獎,擁有不死印記成了半神之軀,宙斯處罰這個“小偷”的特有方式便是將他發配到崖囚,把他困在峭壁之上,派一些老鷹禿鷲等猛禽來啄食普羅米修斯的五臟。

而他又是不死的身軀,五臟殘破之后重新長出來,就又引來猛禽的啄食,這樣再長、再食……無論如何,普羅米修斯都不會死去,可是他要不停忍受肉體被爭相殘食之痛,這就是大神宙斯對他最特殊的懲戒!

荷西自然知道這一聳人聽聞的傳說。

中午前后,當看守在崖口的侍衛受不住烈日暴曬而躲到遠處乘涼的時候,荷西便開始動逃離的腦筋了。

他無時不再惦念著卡蕾忒的情況。冷靜下來,他才意識到自己欠缺思考的做法很可能已經影響了到她的安危。

必須盡快找到卡蕾忒——

帶著這樣的想法,荷西拼命活動困束四肢的鐵箍。怎奈那些東西過于堅固,尋常力量根本無法撼得動它們。

而且更為奇特的是,似是有某種神秘力量附著在它們上面,荷西只要稍微一有動作,鐵鏈就會發出無比強烈的響聲,立馬引來侍衛們的關注。

荷西又決意召喚體內的力量打來枷鎖。

于是他嘗試著用先前的方法,閉目屏氣集中意念。遺憾的是,這回事情比他想象中的要麻煩得多。無論他如何發勁使力都不能如愿,那曾經打敗過大神宙斯的力量就是無法傾巢出動。

荷西累到身體虛脫也沒能使出丁點力量,最終放棄了此時逃離的念頭。

也對……

他想,如果這地方真的那么容易逃脫的話,普羅米修斯恐怕早已不必忍受殘身的痛苦了吧……

入夜,荷西無力的舉頭,看著深色蒼穹上斑斑點點的星辰,惆悵不已。

幾聲尖銳的鳥鳴劃過天際,使荷西剛剛松弛不多時的神經再次緊提起來。

,不出所料,這時天空上突然出現幾只外形怪異的大鳥,渾身七色交雜的羽毛,頭似禿鷲,生著一對彎曲修長的觸須,身如孔雀,卻長有兩對鷹爪。

它們伸展長而寬的翅膀,圍繞著峭壁不停盤旋,不時發出幾聲激烈刺耳的鳴叫。

“哦……看哪!神鷹來了,有那男人好受的了!”

“我們離遠了看吧!”

崖口上面傳來侍衛們的對話聲。

可惡——

荷西咬牙直視前方,內心一陣恐慌。

視野里,那幾只身型巨大的鳥極為敏捷、靈活,斡旋不久,荷西就被他們搞得眼花繚亂,頭暈腦脹。

這樣不行,我可不想被它們吃掉……

荷西一邊暗自叨念,一邊努力聚力想要對這些煩人的大鳥展開攻勢。

依舊召喚不出任何力量,荷西急得熱汗直流。

他感覺崖囚這地方真的特別邪門,冥冥之中好像存在著一種肉眼看不見的力量,直接壓制了他體內力量的釋放。

一只大鳥向荷西越飛越近,振翅時扇出灼熱的風,向著荷西撲面而來。

荷西實在無法忍受,不由自主的緊閉了雙眼。一剎那它徒然伸出一只利爪,轉身的瞬間撓破了荷西的衣衫。

荷西的胸膛也被抓出一道長長的傷口,鮮血頓時決堤般往外涌。他實在隱忍不住,哀叫連連。

其他大鳥嗅到血腥,紛紛狂躁起來,接二連三發出鳴叫,充滿獸性的眼睛閃爍著嗜血的紅光,于暗色的夜幕中格外醒目。

成功襲擊了荷西的大鳥變得更為兇戾,在空中拍打幾下翅膀便帶頭向他徑直俯沖下來,鋒利的喙已經張到了最大。

完了……

荷西心中這樣想,絕望的喊叫起來。

然而那只大鳥在距離荷西的身軀只有半米不到的地方徒然急急掉頭,頭尾一個旋轉朝著遠方飛走了。

其他大鳥相互叫了幾聲,也悻悻的跟在那只頭鳥的后面越飛越遠了。

“今天真是真奇了怪了,神鷹居然沒有吃他!”

侍衛們一陣驚

異,七嘴八舌議論紛紛。

“也許它們還沒食欲……”

“哎!這人可能實在可惡,連神鷹都不屑于吃他吧。”

“觀察幾天再說,到時候大神自然還有招數對付他!”

……

荷西慢慢睜開眼睛后,首先就是檢查自身。

危險顯然過去了,他周身上下除了剛才那道血口子之外并沒有其他傷處。

荷西總算松了口氣。可是對于那些怪異的大鳥突然放棄攻擊他的事,荷西自己也是百思不得其解。

時間,又在寂靜之中繼續流逝。

侍衛們已經混混睡去,峭壁上的荷西也是困餓交加,漸漸陷入迷糊的狀態。

“荷西……”

耳畔的清音使他驟然清醒。匆匆睜開沉鈍酸脹的兩眼,他吃驚的看到了心心念念的女人——卡蕾忒。

她身穿素色無華的長裙,輕妙的身影懸浮在空中,與他臉對著臉。

“卡蕾忒!你……來了?”

荷西驚異,卻也欣悅非常。

很快的,他察覺到眼前的影像半透而模糊,顯得不太分明,總給人不真切的感覺。

“很抱歉我來晚了。因為被罰禁足,我只好用空間投影的法術趕來崖囚,此時你看到的并非我的真身!”

從荷西詫然的眼神里卡蕾忒看出他的疑問,便不慌不忙的開口,將一切有條不紊解釋得十分清楚:

“剛剛是我用法術驅散了那些神鷹,專門等到侍衛睡去了才出來見你。”

“原來是你!”

荷西現在明白了,為何剛才自己能夠躲過一劫的真正原因竟是卡蕾忒暗中出手。

兩兩相望,他們全都感慨世事多變,造化弄人。

異次元分別之后恍而又隔了將近半年的時間,再見面之時,卡蕾忒已不再是荷西心中娉婷莞爾的少女,而荷西也早已是一個長大了的男孩,成為一個風姿綽綽的男人!

卡蕾忒向他的臉龐慢慢伸手過去。

荷西看到她的手掌在他的臉頰上輕撫著,可是除了夜的冷風,他絲毫感受不到那只手掌的溫度。

只是影像嘛……

一絲傷感溢出心頭,他不禁涼嘆一聲。

“荷西,你怎么會來圣山?”

這一直是困擾卡蕾忒的疑問。

“是你們這里的一個女神祗……糾紛女神在人界找到我,告訴我你將要與她的情人結婚。我不相信這是真的,和她一起進入圣山。可是剛過圣林結界,被他們的人丟棄。我摸了許久,費了很多精力才找到你們的婚禮現場。”

“果然和我猜測的一樣,你被他們利用了!”

卡蕾忒聽后,五官緊繃,神色異常嚴肅。

“荷西……我懷孕了。”

“……你說什么?”

“我懷孕了,已經有四個多月了。這個女孩是暗族神裔最后的希望。無論付出何種代價,我都要保全她!”

卡蕾忒低頭,雙手放在自己的腹部傾訴,神色欣慰而幸福。

荷西呆呆的睜大雙眼,看看卡蕾忒的表情,又低頭看看她的腹部,蒼茫的臉上逐漸現出驚喜的神情。

“你懷了學長的孩子……太好了!太好了!這個即將出世的小公主,定是像你一樣的美麗動人,像學長一樣的勇敢睿智。……太好了……”

荷西由衷替卡蕾忒高興,贊嘆的同時不禁回想起人界的一幕幕往事。一陣酸楚,他哽咽了。

“抱歉,卡蕾忒,看樣子是我太過沖動,壞了你的事吧!”

“不,是我該感激你。荷西,如果不是你及時趕到喚醒我,我顯然就會一直麻木下去,喪失全部斗志。如今我都想好了,為了孩子,為了冒險前來喚醒我的你,為了德莫斯,即使避開捷徑的路會異常崎嶇兇險,我也想要嘗試著走下去!”

“嗯!放心吧卡蕾忒,假如能夠從這里逃離,我也會與你一同前行!”

荷西激動的對卡蕾忒說著。

……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