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五十五章 女神之死

“哈迪斯?不死……印記?”

混亂的大婚現場,卡蕾忒詫異的望著荷西,看他額頭上那抹還在閃爍著幽綠光芒的鬼斧神工之作,仍是不懂這翼形的標記到底又與冥王有什么關系。

奈何時間不容她多想,觀禮臺上已經沸騰起來,而那種異常的吵鬧直接刺激了大神宙斯。

攻擊荷西失手的事實著實令他這個眾神的領袖感覺到莫大的侮辱,如今他認定觀禮席的神祗們定是在嘲笑他無能。

宙斯向天直揮雙臂再次發出一連串猛烈襲擊。

無數銀白光波像是墜落的流星,從天際的四面八方朝著荷西這面狂轟亂炸。

這次,單翼的防護屏化為幽綠色球狀體直接將荷西與卡蕾忒容納進去,防護得嚴嚴實實。

和剛才一樣,宙斯的攻擊法術被盡數化解。防護屏外又是一派水氣彌漫,沉沉浮浮之間,荷西自防護屏中心慢慢站立起來,沉色直視外面的宙斯。

“可惡的人類,我就不信殺不死你!我是真正的天神,我要你死,哈迪斯又如何保護得了你——”

宙斯被看得火起,狀態如同癲狂。

驟然,一道筆直的綠光從防護屏內~射出來,頭也不回的直沖圣壇將它炸個粉碎。

宙斯反應極快,在對面的攻擊發來的時候已經升空躲開,而壇上的赫拉卻隨著圣壇的碎片一起被帶到半空,扯出一連串“嗷嗷”的嚎叫。

“母親!”

赫拉的一眾兒女終于在觀禮席上坐不住了。

糾紛女神艾莉斯和軍神阿拉斯率先飛身去接,可是速度有些緩慢。赫拉的身軀已經朝下空墜落,頭上那頂假發套也在落下去的瞬間被風兜了起來。

地上的黑衣侍衛手忙腳亂,全部趴在地上疊出厚厚的人肉墊子。

“撲通”——

赫拉的身子墜到人肉墊子上,而她的假發套恰好掉到其中一個侍衛的頭頂上。

侍衛們被砸得齜牙咧嘴,可又不敢大聲叫出來,俱是一副有苦難言的神情。

“母親!您怎么樣啊?”

艾莉斯與阿拉斯將赫拉從地上攙扶起來。

“天……天后,您……您的……”

那個接中“彩蛋”的黑衣侍衛手托赫拉的假發,畢恭畢敬的將它遞給赫拉,臉上表情卻特為尷尬。

他緊張得大氣不敢直喘,兩眼目光垂到最低,生怕不小心看到她那光禿的腦頂而被她狠狠責罰。

赫拉當即又羞又氣,一把奪過假發胡亂~頂在頭上,哭鬧起來:

“哎呀,這叫什么事啊!嗚嗚……我受苦受累給這對不省心的家伙籌備婚禮,又趕來為他們祝福,到頭來還是讓我出盡了丑!嗚嗚……大神啊……大神,他們太不像話了!尤其是那個闖進圣地的人類,絕對不能放過他啊!嗚嗚嗚……”

宙斯從懸空的狀態緩緩降回到地面,站在荷西對面,愕然睜大眼睛望著他額頭上面光輝未泯的印記,喃喃的像是在問他,又像是在自問:

“為什么?哈迪斯要給你‘不死印記’?他為何偏要保護你這個渺小的人類不可!?”

諸神當中又是一陣竊竊之聲。

“冥王那怪異的家伙居然相中了這個人類?”

“這是公然與我們奧林帕斯作對嗎?”

“誰知道!估計大神又要頭疼了……”

“早就不該放任冥族至今……”

……

卡蕾忒感覺不可思議。

剛才她就在防護屏內,在荷西的身邊清楚的看到他施展神奇力量襲擊圣壇的全過程。

他站起來后,額頭上那塊有印記的地方徒然射出一道凌厲

的綠光。就算此時,她也能感受到一股非同尋常的力量正從荷西體內源源涌動出來。

“荷西,你到底是……如何做到的?”

看到卡蕾忒望自己的眼神就好像是在看怪物,荷西顯露出急切卻無措的神情:

“對不起,卡蕾忒!其實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要保護你,想要反擊!我一有這個想法,結果就……我發誓我真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

“大家都停下——”

命運女神克羅托這時候從觀禮席上一飛落到混亂的現場,只身站在宙斯與荷西之間。

因是命運女神,預知提坦一族的興衰未來,故而她說話向來都在諸神當中占有一定的份量。

“大神,不死印記非同小可,留下這男子從長計議吧!”

宙斯盡管懊惱,卻也接受了克羅托的中肯建議。

“卡蕾忒禁足寢宮,你……”

他抬手指住荷西,笑容陰冷:“不死之軀,不錯啊!我想奧林帕斯的‘崖囚’會非常適合你!”

“宙斯……”

卡蕾忒臉色大變,她知道那種地方的險惡。但是很快,她與荷西就被兩隊黑衣侍衛圍住,左右分開。

“卡蕾忒!……卡蕾忒!”

荷西又欲抗爭,克羅托擋在他的面前,神色異常嚴肅的瞪住他:

“聽著人類,你若真為她好,就乖乖去你該去的地方。否則,我保證你這輩子都別想再見到她!”

荷西怔怔和克羅托對視了兩秒,收回氣焰乖乖和侍衛走了。

祝福女神赫拉與糾紛女神艾莉斯兩個臉色很是難看,她們相互遞個眼神后默默無聞的退場了。赫米斯攙扶氣得差點背氣的宙斯也離開了。

諸神悻悻離場,此時空曠的露臺只剩了命運女神克羅托,她沉悶不語,低頭獨自思忖。

傳說中的“不死印記”是冥王哈迪斯對萬物生靈獨特的饋贈。擁有不死印記生靈可免壽終死亡之劫,人類甚至可稱為半神之軀,施展出一些超能力。

自古以來,除了從神界盜取火種贈予人類、使得人界快速發展文明社會的英雄普羅米修斯得到過哈迪斯的不死印記之外,還沒有其他人類獲此殊榮。

性格一向高冷桀驁的冥王絕不會無緣無故袒護這樣一個人類,他這樣做,一定有某種特殊的用意……

腦中突然靈光一現,克羅托此刻也被自己的大膽的設想驚呆了。

如果真是那樣的話,只要保護好卡蕾忒的話,說不定滅世危機可以得到化解!

一切,皆在這最后一搏了……

——

奧林帕斯——

夜晚,一輪彎月高高懸在星光粹閃的絳色的夜空。圣山,又落入靜謐夜色的懷抱中安睡了……

糾紛女神艾莉斯的寢宮卻在這個獨特的夜晚里格外吵鬧——

赫拉狠拍桌子,一臉懊惱:

“怪只怪冥王哈迪斯,如果他不給那男人不死印記,我們的計劃根本不會被打亂。只要他在大婚現場死在諸神手中的話,一切不就神不知鬼不覺了嗎……”

本來,赫拉和艾莉斯打算借那個人類攪鬧婚禮的機會激怒大神,讓他下定決心實施滅世計劃的同時,還可以借他的手去掉一些礙事的神祗。怎奈千算萬算,最后的結果還是出了偏差。

“母親,明天一早我就去面見大神,主動擔下婚禮這事!”

艾莉斯坐在石椅子思索再三,終于下定決心。

“你說什么?主動承認是自己帶那人類進入圣山?……不行,絕對不行!宙斯現在正在氣頭上,搞不好會重重罰你,萬一搬出圣律……”

“那男人既然

沒死,遲早也會向大神供出我來!到那時候我們不僅被動,還可能直接動搖您的后位權威。我現在主動去坦白,就算被賜一死,也不會牽連到您!”

“我說不行就不行——”

赫拉情緒激動,焦躁的叫嚷。

“艾莉斯,我需要你!你不能離開我!”

軍神阿拉斯守在兩位女神祗的身旁,見狀走近過來勸慰:

“姐,你別太悲觀!實在不行,我現在派人去崖囚那里,直接割了那男人的舌頭!”

“來不及了!現在去找他的麻煩,就等于找自己的麻煩,你那不是自投羅網嘛!”

艾莉斯不滿的白了阿拉斯一眼。

“那我就召集手下圣軍團,提前兵變奪權!”

“你傻啦!快給我閉嘴——”

艾莉斯氣得從椅子上直接跳起來,一手揪住阿拉斯的項飾,冰冷的黃金面具杵到他的眼前:

“你能不能稍微動動腦子,一天到晚只知道舞刀弄槍的,何時才能成的了大器!我和母親全部籌謀可都是為了你啊,你給我清醒點!”

“可是……可是你在前世是我的親姐啊!我怎么也不能讓你犧牲啊……”

阿拉斯被罵得面紅耳赤,滿臉委屈的斜支著脖子,訴到后來完全哽咽住。

赫拉也傷感的凝視著艾莉斯,兩個漸紅的眼眶慢慢漲出亮晶晶的水氣。

“阿拉斯,聽姐的話,今后做事一定要認真揣度清楚,千萬不可魯莽。目前是最關鍵的時期,出丁點差錯的話,我們全部的謀劃都會前功盡棄。我們都是提坦神祗,死亡對于我們并不是永久的終結,姐姐我只是用另外一種形態存在于世,在你和母親的身邊……”

艾莉斯聲音越來越抖,面具后面,她衰敗破損的臉也是一派悲傖。

“艾莉斯?……難道……你是想……”

赫拉恐懼的盯著艾莉斯,她從她光滑的黃金面具上清晰的看到自己神色駭怖而扭曲的一張臉孔。

艾莉斯篤定的點頭,聲音決然道:

“不擺脫這具累贅的身軀,就難以化作最毒最兇的“蠱”!

“艾莉斯……我的女兒……”

赫拉抽泣起來,撲到艾莉斯面前,伸出手去慢慢的揭下覆在她臉上的面具。

曾經,身為艾莉斯前世的生身之母,赫拉對艾莉斯那張被毀了容的臉也是又怕又厭,根本不會、也從來都不想主動對它看上一眼。

可是此時此刻,赫拉心頭突然沖上一種很強烈的感動,她巴不得就這樣一直看著艾莉斯,讓她一直守候在自己的身邊。

也許,真正別離的時刻到來了,才能感知到彼此相守的彌足珍貴。只有失去,才會懂得珍惜……

赫拉流著眼淚,溫暖的指腹愛惜的撫摸著艾莉斯的頭發,爾后毫不猶豫的落到她凹凸殘破的五官皮膚上。

“母親……”

艾莉斯也少有的哭出來,久久望著赫拉,眼神凄迷而留戀。

“母親,我不能再在您的身邊陪伴您了,今后您在圣山面對諸神時,行事還要多加小心……阿拉斯驍勇能戰卻無成府謀略,您還要耐心對他多多栽培。只要他做了下一任的全神之神,您便有了寄托,不會……終日被悲憤不甘的情緒折磨了……”

“我知道……我知道……我會牢牢記住……”

赫拉邊哭邊用力點頭。

“姐……姐!”

阿拉斯也撲過來,母子三個抱頭痛哭了許久……

艾莉斯這時已然下定決心,就算拼盡手段,耗費全部神力源,也要助滅世計劃成功,將自己的兄弟阿拉斯推上最高的權座——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