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五十四章 不死印記

圣山奧林帕斯,大婚現場——

卡蕾忒與卡摩德繼續彼此的較抗。

卡摩德氣急敗壞,發誓要在當場結果了荷西的性命,以報奪妻和受辱的仇恨。卡蕾忒卻執意保護荷西,于是這對新人各自緊握兵器,相爭相抗越斗越猛。

諸神眼前,這對繚亂的身影逐漸化作兩道白線從地上一躥而起,徑直懸到半空,在艷陽之下時而貫穿,時而交錯,兵器撞擊之聲不絕于耳,陣陣刺疼了神祗的耳膜。

晴空里撒下數不盡的灼眼而繽紛的火花,頻頻不停的沖擊波的撞擊終于使諸神們意識到那對新人的對戰并不是鬧著玩的。

“神啊,他們兩個沒事吧!?今天不是他們結婚的日子嗎,真打起來了!”

“這第三者可真勇啊!敢跳出來和神祗爭女人……”

“該殺!殺了那個愚昧無知的人類,不要讓他骯臟污穢的身軀踏足神的領地!”

觀禮席上,一個等級略低的水澤女仙“嚯”地從席位上站起來,怒不可遏的伸手遙指荷西:

“有罪的靈魂!他本該受到嚴厲的懲罰——”

在她的吶喊的提示下,那些剛才受到卡摩德俯沖的沖擊而東倒西歪的侍衛們有所反應,爬起來抄起武器向荷西沖過去,卻在將要挨近他的身軀的那時被陣詭異的力量再次擊中。呻~吟哀嚎聲中他們渾身抽搐一刻,紛紛又一次倒在地上,再沒動彈不了。

再看荷西,他的全身不時何時已被一幕半圓的金色屏障護住,金光防御之內他本人毫發無傷。

這道防護結界正是卡蕾忒為以防萬一,在出手與卡摩德搏擊的那個時刻悄悄為荷西布下的。

圣壇上,全神之神宙斯從怔怔的狀態逐漸緩和過來,僵硬挺直的身軀隨之坍軟,好像泄了氣的氣球,沒有丁點的力氣站立。

眼望空中兩個陷入苦斗的神祗,一股怒氣直沖他的頭頂,眼前無數金星亂迸。

“大神,大神!您怎么了!”

祝福女神全部注意力都在宙斯這邊,看到他的身形亂晃便覺不妙,搶上來扶住他。

“大神——”

大使者赫米斯三步并兩步的躍上圣壇,也想過來幫忙,卻受到赫拉的嚴厲斥責:

“你是怎么做事的,自家的大門都守不住嗎?居然放那個可惡的人類進入圣山,快把大神氣壞了!”

“我……”

赫米斯無言以對,他對此毫不知情,無端背了黑鍋卻又無法為自己澄清冤屈,只得以一副委屈而幽怨的神態看著赫拉。

赫拉陰晦的剮了他一眼,暗自得意。

她當眾冤枉赫米斯,就是想要讓諸神先入為主,認為掌控圣山結界的大使者沒有盡職守好門戶。再過不了多久,無論是誰出手,那人類也會在婚禮現場死于非命,那糾紛女神艾莉斯帶他進入奧林帕斯的真相永遠不會被發現。

宙斯靠在赫拉胸前,看著天空越來越氣,拼出全身力氣對著高空咆哮一聲,接著用力揮臂。

“卡蕾忒——”

一力勁頭十足的源氣瞬間掠過天際,彈開了正在械斗的一對新人,使得他們再無法在空中棲身,紛紛落回地面上。

“卡蕾忒,你不要緊吧!”荷西搶先跑向她。

卡摩德持刀站在兩人對面,帥美容顏上滿是迷茫而痛苦。

“你根本不愛我……可是,我卻還在無時無刻不惦念著你……想要和你在一起……”

“你的那種自私的感情根本不是愛……”

卡蕾忒看著卡摩德,也是神色蒼茫。

“你說我自私?呵呵……”

卡摩德凄凄冷笑,憤怒不甘的對她叫嚷起來:“那么你呢!你難道就不自私!”

“……是,我是自私……我不僅自私,而且卑微懦弱,一度想要逃避,更為了保全想到利用你,利用你我的婚姻……對不起,卡摩德,我想好了,我并不愛你!我不能嫁給你!”

“……那你愛他?是不是!?”

被當眾拒絕,卡摩德一張俊臉臊得通紅,他抬手用刀鋒點指荷西,心有不甘的對卡蕾忒問道。

卡蕾忒神色坦然的望著荷西,沒有回答。

她確信自己對于對荷西的感情早已不再是愛情,那種是綿長卻悠遠,如是一股涓涓的細流,或是一縷輕柔的陽光的溫暖且濃甜的感情,正是超脫了愛情的親情——

卡摩德凝眸無語,突然之間他仰天長笑,笑聲凄涼。猛的落手,他將寶刀狠狠插在地上,身形簌的消失了。

觀禮臺上,糾紛女神艾莉斯正襟端坐,冰封的目光始終注視著正在發生的一切,躲藏在黃金面具后面的臉做出丑惡的詭笑。

一到霸氣張揚的攻擊波仿若銀白的閃電,從圣壇上方直直落下來。

“荷西——”

卡蕾忒大叫著擋在荷西身前的同時迅速出手射出一記攻擊波,猛烈抵住那道利閃的攻勢。

觀禮席上又是一陣沸騰,諸神對卡蕾忒的行為無法理解,更無法容忍。在他們看來,她的舉動簡直愚蠢而莽撞。

發出這道戾閃的神祗正是緩過來勁來的大神宙斯。他被剛才那幕荒唐不羈的鬧劇徹底激怒了,不容分說直接發出攻擊,想要捏死那個令他惡心至極的人類。

而卡蕾忒誓死維護荷西,還以法術對抗他的行為不禁使宙斯更加怒火中燒。

“卡蕾忒,你滾開!這個褻瀆神靈、侮辱了你的男人,絕對不能留在世上!”

“……大神,請您……寬恕他!”

卡蕾忒與宙斯展開艱難的法力抗衡。她清楚此刻的他不過只用了三分力道,然而她卻要付出全力回力,到底還是實力相差懸殊。

對峙不多時,她就已經體力不支,眼看宙斯射出的波長距離她這面越來越近。

卡蕾忒急忙又舉起另一只手臂,兩相一齊發力對抗,口中艾艾的求道:

“求您啦!放過他……我來承擔……一切后果!”

“不可能!你真是太讓我失望了!還不快給我讓開——”

宙斯暴跳如雷,腦門兩側瞬時漲出凹凸粗糙的青色經絡。在他咆哮的那時兩眼放出兇狠的白光,已經與那攻擊波的顏色融為了一體,再也看不見眼白與眼眸。

宙斯狠狠咬了牙,再次下力。剎那間,銀白的攻擊沖破了卡蕾忒所設的阻力,直直落在卡蕾忒與荷西身上。

諸神掀起一陣狂狼般的驚呼。

誰都能感知到這記攻擊的威力是多么猛烈,可以說是宙斯在盛怒下集合了周身全部氣力所迸發出來的,完全可以擊碎任何神祗的神力源。對于普通的人類而言,那具肉體凡胎最直接的后果便是瞬間化灰。

防護屏又一次發揮了作用,金光霎時沖頂,全力阻隔了宙斯的強攻。屏障中央,卡蕾忒與荷西雙雙跪在地上,相互緊緊擁抱,不顧屏外“嘎嘎啦啦”的攻擊震蕩,只想守護他們那個方寸世界的片刻安寧。

諸神已然屏住了呼吸,睜大詫然的兩眼關注著眼前不可思議的景象。別說放手去做,就算憑空想象他們也都不敢去想,有那樣一天自己出手以法力來與大神宙斯對抗。

“卡蕾忒……你瘋啦!”

卡蕾忒的女主人、愛神維納斯對著防護屏中還在堅持不懈的卡蕾忒大喊:

“為了人類與大神對抗,你會萬劫不復的!”

宙斯更為急火攻心,凝望卡蕾忒與那人類男子擁抱在一起的場景之時臉上呈現

出的堅持與決絕與的表情,心房突然感覺到撕扯的銳痛,好像正在遭受鋒利刀片的凌剮。

祝福女神赫拉默不做聲的觀望卡蕾忒與宙斯的對抗,面色沉寂若沒有波瀾驚擾的湖水,看不出太多的表情變化。

此時的她心中快意無比,這種局面確實就是她最想看到的。

她比任何神祗都要了解自己的丈夫。

他的憤怒、他的暴躁,他在此刻所顯現出的全部負面情緒的爆發都是源于他對他他對卡蕾忒的珍愛。

無論當她是對海洋女神的情感寄托,或是將她當做獨立的珍品,宙斯一直都是明袒暗護,特別是她從黑暗之神身邊回歸奧林帕斯以后,因為心懷愧疚,宙斯對她的呵寵更濃。但是有一天,當他發現自己所珍寵的寶貝出現了致命的瑕疵,之前的全部感情皆為空付,他對她的愛就會在瞬間轉化為惱羞成怒的恨!

如今的宙斯,因為這種病態的心理作祟,所以才會不惜親自動手毀掉這塊瑕疵品!

確實啊,愛的反面即是恨,纏綿不休,無盡無由的恨——

聯想到自己對宙斯付出的全部情感,最終招致他一次次的背叛,赫拉的心也在此時隱痛不止。她愛宙斯,而他對婚姻、感情的屢屢欺騙和背叛,最終引來了她對他的恨,如今這無法抹除的恨意也隨他們的重生被帶到了今生……

“人類……罪惡的人類……居然敢褻瀆神靈——”

圣壇那面,伴隨清嘯聲起,宙斯的攻擊波變得更強,銀白細流轉眼衍生為粗壯的瑤柱一般,沉重有力砸向防護屏,如重錘砸向一面脆弱的玻璃。

“啊——”

卡蕾忒發出撕心叫喊的那時防護屏已經呈出無數龜裂,接著“砰”的破裂開來,數不盡的金色碎片四向迸濺,即刻又被銀白的光芒吞沒……

神啊!他們完了——

觀禮席的諸神都是這樣的想法,很多發出尖叫,有的還緊捂了兩眼。

可是,還在愕然駐目的神祗們的視野卻被一抹瑩綠色的光輝炫亮了。

他們驚奇的看到就在卡蕾忒的防護結界被攻破的瞬間,卡蕾忒的背后驟然出現一扇單翼形狀的防護屏承接了宙斯致命的攻擊,在最為關鍵的時刻保護了他們兩個。

那扇神奇的翼形防護屏通體澈綠,若來自地獄的磷火般折射著妖異的光芒。

更為神奇的是,自宙斯掌心射出的攻擊波在觸到那扇翼屏的剎那之間竟化為綿軟的水霧,向著左右兩邊汩汩的散開,變得再無丁點殺傷力了。

逆轉勢頭再次震懾了全場,包括宙斯在內的神祗們都顯出極其難以置信的表情。

“荷西……荷西……”

危險剛一過去,卡蕾忒就用兩手捧住荷西的頭,神色擔憂的左看右看。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看到荷西的額頭莫名的閃耀著一個發光的印記,形狀正像是一只小小的單翼。

這真是神來之筆啊!

卡蕾忒詫異,她清楚記得剛見到荷西那會兒,他的額頭上根本沒有這個奇怪的東西。

“這是什么……”

卡蕾忒用指腹輕輕撫摸這款璀璨著幽綠色光澤的奇異印記。

難道,這是……!

命運女神克羅托愕然半張了嘴,從觀禮的座椅上突的站了起來。

她認得這枚獨特的印記。自古以來,單翼就是地獄之王的象征,是冥王哈迪斯最鐘情的圖案。單翼,正是對他與眾不同、鶴立獨行的最好寫照。

宙斯怔怔看著荷西額頭上那只正在不斷散發妖光的單翼,倒吸口涼氣,幽幽自語道:

“不死印記……這人類的頭上,居然頂著哈迪斯的‘不死印記’……?”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