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五十三章 別無選擇

冥府——

“嘎吱……砰”……

一聲悶重的巨響,沉厚的石門閉合了。

石門前面,冥王哈迪斯神色沉郁,后背倚靠在石門表面堅實而凹凸的怪獸雕紋上,半晌不語。

一陣陣低沉的悶吼不斷從石門的另一面隱隱傳出來。

石門的正下方跪著冥后貝瑟芬妮。

看到哈迪斯從石門里面走了出來,她紅著眼圈抽泣兩聲,卻不敢張口打聽什么。

自古,這間所在就被稱為冥府的“幽潭之地”,是冥府的統領冥王哈迪斯通過地獄犬葛貝洛斯獲知天下之事的地方。

毋庸置疑,那扇花紋雕砌的石門后面關著的便是洞悉一切秘密的“諦聽”——地獄三頭犬葛貝洛斯,剛才那陣悶吼正是它的鼻息噴出的響動。

哈迪斯看了一眼跪在臺階下方的貝瑟芬妮,孩童面容上堆積著的愁云反而更重了幾重。

“起來吧……”

他勉強打起精神,緩步走下臺階扶起她,一本正經的對她說:

“你的請求我已經答應了。放心吧,王子不會有事,只是……”

聽到哈迪斯說已經答應了自己的請求,貝瑟芬妮瞬間眼前一亮,臉上悲傷的表情一掃而光。可是看到冥王話鋒突然一轉,有種欲言又止的艱難,便知道未來之勢大為不妙。

“王,葛貝洛斯都說了什么?難道未來……”

哈迪斯沉默的閉了眼,重重點頭道:

“他的不自量力和愚蠢行為,只能直接激怒奧林帕斯諸神,到時殃及于人界,只怕是大劫在即啊……”

貝瑟芬妮啞然張口,兩點清眸因為極度驚愕驟的凝縮成兩個閃亮的小點。

“人類,真的完了嗎?”

哈迪斯垂低目光,茫然看向低處的某點位置出神,沒有明確回答貝瑟芬妮的提問。

這個時候,他仿佛看到座座繁華的都市變為廢墟。哀泣、嚎啕聲中,又一陣火光襲來,山川河流都在燃燒,暗無天日的紅色,仿若地獄中盛放凄美的彼岸花海……

也不是沒有辦法救世……

想到剛剛葛貝洛斯以心靈感應向自己傳達的消息,冥王哈迪斯幽暗的眸底重新燃起希望的光輝。

如果救世,就需要神祗之中有相當一部分做出犧牲……只要能保住調和之神,世界就有新的希望!

王子既已擁有“印記”,日后也可助調和之神救世……我哈迪斯不能逆世改運,唯有為世人盡一點綿薄之力了……

哈迪斯緩緩抬頭,望著深暗悠遠的冥府深處,肅然發布命令:

“速召人界冥族各部回冥界,三川領主米諾斯、艾亞哥斯與拉達曼提斯嚴守地獄各要處!”

下達完指令,哈迪斯暗自嘆息。

剛剛與“諦聽”會談之后,他知道不久將來,會有大批死靈涌進冥府,到時候地獄不再是地獄,而人界……也不再是人界

——

圣山奧林帕斯,婚禮現場——

新郎卡摩德羞憤不堪。

才十分鐘不到的時間里,先是新娘卡蕾忒在“持羽”環節失手丟了幸福的象征——鵜鶘羽毛,緊接著那個已經被大家遺忘了的人類青年荷西居然再次出現在婚禮現場,就在儀式最為關鍵的環節再次跳出來攪局,確實叫卡摩德大驚失色了一把!

卡摩德從懵神的狀態中最先清醒,而清醒過來的第一時間就是伸臂出去,猛的將新娘卡蕾忒拽到自己背后。

他狠狠瞪著圣壇下方的不速之客,兩只眼睛通紅憤怒,似乎傾刻間就要噴出火來。

“卡蕾忒,和我走!我帶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荷西不顧諸神啞然驚惶的表情,朝壇上的的新娘伸出一只手臂,鄭重的迎接著她。

觀禮席一陣轟然。

“不自量力的人類,你開什么玩笑!”

卡摩德臉頰一紅,不禁對壇下怒聲咆哮。

“荷西,今天是我大婚的日子……卡摩德,是我的新郎……”

卡蕾忒已經完全鎮定下來。

當務之急并不是糾結荷西是怎么摸進奧林帕斯的,而是如何將他安全的送回人類的世界去。

“卡蕾忒,和我走,我知道你愛的根本不是新郎!”

荷西站在壇下,振振有詞。

“可是,也不是你!”

卡蕾忒站在壇上,居高臨下的看著滿臉虔誠的荷西,嘴上堅定的拒絕了他,內心卻痛成一片。

荷西愣住了。

“你走吧!”

卡蕾忒再次沉聲一句,接著轉過身不再看他。

愛神維納斯幾步跑下圣壇,把荷西推得連連后退。

“你是誰啊!快走吧你,這里可不是你該來的地方,快走!護衛隊——”

維納斯明白卡蕾忒的意圖,她是想讓荷西知難而退,趁大神宙斯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逃離,或許可以保住一條小命。

赫米斯親自帶著一隊黑衣侍衛趕來現場,二話不說就架住荷西向露臺外面攆。

荷西卻不屈不撓,在眾多侍衛中間掙扎扭動,腦袋擠出人堆向圣壇上面不停叫嚷:

“卡蕾忒,我不相信你是絕情寡義的女人!為什么要欺騙自己的心,為什么要背叛學長!你想想他,想想為了你將自己的元靈長眠無間地獄的學長!卡蕾忒啊,我不相信你真的已經忘記了他——”

“你住口——”

心被揪得生疼,卡蕾忒卻要強忍著痛苦裝作惱羞成怒的模樣對他吼叫:

“你根本什么都不知道,沒有資格在這里亂說!荷西,你總是喜歡這樣不管不顧?在海底神殿,若不是你一意孤行跟來,又怎么會連累柏修被海族捉到,害局勢逆轉!而我為了解救大家,不得已在他胸前狠插了一刀!假如當時你肯乖乖就在地面上,營救原本會順利得多,我也不會被詛咒魔琴所傷,差點丟了性命……你是個無知又無能的家伙,根本只會連累別人!”

卡蕾忒指住荷西聲聲控訴,每句犀利的言辭都像刀片一般剮在荷西儒軟的心房上,將它削為滴血的碎片。

而同樣正在滴血的還有卡蕾忒悲傷的心。

雖然她嘴上強行,句句都在踐踏、傷害荷西的尊嚴,實際上在她心中,早已認定了荷西的勇敢、正義。

自始至終她都記憶猶新,為了擊敗海王,自己孤身進入波塞頓的地上別墅,中蠱被

被海王放倒的時刻,是荷西覺醒的靈魂不顧肉身安危與海王英勇搏斗,最終挽救了危難中的自己!

荷西,猶如他的前世赫克托王子一樣,是是一個為了心中真愛不顧一切,甚至是舍棄自身生命的淳善男人!

所以,卡蕾忒決意救他!就像當初他對她那般不惜一切代價——

“荷西,你走吧!我已經不再是從前的我了,我有我想要的東西,我絕不會再和你一同踏入那個骯臟罪惡的人類世界!”

卡蕾忒決絕說完,眸中燃起兩點銳利而篤定的鋒芒,那清晰矍亮的眸底盡是荷西失落而憂傷的一張臉。

木了幾秒,他對她露出慘淡的微笑。

“卡蕾忒,你在說謊!告訴我,你為何要隱藏自己的真心?我所認

識的卡蕾忒……非常非常熱愛人類的世界,每時每刻都向往著人類的生活,根本……不會認為人類是罪惡骯臟的……”

“我說了我已經經歷了太多事,已經不再是當初的我了!”

卡蕾忒面對荷西的執著,顯露出溢于言表的焦躁。

假如一會兒諸神回過神來,他就真沒有流掉的機會了……

“你真愛他嗎——”

荷西不知哪里來的偏執與勇士,突然抬手一指新郎卡摩德,眼睛直直瞅準卡蕾忒,邊大聲質問,邊從她的神色變化中尋找答案。

“告訴我實話,你愛他嗎?我要你當著在場神祗的面,當著至今還在地獄受苦的學長的元靈,用你的心來回答我,你到底是不是真心愛他——”

“我……”

卡蕾忒怔怔與荷西對視,嬌唇顫顫,卻無法傾吐任何答案。

他又一次提到了德莫斯,已故的黑暗之神,卡蕾忒深愛卻最為愧對的男人……

眼中一熱,漲出兩汪清淚。

“……我殺了你——”

新郎卡摩德一聲怒吼。就在那群侍衛被一股強力拋向四面八方的那時,卡摩德已像飛魚一般疾疾沖出圣壇,揮臂直撲荷西。

“卡摩德,不要!”

卡蕾忒尖叫著傾身飛下圣壇,緊隨卡摩德其后。

眨眼工夫,壇下爆發出一陣尖銳刺耳的金屬聲響,一片盲白的亮光占據了整個露臺,灼痛了一對對驚懼怔怔的眼睛。

觀禮席的秩序陷入前所未有的混亂。

驚呼、怒罵與叫囂的聲音此起彼伏。

光芒滅去,諸神急忙睜開雙眼望向事發的源頭,只見新郎新娘兩個對峙而立,手中的兵器相互承接,互補相讓。

剛才卡摩德飛身撲向荷西,揮臂的瞬間已召出他的兵器“芒石”寶刀,想要一劈了結荷西的性命。

而卡蕾忒深知他那出刀見血的招式,奮不顧身追了下去的瞬間喚出徽瀾神杖敵住了芒石的奪目一擊。

那聲撞擊與不尋常的光亮正是兩種神器相拼相駁激發出來的動靜。

祝福女神赫拉見了這種架勢,心里頭樂個沒完,表面卻不得不裝出一副無比震懾的嘴臉。

“哎呦……哎呦!”

她雙手捂嘴,神色恐慌的四下叫嚷起來:

“這可真是新鮮啊!大喜的日子,新郎新娘居然兵戎相見,這叫什么事啊!你們兩個有話好好說,快住手啊,新婚之日動刀動槍的太不吉利了——”

卡蕾忒與卡摩德仍然沒有相互分開之意,一個決然正氣,一個憤恨不堪。

“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嗎?!”

卡摩德兩眼撐到了極限,直直盯住卡蕾忒顫聲問道,一副悲傖卻不甘的模樣。

他一直都懂,卡蕾忒的心從未真正屬于過他。即使同意和他結婚,將來共同生活對她而言也不過是暫時性的休整、逗留而已。如今,從荷西剛一現身的這刻開始,她那顆暫時逗留的心就再難留守了。

卡摩德此刻恨到了極點。

他恨前來攪局的荷西,也恨一直對他殘忍無情的卡蕾忒。

“你我大婚之際,你卻要為了一個低賤的人類成為諸神笑柄。現在,又要為他執意與我對戰嗎?”

卡摩德問話的語氣蒼涼。

卡蕾忒緊握了神杖,另一只手取下頭紗扔在地上,正色答復:

“你想殺他,我別無選擇!”

推薦好友良心好文一篇:女頻都市言情《初戀考卷: 易先生借個吻唄》!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