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五十二章 意外“大禮”

“新娘,現在我以提坦神族之父的名義代表諸神問你:你愿真心誠意與新郎結為夫妻,遵循神族的戒命,與他相伴終生,無論安定困苦,逆境順境,都會一心一意愛他、關懷他、尊敬他嗎?”

圣壇上,全神之神宙斯將手中的權杖高高舉過卡蕾忒的頭頂,朗聲向她宣問。

“……”

卡蕾忒微微低頜,漸垂密而長的眼睫,徹底陷入了冥思遐想的神游狀態。

“……卡蕾忒……咳……卡蕾忒……”

她的旁邊,新郎卡摩德急切而尷尬,壓低嗓音不停呼喚她。

宙斯也有些意外,然而接著他那緊繃多時的神經竟在這刻感受到一絲莫名的松弛。

他注視著眼中仿若冰雪雕塑的女孩,慢慢的撤了權杖。

“卡蕾忒!”

一旁的愛神維納斯急躁的叫了一聲,兩個攥緊的拳頭無奈的張開,潮濕的掌心里全是因緊張而積攢的熱汗。

今天這個典禮可是整個神族的大事件。提坦神族重生以來的第一場婚禮,諸神都蒞臨了現場,絕容不得半點馬虎啊!

身子忽而一顫,卡蕾忒回過神來。好像剛從宇宙的彼端穿越而來,她眼神迷朦的看看周圍。

就在她走神的那會兒工夫,新郎卡摩德已經接受了圣詢,現在輪到身為新娘的她了。

“哎呦我的寶貝兒,你怎么偏偏在這工夫出神了呢!現在你可知道自己是哪里,正在做什么嗎?”

祝福女神赫拉盯著卡蕾忒,目光犀利,稍稍彎唇一笑,意味深遠。

觀禮的諸神們發出一陣竊竊的議論聲。

“新娘今天是怎么回事呀?那么心不在焉……”

“別是想那孽種的父親呢吧?”

“呦!你的嘴巴可真壞啊,人家卡摩德說了,他就是那孩子的父親!”

“扯!人類現在不是正流行一句話嘛,孩子未必是新郎的孩子,卻一定是新娘的孩子。”

“哈哈哈……你可真毒!”

宙斯望望有些小亂的會場秩序,簌的再次舉起權杖,觀禮席即刻鴉雀無聲。

宙斯又一次神色莊重的問卡蕾忒:

“卡蕾忒,你愿真心誠意與新郎卡摩德結為夫妻,遵循神族的戒命,與他相伴終生,無論安定困苦,逆境順境,都會一心一意愛他、關懷他、尊敬他嗎?”

“我……愿意……”

卡蕾忒頓了一下,終于語氣蒼白的回答。她的頭依然沒有抬高,只是不想展示自己越發凝重的神情。

身邊,卡摩德挺胸長長的呼吸一下。

聽到新娘肯定的答復,他高懸的心總算落回到了原位,心情也跟著愜意多了。

宙斯注視著卡蕾忒沉郁的桃花臉,就在她張口給予肯定回答的那個瞬間,宙斯忽然品味到一種不可言喻的悵然感覺,似乎丟失了舉足輕重的珍寶,情緒轉而失落、孤獨。

“好,祝福你們……”

隨著一聲細微的輕嘆,宙斯喃喃蠕動嘴唇,語音輕忽縹緲,突然有氣無力。

抬手松開按扣,宙斯取下脖子上的寶石項圈。

“卡蕾忒,這是送你的禮物…

…新婚快樂,諸神與你們同在,神族的榮耀永遠庇護你們。”

勉強擠出一個笑容,宙斯將項圈戴在卡蕾忒粉潤的纖頸上。

“贈禮”是提坦神族大婚流程中的一個重要環節,需要新人的父母將自己隨身攜帶的首飾或者配飾贈予新人,寓意婚姻會像他們的長輩們一樣幸福美滿。

圣山,卡蕾忒的父親自然是全神之神宙斯,而所謂的“母親”,則是被宙斯給予“妻子”名分的唯一女神祗,赫拉!

祝福女神赫拉與宙斯同步贈禮。

她為新郎準備的配飾是自己手臂上的一只黃金臂環,她把它親自戴在新郎卡摩德的手腕上,隨后笑盈盈的對他祝福:

“新婚快樂,帥氣的新郎官,記住好好對待卡蕾忒。”

“謝謝您天后,我一定會好好愛她……”

赫拉微笑著點頭,輕輕瞇了瞇眸注視快意非凡的卡摩德,眸底的寒芒好似一現的曇花,轉目即逝。

好戲還在后頭呢!呵呵……這點小恩小惠算得了什么?真正大的驚喜還在后面呢……

愛神維納斯站在圣壇的一側。

“贈禮”完畢之后,她抬手變出一只潔白的鵜鶘羽毛,慢步走近卡蕾忒溫柔說道:

“這只圣潔的羽毛是你們今日誓言的憑據,愿你們從此彼此相愛、永不分離。來吧,親愛的卡蕾忒,拿起這只象征神圣婚姻的潔白羽毛吧!握住它,你就握住了屬于自己的幸福了。”

“持羽”是大婚儀式的最后一個環節。按照規矩,新娘接過羽毛以后務必將它牢牢握在手中,無論觀禮席的諸神使用哪些小伎倆惡搞,新娘都不能丟掉羽毛。羽毛一旦脫手就寓意婚姻不幸,是不吉利的征兆。

卡蕾忒沉默的望著眼前的白羽,表情現出些微的凝滯。

那片羽毛輕薄得好像一片細長的落葉,它安靜的躺在維納斯豐盈的兩掌上,于溫暖的陽光下隱隱璀閃著粒粒冰霜般的光澤,通體清透無瑕。

雖然它是那樣柔美潔白,輕盈得沒有一絲分量。可是凝望它的時間越久,卡蕾忒的心卻越來越沉重,不堪。

她已諸神面前立下誓言,將忠于自己的愛人,忠于自己的婚姻。可是事實卻是,她不但不愛身旁的新郎,反而正在利用神圣的婚姻,她不知道這種褻瀆愛情與婚姻的行為是不是罪大惡極,是不是會下地獄。

不過對于卡蕾忒而言,她確是一個見識過真正地獄、并在地獄的業火中涅槃重生的神祗。

也許,地獄并不可怕。

真正可怕的是,迷失自我,忘記初衷,在一路的行走中無法堅持最初信念吧……

“來吧,卡蕾忒,小心拿好這片羽毛吧,千萬別掉了哦!”

維納斯感受到卡蕾忒的躊躇不定,于是又將掌上的羽毛向她的面前挪了挪。

卡摩德也在注視卡蕾忒的每個舉動,亢奮隱忍的神情中稍稍溢出一絲緊張。他巴不得卡蕾忒趕緊拿了羽毛,他就可以在諸神面前深情擁吻她,然后抱起她回去他們兩個的愛巢緊閉大門!

卡蕾忒深深呼吸一下,仿佛終于下定一個重大決定,毅然伸出手握起了羽毛。

“等一下——”

厲聲高呼從露臺外圍急急傳進了圣壇,似晴天霹靂將卡蕾忒從渾渾噩噩的狀態喚醒。

悚然一驚,卡蕾忒手中的羽毛被一陣風刮起來,忽忽悠悠的飄遠了。

“天啊!看到沒有,新娘居然沒有抓住羽毛?太不吉利了——”

“這是哪個神祗想出來的惡搞花招啊?”

“不知道啊!反正不是我……”

觀禮席的諸神議論紛紛。

就在他們翹首張望的目光下,一個衣衫襤褸的年輕人踏著鮮花紅毯緩緩走到圣壇下面。從他現身的那時刻起,他的眼神就一直注目在圣壇上的新娘身上,一寸也不曾離開過。

卡蕾忒也在看著這個距離自己越來越近的男人,嬌俏的容顏上幡然現出惶愕至極的神情。

凝望著空降般的男人,卡蕾忒的意識呈現須臾的混亂,甚至在揣度如今的自己是不是還身處現實,還是被突然的他帶去另一個虛幻而悲傷的夢境?

“荷…西……”

慢慢翕動薄唇,卡蕾忒喃喃呼喚。

她早已認定今生今世再沒機會喊出他的名字。再不能與他相距咫尺,互望彼此的容顏。

荷西消瘦了許多,俊逸的臉龐像是被鋒利的刀刃齊齊削下好大一塊,變得更為尖剔。一派病恙的五官被污垢風塵濁染,衣衫凌亂。

場上一片寂靜——

眾目睽睽之下,荷西快步沖到圣壇下面,凝望著高臺上霓紗飄揚的卡蕾忒,滿面驚艷、相思和痛苦的情緒混在了一起,表情異樣的復雜。

“卡蕾忒……”

嘴角肌肉牽動幾下,荷西仰面呼出戚戚的思念。

安寂的觀禮席此時一陣嘩然。

“這個……這個不像是惡作劇吧!?”

“那是個人類?感覺到了嗎!”

“就那個人類!我們圣軍團清剿暗族時在黑暗神殿里遇到的男人!”

“哦!和卡蕾忒傳過許多緋聞的那個?”

戰爭女神雅典娜坐在命運女神克羅托的旁邊,目睹此番場景她趕緊側身挨近克羅托,驚惶的目光還留在圣壇那里。

“他,那個人類是怎么進入圣山的!?”

克羅托也是一件懵然:

“哦老天!這下尷尬了……真是怕什么來什么……”

命運女神似是在喃喃自語,她不再理睬雅典娜,也不再觀望圣壇,而獨自低頭,擰眉若有所思。

天意啊……這下,誰也無法再阻止那場滅世之災了吧……

我們雖然洞悉天機,想要憑借摘星之能改變命運,挽救蒼生,到頭來這種種的手段,也只是為命運羅盤的旋轉催起推波助瀾之力嗎——

圣壇之上,祝福女神赫拉一臉恐慌。

“哎呦,大神……大神啊,這到底是怎么回事!為什么我們神祗居住的地方會出現人類?天啊,難以想象……”

赫拉一邊夸張的叫著,一邊轉臉看向全神之神宙斯。只見他怔怔的紋絲不動,簡直已經成為了一尊表情震驚的雕像。

推薦好友良心好文一篇:女頻都市言情《初戀考卷: 易先生借個吻唄》!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