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五十一章 圣山大婚

“柏修,易眼的情況怎么樣?”

柏修寢宮里,月神阿爾提彌斯放下手中的風笛,關切的向正在隨意走動著的柏修問道。

前些日子,大使者赫米斯用兩顆名為“血瑚”的珍珠做成了一對假眼,裝進了柏修空眼洞里,這才助他恢復了視力。

傳說中,血瑚珠乃是提坦神族的稀世珍寶。

波塞頓統治下的博大的海域里面,每一千只血牡貝中僅僅有一只可以成功孕育出一顆血珠瑚,而一顆血瑚珠的孕化還要歷經五個世紀。

此珠通體圓潤赤紅,不僅可作驅兇辟邪的守宮異寶,自身還有與人魚的血淚相等的功效,可令腐肌復原、死相還生。

神代,奧林帕斯諸神大挫叛軍海族部落,海王波塞頓便將神殿里僅有的兩對血瑚珠贈予了宙斯以表謝罪決心。

宙斯又將其中一對神珠轉送了自己的大使者赫米斯,可見對他寵愛的程度何等深厚。

柏修在神殿的門口停住腳步,下意識轉動兩個偽造的眼珠,口中驚喜的答:

“嗯……還好,已經不怎么痛了!”

“太好了,柏修!你應該算是徹底痊愈了!”

看著此時已是一頭短發的阿爾提彌斯,柏修臉上躍然生出幾絲惋惜的表情。

“應該……過很久才會再長長吧……謝謝你,月神,是你一直陪著我,照顧我,為我付出了許多。”

“討厭啦!都說不必和我講這些客套話嘛!”

阿爾提彌斯被柏修動情的話語說得突然臉紅,羞澀的沖進柏修懷中抱抱他,隨后又如一只歡暢輕盈的小鳥兒拾起風笛,跑到宮殿外面的空地上盤腿坐下,“嗚嗚吁吁”的吹出最歡快的樂章。

剛裝進這對“眼睛”那會兒,柏修著實被可怕的排斥反應折磨了好久。

那時候,他的兩個眼眶無時不經受著無比強烈的壓迫與刺痛,那種疼痛無盡無休,進而延擴到腦仁,甚至是整個頭顱。

柏修飲痛不堪,雙手捂住快要爆炸的腦袋只會在地上翻滾,呻吟。

月神阿爾提彌斯依舊寸步不離的守著他,安慰他,陪他一起哭泣。

后來,她吹響了隨身帶來的風笛。也就是那次,柏修漸漸安靜下來,仿佛那悠揚婉轉的曲調真的幫他減少了諸多肉體上的疼痛。

月神欣喜過望,于是天天守在柏修身邊,不厭其煩,為他吹奏各種美妙悅耳的曲調,終于陪他度過了最艱難的排斥期。

柏修由衷感激月神阿爾提彌斯的慷慨厚恩。他知道,自古赫米斯精通音律,更喜愛自己動手制作各種樂器。他一早就看中了阿爾提彌斯那頭皎白如月芒的長發,也曾半開玩笑的懇請她剪下一些贈予他做豎琴的琴弦。

為了換得赫米斯手中那對無價的珍珠,月神不惜舍去姣美的儀表,果斷剪掉滿頭秀發才換來了柏修如今的假眼。

柏修時時感念月神對他不求回報的付出,他能體會得到,她的這種最無私的感情其實正是對他最為真摯純潔的愛!

恢復視力后,凝望著正在專注吹笛的短發少女,柏修內心的深海揚起一波暖融融的洋流。

大劫過后,倘若你我還活著的話,我的心就會迎接那一天的到來,如此時此刻身體的距離這般,慢慢的向你靠近。那時,我的內心除了保留你的位置以外,再不會多納其他——

另一陣節奏明朗而歡快的天籟之音從遠處的高山處飄蕩過來,將阿爾提彌斯吹奏的曲調徹底壓制下去

“咦?那是……”

柏修一手扶住一尊高聳的石柱,向著聲音的源頭放眼張望。

“今天是卡蕾忒大婚的日子……時辰到了,儀式應該已經開始了。”

阿爾提彌斯放了風笛,走到柏修身旁,陪他一起遠望那座沒入云霄的高峰。

“哦……是啊……卡蕾忒,今日出嫁了……”

柏修沉寞的低訴,似有一聲涼嘆,被拂面的輕風捕捉到,悄悄帶去了山的彼方。

這個瞬間,清俊的五官迭出一抹悵然的顏色。

卡蕾忒,希望我沒有親手將你推進另一個深淵。這個婚禮,將成為你展翅高飛的開始……

——

奧林帕斯,主峰東側的峭壁露臺就是婚禮現場。一大早上,這里彩幔招展,仙樂翩翩,到處洋溢著喜慶的氣息。

會場正中是由許多鮮花和水晶堆砌而成的圣壇。一會兒新人將登上圣壇,共同完成神圣的婚姻儀式。

陽光普照下,構建圣壇的晶石頻頻散發著神秘奪目的光澤。晨起的薄霧在這里不會因為日出而消散,它溫柔的擁抱著圣壇上的鮮花奇草,把它們吻得盡數陶醉,傾吐出最為馨甜迷人的芳香。

諸神用作觀禮的座椅齊整的碼放在現場周圍,排成一個二百七十度的扇形環繞整個露臺。

吉時已到。

禮炮聲聲鳴響,圣山眾神有序的步入婚禮會場,按照侍從的引導依次在自己的座位上落了座。

座位前面就是餐桌,上面有一些簡單的蔬果飲品。儀式完畢之后正餐正式開始,那時候還會才會呈上更豐盛美味的佳肴。

聆聽著仙樂之音,春之女神心情格外舒朗,起立長臂大揮,為湛藍的天空增上一彎醒目的彩虹。

眾神拍手叫絕。

夏之女神也不示弱,騰空而起,纖纖身軀在彩虹下越轉越疾。無數五色霓光自她飛旋若陀螺的身體飛迸而出,化作千絲萬縷的水線浮在眾神頭頂上方,于驕陽之下折射出鉆石般璀璨的亮光。

新一輪禮炮響過,儀式正式開始。

眾神安靜下來,期待著莊嚴而美好的時刻的到來。

全神之神宙斯與祝福女神攜手登上晶花圣壇,接著出場的便是盛裝華麗的新郎卡摩德。

今日大典,卡摩德身著一套定制的新郎制服,胸前吊墜了一朵怒放的火牡丹,肩上墜著攢金瓔珞綬帶,挺身站立在星光閃耀的圣壇上,姿態高貴不凡。

制服那潔凈的純白底色,將卡摩德本就干凈英挺的臉龐襯得更加完美無瑕。

在他頭頂的空中,盛裝出席的的仙班樂隊和圣童唱詩班從云朵中亮相,開始吟唱撼人心魄的祝福歌謠。

詩樂漸入高潮,新娘卡蕾忒終于登場了。

她披著潔白神圣的婚紗,由愛神維納斯陪伴著一路腳踏玫瑰花瓣鋪設的綿軟紅毯緩步登上圣壇。一對白衣圣童跟隨在她的身后,為她拖起長長的婚紗大擺。

看到卡蕾忒的那刻,卡摩德疏揚了性感的薄唇,誘惑的笑容里總有一絲無法難耐的得意。

卡蕾忒,這次你再也逃不掉了吧……

觀禮的諸神發出一陣不算太響的掌聲。無論如何,他們都是抱著各自不同心情趕來參加婚禮的。

前不久,卡蕾忒與他們的一場惡戰險些毀了整個圣山,害他們無家可歸的事剛過去不長時間,大部分神祗內心還沒完全原諒卡蕾忒的行為。如今她出嫁了,礙于大神宙斯

的面子他們不得不參加儀式,對于走過場的事,著實無法投入太多熱情。

還有一部分神祗是抱著看熱鬧的心情過來的。

在他們之中,有的曾經對卡蕾忒傾慕不已。但是,當她從人界執行秘密任務返回時,竟然揣了一個身份特殊的小生命,這真是他們瞠目結舌、唏噓了好久。

另外就是那些和卡摩德交好的神祗,他們到現在也想不通前程光明遠大的近侍大人為何要娶一個失了身的女人,還甘愿給那個邪神的后代充當繼父?

相比較而言,他們更愿意支持卡摩德選擇容顏盡毀的糾紛女神艾莉斯。原因很簡單,她不僅僅是是天后赫拉的女兒,嫡系至親位尊權貴,還有就是相對于男人的視角而言,女人失了臉總好過于失了身!

大神宙斯靜靜佇立在圣壇主持的位置上,目不轉睛的注視卡蕾忒默默走到卡摩德身邊。

今天的她的確是全圣山最美的女神祗。

她穿著一件銀絲薄緞織就的精美婚紗,姿態婀娜甜美。驕陽的光芒從天空撒下來,使裙擺上的晶石無不膨脹著瑩潔而純凈的光,映亮了她曼妙的臉寵,以及她那雙星子般朧惑的眼眸。

她將瀑布樣的金發高盤于頭頂,公主發髻上彌漫了一層晶瑩的輕紗。立時,這種渾然天成的女性魅力又增添了無數的夢幻與神韻。

是啊!她真美……就算沒有昂貴的禮服襯托,她生來也是沾染了神族貴胄的氣息,美艷之中隱隱含著不可一世的傲慢與神圣。

宙斯看著她,內心不停感嘆。

一陣暖風輕起,吹得露臺上旌幔曳動不止,吹得婚紗裙袂飄搖招招,吹得宙斯心底的一汪湖水漣漪蕩漾。

在那漣漪的中央有個蟄伏已久的嬌柔身影,她有著和新娘相同的面孔,正拖著與她同款的婚紗禮裙,慵著玲瓏身軀向他款款而來。

宙斯徒然心驚肉跳起來,有些無法辨認得清那個窈窕倩影的名字,究竟是叫忒提斯,還是卡蕾忒……

宙斯突發奇想,這一世的卡蕾忒……是不是忒提斯的轉生?若不是這樣的原因,又為何使自己如此沉迷?

卡蕾忒啊,她美得不可方物!然而今后,卻是另外一個男人來守護她的美麗了。

即使再次重生,身為萬神領袖坐擁天下,終不能真正擁有她嗎……

她就要挽著另外一個男人的臂膀,像她的母親那樣對自己溫柔一笑后,狠心的轉身走遠了吧……

隱忍著躁動的心緒,宙斯舉起右手的雙翼權杖,開始祝辭。

“……今天,我以提坦神族領袖、奧林帕斯諸神之父的名義為這對新人主持神圣的婚禮……”

卡蕾忒微低著頭,從始至終不發一言。大婚的日子,她那精心修飾的新娘臉龐卻見不到半分的微笑。

三天前卡摩德的無禮行為似乎無法阻止婚禮如期舉行。而儀式過后,她就要正式遷入他的寢宮里和他一同居住了。

那天卡摩德的瘋狂與暴躁幾乎讓卡蕾忒絕望了,她無法再正確把握未來之路的方向。

迷茫中總是柏修的話在指引著她。

“為了已逝的黑暗之神,為了尚未出世的孩子,就算身負罪惡也要勇敢的生存下去——”

身負罪惡……

也許,違背內心,茍且活著,便是一種至極的罪惡吧……

推薦好友良心好文一篇:女頻都市言情《初戀考卷: 易先生借個吻唄》!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