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五十章 大婚前夕

“怎么了?我們就要結婚了,你哭什么?”

寢宮,卡摩德伸手抓過去,用力捏住卡蕾忒的小臉。

“放手!”

卡蕾忒立眉低喝一聲,頭在他鋼爪般的脅迫下艱難的搖擺,想要尋求掙脫。

“近侍大人……”

侍女們急步向前想去阻止他的行為,卻又不敢完全靠近過來。

眼前情況危急!

掌司經歷事多,完全看得出卡摩德此刻的意圖。

心中尤為害怕自己的女主人吃虧,她二話不說直接彎曲兩腿,跪著懇請卡摩德:

“請大人開恩,您行行好,放過小姐,她……”

“給我滾開——”

卡摩德惱羞成怒,扭頭對她嘶吼了句接著挺直脖子對外面嚷:

“來人!”

五六個打手蜂蛹而至,在門前排成整齊的直線,隨時聽后主人卡摩德差遣。他們面色沉郁,靜默中透出十足的威懾力,不出一招一勢卻已教人不寒而栗。

“把她們給我轟出去——”

接到卡摩德的指示,打手們馬上圍過去把柔弱的女孩子們圍住,一路推推搡搡,將她們如數趕到外殿去了。

“卡摩德,你太過分了!”

卡蕾忒氣極卻是無奈。

此時這間不大的空間里只剩下她和他,而他的氣息聞起來好像一頭蠢蠢欲動的困獸,隨時都有野性發作的可能。

“我過分還是你過分?先前我來了多次都被你狠心拒絕,如今可是你逼我的……”

卡摩德笑容狂肆,有些汗濕的手指曖昧地滑過卡蕾忒的臉龐。

她立刻做出反應,厭惡的把頭甩到一邊,對他低喝:

“滾出去!”

“讓我滾?那是不可能的吧!我今天……不走了!”

卡摩德亢奮的說完,抓住卡蕾忒的肩膀想要將她按在桌面上。

“你滾蛋!”

“就算你躲過今天又如何!我們馬上要結婚了!卡蕾忒,你這輩子別想擺脫我——”

“滾蛋,走開,我懷孕了!”

“那又怎樣!”

他們兩個叫嚷著扭在一起。

卡蕾忒這時再顧不得什么優雅端莊的形象,儼然變成一個潑婦,對卡摩德連抓帶咬,最終才令自己逃脫了他的魔掌。

而她在逃脫的下一秒就狠狠甩手出去,賞了他一記耳光。

“畜生——”

卡蕾忒羞憤難當,咬牙切齒的大罵他道。

卡摩德捂著半張臉,笑容詭異而猙獰。

“呵呵呵……卡蕾忒,到現在你還在這里裝清純扮清高?你以為,我不顧諸神背后種種非議、恥笑,執意要娶你這個懷了別人孩子回來的二手貨是為了什么!?說句實話,我真恨不得立刻將那個孽種從你肚子里掏出來——”

“你……你瘋了……”

卡蕾忒神色愕然。突然之間,她被這個驚人的發現嚇得面色蒼白,搖著頭只知道步步倒退。

“卡摩德……你瘋了!這……難道就是你想娶我的真正目的……?”

卡摩德則是一路緊逼,神態愈加放肆無度。

“那你呢?你又為什么突然改變心意答應我的求婚?別以為我不知道你心里都在盤算些什么!”

卡摩德雙臂一撈,重新把卡蕾忒按到自己懷中,兩根手指用捏起她的下巴,強迫她與自己對視。

“沒錯,我是瘋了,我完全是被你逼瘋了——”

卡摩德徒然變得異常狂暴,捉住卡蕾忒的身體猛烈搖晃幾下,隨后看著發絲蓬亂的她,幽怨訴道:

“這么多年,我的憤怒,我的瘋狂,我的心痛都因誰而起?卡蕾忒,你知道嗎,一切的因果……全都是你……”

卡摩德神色漸漸渙散,一對神采黯然的眼眸除了飽含了悲怨的情緒之外,還倒映了她那驚恐卻嬌美的容顏。

他用手指輕捋著她的鬢發。

“神代,你被奧丁帶去亞斯格特的那刻我就暗暗告訴自己,一定要變得強大起來,那樣就可以保護柔弱的你……可是那時我并不知道,你帶給了我愛的希望,也會一手帶

給我無盡的痛苦和失望!卡蕾忒,我美麗的新娘,你博愛,你多情,可你唯獨對我冷酷,從不曾將你的感情分給我半毫!是不是因為我是那個離你最近的男人?所以才會被你傷得最深、最恨?如今,你真正走投無路了……可以,我心甘情愿去做那根救命稻草,甘心被你利用……那么來吧,現在就來!拋棄你的自尊與驕傲到我懷里來——我要你像個真正的妻子那樣,現在用身體來服侍你的男人!來——”

卡摩德越說聲音越大,情緒也越激動。他的大手在卡蕾忒身上隨意流連,妄想繼續動粗。

“不要……不要!放開我……”

卡蕾忒在他懷中抵死掙扎,拒絕被他橫腰抱起。

“卡摩德,你在這里做什么呢——”

背后的聲音突如其來,瞬間止住了卡摩德的胡作非為。

戰爭女神雅典娜不知何時駕臨了卡蕾忒的寢宮,帶了兩名男侍正守在門外。

她雙目炯炯盯著卡摩德,滿面嚴肅威儀的表情。

“女……女神!”

卡摩德驚慌不已,松開卡蕾忒后一陣手忙腳亂,將凌亂的衣衫配飾重新整理妥當。

“你不在我宮里做事,跑到這里胡鬧什么?難道不知道族里有規律,大婚之前新人是絕不能見面的嗎!”

雅典娜狠狠教訓卡摩德,口吻聽上去相當氣憤。

“是,屬下立刻回去!”

卡摩德嘴上應著雅典娜,臉色卻是不悅。默默經過雅典娜身邊時,一絲陰寒的鋒芒從他蔚亮的眸底閃過。

目送卡摩德帶著他的人完全撤離了這里,雅典娜才命自己的侍女放下手中的禮品,自己湊過來和卡蕾忒說話。

“你還好嗎?”

落了座,雅典娜女神關切的向卡蕾忒問詢。看著她,內心泛著心疼。

“您……今天怎么過來了?”

卡蕾忒窘迫的捋著滿頭亂發,神色淡淡的。

“你就快大婚了,我選了幾樣禮物送過來。雖然不是什么特別貴重之物,卻是表達我對你的誠心祝福。”

雅典娜停頓一下,想了想,接著說:

“卡摩德太無禮了,可能快是結婚了,最近做事越發魯莽輕率,回宮后我一定好好教訓他!”

卡蕾忒微降目光,沒有馬上說什么,心里還在想著剛才的遭遇。

卡摩德勢如豺狼,如今倒令卡蕾忒生出許多的擔憂來。

和他結婚,真的可以暫時保護自己,保護肚里孩子的安全嗎?

……

明天就是圣山大喜的日子,奧林帕斯主峰的宙斯神殿里面完全亂了套。

今天,大神宙斯心緒異常煩躁,似乎對什么都看不順眼,對任何事都提不起興趣。

大使者赫米斯看在眼里,不敢多說什么,悄聲吩咐下人們做事謹慎,又端來一盞清心提神的飲料。

宙斯坐立不安的徘徊多次,轉身看到桌上多了杯飲料,便急匆匆走過來,抓起琉璃花盞往嘴里倒。

只咽了一口,宙斯就緊緊鎖住了眉頭。

“這是給我喝的?”

實際上,赫米斯的兩眼始終都放在宙斯身上,看他心情不爽,他做事就不敢有所怠慢。

“大神,飲料……”

不等自己的使者說完,宙斯就摔了花盞,大發了雷霆之怒:

“這么淡的味道,是涼水嗎?我養你在我身邊,你給我喝白水!?”

“對不起,對不起!我馬上命人換一杯,多添果露進去!大神,請您息怒,是屬下辦事不利……寬恕我……寬恕我……”

赫米斯噤若寒蟬,拾起花盞的碎片交給趕過來的仆人,隨后跪在宙斯腳下向他求情。

宙斯一跺腳,竟像個鬧情緒的孩子,賭氣坐到金椅上不再吭氣。

這時候,又一名倒霉的侍從走進來,兩手間托了一套全新的禮服。

“大神,婚禮當日的禮服,請您試一下是否合身。”

宙斯向那金紅相間、胸襟點翠的禮服套裝瞥了一眼,滿腹的牢騷和怨氣在這刻又找到了新的爆發點。

“不是早就定好要穿那套流裳紫的了嘛!你沒腦子啊,

又端來一套給我試什么——”

“可是這套……”

“可是什么可是!沒有可是,我說穿那套流裳紫的就穿那套——”

宙斯扯著嗓子嚷。

仆人不敢再辯駁,因為他瞥見旁邊的大使者赫米斯正在對他不停的搖頭示意。

“馬上就是大喜的日子,我看是誰活的不耐煩了,敢惹大神生氣啊?”

祝福女神赫拉身穿華美長裙,笑盈盈的走了進來。

一看到她來,宙斯的負面情緒多少收斂了些。

“哦……你來了。”

“大神交代我的差事已經辦妥了,明天大婚的各項事務我剛剛也檢查確認過了,所以啊過來給您回個話,請您安心……”

赫拉說話不緊不慢,尾音故意拖長,透足了溫存綿軟的勁頭。

此時她看上去心情格外的爽朗,薄施粉黛的臉蛋看起來紅潤飽滿,像朵盛放的玫瑰花。

“辛苦你了,天后。”

宙斯心不在焉的對她說完,眼皮都不抬一下,更不會在意她那張精心修飾的臉了。

赫拉感覺失望透頂,可偏偏這會兒宙斯也在氣頭上,她也不敢把自己不悅的心情帶到明面上來。

還是因為自己頭上的假發套吧——

赫拉暗自揣度著。

再怎樣,后天的修飾都不如先天帶來的好啊!女性的先天硬件就是資本,一旦有所損傷,再如何補救,也如修補過的美玉,因為瑕疵而有所貶值了吧……

想到宙斯如今對她的種種漠視,赫拉內心涼嘆著:

呵,男人……就算是神祗,也改不掉雄性自身的劣根!

仆人將一盞新調的飲料呈上來,赫拉看見,殷切接過來,遞到宙斯手中陪笑:

“大神,天氣越來越燥熱了,您也別總動氣。下人們不會做事,交給赫米斯調教就好了嘛,再不行,我現在也閑的很,可以重新教教他們規矩。”

赫拉的目的簡單且直接,就是想借宙斯向下人們發難的機會重新回到他身邊。

宙斯抿了口飲料,不動聲色的把花盞放到桌上,慢慢合了兩眼。

“好了,天后為大婚的事務忙了多日,回去歇著吧。”

話畢,他不再搭理任何人,自顧自的閉目養起神來。

“……行,您也歇著吧。”

赫拉碰了個軟釘子,再也難耐不住,直接耷拉了臉,甩了句不冷不熱的話后快步離去。

“天后,您慢走,小心腳下。”

大使者赫米斯一路追隨,把赫拉送到主殿的大門口。

本來,籌備婚禮的事務是他們兩位神祗共同的任務,可自己要照顧宙斯這邊,基本都是赫拉獨自在忙。赫米斯認為,向天后表達一下感激之情很有必要。

另外,赫拉因宙斯的冷遇感到氣憤,只有赫米斯這個身份尊貴的大使者禮貌相送才不至于讓她走得太過難堪。

赫拉出了大門便停住身。

“赫米斯我問你,大神這鼻子不是鼻子、臉不是臉的勁頭持續幾天了?”

“怎么……也有一陣了……”

赫米斯搞不懂赫拉突然問起的用意,不敢不答,又不敢全答。

赫拉望向遠處抿嘴一笑,意味深長:

“果然啊, 他這是因為大婚才會變得焦躁不安的。”

“……”

赫米斯聽著話茬不對勁,于是沒說什么,裝作沒聽見的樣子。

赫拉轉頭盯住他,笑意狡黠:

“你我都是跟隨大神最久的神祗,難道不了解他的脾氣?他還不是舍不得他那個寶貝女兒出嫁,你說對不對?”

“哎呦天后,瞧您這話說的……”

赫米斯心中徒然一顫,干笑著:

“太高深了,教屬下……都有些聽不懂呢!呵呵……”

赫拉神色譏誚,笑容愈加寒冷:

“你哪里是聽不懂啊,赫米斯,我看你呀……是越來越會做下人啦!”

目光犀利的剮了他一下,赫拉拔腿走下主殿的階梯。

赫米斯站在高處,慢慢收斂了偽笑的面孔,表情凝重了幾重……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