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九章 邪肆糾纏

荷西幾步沖過去,一把抓住糾紛女神艾莉斯的肩膀,焦急的沖她大嚷。

“不,這不可能,卡蕾忒與學長真心相愛,她絕不可能再嫁給別人!你告訴我,她到底出了什么事——!”

“哎呦,別碰我!我可是神我告訴你,怎么可以被你這個骯臟的凡人隨意觸摸!?”

艾莉斯不滿的喊叫起來,音調尤為夸張,就好像遭遇到歹徒施~暴。

兩名打手立馬圍過來。其中一個一只手提起了荷西的身軀,不費吹灰之力便將他甩了出去,甩到遠點的地板上。

“荷西大哥!”

貝瑟芬妮跑過來。

荷西顧不上疼痛,爬起來坐在地上,兩眼敵視著對面的艾莉斯,繼續追問:

“你快告訴我,這一切是怎么回事!卡蕾忒……卡蕾忒她……”

“我說你這個人腦子可真是軸啊!”

艾莉斯兩手叉腰,滿不在乎道:

“你們人類的女人死了老公,不是還有再嫁人一說嗎?卡蕾忒那是我們提坦神族里的一朵鮮花,是被大神宙斯親自賜婚的神祗。就算她再愛黑暗之神又如何,那家伙還不是拋了她,自己先走一步啦……”

“你!”

“荷西大哥,你別急……別急,我們慢慢問她!”

那娜緊挨著荷西,見他氣得臉紅脖子粗,“呼哧、呼哧”一個勁喘著粗氣,羸弱的身軀在微顫間不停淌出虛汗,于是好言勸慰他一番后,又轉頭將目光投向了得意非凡的糾紛女神。

“艾莉斯,你又要耍什么花樣?如今荷西大哥和卡蕾忒之間再沒有半點瓜葛,你趁早去辦你的差事,少在這里胡攪蠻纏……”

“等等!你先告訴我,卡蕾忒為什么要答應婚事?她是不是有難言的苦衷?”

不等貝瑟芬妮說完,荷西直接插話,而他的這個舉動,卻正中艾莉斯下懷。

面具后面,艾莉斯極其丑陋的五官輕松一擰,擠出甚為譏誚的冷笑,兩點明眸中精光畢現。

“她確實有苦衷……”

艾莉斯笑著回答,向荷西又走近幾步。

可惜的是,因為面具的阻擋,荷西此時根本看不到她那無比狡詐的笑容。

“王子,看得出來你依舊關心卡蕾忒現在的狀況,那么隨我到奧林帕斯去吧,如何?當面向卡蕾忒問問清楚……”

“等一下!”

貝瑟芬妮聽出艾莉斯不懷好意,直接了當打斷她,質問道:

“你只是想引誘荷西大哥去神界對吧?想都別想!”

糾紛女神,封號恰如其份,專善于使用挑唆和蠱誘之術,最終成功引導對方跳入她的陷阱。

貝瑟芬妮認為,當務之急就是趕快帶著荷西離開。

“…大哥,現在我們離開這里,別受她的誘惑!”

荷西從地上站起來,目光直視對面艾莉斯。

“你的目的呢?”

他平靜的問向糾紛女神:

“帶我去圣山,你又會得到什么好處?”

“荷西大哥!”

那娜在旁邊急得就快要團團打轉,她知道他還是被艾莉斯說得動心了。

荷西的全部注意力都在艾莉斯那面,果然沒有任何想要立刻跟隨貝瑟芬妮離開的意思。

艾莉斯會心一笑,兩只碧眸射出炯而利的光芒。

“呵呵……新郎是我的相

好,這個理由夠嗎,王子?那對新人正是你的女人和我的男人!要知道,你幫我……就是幫你自己。”

“…好!我和你走,去你們的圣山把卡蕾忒帶回來!”

荷西看著艾莉斯的面具臉用力吸了口氣,最后下定決心,卻遭遇冥后貝瑟芬妮的極力反對。

“你瘋了荷西大哥!那地方是神界,是凡人絕對禁止踏足的地方!糾紛女神根本就是在利用你,等她的目的達到了絕對會對你下毒手啊!”

貝瑟芬妮邊說邊從荷西背后一把抱住他,急的眼圈發紅,即刻就要哭出來。

“我必須去,那娜!”

荷西掙脫束縛,轉身凝視貝瑟芬妮,蒼白憔悴的面容瞬間綻放出堅定、飽滿的微笑。

“卡蕾忒需要我,只有我知道她不適合神界那種地方。我要帶給她選擇的機會,帶她去她內心真正向往的地方生活!……走吧,艾莉斯女神。”

荷西走上前去被兩名男打手圍住,三人一同走向發光的墻壁。

糾紛女神也不再理睬貝瑟芬妮,朝她得意笑笑,跟在打手后面穿墻進入通往異界的通道。

光輝逝去,磚石墻壁恢復原貌,咖啡廳里靜止的一切再次活動起來,沒人知道剛才發生過什么離奇的事。

貝瑟芬妮失神的站著,目光還沒有自荷西離去的方向撤回。

舉起雙手,十個手指扣在一起,貝瑟芬妮默然祈禱著:

“荷西大哥,希望你我還有下次見面的機會……你一定要平安回來。”

……

圣山奧林帕斯——

經過一系列大修工程,卡蕾忒和她的部下們終于在大婚之前搬進了新的寢宮居住。

三天以后就是她和卡蕾忒的婚禮吉日,宮里的仆人們比從前更加忙碌,來來往往,部分人張燈結彩,部分人清點著禮尚往來需用的物資。

卡蕾忒靜靜坐在宮殿一側的桌邊,神色漠然。與往返庸碌的鮮明畫面相比,似是被世界遺忘了的一個冷角,灰暗、無光。

此時此刻,她無法評價自己的內心。若說它是麻木的,那種悶鈍的隱痛感覺卻十分強烈,分明。如果說它是空洞的,可她偏偏感覺到一股不可遏制的力量,如驚猛的浪濤,正時時撞擊著高筑封閉的心門。

“小姐,您婚禮要穿的禮服送來了!”

清脆悅耳的聲音喚回已經凝神了許久的卡蕾忒。一個年輕的侍女走到桌邊,將手中的托盤放在桌面上。

卡蕾忒做個大口的呼吸,胸中悶漲的感覺稍微得到一絲緩解。

扭頭向桌上靠看去,她有些吃驚。

長方形的托盤里盛了一件雪白的婚紗,樣式正是人界歐洲當下正流行的款式。

卡蕾忒慢慢的撐身而起,怔怔看著它半晌不語。

婚紗上,銀白絲線點墜著各式水晶彩寶,華光撲碩,點亮了卡蕾忒干涸已久的水眸。

“卡蕾忒,嫁給我好嗎?做我終生的摯愛——”

“等到正式結婚的時候,我會買件婚紗給你!”

望著那件疊放平整的潔白禮裙,卡蕾忒在這刻想起了德莫斯,想起了那些柔情洋溢的話語。

積蓄已久的情緒在這刻充分爆發出來——

“哇”地一聲,卡蕾忒哭倒在石桌腳下。

都說時間是最無情的殺手,它可以輕易沖淡任何堅不可摧的記憶。

如今

卡蕾忒卻認為隨著時間的流逝,那些久經沉淀的回憶更像是濃縮后的酒液,炙烈而珍貴,即使會蹂痛人的身心,也令人依舊不忍舍棄。

她愛德莫斯,她想嫁給他。歷經種種磨難之后,她真的即將穿上婚紗,可是,新郎卻不是他——

原諒我,原諒我,德莫斯……是我背棄了你,背棄了我們的愛情……

再次想到異次元中德莫斯與她訣別的那個時刻,卡蕾忒的內心陷入深深的自責與懺悔中。

兩三侍女見狀正要走上前去,卻被年長的掌司侍女阻止。

向卡蕾忒那邊望了一眼,這名掌司似是松了口氣,又因為太過感動,兩個眼圈漸漸變得濕潤了。

擦擦眼角,掌司低聲對那幾個侍女道:

“好了,這下好了!小姐終于放聲哭出來了。我們回去做事吧,別打擾她了,她壓抑得太久了,哭完了心情才能真正平復啊!”

外面傳來一陣雜亂的腳步聲。接著。卡摩德走了進來。

“您……您來了。”

掌司侍女一陣慌張,急忙帶領大家站列整齊,一同向卡摩德彎腰施禮。

先前還在舊宮的時候,他幾次過來看望準新人卡蕾忒,都被她以身子不適為由拒在門外。不想眼下,他竟然趁著她們遷宮加上大婚正忙的時候,帶著手下闖進來了。

“我來看看我的新娘,卡蕾忒。”

卡摩德嘴上回答著,始終沒給侍女們一個正眼。一進來,刁鉆的目光就對準了桌畔的卡蕾忒。

“你們出去吧!”

甩下冷冰冰的一句話,卡摩德邁步向卡蕾忒走去。

掌司侍女感覺事情不太對勁。

圣山中,這準新郎和糾紛女神艾莉斯的私情雖不能說是盡人皆知,卻一早就成為眾多仆人們在茶余飯后熱議的話題。

作為卡蕾忒宮里的侍女,這名掌司到現在也搞不懂女主人怎么突然就轉了性,雖然不待見他可又應了和他的婚事!?

眼見卡摩德向女主人那里靠近過去,掌司硬著頭皮擋在道路中間。

“那個……近侍大人,您和小姐就快完婚了,按照族規,新婚前三天準新人不能見面,您是不是……”

“你說什么!?”

卡摩德不耐煩的瞪過來,刀鋒般的目光帶著攝人的寒意掠過這名礙事的掌司,使她立馬感覺到如被利刃割喉般的恐怖,于是定定矗在原地,一動不敢再動。

“身為下人不守本分,管那么多閑事干嘛!現在還敢把我的新娘惹哭,看我今后不承辦你們的……”

卡摩德狠狠斥責幾句,繼續向卡蕾忒走去,俊美的面容驟然揚起一絲邪魅的笑意。

其他幾名侍女面面相覷,即使心急也無計可施。

卡蕾忒早已擦了眼淚,她從地上站起來的時候卡摩德已經沖到她的面前。

“你怎么來了……”

卡蕾忒冷淡的問,聲音帶著哭泣過后輕度的顫音。

“我來看看你……”

卡摩德傲然凝住她的五官,與她的距離近得已經不能再近。

“婚紗已經送來了,你穿上它給我看看好嗎?”

他的聲音透出異常的曖昧,聽得卡蕾忒渾身不自在。

“別這樣……你回去吧……”

卡蕾忒本能的向后面挪動身軀,腰卻抵在桌邊。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