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八章 又施毒計

“不行!我不同意——”

配殿,赫拉的寢宮,聽聞大婚消息之后,糾紛女神開始大哭大鬧起來:

“大神為什么要批準他們兩個的婚事?卡摩德是我的,我不同意他娶別的神祗……母親……母親,你可要幫我啊……”

哭了好一會兒,淚水屯了艾莉斯滿臉,她實在被自己臉上那張黃金面具憋得難受,于是拽下它,順手把攢了一面具的眼淚甩到地上,又擤了兩把鼻涕。

赫拉看了艾莉斯那疤痕與淚水遍布的衰臉只覺得陣陣心驚肉跳,手捂胸口深深呼了幾口氣,倒也不好過多責怪她的莽撞。

“哎呦!你呀……”

輕嘆口氣,赫拉一副委屈的向艾莉斯訴苦道:

“你以為我愿意去做那個費力不討好的苦差啊?辦好了,大神那邊覺得我應當應分;辦不好,實是落了把柄在卡蕾忒那小賤人手里!哎,明明是她用邪術傷了你我在先,我反而要討好仇人,廢心廢力為她籌備婚事!這算是什么事啊!”

艾莉斯收死了悲聲,見赫拉不爽,抽噎著問:

“那……那難道……算了不成?”

“算了?哼,沒那么便宜!”

赫拉發狠道,隨后斜睨艾莉斯,詭笑道:

“婚事嘛,該大辦還是要為她大辦,正好利用卡蕾忒大婚的事收買諸神之心。我要讓他們知道,祝福女神宅心仁厚,不計前嫌……但是,咱們背后也可以搞點小動作,讓大婚當日的意外……看起來……神不知,鬼不覺……”

“妙啊!”

艾莉斯聽了之后大喜,連連拍手叫絕:

“母親,還是您向著我!”

“好了,快把面具戴上吧!我一看你的臉就渾身起雞皮疙瘩!”

赫拉只往她艾莉斯的五官上瞄了一眼便嚇得速速收回了目光,完全不加掩飾自己滿是厭棄的神情。

“知道了,知道了,您盡管吩咐就是,艾莉斯甘愿為您效勞。”

糾紛女神轉悲為喜,重新戴上面具,掩住駭人的五官后湊近祝福女神赫拉。兩個女神祗壓低聲音,好一些嘀咕……

——

人界,中國,北京——

午后的一家街頭咖啡廳里,荷西與那娜對坐閑談。今日,冥后貝瑟芬妮專程從澳洲趕過來看望她的荷西大哥。

異次元黑暗神殿的清剿戰役結束以后,荷西遭到奧林帕斯神祗為難,關鍵時刻被冥王夫妻所救,得以免去一死。隨后他被帶回到了人界,嘗試恢復普通人的生活。

遺憾的是,由于之前“他”與拉其奧名媛的緋聞被媒介傳得沸沸揚揚,幾乎驚動整個歐洲,再加上導師尤金教授的學分評定,荷西最終被雅典大學開除了研究生學籍。

荷西對此得失不屑一顧。

對他這個親身經歷過殘酷的戰爭,親眼目睹了無數生命轉瞬即逝,荷西認為自己人生的任何挫折、得失都是再渺小不過的。因為,至少自己還活著——

荷西確實沒有能力憑借自己只言片語的敘述,就讓大家相信之前那個胡作非為的“他”并不是他本人。

他相信,自己被惡魔侵占肉身、從而冒名頂替自己作惡的真相還是長埋于自己心底最好。等待他日自己壽終正寢之時,就讓那個秘密跟隨著自己的逝去而被長埋在地底最好。

荷西時常都會夢到異次元神祗間的那場惡戰,夢境里也有美麗善良的卡蕾忒,還有為了摯愛

毅然選擇自我滅亡的學長德莫斯。荷西每每都會大哭著從夢境中驚醒。很長一段時間以來,他甚至要靠一些鎮定和催眠的藥物來維持最基本的睡眠。

那娜,也就是冥后貝瑟芬妮每逢有空就會到中國探望荷西,陪他一起喝喝茶,聊聊天。當然,花費兩三分鐘的時間,不用飛機也不用火箭就從跨越大洋的澳大利亞穿身到了中國的首都,這對一個神力在握的提坦神祗來說簡直小菜一碟。

“荷西大哥,你要注意身體哦。感覺這次見你,你的精神狀態好像沒有前一陣好。”

靠窗的卡座一端,那娜坐下沒多久,飲了一口摩卡便將注意力集中到了荷西身上,不禁開始對他的身體狀況表示擔憂。

半個多月不見,荷西又漸瘦了,休閑裝套在他身上穿起來顯得松垮垮,皺巴巴,完全沒了當初英氣挺拔的姿態。

他那精神飽滿的臉如今不需刻意微整,便已經成了當下最流行的明星錐子臉,并且攜著滿面的病容。

荷西只是向她感激地一笑,五官神色中暗暗隱藏了說不出的壓抑。

“沒什么,那娜,放心!我的身體很好。只是最近在上函授的平面設計課程,過段時間準備出去找事做了。”

“啊?你要找工作了?”

貝瑟芬妮有些意外,很快,一抹憂傷的神色在她明媚的少女臉龐上體現出來:

“這都怪我們提坦神族,是我們把你卷入那場紛爭,害你失去了一切,本來你有大好的前程……”

“我并沒有失去一切啊!”

荷西神色稍稍欣然:

“我不是還有你,還有家人?比起那些離世的生命,至少我還是活生生的,還可以坐在這里喝茶聽音樂,還可以悠閑地走在街上,享受著溫暖的陽光……”

他向高腳飲料杯中望了一眼,突然轉變話鋒:

“那娜……學長他,我是說他的魂魄……還好嗎?”

之前幾次會面,荷西已經從貝瑟芬妮口中陸陸續續問出了有關靈魂契約以及契約轉換的來龍去脈,因而他知道,如今黑暗之神的元靈就沉淪在冥界第十九層地獄“無間”里面受罰。

貝瑟芬妮自對面伸臂過去,拉住荷西放在桌邊的手叮囑道:

“你放心吧,他很好。偷偷告訴你,冥王看似鐵血無情,實際背地里也親自來往無間地獄去看護黑暗之神多次。所以啊,你就別再擔心別人了,舒展身心,做你自己的事比什么都重要啊!”

荷西悵然搖搖頭,用吸管攪動著杯子里的果料奶昔。

“你不懂我的心情,那娜。你不明白現在的我有多么后悔。從前學長在世,在學術方面幫了我不少,可是后來因為卡蕾忒我居然和他翻了臉。那以后的每一天我時時都在憎恨、詛咒著他,直到那場圣戰親眼看到他為了卡蕾忒犧牲掉自己。原來,我才是個自以為是的白癡,自私鬼。比起學長,我對卡蕾忒的愛根本微不足道。我從來沒有真正為她做過什么,反而一次次將她置于危險的境地。我終于知道,為什么卡蕾忒會選擇學長,他確實值得托付,值得擁有卡蕾忒的愛……”

“好了好了,荷西大哥,一切都過去了……”

貝瑟芬妮及時打斷荷西,她不想他因為追憶以往而再次陷身于悲痛之中。

她想,如果自己再不出手打斷他,不曉得他會不會一直坐著自責到明天天亮。

“我都說了,現在你的身體才是最重要的,

別再胡思亂想了……”

貝瑟芬妮心中一疼,正要對這本性淳善的男人好言勸慰,忽然感覺氣氛不對。

“你這么想為卡蕾忒使者做些事嗎?”

一個熟悉又有幾分陌生的聲音自荷西背后響起來,繼而他背后的墻體自行發出刺眼的光芒。

一個人類女性裝扮、臉覆黃金面具的女人從光輝的彼端越過墻壁,身后跟了兩名魁梧的男性打手。

“這是……怎么回事……”

荷西也發現異狀,愕然側身向后望去,他吃驚地發現隨著她們三個一路向這桌接近,時間仿佛停滯一般,這間咖啡廳里的一切都被定格為靜止不動的畫面。

“可惡!”

貝瑟芬妮悄悄落下一串冷汗,憑對方散發的神力源氣判斷,來者定是奧林帕斯的糾紛女神艾莉斯無疑了。

果然,圣山還是不肯放過荷西大哥嗎……

貝瑟芬妮想到這里從軟位上一跳而起,虎視眈眈盯著那三個有遠至近的家伙們。

“那娜,怎么了?”

荷西意識到危險已經向他們這邊迫近了,于是也站起來,走到貝瑟芬妮身邊。貝瑟芬妮二話不說,直接展開雙臂,將荷西護在身后。

貝瑟芬妮不敢輕易回頭,生怕自己露出一個破綻,對方立馬先下手為強。她一邊警惕來者隨時有可能出手的招式,一邊背對荷西,頭也不回說:

“別擔心荷西大哥,一會兒你跟著我,我會帶你離開。”

盡管嘴上打滿保票,可此刻貝瑟芬妮心中也沒有多少底。自己的戰斗力畢竟有限,冥王又不在身邊,她開始擔憂自己有可能不是艾莉斯的對手。

“糾紛女神,你到人界做什么!?”

不等艾莉斯開口,貝瑟芬妮搶先質問,口氣生硬。

“冥后殿下,我們又見面了。”

糾紛女神艾莉斯走到貝瑟芬妮面前停身,禮貌地對貝瑟芬妮點頭問候。腦袋上下動動,一道冷光從她臉上那層堅硬的面具上簌然蕩了過去。

“我是特意從圣山趕過來與特洛伊王子見面,有事請他幫忙……”

“找……找我?”

荷西詫異,在貝瑟芬妮背后探頭驚叫一聲。

“別插話!”

貝瑟芬妮沒好氣的訓斥荷西一句,刁鉆的目光依然停留在艾莉斯那面。

她這時異常奇怪糾紛女神臉上那副面具的由來,但是眼下情形也不容她多問其他,還是保護荷西大哥要緊!

“這里沒什么特洛伊王子,荷西就是荷西!你們奧林帕斯可真是絕情絕義啊,身為神祗卻連一個手無寸鐵的人類都不肯放過!”

“別誤會,殿下。王子可是冥王從諸神手中力保性命的人類,我自然不會傷害他與冥王為敵。這次來只是我個人的意思,趁著到人界采購物資為卡蕾忒使者籌備婚禮的機會……”

“什么——”

異口同聲的驚呼將艾莉斯的后半段聲音強行壓了下去。

原本她還想表達,趁著這次采購的機會,親自趕來中國請求王子務必幫她一回,可是現在她不得不停一下。

此刻,艾莉斯在冥后貝瑟芬妮與荷西臉上看到了想同的表情,都是睜大了雙眼,嘴巴半開,顯露出無以名狀的震驚。

面具后面,艾莉斯做出一個得意卻也沉默的微笑。因為她知道,再需兩句話,她眼前的那個目標,就會乖乖上鉤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