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七章 大神賜婚

“哦,他啊!”

卡蕾忒寢宮內,宙斯聽到她談起了大祭司柏修后回憶著點點頭,臉上沒有太多的表情。

“我多少聽到些傳言。他不在自己宮里老實待著,沒事跑去太陽神那里沖撞了太陽神,結果受了嚴厲懲罰。念他從神話時代就一直跟隨左右,阿波羅這才留下他一條命。”

卡蕾忒只是看著旁處冷笑一下,沒再過多解釋。

她由衷佩服某些正神手下的辦事能力。竟然可以隨心所欲的掩蓋事件的真相。等到大神過問起來,再將層層過濾好以后的事件經過告訴他。而宙斯呢,雖位居至高之處,卻永遠像個失聰的聾子,無法得到真相。

在卡蕾忒看來,奧林帕斯這個被神圣白色宮殿群包覆著的巍峨的山脈,就像那被皚皚白雪掩蓋的腐爛的泥土,表面看似潔白無瑕,下面卻是藏匿了無數的瑕疵、污垢。

“卡蕾忒,我本來打算擇日為你舉行晉神大典,可是……前幾天你動用暗力量傷了赫拉母女…”

等了一刻,感覺氛有些冷了,宙斯宣布了他的決定:

“再過段時間吧,等諸神對那事淡忘了,我一定給你正神的封號。”

宙斯邊說邊看向她,仔細觀察他的神色變化。

卡蕾忒微垂著頭,表情淡然而安定,看不出過多情緒的起伏。

“可以啊,其實您應該知道,我并不想要什么正神的封號。”

“怎么,你不高興嗎?擁有正神的封號以后,你不僅可以享受更多豐厚的特權、待遇,衣著飾物還有寢宮陳設方面和現在你所擁有的這些比起來還會更精美華麗。哦,對了,侍從的編制也要擴大,你基本每天不用再親力親為做事,只需要好好休養生息。”

“我只想離開!離開奧林帕斯!”

卡蕾忒直視宙斯,突然間表明了自己的態度。

“……不可能。”

宙斯平視著她,口吻堅決。

“我已經按照您的吩咐完成人界的任務,取回了雅典娜寶石。為什么,一談起我的今后,您總是會有意規避問題?離開奧林帕斯,過我自己的生活,這才是我最最渴望得到的啊!”

卡蕾忒一口氣說了許多,語氣再無先前那種種的剛性,更多的倒像是一種委婉的懇求。

“我不可能讓你離開!卡蕾忒,你是全神之神的女兒,是我宙斯的女兒!我不可能準許你離開我去人界那種萬惡之源的地方生活!”

宙斯將不滿的情緒掛滿了整張臉。手用力扶住高椅的扶手,他簌地站立起來,走了幾步背對卡蕾忒,昂首絕然道:

“我不可能讓你離開!未來,我要進行一個很特別的大行動,勝利以后,我還需要去和一些神祗分享那份殊榮。”

“肅清人類,重建提坦神國,對吧?”

卡蕾忒哀婉地蹙眉看著身姿偉岸的宙斯。

“是哈迪斯那家伙告訴你的?”

宙斯回身,頗具成熟的雄性美的笑容中攙進一絲狡黠:

“這就是當初他一心想要除去你的原因吧?冥族……如果不是因為他們管轄著地獄之門,我真想也將他們一舉滅掉!”

“宙斯,這就是我們提坦神祗再次重生的目的嗎?只是為了將神代的殺戮、復仇甚至是毀滅延續到這個世紀?”

卡蕾忒望定宙斯,幽怨的目光不加掩飾對他的責備。

“這是改寫史詩的重大變革。遠古,從普羅米修斯把火種盜走送給人類那天開始,人類就把世界從我們的手中奪走了。我未來要做的事,只是把屬于我們的世界再次奪回來,僅此而已

。卡蕾忒,我不讓你離開的原因,是因為你有資格和我分享這份特殊的榮譽!”

“為什么……為什么是我……”

卡蕾忒聽后表情悵然,心中時時種苦大仇深,卻又傾倒不出的憋屈感覺。

宙斯卻沒有考慮她的心情,自顧自地解釋:!

“因為你和你的母親一樣都是與世無爭的神祗,和那些只會巴結我、奉承我,對我的權利有所圖謀的神祗們不一樣。卡蕾忒,神話時代我失去了忒提斯。現在我即將重拾舊時的輝煌,如果再失去自己的女兒,就算坐擁天下,于別人眼中也是一個不折不扣的失敗者!”

卡蕾忒渙然苦笑:

“哼哼……原來,我只是一個工具罷了,用來向世人炫耀裝點你的仁慈與親善的工具?就算是這樣,你還能輕易抹去那些以暴力和屠殺為代價毀滅人類文明的罪行嗎?”

宙斯不以為然,自豪的淡笑中蘊藏著別樣復雜的神情:

“隨你怎么說,不久之后,你會親眼見證那個嶄新文明的到來,你也會因此而感激我。”

“宙斯,……我要嫁給卡摩德!”

宙斯正眉飛色舞地向炫耀著自己偉大的構想,他的兩個眼眸也因此閃耀著無比矍亮的光輝,笑容越發扭曲,似乎他所想象的神國已然矗立在了他的眼前。

金色輝煌的宮殿,到處都萌發著神圣不侵的光輝,高高的穹頂上是珍珠母貝裝點的圖畫……

可是一晃,這個夢幻的畫面便潰裂為千萬個碎片,只因卡蕾忒突然冒出口的重大決定。

宙斯神游回來,猛地顫動了一下身子,詫異地看著卡蕾忒:

“你……剛才說什么?抱歉我沒聽清。”

“我想和卡摩德結婚,請您給予我們祝福,為我們兩個賜婚。”

宙斯一時半刻感覺摸不到頭腦,他不解地打量著卡蕾忒,看她臉上的表情很篤定,又不似在說笑。于是,他輕輕咽一下口水,慢吞吞問:

“這事,先前卡摩德確實和我說過幾次……因為沒親自問過你的意思,所以沒有立刻回復他。……卡蕾忒,你真的已經決定了嗎?我清楚你現在的想法,根本用不著在意其他神祗。我不會難為你和你肚里的孩子,如果你確實不喜歡卡摩德,根本不必勉強自己……”

“我沒有勉強,之前他也已經向我求過婚。現在我考慮清楚了,決定答應他。”

宙斯看著卡蕾忒,目不轉睛的,他被她臉上那份堅定與倔強的表情震懾了。

這時候,眼前的她突然變成了海洋女神忒提斯,那美麗的臉上也是如此絕決的表情。她看著他,下一秒毫不猶豫的轉身,慢慢走遠了……

“不!別走,我不準——”

宙斯焦灼卻也忿忿,搶上前伸手去抓,卻抓到了卡蕾忒的手。

“額……卡蕾忒?”

這一刻的他好似被冷水澆頭,激靈了下猛然清醒過來。

“宙斯?”

眼前,卡蕾忒也是一臉惶愕。

宙斯松開她,后退了好幾步,表情痛苦而不甘:

“好!我同意……我同意你和卡摩德的婚事!”

話畢,他逃似的轉身快速離去。

“大神!大神……”

在殿外等了許久的大使者赫米斯看到宙斯一陣旋風似的奔了出來,慌忙跟上去。

宙斯邊走邊吩咐赫米斯:

“快!回去把天后叫來,我有事吩咐她做!”

“是。”

宙斯一路向著自己的寢宮疾走。

腦中,忒提斯的嫵媚倩

影依舊揮之不去。每一次回憶之中,她都是莞爾一笑,接著輕盈回身,背對宙斯如清新的晨霧般裊裊飄遠。

哦,不……你和忒提斯一樣,始終,都是恨我,想要背棄我,報復我,是不是……

宙斯邊走邊不聽擦拭鬢角的汗水,心隱痛不止。

他有些困惑,自己這種反常失態的表現是不是僅僅因為聽到卡蕾忒決意出嫁的請求。

這種不甘卻也無力的感覺,讓他再次想到忒提斯,想到了她的離去。

那個愛他,卻也被他傷的最深的神祗,最終選擇默默離去,就在逝去之時毅然選擇自行分裂元靈,以不再重生、不再與他相見作為對他最殘忍的報復。而他對她的懺悔,則是永生永世的思念和心痛——

——

赫拉得到大神傳喚的消息高興壞了,心情猶如多日以來陰霾的天空突然艷陽高照,瞬間就放了晴。

一番精心裝扮后,她扭著細腰走進宙斯歇息的主殿。

“怎么這么慢?”

宙斯見到她,有些不痛快的問了句,眼睛瞥了一眼她頭頂上那頂色彩招搖的煙藤假發套。

赫拉自從失去一頭原裝的頭發之后就開始嘗試佩戴不同款式和顏色的假發。很快地,她就從逐漸適應它們發展到了無比享受的地步。因為這些假發確實比終年都是一種發色,只有固定的幾種發型可要時髦新奇得多了。

“本來是要趕過來的,可是臨出門時下人做錯了事,被我好好懲罰一番,所以耽誤了些時間,大神您見怪。”

赫拉落了坐,柔聲細語的對他解釋著,一點都不為自己因為過度打扮,浪費了時間因而扯謊感到慚愧。

好不容易得到宙斯召喚,她決定好好把握機會,爭取早日復寵。

宙斯埋怨著:

“你也是,別對你宮里的下人們太過苛責。早就告訴過你,抓大事、抓大事,你卻總把注意力放在枝節末梢的小事上面。”

“大神您說得確實在理……”

赫拉連連陪笑,一改之前驕奢傲慢的態度。她只想盡快回到宙斯的身邊,就怕分離時候久了,宙斯這邊又像神代那時的,做出很多出格事來。

“啊,對了,您急著找我過來,是差我做什么事?”

赫拉裝出一副極其認真的樣子,悉心聽候宙斯差遣。

“哦,我想讓你幫忙安排卡蕾忒與卡摩德的婚事。抽個十天半個月左右就給他們兩個完婚吧。需要準備什么,圣山里缺什么,你與赫米斯籌劃一下,然后派人去人界采買就是了。”

赫拉被突如其來的消息驚得怔了怔。

什么?完婚?為卡蕾忒……就她那挺著肚子的樣子……

“大神……您是說,想將卡蕾忒指婚給卡摩德?”

“是啊!他們兩個在神代關系不是很親密嗎?這次我問了,倒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所以,盡早辦了吧,也了卻兩個孩子的心愿。”

宙斯慵倦的說,臉上神采盡失。

赫拉欣喜若狂:

“哎呦呦,我的神!這是我們提坦神族重生以來最大的喜事呢!我一定為他們兩個好好籌辦!”

“那就抓緊吧。”

宙斯微微皺眉,滿腹心不在焉。

“好,您放心,我一定抓緊!畢竟卡蕾忒那肚子可是不等人啊!說起來,卡摩德那孩子真是好樣的,有擔當……”

赫拉掩口偷笑,卻看到宙斯以異樣的眼光狠剮過來,慌忙閉了口。略有尷尬的笑著應下了差事:

“大神,您放心,我一定好好籌辦就是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