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六章 赫拉之心

夜——

奧林帕斯,奇珍花卉園里一片靜謐。各色草木收去了白日里爭相斗艷的氣勢,此時躺在一片稀薄的晚露之間安逸地睡去了。

深藍的天穹上墜滿星光,和銀色的皎月之色相比,總是顯得孤單而清冷。

——

伴水湖畔,祝福女神赫拉與糾紛女神艾莉斯有說有笑,時不時還會發出“嘰嘰嘎嘎”極是不雅的笑聲。

“母親,你剛才看到太陽神那副德行沒有?我看如果咱們兩個繼續逗留在他的寢宮的話,他真要嚇得尿褲子了!哈哈哈……真是太搞笑了……”

艾莉斯坐在一塊大巖石上,想到剛才阿波羅那唯唯諾諾的表現就忍不住夸張的大笑起來,好幾次前仰后合的樣子都差點栽進水池子里。

“你收斂著點……”赫拉坐在旁邊,見狀沒好氣的埋怨她:

“你呀!哪里有點女神的氣質,瘋死了……”

“不是,您剛才也看到了,他就快給您跪下啦!再想想神代時候,柏修可是他宮里最當紅吃香的角色。可現在為了討您歡喜,還不是一樣要被他的主子親手制裁!可真是諷刺!”

赫拉聽后滿不在乎地哼了哼,鼻腔中噴射出一口悶熱的氣息:

“他哪里是在討我歡喜,根本就是覬覦全神之神的王位!”

赫拉死死盯著月色籠罩下平鏡般的湖面,眸中閃過一抹寒光:

“艾莉斯我教你,任何時候都不要被表象蒙蔽雙眼,如果視線變得模糊,你的思想也會跟著變得遲鈍。他再三討好我,無非就是因為我從神代起就是被大神給予了名分的唯一妻子,尊位高貴體面的天后,與他那侍女和情婦身份的母親不同。他以為得到了我的信任,將來就可以取代宙斯,成為下一任的全神之神!”

“我當然明白這些!可是他想都別想。那么懦弱又糊涂的神祗,整天只知道吃喝玩樂,都不知道宙斯到底看上了他哪點,居然還動了讓他做王位繼承人的念頭!”

“我不得不時時提防啊!”

赫拉嘆了口氣,擺出一副很為疲累的樣子。艾莉斯很有眼力,二話不說站起來,走到赫拉身后,給她又是捏肩又是捶背。

“母親,您放心!萬事都有我呢,我會幫你留意那些和咱們二心的神祗,為了提坦神族,為了神國的復興,我愿為您效犬馬之勞!”

“嗯……”

赫拉點點頭,很是受用糾紛女神的按摩技巧。閉著眼,她神色幾分慵懶的說:

“神代那么輝煌的時期說沒落就沒落了,對此我們無可奈何。如今神祗們轉世重生便是我們的機會,必須牢牢把住。我赫拉也有兒子,只有天后的兒子軍神阿拉斯才是嫡出正系的王子,才最有資格繼承王位!”

艾莉斯將頭扭個角度,面具臉湊到赫拉耳邊壓低聲音問:

“宙斯打算何時動手?我認為,那個‘洗劫日’就是我們掌控大局的最好時機……”

赫拉睜眼,舉頭望空:

“本來是很快動手的,原定在復活紀念舞會之后,給卡蕾忒那東西晉了正神位就馬上召眾神行動。可那小賤人懷孕的消息打亂了全部計劃,而且前陣子戰爭女神雅典娜又對洗劫日報以不同意見。現在啊,我也說不好大神的心思了……”

“母親,我早就感覺雅典娜那神祗吃

里扒外!必須提防啊!”艾莉斯停下手中的動作,狠狠瞇了瞇眸。

“我心里當然清楚,可是為了神國的復興大業,宙斯還是要指望雅典娜的力量。老實說,自從我被卡蕾忒所傷就沒再陪伴過大神。沒機會交流的話就不知道他的想法,原指望柏修那個可惡的家伙幫我,可他偏偏不識抬舉!”

赫拉說著說著竟然真動了氣,狠狠攥死了拳頭。“嘎嘣”一聲脆響,她竟將兩個手指的長指甲攥折了。

“哎呦!”

“母親,您不要緊吧?”

艾莉斯聽到赫拉的低吟,急忙拉過她受傷的手指查看。

“不礙事!”

赫拉嘴上這樣說,心里卻已是厭煩得要命,耷拉著臉“嚯”地從巖石上挺起身子,這大幅的動作立馬驚散了迷蒙在她腳下的夜霧。

“不晚了,我們回去休息吧。真是倒霉……”

“是!慢點……您注意腳下……”

艾莉斯攙著臉面突變的祝福女神,踏著月色洗禮的小徑向寢宮走去。

——

卡蕾忒坐在床上,低頭輕輕愛撫著自己的腹部。

沉睡在她肚里的是個無比可愛的小生命,不久的將來就會離開她溫暖的身體,呱呱降生到這個充滿精彩與新奇的世界上。

卡蕾忒相信自己正在孕育著的小精靈在沉睡中也可以感知到自己對她的愛。

帶著慈愛的笑容低下頭,卡蕾忒看著略有隆起的小腹,腦中不停想象著這個即將出世的小公主的相貌。

她的發色應該是什么顏色的?眼睛、眉毛像誰的多一些?……

“寶貝,快點出世吧,我想要早日見到你……媽媽好想早日抱住你……”

卡蕾忒輕輕晃著上半身,帶著一起凄茫的苦笑看著前方,自顧自地溫柔軟語著:

“快點來陪伴媽媽吧,媽媽一個人覺得好孤單……你的父親不能陪著媽媽,他就在世界的另一端時刻看著我們,保佑著我們。他是個英雄,一個……俠骨柔腸的英雄……”

受歷歷往事的觸動,卡蕾忒說著說著,再一次哽咽住了,眼中徒然生出的一團溫熱的水霧,遮蔽了清晰的視線。

腦海中每副畫面都是德莫斯的身影,挺拔高貴的身姿,依舊俊美非凡的五官,飄逸灑脫的黑發,攜著喜、怒、哀、樂各不相同的神色。

卡蕾忒相信柏修的頭腦和謀略,不到萬不得已,她堅信柏修是不會給自己出那種下策,教自己與卡摩德結婚。為了使柏修安心靜養,她決定采納他的建議。

確實,除了此計可行以外,她真的毫無退路了。

可是,眼下卻存在一個關鍵問題,自己一旦與卡摩德成婚,又該用什么辦法牽制如豺狼猛虎的卡摩德,保護自己和孩子的安全?

卡蕾忒想到這里不覺有種腦汁絞盡的乏累感,于是她強迫自己停止思考,嘗試著走一步看一步。

卡蕾忒端坐在床的中心位置,合十雙手,閉眼對著那個珍藏在記憶中的男人映像默念:

德莫斯,我相信你會理解我!無論付出什么代價,我都會保護好我們的孩子,保護好暗族最后的血脈……請你護佑她平安降生,平安長大……

——

連著幾天卡蕾忒都去探望柏修。

月神阿爾提彌斯偷偷請

來了赫米斯,在他持續不懈的努力下,柏修的手骨算是接好了。后期只要好好調養恢復的話,赫米斯擔保它們可以像從前那樣工作。

唯一遺憾的是,柏修那雙被太陽神親手搞瞎的眼睛已經無法復原了。

每回見到卡蕾忒來,月神的態度依舊冰冷苛刻,這讓卡蕾忒很難過。盡管這樣,她依舊每天去柏修那里問候。

……

傍晚,卡蕾忒回到自己的寢宮。

近些天,她覺得身體越來越沉,疲憊感加重了許多。從前,就算她不睡午覺精力依然充沛,可是如今,有時候早上剛醒來不久,她就又開始打瞌睡。

上年紀的女仆告訴卡蕾忒這些現象都很正常,這是孕中的尋常反應,說明胎兒在她身體里正健健康康地成長著。

卡蕾忒在侍女的攙扶下,邁著有些沉緩的步伐在一串高高的石階上行走著。

“小姐,您現在應該千萬注意了,不能總這樣來回上下臺階。”

“是啊,祭司大人那里有月神照顧,咱們隔一兩天再去最好,省的每天看她的臉色,這樣也影響您的心情啊!”

“胡說。我們每天都要去看柏修,直到他的兩只手可以靈活運動為止。再說,你們也不必在意月神,她和我從神代~開始就是好姐妹,有什么積怨爭吵的也會很快過去……”

三人邊走邊說,終于登上最后一節臺階,來到寢宮大門外面。

卡蕾忒擦擦一頭細汗,急喘了會兒,就帶著侍女們進了宮殿。

“你回來了。”

宙斯已經等在這里多時,看到卡蕾忒后放了手中的茶杯。

“您……大神,您怎么來了……”

突然到來的意外使卡蕾忒神色復雜,怔了一秒,便帶著侍女對他下拜。

“好了好了,別行禮了!”

宙斯迅速從高背軟椅上站起身沖到卡蕾忒面前,伸手扶住她:

“哪里那么多講究?你是我的女兒,還懷孕在身,別拜了!”

卡蕾忒只好直起身子。

宙斯用溫和的目光打量她,發現她的身軀輪廓和先前比起來確實不同,雖然穿了一件寬大的高腰長裙,可是那種細微的變化還是難以遮飾的。

這就是青澀少女與成熟女人的差異吧——

宙斯一想到這里,心中便有些不大舒服。

“來!坐到我身邊。”

旁邊伺候的仆人聽到宙斯招呼卡蕾忒,忙手腳麻利地添了把椅子,然后全都退了下去。

“抱歉,最近族里事多,沒能過來看你。身子還好嗎?”

宙斯等了一刻,見卡蕾忒不肯說話,就先開了口。

“……您,不懲罰我嗎?”

卡蕾忒問得直截了當,并不避諱談起自己催發暗力量對抗眾神的往事。

“為什么要懲罰你?你是為了奧林帕斯才付出了許多!”

宙斯表情不太自然,于是用手扶扶額頭,叉開話題:

“你上哪去了?下午這么悶,中午的暑熱還沒全退,你就出去亂跑?”

“我去看柏修了,他受了很重的傷,幾乎喪命!”

卡蕾忒回答,面無表情,犀利的目光直直瞧向宙斯。

推薦創世仙俠好文一本《三俠仙蹤錄》。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