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五章 殘害柏修(2)

“……你還來干什么……”

柏修的寢宮里面,月神阿爾提彌斯對卡蕾忒幽怨說了句,眼淚奪眶而出:

“卡蕾忒,我問你現在還來干什么——”

卡蕾忒被她大聲苛責的聲音驚得渾身一抖,隨后才結結巴巴回答:

“我……我聽說柏修受了重傷……我來……看看他……”

月神苦澀的笑了幾聲:

“來看他?那你可知道,他是被誰害成了這樣?”

“……是我!我知道,是我害他成了這幅樣子……”

卡蕾忒哽咽了,嘴角動動,差點就要放聲哭出來。

“是,是,沒錯……”

阿爾提彌斯僵硬的對她點著頭,悲戚戚的道:

“你說得對……又是你!在人界,你不顧族規戒律與人類相愛,他為了幫你得罪了大神宙斯,去寒池受刑幾乎毀掉一半神力源。現在,你仗用體內邪惡的力量傷害了天后和糾紛女神,險些摧毀圣山。柏修又是為了維護你,被天后折磨得半生不死!卡蕾忒,你可以任性,可以隨便犯錯,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根本不必承擔任何后果,因為……有那么多愛你的人都會替你的任性妄為填單——”

阿爾提彌斯激動到了極點,她顧不上擦一下腮邊的淚水,向著惗怔怔的卡蕾忒走近幾步,重重喘口悶氣后繼續悲憤的控訴:

“卡蕾忒,你是那么美麗,那么傲嬌。你高高在上,被許多男人包圍著,恭維著,寵溺著。你不傻,你不會不知道柏修對你的感情,可你何時正眼看過他一次?你何時拿出過片刻的時間,和這個一直默默守在你身邊的男人認真說句話?沒有,卡蕾忒,你從來沒有……可是如今,那些人都離你而去了,你寂寞了,這才想起了柏修,這才有了太多空閑時間陪他說話……你到底還有什么資格見他!”

阿爾提彌斯無法抑制情緒的波動,掩面而泣。

卡蕾忒低垂著頭,像個十惡不赦的罪犯接受審判那般,任憑月神責罵。她無力反駁,也不想反駁。此時的她,反而認為月神所說的話句句都是對的。自己確實就是一個傷害了太多的人、任性罪惡的女人。

“你真的好自私,卡蕾忒……你什么都有了,而我什么都沒有,只有柏修……為什么,你明知道我喜歡柏修卻還要和我來搶!為什么,你不肯遠離我們,遠離神族,到一個傷害不了大家的地方去——”

阿爾提彌斯情緒過激,邊嚷邊用手不斷推搡卡蕾忒。而卡蕾忒也不反抗,像個沒有靈魂、沒有思想的木偶任她隨意撕扯自己飄零的身體。

“對不起,對不起……阿爾提彌斯,我也不想……我也不想……我也不想……”

此時,卡蕾忒感到無顏面對至交好友阿爾提彌斯,眼神渙散的向后退著。嘴里喃喃重復著道歉的語言。

“月神,請您住手……”

兩名侍女聽到吵鬧聲慌慌張張從外面跑進來。她們跟隨卡蕾忒一起過來,剛剛就守在門外。

看到懷有身孕的女主人正在被月神推得連連后提,連忙跑過來阻止。

“請您不要這樣……不要推她……”

“小姐,我們走吧……我們快走吧……”

兩名忠心的侍女從阿爾提彌斯手中救下了卡蕾忒后扶住她,神色傷感地準備帶她回宮。

“卡蕾忒……”

那邊床上,柏修突然發出微弱的呼喚。

阿爾提彌斯聽得正著,她慌忙止住悲泣,胡亂擦了擦臉跑到床邊。

“柏修……柏修,你怎么樣?你醒過來了……”

阿爾提彌斯很緊張地不停問詢,兩只手伸向他卻又在一時間不知道該落到哪里,生怕自己一個不留神的動作再弄疼了他。

凄迷地看著傷痕累累的柏修,阿爾提彌斯五官一變,掩嘴又是一陣低噎。

卡蕾忒也想馬上過去幫忙,可是阿爾提彌斯憤懣的斥責和質問已教她無地自容,因而此刻的她不知所措,干干地等在一旁。

“是不是……卡蕾忒來了……”柏修問。

“柏修……”阿爾提彌斯表情難過,她不想欺騙柏修,可也不想再讓卡蕾忒接近柏修。

“我想……見見她……”柏修斷斷續續說著,似乎現在的他每傾吐出一句話都非常困難,都要拼盡渾身的力氣。

“柏修!”阿爾提彌斯有些埋怨道:“你現在最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好好休息。”

“求求你,月神,讓我和她說說話……我有很重要的事,必須盡早告訴她……求你!”

阿爾提彌斯再無法拒絕柏修,于是起身閃開一個空位,冷冰冰抬起頭對著空氣說道:

“你過來!他有話要對你講!”

卡蕾忒知道月神已經同意自己去看柏修了,急忙擦去滿臉的淚水,整理幾下長發,快步走到柏修床邊。

他就仰面躺在床的正中央,身上蓋了一條不算干凈的薄毯。他的雙眼此刻被寬厚的繃帶裹了一層又一層,幾乎占據了大半邊臉。潔白的繃帶上,一片褐色的硬痂十分顯眼,那是滲出繃帶的血液凝固后留下的特有的痕跡。

柏修的滿頭銀發如今濕漉漉的,上面粘著汗水和血水,臟亂而無生氣地坍在枕頭周圍。

卡蕾忒看得觸目驚心,強忍悲痛慢慢移動目光,頓時又看到他那雙被繃帶纏成小丘的兩手。

眼前一黑,卡蕾忒癱軟在柏修床邊。來時,她從侍女們的口中大概了解到柏修的傷勢。可令她沒有想到的是,此時此地自己親眼所看到的情景遠比耳聞想象的要震撼得多。

“你們聊吧,我出去等著!……別說太久,他需要靜養!”

旁邊的阿爾提彌斯忿忿說完,冷冷剮了卡蕾忒一眼轉身走了出去。卡蕾忒的兩名侍女跟著也離開了。

“卡蕾忒……”

柏修仰面躺著,輕輕呼喚一聲。立時,難以言喻的疼痛又開始作祟,柏修的身軀和臉龐微微抽搐起來,還在堅強地與這種難耐的疼痛抗爭。

“我在,我就在這里!”

卡蕾忒急急向他挨近些,兩手顫抖著落下,輕輕撫摸著裹他臉上的繃帶。

“對不起,對不起……”

“不是你的錯,沒必要道歉,該來的……始終都無法躲過。”

卡蕾忒聽后更覺無地自容,她毫不猶豫伸手放到柏修胸膛上。

瞬間,在那手掌下面亮起一團赤紅溫暖的光芒,它是卡蕾忒自身所幻化的精氣,正被卡蕾忒以法術指引從她的體內直接輸送到柏修的身體里。

雖然這能量并不能徹底根治他的身體,但是至少可以為他補充力量,緩解肉體的疼痛。

“好了,夠了……住手卡蕾忒!”

柏修拒絕著,抬起手臂阻止了她。

“你現在懷著孕,不宜使用法術,損耗太多神力源。月神已經用

她的神力源氣護住了我的傷口,不會有太大問題……”

“是我害了你!我不該意氣用事,非要去招惹赫拉那對賊母女,結果害你被她們……”

聽到受傷的柏修還在為她著想,卡蕾忒感動又悲傷,不禁放聲痛哭。

現在她對卡利的判定堅信不疑,她認為自己確實是個專給別人帶來不幸的災星。

荷西、特里同還有德莫斯,凡是親近過她的男人都已經經歷了很大的挫折與災難。如今,這種悲慘的噩運又纏上了柏修!

“不是,不是你的錯……”

柏修在枕頭上吃力地搖搖頭,聲音很是虛弱:

“赫拉早就盯上了你,因此無論你做什么事……她都會找機會……治你于死地。卡蕾忒,現在,聽我一句話好嗎……”

說到這里,柏修有意頓了頓,張口深深呼吸著,像是是在經過艱難的抉擇。

“柏修,你說吧,我聽著,我會認真聽著!”

卡蕾忒忍住悲傷,又向柏修這邊湊湊。

“……嫁卡摩德!”

靜了幾秒鐘,柏修忽然開口,聲音卻是決絕有力。仿佛醞釀了許久的力氣,終于選擇了在這一刻爆發。

“你說什么……”

“嫁卡摩德!”他又重復一遍,態度堅決。

卡蕾忒看著柏修瞠目結舌。過會兒,她悲傷地搖著頭,聲音輕得像一陣涼風:

“可是,可是……為什么……”

“這是你唯一的退路,可以暫時保護你和你肚里的孩子不受赫拉的迫害。等待時機成熟,我們再想其他辦法逃出奧林帕斯。”

“可是……我不行……我不能嫁給卡摩德……”

“我知道這選擇對你來說異常艱難,但是卡蕾忒,眼下你將要面對最最艱難的狀況,就算為了逝去的黑暗之神,為了他的孩子,即使身負罪惡,你也要勇往直前走下去!”

柏修抬起手臂,在空氣中來回摸索。他想要抓住卡蕾忒的手,他想要接觸她的體熱,卻僅僅抱到一絲冰冷壓抑的空氣。

卡蕾忒不忍,握住它小心地將它護在自己胸前。悲傖至極,卡蕾忒完全說不出話,嗓子里面撕痛一片。她垂下濕漉漉的睫毛,晶瑩的淚滴斑斑點點,悄悄打濕了高高凸出的繃帶。

柏修感受到了她的哀傷,不禁涼嘆一聲:

“卡蕾忒,其實我很期望有那樣一天,用我的這雙手把你擁入自己懷中。我也渴望像他們那樣寵著你、愛著你,不讓你受丁點的傷害。可是,現在……現在,你看看我這幅模樣,連想要觸碰你的能力都沒有……如何……再去保護你……”

柏修哽咽得說不下去,鼻子變得濕紅,翕動不止。

“柏修,你別說了……別在說了!”卡蕾忒受到觸動,埋頭在床沿邊抽泣著。

“卡蕾忒,我只是想讓你明白,我這個殘廢已經無法再保護你了,你必須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帶大孩子。嫁卡摩德是為了爭取更多的時間,早日離開這個罪孽之地,你能明白嗎!?”

“嗯,嗯!明白,我明白。柏修,放心吧,我會聽你的話,嫁卡摩德,保護好自己和孩子!你放心吧!”

卡蕾忒帶著淚使勁點頭。柏修看不見她的臉,卻能從她毅然的回答聲音中感受到一種拳拳的決心。

推薦男頻科技時代板塊作品《科武紀元》。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