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四章 殘害柏修(1)

告別太陽神阿波羅后,大神宙斯就直接回了自己的寢宮。殺了一下午棋,又聊了許久,宙斯感覺有些乏累了。

他前腳剛走,祝福女神赫拉與糾紛女神艾莉斯后腳就趕到了太陽神這邊。

一進來,赫拉對恭迎她的太陽神微微點頭,沒有寒暄一句,直接走到煮茶的紗簾前面,接著劈手揭開了紗簾。

“辛苦你了,祭司大人!”

赫拉對剛才負責煮茶的侍從得意地笑笑,聲音冷酷地說著。

這煮茶的侍從正是裝扮一新的柏修。

赫拉上午面見阿波羅,將自己的請求訴說清楚之后,阿波羅就很配合地召來了自己的屬下柏修,將他喬裝之后就安置在自己宮殿里,然后再去請來宙斯。

下棋,飲茶以及聊天都是套路,讓柏修藏在暗處窺視宙斯的內心才是太陽神最想達到的目的。

阿波羅慢步走到赫拉身邊停住,對柏修身旁另一個侍從使個眼色。

那家伙非常識相,見大事不妙,迅速站起來拔腿離開了現場。

阿波羅重重呼了口氣,稍稍清清嗓子,對靜坐著的柏修吩咐一聲:

“將你剛才所看到了的東西詳細告訴天后,我即刻就調你回到我的身邊,繼續做你的大祭司。從前的事情,可以一筆勾銷。”

柏修坐在石桌的后面,垂低目光一言不發。

剛才,宙斯就在薄薄的紗簾外面,與他相距并不算遠。這泡茶和舉棋對弈的位置都是阿波羅精心安排好的,專程為了完成祝福女神赫拉的囑托。

對于一個兩眼只盯著全神之神王位、時刻籌謀于權術的神祗來講,想方設法巴結大神與天后,才是自己順利登上王位該走的捷徑。

然而阿波羅的計劃還是落空了,他并不知道柏修從頭至尾都不曾用自己的雙眼去看宙斯一下。

昨夜一整宿,柏修都沒有合眼睡著。赫拉派來盯梢的侍衛就在他的身邊,他知道自己已是大禍臨頭了。

柏修確認自己很愛卡蕾忒,而他做不到像黑暗之神德莫斯那樣對她大膽張揚的表露,反而更喜歡將自己這份熾真的情感珍藏在心底,選擇默默的在她身邊守護她。

如今祝福女神前來逼迫,柏修已經做好了最壞的心理準備,決意不讓她的毒計得逞。

說了實話,自己和卡蕾忒也是必死無疑。與其這樣,倒不如故意激怒她,讓她把全部積怨發泄到我一個人的身上……

柏修思忖再三,最終決定不幫赫拉,不去讀大神宙斯的內心。

“喂!你聾了?你倒是說話啊?”

等了半天,見柏修還是垂著眼皮一動不動,糾紛女神最先被按捺不住脾氣,跳到赫拉身前替她拔份:

“別給我裝瘋賣傻,我們三位正神站在你的眼前半天,你一句話都不肯講是什么意思?想要故意拖延時間?快點說,別讓我等會親自撬開你的嘴巴!”

太陽神阿波羅在邊上,多少感覺有些沒面子,但是也不好阻止艾莉斯,畢竟她那嫡系又壞脾氣的母親赫拉也在當場。

阿波羅說話的態度聽上去語重心長,更多像是在規勸自己的屬下:

“柏修啊,你知道什么,就如實說出來。這事一過,明天早上你就可以回到這所

宮殿里來,你明白嗎?”

“屬下不敢有所隱瞞,剛才,我并未讀出大神的內心。”

柏修等阿波羅說完,不緊不慢地回復了一句,卻在開口后的瞬間震驚了赫拉母女。

赫拉睜大了兩眼,張著嘴呆了半天,充滿懷疑地追問柏修:

“你說什么?你沒有讀出大神內心的想法?那你都干什么去了!難道阿波羅沒有給你仔細交代清楚嗎,啊?你回答我!”

阿波羅一見赫拉發火,嘴里又喊自己的名字,立馬提心吊膽起來。他抬手指著柏修,懊惱不已:

“你瘋了嗎柏修?你想清楚了再和我們說話——”

柏修懶得抬眼再看一下昔日的主人,只作出一個沉默的蔑笑,接著斬釘截鐵地回答道:

“屬下所言句句屬實。大神貴體天威,屬下實在不敢以這雙罪濁的雙目去審視他的內心。”

“柏修,你敢耍我——”赫拉勃然大怒。

柏修淡笑,神態安然,帶著一種視死如歸的覺悟。

“天后想要得到的事情,昨日屬下已經如實講明,如今還有一事屬下倒是很想告知天后。”

“你講!”赫拉沒好氣地嚷道。

雖然她已經很生氣了,可要是有關宙斯與卡蕾忒的事情,她完全可以忍住性子聽完全部。

柏修挑起眼簾,平靜地直視赫拉,表情決然。

“大神心系神族,全部心思都凝聚于提坦諸神的未來。如果天后能以淡薄之心對待諸神,攏住眾心必然會攏住大神的心!”

“……”

氣氛驟然變得異常緊張。

赫拉怔了一刻,與柏修對視之間,被怒氣填據的一張尖臉越來越扭曲。

“好樣的,祭司大人……”

她擠出一個陰毒的冷笑,迷眸道:

“你在挖苦我……好,……我給你機會你卻不知珍惜……”

赫拉頻頻轉動眼珠,目光盡在柏修身上流連。

“算了,既然你根本不會讀心,我看這雙眼睛也不必留在你身上了,你說是嗎,阿波羅?”

陰陽怪氣說完,赫拉扭頭盯住阿波羅,臉上似笑非笑。

阿波羅一驚,卻很沒有馬上反對。他慢慢走近柏修,他的思想似乎在這個過程中經歷了好一番的權衡與斗爭,最終他忿忿開口:

“柏修……你真是讓我太失望了!”

阿波羅橫揮了右手,柏修感覺有一股刺穿的力量襲擊的他的兩眼。頓時,那蝕骨鉆心的疼痛使他抑制不住地大喊出聲:

“啊——”

視野一片血紅,有許多粘~熱的液體從柏修眼中冒出來,淌滿了他的全身。身子一歪,他倒在石桌上。

“天后,還請您贖罪!”

耳邊,是太陽神卑微的祈求聲音。

糾紛女神艾莉斯湊過來,看了看躺在血泊中的柏修,幸災樂禍地笑起來。

“這不行啊,這么便宜就饒恕他?阿波羅,他可是冒犯天后的神祗,只瞎了一雙眼睛的話,今后還是能做許多出格的事呢!身為他的前主人,你可別是想徇私舞弊吧?”

阿波羅會意的同時也嚇出一身冷汗,他清楚渾不講理的糾紛女神有多么難纏。

“怎么會,怎么會!”

阿波羅干澀地笑笑,討好道:

“這家伙真是塊爛泥,難得天后器重,特意差他過來做事,是他自己不識抬舉,惹怒了天后!我馬上懲罰他!馬上懲罰!來人——”

兩名侍衛應聲進來,阿波羅對他們一指石桌上的柏修,冷酷地吩咐:

“去,把他的兩只手骨敲碎!”

“是!”

侍衛們面無表情走過去,一個抓起柏修的手,一個高高豎起了鋼棍,猛揮下去。

“啊——啊——”

兩聲凄厲的喊叫聲中,赫拉與艾莉斯露出了滿意而惡毒的笑意。

艾莉斯盯著被折磨得人事不省的柏修,不禁又想到人界他助卡蕾忒私逃的往事。狠戾的笑容久久凝在她被面具遮蔽住的一張臉上,她暗自得意著:

卡蕾忒,等著瞧吧!我會慢慢折磨這些可憐的家伙們!我要讓他們知道,是他們對你的愛將他們拉入地獄,我會使他們飽嘗無盡的煎熬,求生不能,求生不得——

這時赫拉轉過身,一手掩住嘴微微打個哈欠。

“哎,我看夠了,走吧艾莉斯……”

她對糾紛女神說著:“現在我的心情不錯,還不想那么早回去休息!走,陪我逛逛園子去!”

“遵命,天后。”

艾莉斯答應著,戲謔地看了看有些發懵的太陽神,伴著祝福女神有說有笑地揚長而去。

太陽神阿波羅緩緩回過神來,看著完全昏死過去的昔日愛臣,眼瞳被他滿身的血腥染紅了。

太陽神內心油然生出一絲慘淡。但是很快,他就恢復了慣有的冷酷無情。高昂了頭,他陷入無邊的瞎想:

那個被許多鮮血染得艷紅的全神之神王座出現在了他的眼前,而他興奮得忘乎所以,雀躍著向它遙遙奔過去……

——

卡蕾忒趕到時,月神阿爾提彌斯正陪伴著還在昏迷的柏修。

破敗的宮殿里,阿爾提彌斯的身影打在晦暗的墻壁上,她的身邊是一張殘舊的床,床上躺著奄奄的柏修。在一派靜寂之中,這樣的景象尤顯出格外的凄冷、惆悵。

“離開這里。”

聽到腳步聲音,阿爾提彌斯有氣無力地說著,頭也懶得回一下。

卡蕾忒停身站在阿爾提彌斯身后,悲戚道:

“我來看柏修。”

“離開這里!”

阿爾提彌斯重復一遍,依舊不肯回頭看卡蕾忒,說話的口吻卻嚴厲了很多。

“阿爾提彌斯,我……”

“離開這里——”

月神這次變得異常憤怒,吼叫的同一時刻凌厲地回過身。

卡蕾忒感受到一股幽怨沖天的神力源氣向她掠了過來,慌忙錯身避過月神發起的攻擊。

源氣撲空,落在石質地面上瞬間劈開了堅硬的大理石,在平整的地面上留下一道深而長的裂痕。

卡蕾忒難過地望著滿臉怒火與淚水交織的月神,半晌顫著聲音問道:

“阿爾提彌斯……為什么……”

推薦好友良心好文一篇:女頻都市言情《初戀考卷: 易先生借個吻唄》!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