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三章 無妄之災

柏修送走了卡蕾忒,簡單收拾了寢宮,正準備休息的時候,外面來了兩個不速之客——祝福女神赫拉和她的女兒,糾紛女神艾莉斯。

由于此番登門造訪懷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故

她們沒有帶過多仆人儀仗,只攜了兩名侍女和一名男性侍衛跟隨,就在夜色全黑的時間,披著帶帽的長斗篷神秘兮兮的來找柏修。

進了神殿,剛摘下腦袋上的頭罩,艾莉斯就用挑剔的眼光東瞧西看,似乎對這里的每一寸空間都不甚滿意。

“天啊,這里竟是太陽神祭司的宮殿?破敗成了這幅樣子?……哎呦,什么怪味道……連把像樣的椅子都沒有嘛!”

柏修雙膝及地,以戴罪之身恭敬地迎接兩位正神的到來。他的目光自然而然垂向地面,任憑艾莉斯自顧自地抱怨不迭。

“行了,艾莉斯!我們既然來了別那么多講究,不要忘了,如今的大祭司可是今非昔比了呀!呵呵……”

赫拉打斷喋喋不休的艾莉斯,眼光左顧右盼。

除了角落里面的兩把石板凳外,她確實沒有發現體面點的高椅,于是厭惡地咧咧嘴,陰毒地譏諷了柏修一句。

“兩位女神深夜駕臨,不知有何吩咐?”

柏修盯著地面,神色鎮定地問道。

實際上,他能夠預感到一個很大的麻煩已經找到自己頭上了。

赫拉已經卸了斗篷,露出滿身華貴的禮裙。她將斗篷交給一邊的糾紛女神艾莉斯,空著兩手在柏修眼前來回走了幾步,隨后止身停在了他的面前。

“哼哼……柏修,你身為太陽神的大祭司,擁有一雙可以洞悉心靈的神奇眼睛,居然來向我提問?”

赫拉冷笑著盯住柏修,姿態傲嬌。

“屬下已是有罪之身,恕不敢直視天后圣體,更不敢貿然窺探天后內心。”

柏修有條不紊地回答赫拉,接著將目光再次垂低了一個角度。

赫拉一笑,似乎很有興致,緩步走上去探出手,把四根長長的指甲貼在柏修的下巴上,挑起了他的頭。

“柏修,現在我命令你看著我!”

赫拉伸頭過去,將錐子臉挨近柏修,笑容在這刻速然凝住:

“然后,認真回答我的問題,不準有任何紕漏!”

與虎視眈眈的赫拉對視了兩秒,柏修移動目光,面無表情地觀察赫拉一刻。

正如柏修預想的那樣,赫拉的內心已經爬滿了無數的蠕蟲,他們正肆無忌憚地啃咬著她那日漸腐敗的心靈。而這些蠕蟲有兩個名字,分別是“怨恨”與“嫉妒”。

“如何?可以告訴我答案了嗎,祭司大人?”

赫拉等了一會兒的工夫便很不耐煩了,于是她催促柏修。

果然,她們兩個又是沖卡蕾忒來的!但是這次,偏偏又牽扯到了大神宙斯!真是荒謬……

柏修沒有馬上回復祝福女神,暗自在心中揣測起來。

對赫拉一番讀心后,柏修已然獲悉了她此番秘密登門來找自己的真實目的。

她太想知道大神宙斯為何要一再寬容卡蕾忒。由于極端的妒忌心理作祟,她甚至在猜忌,宙斯對卡蕾忒究竟是不是抱以一種不尋常的感情——

柏修此刻相當的憤怒。倘若面前正在對自己咄咄相逼的女神祗不是位高權重的天后的話,柏修恨不得立刻從地上彈跳起來,狠狠對她

展開一番拳打腳踢。

他從來沒有想到過分的妒忌心理可以把一個正常的女人變成荒誕不經的瘋子、變態!

柏修遲遲不肯作答,他緊緊咬住牙關,強迫自己盡最大可能保持住鎮定的神色。同時,他也比誰都清楚,今晚對自己而言,將要面臨一場無可避免的劫難。

祝福女神赫拉生性多疑、脾氣喜怒無常。無論自己答與不答,都不會有好果子吃。而自己的回答是對是錯,也全在她的一念之間。

“天后,您多慮了。‘愛與光明的使者’卡蕾忒為提坦復興、為雅典娜寶石付出了太多,作為她的生身之父,大神自然要對她恩寵有佳。”

柏修從容地說著,有意用重音將“生身之父”的詞語傾吐出口。

他這么做就是為了提醒多疑的赫拉,宙斯與卡蕾忒是父與女的關系,你再如何懷疑,也不該懷疑到他們的身上去!

聽了回答之后,赫拉緊張的神色得到一絲松弛。偏偏此時,一旁的糾紛女神艾莉斯插話道:

“生身之父?貌似……那是上輩子的事了吧?”

赫拉聽后,表情瞬間一擰。

艾莉斯不屑地笑著,伸手取下覆蓋在自己臉上的黃金面具。頓時,她那張殘破的容顏毫無保留地展現在了眾人的眼前。

艾莉斯緩緩合了雙目,仰起頭在空氣中無比夸張的嗅了幾下,慢慢扯動滿是疤痕的丑臉,做出一個滿足的微笑。

“嗯……沒錯……是她的氣息,她剛剛來過這里……”

自信地說完,艾莉斯也不戴回面具,卻是彎下腰,將那副駭人的面容遞到柏修的眼前:

“祭司大人,她很美對嗎?可是你要知道,以你的能力,無論從前還是今后,你都無法保護那么美麗的東西。所以識相點,認真回答天后的問題。或許你討得天后歡心之后,她可以對你既往不咎,親自去和你的主子阿波羅說情,給你官復原職,如何?”

“我只是如實回答了我所看到的東西,大神內心顧念父女之情,才對初懷身孕的卡蕾忒恩寵有佳,這就是我所看到的真實的東西!”

柏修再次重復了剛才的話,神色不卑不亢。他的兩眼直視著前方,根本不看糾紛女神那張可憎可惡的臉孔。

赫拉已經徹底沒了耐心,情緒幡然焦躁起來。她快步徘徊幾步,突然停身,隨后倒豎了兩眉,對地上的柏修一頓狂吼:

“父女情?你在這里和我講什么父女情!?開玩笑!我所認識的宙斯從神話時代起就沒有什么父女情,沒有——”

“母親,請您息怒,把他交給我來審問吧。”

艾莉斯勸住赫拉,轉頭對著柏修一陣怪笑:

“別嘴硬,祭司大人。你一口咬定你剛才所言都是對大神讀心之后得到的真實答案。可是你應該知道,當初你在人界犯下重罪被帶回圣山時,卡蕾忒并未隨你一同回來。而你與大神匆匆見過一面之后便被罰去天水寒池內受苦,直到現在脫刑都未再見大神,你又怎么有機會去窺視大神的內心世界,還說重生后的他們之間是什么父女情分呢?”

柏修一悚。

赫拉這時惱羞成怒,瞪眼仇視柏修:

“好啊,你敢騙我!”

與她隨行的侍衛很是機敏,立刻走過去抽出舉起手中的鋼棍,兇狠地甩到柏修身上。

“唔……”

悶響過后

,柏修脊背上挨了兩下,整個身子趴在地上。他低低呻~吟一聲,咳出滿口鮮血。

“好了,你退下,他還有用呢!”

一旁的艾莉斯覺得差不多了,便喝退了侍衛。她邁開腳步,圍著柏修的身子走了兩圈后停住,側身在他耳邊說道:

“你不是不肯說實話嗎?好,我不怪你,你確實有很久時間沒有見過大神,我可以安排時間讓你和他見上一次。到時候,你再敢有所隱瞞,可真別怪我們對你不客氣!”

“艾莉斯,你沒開玩笑吧?”赫拉此時面露難色:

“你想讓他見宙斯?他怎么可能去見一個被自己親手判定重罪的神祗?我們到底該怎么做?”

艾莉斯得意的笑起來,兩眼之中精光一現:

“我們兩個自然無能為力,可是,太陽神阿波羅出馬的話,結果可大不一樣了……”

艾莉斯接著吩咐侍衛:

“一會兒我們回宮,你就在這里守夜,不準祭司大人逃跑,更不準他自殺。明天一早,母親你要親自去太陽神阿波羅宮里……”

“我知道怎么做了,艾莉斯。”

赫拉回復著,與糾紛女神相視一笑。

柏修慢慢擦去嘴邊的鮮血,用憤恨的目光看著面前這對正在籌劃陰謀的母女,一時間卻也無計可施。

……

第二天午休過后,全神之神宙斯應太陽神阿波羅的邀請,去他那里飲茶做客。

到了阿波羅的寢宮不久,宙斯就被阿波羅拉上棋桌,準備好好殺兩盤棋。坐在黑白相間的象棋棋盤兩側,待女侍把棋子布好之后,兩個神祗就開始邊殺邊聊了。

陣陣沁脾的清香從宮殿一角的紗簾后面撒溢出來,鉆進了宙斯的鼻孔里。

“好香啊!”

他捏著棋子,陶醉地聞著這股香氣。

對面的太陽神笑答:

“從中國新買來的高級茶葉,馬上泡好了端給您嘗嘗。”

“就是上回你送去我宮里的那種吧?我還沒喝過呢……”

宙斯說著側目向那香氣的源頭望了望,只見紗簾后面的石桌旁有兩個侍從,一個正以小鍋煮水,一個用木匙擺弄著茶葉。

宙斯并沒留意什么,撤回目光繼續和阿波羅下棋。

“聽說你前兩天去人界采購了許多物資,還給卡蕾忒那邊送去了些?”

宙斯對準棋盤一處空位,“啪”地落下一個馬頭形棋子,然后問阿波羅。

“是啊!一些吃的和玩的東西。卡蕾忒妹妹懷著身孕,需要多增加些營養,人類正好有不少這方面的好東西。那些新奇玩意,正好可以幫她解解悶。”

阿波羅有些諂媚地說著。

“難為你想得周到啊,阿波羅!”宙斯點點頭,由衷稱贊他:

“的確,卡蕾忒現在很需要神祗的關護。她是我們奧林帕斯的一員,你真是想到我的前頭了,不錯,很不錯!”

“替大神分憂,是神祗們分內的事。過著時候我派人去問,看她喜歡哪樣,我去人界再采買一些。”

這時的太陽神阿波羅心里樂開了花。暗自說博得大神宙斯的歡喜其實并不是難事。

他喜歡誰,偏心誰,自己便去巴結誰,討好誰,道理就是如此簡單而已。這樣一來,宙斯對自己滿意了,信任了,未來就會把全神之神的王位傳給自己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