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二章 柏修心聲

赫拉與宙斯言語不和,負氣跑回了自己休息的配殿。

一到自己的地盤上,她就尋盡各種手段發泄心中怒氣。

她摔爛了宮里的陳設物件,打罵了幾個倒霉的侍女。折騰了好久之后,壓抑的心情才得到釋放。

赫拉坐在椅子上,扶了扶頭上的假發套,目光轉向一旁的糾紛女神。

“喂!你不是告訴我萬無一失的嗎?怎么這次叫厄獸出來對付卡蕾忒又失手了?而且現在又搞成這個局面,你讓我今后怎么面對宙斯,怎么在眾神面前立威啊!”

“母親,我也沒想到卡蕾忒體內的暗力量會這么強大嘛!早知道,我也不追究人界的恩怨,躲她遠遠的了!”

事到如今,艾莉斯也像個泄氣的皮球,任母親赫拉盡情數落不是,而她也不再強詞狡辯。

赫拉心浮氣躁,剛剛坐穩沒多大會兒工夫很快又從石椅上站起來,在地上來回徘徊。

“也怪宙斯!卡蕾忒這次受暗力量的影響幾乎搗毀了圣山,原本我今天帶你過去,就想抓住這一點給她致命一擊。誰知道宙斯居然公開護犢,根本沒有當初決意拿下暗族的氣勢!一個卡蕾忒都會使他躊躇不決,還說出誅滅元靈的恨話來!”

“母親?你難道不覺得很奇怪嗎?”

“什么?什么奇怪?”

赫拉停住腳步看向艾莉斯。

冰冷無感的黃金面具下,艾莉斯此刻的面部表情如何,赫拉一無所有。她只看到那對黑洞洞的眼孔里正有兩點如鷹隼般寒冷卻銳利的光芒在閃爍明滅著,不禁看得赫拉有些毛骨悚然。

見赫拉惶恐地避開與自己的對視。艾莉斯繼續追問:

“宙斯之所以表現反常,母親,您認為,是不是與忒提斯有關?您難道沒有發現,卡蕾忒真的像是和忒提斯一個模子刻出來似的,相信大神也是早早就發現這一點了吧?”

聽到艾莉斯提及海洋女神“忒提斯”這個名字的時候,赫拉猛然心頭一顫。她皺起彎細的兩眉,神色滿是不悅。停了兩秒,她倔強道:

“其實也沒什么,她們兩個本來就是母女,模樣相像太正常了,不是嗎?”

“呵呵……”

艾莉斯動了動嘴唇,在面具后面發出一串嘲諷的笑聲:

“您的話確是沒錯,可是,大神單憑卡蕾忒的容貌像極了她母親這點原因而處處寬待卡蕾忒,這現象……似乎不太正常……”

“艾莉斯,你別再說了……”

赫拉聽得心煩意亂,渾身顫抖。她把雙臂環在一起抱在胸前,面沉不語。艾莉斯的一番話聽起來荒唐不羈,可句句都狠擊在赫拉羸弱卻好妒的心上,可謂是正中下懷。

雖然,赫拉她并不想順著艾莉斯的心理暗示去相信那些無稽之談,可是一時間,她還找不出可以說服自己不去相信的理由。

“母親,別怪我多嘴,很多事您都要早做準備,給自己多條后路。宙斯是全神之神,世界、宇宙都是他的,只要他想,還沒有得不到的東西!如果他留住卡蕾忒僅僅是為尋求感情寄托的話,那對你來說才最為可怕的事情!”

“……”

赫拉一動不動,怔怔呆了半晌才緩過神來。她急急問艾莉斯,神色緊張:

“那么,我該怎么辦?怎么才能知道,宙斯內心深處對卡蕾忒最真實的想法?

“哼……有一個神祗可以幫我們……”

艾莉斯從容地回答,昂首闊論的模樣分明已是胸有成竹。

“誰?”

面具后面,艾莉斯的丑臉迭起一抹深沉卻惡毒的微笑。她不緊不慢地回答赫拉:

“心靈捕手,大祭司……柏修!”

……

傍晚,柏修寢宮——

卡蕾忒倚在窗前,扭頭看向窗外晴和的天空。

昨天上午,她終于從渾渾噩噩的狀態中清醒過來。看著眼前陌生的宮殿以及煥然一新的侍從,這才逐漸回想起以及昏迷之前發生的全部事情。

“我聽說了,那天夜里……你可真是玩得大了。”

柏修倒了一杯溫熱的白水,端過來交到卡蕾忒手中,和她對話的語氣卻沒有丁點責備她的意思。

“抱歉只有這個,寒酸了些……”

柏修垂目看看杯子里那些聞不出一絲味道、清得完全可以照出人影來的“飲料”,又看看卡蕾忒,多少有些不好意思。

卡蕾忒笑笑,舉起杯子喝了多半杯水,然后接著他剛才的話題對他說道:

“我也不想這樣,可是你知道,有那種特異的力量在身體里,有時候我完全控制不住自己,就好像變成了另外一個。而真正的我卻無能為力,只能袖手旁觀她的所作所為……”

“我明白……”

柏修認真的聽,附和的同時輕輕皺皺眉,對卡蕾忒頻頻點著頭。

卡蕾忒這時將目光放遠,越過柏修,對準守在門口兩側的一對侍女。

“你們出去等我吧……”

她對她們兩個吩咐:

“我要和祭司大人說會兒話,很快就會回去。”

侍女們很順從,朝卡蕾忒淺淺鞠了一躬,全部都退到門外等候了。

“她們……是你宮里新來的侍從?”

在卡蕾忒命令侍女的時候,柏修就一直細細觀察她們,他確認自己之前從未在卡蕾忒宮里見過這兩個陌生的面孔。

“嗯,大神新派到我那邊去的。之前的那些人……那晚全被厄獸殺害了……”

卡蕾忒回答的同時再次憶起了那場噩夢,她傷感的閉上眼睛,長嘆了一聲。

“對不起,卡蕾忒……”

“柏修,我想卡利女神說的并沒有錯……我是個災星,我的出現……只會帶給周圍人永無寧日的痛苦……”

再次睜開眼時,卡蕾忒的眼圈和鼻頭有些泛了紅。

“別這樣說……”柏修見她悲傷,連忙安慰道:

“必須發生的事情總會找到我們,而那個時候的我們根本無法逃避,只有面對。卡蕾忒,你只是碰巧成為了一些無法避開的事情的交叉點……”

“那么,未來呢?未來,那場對人類必須進行的肅清,作為神族一份子的我們,是不是也必須面對?”

卡蕾忒邊說邊慢慢抬起頭,專注地望著柏修兩只金色的眼眸,似乎想要從它們那明凈如星辰的色彩中尋找到答案。

“……你還是知道了……”

柏修一怔,繼而臉部的表情有些無奈。

“嗯,人界時,冥王哈迪斯已經告訴了我全部的秘密,包括雅典娜寶石的封印、以及提坦神族絕密的肅清計劃……柏修,我們,我是我說我們提坦神祗,

就是為了肅清日到來才會轉世重生,匯聚到大神宙斯的身邊吧?而我,恰巧就是那個將全部秘密連接在一起的……核心……”

四目對視。好久的一段時間里,他們誰都沒再說話,就這樣安靜地看著對方,身姿紋絲不動。

最先有所反應的是柏修。

他微微轉頭,將目光移到別處,似乎是輸了一場大戰,形容異常疲累。

“卡蕾忒……老實說,沒人能阻止得了宙斯……”

“我不想阻止他,我只想要離開……”卡蕾忒淡淡說了一句,聲音低得猶如一陣輕撫的涼風。

“想過要去哪里嗎?”柏修傷感的問。

“不知道……”

卡蕾忒搖搖頭:

“如果可能,就去一個能夠徹底遺忘神族、遺忘自己神祗身份的地方……”

卡蕾忒側身坐到窗臺上,神色渙散地傾訴:

“我真的很害怕體內那種力量,它強大而瘋狂,可我的最大困難就是,根本無法駕馭這種力量。我不知道它何時會出現,出現后會做出什么毀滅性的事情。我不敢出門,不敢面對諸神。我把自己換在宮里一整天,可是卻能感覺到,就算那些仆人宮女們,也會用一種怪異的眼光去看我。”

柏修能從卡蕾忒的言談行為中感受到此刻的她是那么彷徨、恐慌。

確實,身懷那種近乎毀滅的力量,一出手幾乎搞垮了整座圣山,又打傷了不少神祗,這對于一個心無邪念的女孩來說,最真實的第一反應定然不可能是開懷大笑!

柏修走近兩步,凝住卡蕾忒的臉,誠懇說道:

“以后,你覺得悶了,或是無處傾訴了,就到我這里來。對你,我不會用自己的眼睛去窺視你的內心。我只想認真聽你發泄,聽你訴說。如果有一天你要離開奧林帕斯的話,第一個追隨你去的,也必然是我!”

“柏修……”

卡蕾忒吃驚的看向他,臉上那些無盡的失意與迷茫漸漸消失。

她露出釋然的微笑,彷如晚風吹拂下的夕顏花,一絲一縷的綻放無不傳遞到了柏修的心尖,暖暖的儒化了他的心房。

……

西邊,最后一點火紅的夕陽帶著不甘愿的心情緩緩沉落下去,隱沒到山脊的后方。

天色大黑,卡蕾忒決定告辭,柏修將她送到宮殿的大門外。

“回去休息吧,柏修,改天我會再來看你。”

“記住我說的每句話……”

此時,柏修激動的心還沒徹底復原,他拉起卡蕾忒的兩手,再次叮囑:

“你要好好生活下去,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

頓了一下,他垂下眼簾,目光停在她的腹部,滿是深情地說:

“你也有她,所以每一天都要快快樂樂的度過,這也是作為一個母親的責任。”

“你放心,柏修。”

卡蕾忒笑得很溫婉,因為受到鼓舞,情緒比來的時候要積極明朗的多。

彼此道別后,柏修目送卡蕾忒走下石階,一路離去。

看著那道逐漸消失在視野里的背影,柏修輕輕開口,對著輕風傾吐出剛才被自己有意截掉的心聲:

“卡蕾忒,我會一直陪在你的身邊,替那些關心你、愛著你卻無奈離世的人,靜靜的守護你……和你即將出世的孩子……”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