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一章 偷雞不成

“大神,我和艾莉斯都是被卡蕾忒暗算的,是她讓我們變成現在這幅鬼模樣!在人界執行任務的時候,她就曾以暗力量打傷過艾莉斯一次。這次,大神就別再要對她睜一眼、閉一眼了吧?”

偏殿,祝福女神赫拉站在宙斯身旁不停訴說著委屈,又是扭身子又是噘嘴皺眉,時不時還從眼中擠出點點淚花來:

“我那些頭發倒是沒什么,頂多過些時候還會再長出來,濃密或是稀疏也就隨它去吧!可是艾莉斯不同啊!她還那么年輕就被毀了一整張臉,終日靠戴著一張面具,這還叫她今后還怎么成婚呢?”

赫拉又一口氣抱怨了許多,然后將一側臉龐向著糾紛女神那面轉了個很小的角度。似是有意無意地,赫拉轉轉兩個眼珠,眼尾余光就像一陣輕風,弱弱地掃了糾紛女神一下。

可就是這似有似無的一個動作提醒了艾莉斯,她馬上會意,就在眾人眼前放聲哭了起來:

“哎呦,我可真是倒霉啊!神代就是獨身,好不容易熬到再世重生的機會,卻被一個身份低我的使者毀了顏面,叫我日后還怎么出嫁嘛!大神啊,我沒臉見人啦!我不要再活下去啦……嗚嗚嗚……”

宙斯停下反復擦手的動作,翻眼皮盯向哭鬧不止的糾紛女神。

老實說,宙斯此刻實在不能確認眼前的艾莉斯到底是在真哭,還是正在裝相。

由于她被一張堅厚的黃金面具遮著全臉,

宙斯無法看到她的表情。因此,他甚至還在聯想,如果艾莉斯確是真哭的話,有面具擋臉,她的眼淚是不是都堆積在了面具與她臉部皮膚的夾縫之間。那樣一來,她肯定也夠難受的吧?

宙斯只管浮想聯翩,盡管被艾莉斯鬧得異常心煩,可當他腦中勾畫出她那滿臉是淚卻流不下去的狼狽樣子時,也極為忍俊不禁。

“艾莉斯,你這是著急把自己嫁出去,對嗎?”

宙斯手握方巾,挑高一側的眉梢看著她,故意打趣地問:

“你是我與天后嫡出的大女兒,想出嫁還不容易?別管自身如何,你只要看上誰和我說一聲便是了。我親自賜婚,看誰敢不接受你!”

“大神,我不是這個意思嘛!”

艾莉斯一愣,馬上不滿地反駁一句。

她并不傻,完全聽得出宙斯話里話外都是在嘲諷她。

“哦?不是想嫁的意思?”宙斯收回目光,不客氣的冷笑幾聲:

“那我倒是真糊涂了!艾莉斯你鬧來鬧去,到底是什么意思……”

艾莉斯頓了頓,從面具上空空的眼洞后面偷偷觀察她的母親祝福女神。精明的赫拉這時反而安靜地閉了口,不再輕易發表任何意見。

時間在緊張的等待中流逝著……

無奈,艾莉斯一咬牙,決然回答宙斯道:

“嚴懲卡蕾忒,徹底處理掉她肚里的孽種!”

“……嚴懲?以什么罪名?”

宙斯慢慢收了一臉冰冷的笑容,神色越來越陰沉。

“……她……擅自召‘

厄獸’幻形,企圖搗毀圣山……”

艾莉斯低了頭,信口開河。她不敢直視宙斯的目光,害怕自己的謊言會在瞬間被那兩道犀利的光芒擊破。

敏感的她已經感受到氣氛不太對勁,空氣似乎正在凝固,使她感覺呼吸難以通暢。“撲通……撲通……”艾莉斯清晰地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快速得毫無節奏。

艾莉斯深深呼吸幾下,緊張地用兩手抓緊腰間的絲綢裙帶,不停地來回攪動起來。

“還有呢?還有什么罪名嗎?”

耳邊,宙斯繼續追問著,聲音沉沉的,聽不出任何情緒的流露。

“……她,運用邪惡的暗力量對抗奧林帕斯神祗,企圖……企圖毀滅圣山……”

“一派胡言——”

配殿里炸響了一記憤怒的清嘯。

宙斯聽得實在忍無可忍,狠狠將手中的方巾甩了出去。

它就貼著那個距離他最近、還在保持著手托圓盤、跪地不動的姿勢的侍從的臉飛過。那個侍從五官挪移了好一陣,好像盡最大努力忍著某種疼痛。很快,那側被方巾撩過的臉頰就現出一道淤血的傷痕。

“你說卡蕾忒召喚厄獸?好,那我問你,她是始作俑者的話,為何還要出招對付那個怪物?又為何,你們兩個被她重傷之后,那怪物的形體才徹底得到消減?真當我看不出來,她才回圣山,你們兩個就一直就盯著她不放,暗算在前,不想卻是偷雞不成蝕把米——”

宙斯越說越氣,溫雅白凈的面龐被無限怒火燒得通紅扭曲。痛斥了艾莉斯過后的好一會兒,配殿的空間還在回蕩著他鏗鏘憤恨的聲音。

赫拉與艾莉斯俱是垂著頭,大氣不敢深喘一下,整個身子都在桀桀顫抖。

宙斯的怒斥落了下去,配殿變得安靜了,可氣氛卻變得極其尷尬。

宙斯不再理睬赫拉母女,但是也不親自開口獲準她們離去,直接將她倆晾在一邊。

赫拉思忖再三,終于試探地問:

“可是大神,如今卡蕾忒懷了黑暗之神的孩子,難道你也……”

“給我住口——”

宙斯狠狠瞪過去,嚴詞打斷了赫拉。

這時,他的腦海中閃過海洋女神忒提斯的身影,這使他的內心疼痛而煎熬。

宙斯長舒口氣,右手的拇指和食指不停揉著眉間的皮膚,不愿再抬起頭多看赫拉一眼:

“滾……”

他對她說,態度堅決:

“給我滾,赫拉!帶著你的女兒,滾出我的宮殿,別讓我再和你們兩個見面!”

赫拉驚愕地望著丈夫,睜大的兩眼中聚滿滾動的淚水。

“大神……您……”

“我叫你帶著艾莉斯,滾!馬上!”

宙斯合著兩眼,也不看她。

赫拉緩緩地點頭,眼淚就在這刻掉落下來。她顧不上擦拭,也不搭理糾紛艾莉斯,獨自快步地離去了。

艾莉斯不敢再惹宙斯,對他微微鞠躬禮畢,也轉身一路小跑似的走出去了

“大神……大神您消消氣。”

兩個愛鬧事的都走了,大使者赫米斯此刻才湊過來,盡全力安慰已是氣急敗壞的宙斯。

宙斯抬起右臂,手指對著赫拉母女離來的方向不停的點給赫米斯看。一時間,他好像是急火攻心,除了借動作傾瀉憤怒,卻是無法表達出一句話來。

這可嚇壞了赫米斯,他很少見到宙斯像剛才那樣發火,于是替他輕撫胸口,又給他捶背。一番忙碌后,宙斯緩過勁來,臉色也慢慢恢復了正常。

“哎!祝福女神……祝福女神!人類可能都不知道,神話傳說中給他們帶去安寧與祥和神喻的女神,會是一個狠毒任性的潑婦!”

宙斯斜身靠在椅背旁。,幾近無奈地搖搖頭,對他的大使者赫米斯不停抱怨起來:

“你看看……看看!她剛才那股胡攪蠻纏的瘋樣,哪還像個穩重端莊的一族之母!?”

“是,是!大神,您消消火了,都過去了……”

赫米斯不便多說什么,類似的橋段從神代~開始就已經反復上演了多次了。他知道,今天這頓早餐算是浪費了,此時的宙斯肯定是吃不動了。

“……昨晚,我又夢到海洋女神了……忒提斯……她還是那么美,可是神色卻很憂傷……”

思慮一刻,宙斯將心傷如實告知了自己的大使者。

“大神……”

這次,赫米斯真的不知道該如何勸慰自己的主上了。凡是觸及到全神之神的情感隱私,尤其是針對海洋女神忒提斯這個特殊角色的隱私,聰明的赫米斯更愿意充當一個個安靜的聆聽者。

“誰也沒想到,一趟人界之旅會徹底改變卡蕾忒的命運。昨晚的夢,一定是她的母親泉下有知……來怪罪我了……我明白,我對卡蕾忒是很過分,我欺騙她,利用她,為了自己的目的強行奪走了屬于她的一切……她的母親忒提斯,是該怪我的……卡蕾忒啊,卡蕾忒……真是長大了……越來越像忒提斯,她的母親。每次見到她,我都會想起她的母親,神代我負了她,如今又負了她的女兒……”

反復念叨著間,宙斯再難抑制越發痛苦糾結的表情,急忙用手捂住了臉。

“大神,您別亂想了……”

赫米斯見狀,耐心勸慰著宙斯著。同時,他感覺自己的內心也不是滋味。

赫米斯終年追隨宙斯身邊,他比任何神祗都清楚海洋女神忒提斯在宙斯心目中的位置。從神代到現在,她都是存留在宙斯心中最大的情殤。

宙斯面對眾神時,總一副威儀凜然的姿態,可是只要一想到忒提斯,無論何時,他都會流露出平時不會輕易流露的、自己最真實的感情。

現在,赫米斯終于明白剛才能讓大神發那么邪大的原因了。

宙斯又在哀念他心中的摯愛,而神代,迫害了他的最愛的神祗,正是赫拉那對母女!這正是人類常說的那句話吧,仇人見面,分外的眼紅……

敬請關注新章《殘害柏修》。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