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章 宙斯情殤

圣山,宙斯寢宮——

全神之神宙斯躺在床上,輾轉反側,來回折騰好幾次也還無法睡去。

今晚的氣候格外悶,沒有一點風動。

不知不覺,宙斯的后背已經結出了一層熱汗,心情也跟著更加煩躁起來。

宙斯在心中不停埋怨夏之女神,為何不在這個時候來場大雨緩解暑熱。

雖說提坦神族有明文規定,神祗們不能依仗自身法能干預自然規律,擾亂萬物秩序。

可眼下宙斯真是被熱得睡不著覺了。他甚至開始懷疑,這種反常的天氣是不是因為夏之女神與卡蕾忒對戰失利,導致她又拿捏性子,故意把天氣弄成這樣,讓大家一起跟著她受罪。

宙斯躺在床上翻了個身,他總是能聽到從窗子外面傳來“叮叮當當”的敲擊聲。

“赫米斯——赫米斯——”

宙斯皺眉起身坐在床上,擦了把額頭上的細汗,心煩意亂地對內室外面大聲呼喚。

“大神,請您吩咐……”

赫米斯很快站在了宙斯的帷帳外面,恭敬的低了頭等待命令。

“外面怎么這么吵?很晚了,修建宮殿的工匠還在趕工嗎?”

赫米斯一愣,認真聽了聽,然后對宙斯道:

“大神,我去去就回!”

不大功夫,赫米斯原路折回,向他報告說:

“大神,我仔細查看了,并沒有工匠在施工。”

“算了,你休息吧,辛苦了。”

宙斯在半透明的帳子里對著外面擺擺手,隨后又躺了下去。

他強迫自己合眼靜下心來,不再想多余的事。又過了好一刻后,他終于進入了夢鄉……

一片煙霧繚繞之中,宙斯站在海邊晨曦初起的地方。

“汩汩”的海浪環抱著他,他觀著暖紅的日出,吹著濕潤的海風,感覺心情舒暢多了。

突然,海的中央冒死串串七彩的水泡,進而涌起一股小噴泉。一個溫柔貌美的女子,正披著海藍的長裙,現在那個小小的噴泉上方。

“忒提斯……”

宙斯驚詫不已,使勁揉揉兩眼后聚精會神,朝著前面使勁看去。

確實是她,是那個嫵媚多姿、令他魂牽夢縈的女神祗!

宙斯心頭一疼,有千言萬語想要對她傾訴,卻因太過激動一時間全都堵在了喉嚨。

于是他跳到海中,不顧華麗的禮服被淺灘的海水浸濕,拼命向她那面大步流星趟水走去。

無論走了多久,宙斯都感覺自己像是在原地踏步,似乎永遠到不了大海的中心,無法到達她的身邊。

宙斯終于體力不支了,立在海水中喘粗氣。

那海中的女神憂傷地看著他,微微蠕動紅潤的薄唇。

“什么?忒提斯,你在對我說什么?我聽不清……”

宙斯不禁繼續向她的方向快步走,邊走邊憂郁地懇求:

“忒提斯,你大點聲音好嗎?再對我說一遍……你再……”

一個沒留神,宙斯腳下絆了一下,整個身子摔在海水中。

對面,忒提斯凝望著他,眼睫眨眨,滾下串串淚花。

“為什么……”

忒提斯終于慢悠悠地發出了聲音,音色凄迷:

“為什么……為什么……”

宙斯大驚,看著那些掉落的眼淚,心窩像是被利刃切割般,感覺到一陣銳痛。

他踉蹌著站立起來,憐惜地看著遠方的她問:

“怎么了?忒提斯,親愛的,你別哭!求你別哭……告訴我,你到底怎么

了……”

忒提斯沒有開口回答,她的身形在宙斯眼前恍然一變,竟成了黑化以后的卡蕾忒。

“卡……卡蕾忒?”

宙斯被瞬間的巨變嚇了一跳。

只見她瞪圓兩只赤紅的眼睛縱身跳起,朝著宙斯猛撲過來,血盆大口中不停怒聲叫囂著:

“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為什么——”

……

“啊——”

宙斯大聲喊叫著從夢中驚醒。

“大神!大神……”赫米斯幾步跑進內室,撩開帷帳的紗簾探身進來,神色有幾分驚惶:

“您怎么樣?”

“哦,不礙事……做了個夢而已。”

宙斯沉沉“噓”了口氣,倦倦地抬手,拭干一腦門的汗水。

“您再休息會吧?”

“不必了……”

宙斯瞥見從帷帳一角斜射進來的燦爛陽光,知道天已大亮,就在床上展了展手臂,做了個擴胸運動,接著吩咐他的大使者:

“準備禮服吧。”

“好。”

赫米斯清楚這是大神想要起床的意思,答應著退出內室,吩咐在外面等候的侍女仆人們拿好各自手里的東西,隨后有秩序地進入內室,為大神宙斯梳洗更衣。

忙完了這些,宙斯便隨著赫米斯和幾名侍女走出休息的內室,在寢宮的一處配殿享用豐盛的早餐。

待宙斯落了座,赫米斯便站在他的身邊,監督侍從們有序地上菜佳肴,全程不會出任何禮儀方面的紕漏。

菜肴餐點很快布置齊全了。赫米斯再次認真確認一下,沒什么問題,就對一個侍從點了點頭。

侍從會意,立刻走上來,向宙斯呈上兩手間的托盤,里面放著專為大神準備的凈手方帕子。

宙斯坐在餐桌的主位上,姿勢端正,眼睛盯在桌子上的某個點上,正為昨晚自己做的那個夢而出神,完全忘了此時應該做的事。

我怎么會在這個時候夢到忒提斯呢?

宙斯在心中不斷問著自己:

為什么,忒提斯一轉眼又會變成了卡蕾忒?她們兩個啊,實在太像了……忒提斯,她到底想給我什么啟示……

赫米斯見宙斯遲遲未動,連忙小聲的叫著:

“大神,大神!”

“哦……”

宙斯終于停止神游。回過神后,他感覺腦仁有些酸痛,就用兩個拇指揉了揉太陽穴,接著伸出一只手,從那侍從托起的盤子里接過手帕。

一陣斷斷續續的“嚶嚶”聲音吸引了宙斯。

“嗯?”

宙斯側頭又認真聽了幾秒,確定這聲音正是什么人的哭聲,就問身邊隨侍的赫米斯:

“外面怎么了?誰在那哭呢?”

赫米斯微微皺眉,心里一陣厭惡,可嘴上又不敢太過敷衍:

“是天后赫拉以及糾紛女神,像是有什么事情想要當面和您說,從清晨就一直等在外面。我怕擾了您用餐,所以……”

說這些話時赫米斯也暗自為自己捏了把汗。

自那夜諸神激戰過后,大神宙斯與天后赫拉的關系就變得異常微妙起來,這丁點的變化只有常年跟在宙斯身邊,極善于察言觀色、揣摩主上心意的赫米斯可以感受得到。

眼下大神剛起,赫拉母女就來堵門,必然不會是什么好事。作為使者,不在這節骨眼上及時攔下那對專會惹是生非的母女,大神肯定會怪罪自己辦事不利。可攔下她們吧,此刻宙斯心不在焉,不定正為什么事情不爽,說不定會因為赫拉母女而遷怒自己。

宙斯倒是沒太留心大使者的窘態,想著多日以來自己確實與赫拉聚少離多,于是吩咐赫米斯:

“有什么事就讓他們進來說吧。坐下來,大家一起吃頓早餐。”

“好!好!我這就去叫!”

赫米斯聽了宙斯的話,心情即刻明朗起來。走出去沒多大會兒功夫,他就把赫拉母女和隨行的兩個侍女帶了進來。

“大神!大神啊——”

祝福女神赫拉一見到丈夫,立馬匍匐在地,連滾帶爬地跑到宙斯腳下。

“大神,你要為我和我的女兒做主啊……嗚嗚……”

宙斯剛剛拿起凈手的方巾,見赫拉這幅哭鬧的樣子不覺心生煩躁,蹙眉略有責備道:

“你這是干什么,我的天后!有事起來好好說,這幅模樣也不怕下人們笑話!”

糾紛女神艾莉斯時刻守在她的母親身旁,聽到宙斯沒好氣的斥責出口,連忙撒嬌裝嗲的接了句:

“臉都沒了,還顧得上誰笑話,誰不笑話啊?”

宙斯聽了這話,馬上翻眼盯住艾莉斯。

糾紛女神自從那夜被卡蕾忒的暗黑法術傷了臉,就變得極為神經質,整日磨著赫米斯使用各種手段替她醫治傷口。

然而最終的結果恰如卡蕾忒所說的那樣,經過赫米斯的精心治療,艾莉斯的臉是保住了,可是容貌還是徹底毀了。

當那些縱貫在她全臉的惡性傷口愈合后,她的面容上便多出許許多多凸起的橫豎疤紋,它們好像一條條紅色的蚯蚓無比雜亂地趴在她那張尖瘦的臉上。

艾莉斯本就生得容貌平凡,這下她的五官看上去簡直就要以“丑陋”來形容了。

艾莉斯當即氣暈,醒來后摔破了寢宮里所有的鏡子,又大哭了好幾場。沒奈何,宙斯只得命令金工神赫淮托斯用純金打造了一整副面具戴在她的臉上,專門用來遮丑。

如今,宙斯看著糾紛女神,尤其是盯著她臉上那副毫無表情、透著十足冰冷氣息的金屬制品的時候,不禁一陣倒胃。

“你住口!”

宙斯壓低嗓音對艾莉斯訓斥道,接著略微低頭,好讓自己的目光刻意不與那個金燦燦的面具接觸。

他看著跪在腿邊的赫拉,正色問:

“一大早跑來,有什么事?你站起來慢慢說!”

“是,大神。”

此時的赫拉對宙斯表現得言聽計從,他說“起來”,她就不敢耽擱,迅速從地上站了起來,鼻翼動動,又掉下兩串眼淚。

“哎呦!什么事,你說啊——”

宙斯有些不耐煩了,故意拉長嗓音問,借此聲調來表達自己不滿的情緒。

“大神,我和艾莉斯專程過來,一是多日不見,很是掛念您的圣體。怕我不在您的身邊,下人們做事不利,對您照顧不周……”

“行了,你放心,赫米斯他們做事我完全信得過……”

宙斯直接打斷赫拉的廢話。

在他看來,她那冗長的開場白太過套路,實際上就是有求于他,而且還是相當麻煩的請求。

“我的天后,說你的事!”

這次,宙斯的口氣生硬了許多。

赫拉身子一哆嗦,看了看丈夫,不再拖延時間:

“大神,我和艾莉斯現在這樣,你究竟打算怎么辦?”

“……怎么辦?什么怎么辦?”

宙斯用濕方巾慢慢擦著兩手,狡黠地笑問赫拉。事實上,此時他的心里早已明白這對母女的來意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