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九章 功虧一簣

奧林帕斯——

空地上,宙斯決定馬上結束戰斗,于是動動身子,邁步走出護衛隊。

“大神?您……”

隨侍的赫米斯率領侍衛們想要追隨他,卻被宙斯擺手阻止。

宙斯很快來到眾神的隊伍首列,對空攤開右手。立時,他那五個指腹上現出了一彌瑩瑩水滴,清清點點如晨起的微露,煞是惹眼。

“結束了,卡蕾忒!”

宙斯望著停留在半空之上、相貌邪惡的卡蕾忒,嘆息一聲,從容地扳轉手腕,繼而對準目標一個彈指,將那些清露如數射入了卡蕾忒的眉心。

水滴瞬間隱入了她的皮膚。

空中的卡蕾忒晃了晃身,團團黑氣自她頭頂迅速向下蛻去,仿若被那灌進身體的清露驅逐般,全部沒向她的腳趾尖,隨后蹤跡不見。

一晃,她又變回了從前那身素色長裙,金發披肩的可人模樣。而她猶如大夢初醒,身體虛脫地再難擎空,就如一只折了翅的風箏失去了平衡,急急向下空墜去。

宙斯緊趕了幾步,展開迎接的兩臂,將降落的卡蕾忒攬在自己懷中。

“宙斯……”

卡蕾忒匍匐在他的前胸,通身大汗,氣喘吁吁,微弱的聲音像是祈求,也像是在威逼:

“放了我……放我,離開奧林帕斯……”

宙斯聽了這裊裊輕音后眉頭動動,臉色凝重:

“不可能……”

他的聲音也很輕,輕到只有他自己和懷中的卡蕾忒可以聽見,但是態度卻蒲草磐石,堅韌得無可轉圜:

“就算是死,你也要死在奧林帕斯!”

“呵呵……”

卡蕾忒臉色麻木,不停冷笑道:

“如果你強留我的話,恐怕總有一天,我會對你……拔劍相向!”

“好!”宙斯笑著微微點頭,神色凄茫:

“卡蕾忒,我就等你那一天!”

卡蕾忒沒了力氣,終于昏昏合了兩眼,倒在宙斯懷里睡過去。

安靜了幾秒,宙斯橫抱起她,慢步向她寢宮的方向走去。他的大使者赫米斯緊追了幾步,跟在他的身后。

在長階中段,宙斯忽然停身卻不回頭。他用決絕的聲音對下方一片啞然的眾神發布命令:

“今晚的事,誰也不準再在圣山里面提起。假如被我聽到任何閑話,我會……誅他元靈!”

“……”

隊伍一片寂靜,空氣似乎在宙斯話畢的剎那凍結,變得異常凝重,沉得教在場的諸神透不過氣。同時被冰封的,還有他們的心!

祝福女神赫拉停止了悲戚,以極不可思議的眼神望著走遠的丈夫。

宙斯那平靜之中卻威凜的語氣使她內心驟然一寒。慢慢低了頭,赫拉不甘地瞇起了眼眸。

誅他元靈……?就為一個卡蕾忒?

宙斯,你到底在想什么——

……——————

大戰之后,卡蕾忒就倒在寢宮里昏睡不醒。她和奧林帕斯諸神

之間的惡戰太過慘烈了,致使整個圣山幾乎毀于一旦,卡蕾忒自己的寢宮也不例外。多半石頭建筑已經坍毀,因而她被宙斯安置在距離她被損毀的宮殿不遠處的一處面積較小的、一層的建筑里。

宙斯的大使者、同時擁有“醫神”尊位的赫米斯為卡蕾忒進行了全面檢查。

她的身體并無大礙,只是過度使用神力源,她的精力耗盡了。還有就是,暗力量的瞬間大爆發令她的五臟器官受到超負荷的重壓,因此需要很長時間的休養,結合赫米斯的醫道與法術的調理,還不足以落下什么隱患。

另外一點最讓赫米斯擔心的就是,那樣一個激烈的持久戰過后,存在于卡蕾忒腹中那個弱小的生命,居然沒受到絲毫大戰的沖擊和影響,仍舊安然地在她的母體里沉睡著。不但如此,似乎經歷一場廝殺后,她的生命跡象反倒比之前強大了許多。

赫米斯沒有把這個超神奇的事件上報眾神之神宙斯。

其實上,如果有一萬種可能,赫米斯都希望這個將于不久后誕生、不受眾神歡迎的小生命可以隨著先前那場惡戰的終結而自然隕忘。

他并不認為自己的想法很殘忍。

畢竟,那個女嬰的身份很特殊,可以說是提坦神族的一大禁忌,因此,她的降生很可能會給她以及她的母親卡蕾忒帶來無盡無休的災難。出于這層原因,赫米斯才會產生出可以一了百了的念頭。

就在卡蕾忒昏睡的半月時日里,奧林帕斯諸神一直在日夜趕工,重建他們的家園。對

于身懷法能、手可摘星的他們來講,搬磚填瓦的事根本犯不上費吹灰之力。

唯一的問題就是,很多神祗都比較臭屁,老早就在構思可以重新裝潢自己的宮殿。而他們與卡蕾忒的那場夜戰,導致宮殿被毀的事實,正好幫助他們實現了心愿。

于是,利用這次千載難逢的好機會,眾神扎堆重新構思設計,力圖使新宮殿煥然不同。

這就忙壞了維納斯女神的丈夫,金工神赫淮托斯。每天他顧不上陪伴妻子,吃過早餐就把自己埋身在成堆的設計圖紙里。

這天,愛神維納斯和命運女神克羅托、戰爭女神雅典娜聚在一起,閑聊時又談到了數日前的那場驚心動魄的夜戰。

“太可怕了……嗚嗚……我沒想到卡蕾忒那孩子,居然這么仇恨奧林帕斯……”

腦中憶著當時的戰斗情景,維納斯心有余悸,不覺抽噎起來。

旁邊的侍女急忙拿來手帕遞給她,又送來能夠靜心平氣的清涼飲料。

戰爭女神雅典娜獨自站在一扇半圓的窗欞前,放眼遠望山麓間正忙碌作業的工匠們,神色蒼茫。

“雅典娜,你欠我一個人情!作為回報,我要你守護卡蕾忒!”

耳畔響起了德莫斯朗朗的聲音。一想到在異次元中他站在她的對面,將卡蕾忒托付給她時那毅然決然的表情,還有卡蕾忒受到暗力量的影響,變得邪肆惡毒的容貌時,雅典娜身子一顫,懊悔地閉了眼。

“也許,當初,我們真的做

錯了……”雅典娜重重呼了幾口氣,形容焦悴的小聲說道。

維納斯聽到雅典娜低訴,像是非常贊同,簌地從石椅上站起身,幾步走到雅典娜身邊:

“雅典娜?你也這樣認為嗎?是啊,是我們做錯了,確實是我們錯了!我們太想要維持現有的秩序,我們都不肯接受那個理想化世界的到來。可是我們的做法……到頭來,卻害了太多人,確實是我們害了卡蕾忒!”

維納斯女神像是在懺悔,語無倫次的自責了許久。又一轉身,她快步沖到命運女神近前,懇切地拉住她的兩只手:

“克羅托,不如把真相告訴卡蕾忒吧!是我們……是我們一手制造了雅典娜寶石的封印,是我們施法讓她成為了解封的關鍵!是我們一手把她和黑暗之神推到了萬劫不復的深淵!他們兩個為了提坦神族付出了太多,我們不該再繼續瞞她啊!”

“好了,你!”

克羅托嘆口氣,兩手扶住維納斯的肩膀,目不轉睛看著她,認真勸慰:

“聽著,這世上并不存在絕對的正確與錯誤。手段只是一種過程,結果才是最重要的!維納斯,你不可以太過感情用事。雖然我們當時的做法偏于極端,但是,我們想守護這片美麗大地的信念,并沒有錯!”

“可是……可是,我們全都失敗了啊……”

維納斯婆娑著一對淚眼掙開了克羅托,她搖頭退后幾步:

“我們謀劃了一切,可是并沒有阻止災難降臨。最終,能夠解封寶石的秘鑰還是現世了。卡蕾忒……我的卡蕾忒,還是白白做了犧牲品!哦,那可憐的孩子……”

窗欞前的雅典娜轉回身,望著兩個正展開爭論的女神祗,神色悲傷地感嘆:

“我現在唯一擔心的就是,宙斯還在暗中繼續他的計劃。那樣一來,我們不僅僅賠上了卡蕾忒,還必須去面對那個即將到來的大洗劫!怎么辦,克羅托?”

命運女神不再答話,慢走幾步便低頭不語。

怎么辦,我也不知道……那個預言還是無法打破嗎……

克羅托暗自沉思著:

唯一可以化解危機,打破那個災難的預言的……調和之神,你到底在哪……

——

入夜,宙斯由赫米斯服侍著躺到寢宮寬軟的床榻上休息。收拾妥當之后,赫米斯又替宙斯合攏了刺繡的流蘇帷帳,就退出了內室。

宙斯最近很疲憊。

每逢白天,醒著的時候,他都感覺特別困倦。腦子里似乎被各種東西塞得滿滿當當,漲得他的腦仁隱痛不止。但是當他聚精會神去思考的時候,卻又感覺腦子一片空白。

到了晚間,該睡覺了,他又根本睡不安寧。

那夜諸神混戰過后,宙斯沒有再與他的妻子赫拉同床共枕。

那夜的赫拉失去了頭發,徹底變成了一個禿子。為了遮丑,她用了品質最好的假發裝飾自己的腦袋,可無論怎么看,宙斯都覺得她還是很別扭。因此,打發她去配殿休息了。

————————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