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八章 魔姬臨世(5)

奧林帕斯——

山腳的空地上,戰爭女神雅典娜與卡蕾忒臉對臉站立著,兩種神力源在同一時刻迸出各自的身體,繼而展開激烈的廝殺。

空氣中,扇形的光屏金光爍爍,與漫天凌虐的黑氣碰撞、扭結,最后將它們包裹徹底,狠狠撕成片屑。

而黑氣并不甘示弱,聚力結合后反撲金光,彼此間往往復復。角逐的多時,空氣因劇烈摩擦而生出簇簇醒目的火花,刺痛了觀戰眾神的眼睛。滾滾鈍響不停,好似暴雨之前打來的悶雷。被愁云遮辟的半壁天空一會兒通明,一會兒又暗淡下去,景象邪異而壯觀。

“卡蕾忒!醒醒……快醒醒啊!”

對質中,雅典娜意念波不時呼入卡蕾忒的腦中。她想要將她從魔道中拉回來,可她卻不為所動,面對雅典娜歪歪僵械的頭顱,下力彎曲五指。

“咣當當”——

戾氣達到鼎盛,黑氣再次發狂,一沖飛天,瞬間將雅典娜發出的金光攻擊屏頂得粉碎。

一聲破天的響動過后,在那兩個對峙的神祗腳下,地面現出一個巨型滿圓的塌陷。兩種神力互抗群所爆發的無限沖擊波攜起無盡的磚石、碎粒沖向了天空中,完全形成了一層天然的圓柱土障逆流直上,把兩個還在爭斗不分的女神祗圍攏土障的圓心。

圓柱土障內部,地表完全陷落了,失去磚泥的支撐,兩個女神祗此刻皆是憑借神力源的支撐倚空而立,兩相對視,保持著掐喉與被掐的姿態。

“雅典娜女神——”

“雅典娜!里面到底怎么了!”

“根本看不清楚啊——”

逆流的土障外面,觀戰的眾神再次發出陣陣焦急的呼聲。

方才那驚天響動并不亞于最強烈的地震,地陷時產生的波動使地上的眾神東倒西歪。當他們掙扎著爬起來時就發現視線就一聳正在井噴的黑暗土障遮蔽了,因而看不到同伴雅典娜和她的對手在那里面的戰勢。

“我們沖進去吧!?”

“大神……大神是什么意思啊!”

幾位神祗著急忙慌,正要過去宙斯那邊,突然身旁異風吹動,緊接著戰爭女神雅典娜自空氣中現出身形,站在正如熱鍋螞蟻一樣的神祗們中央,安然無恙。

神祗們先是一愣,很快就反應過來,圍過去關切地詢問:

“戰爭女神,你怎么樣?”

“沒事吧?你用瞬間移動逃出來了嗎?”

雅典娜只是默然地點著頭,目光直直地凝在前方,看著那幕聳去云霄的濁黑土障,表情很是沉重。

土障內部,卡蕾忒神色歹毒,左手不斷施力,死死掐緊雅典娜的喉嚨。忽然,她感覺到哪里不太對勁。

五指間,戰爭女神的皮膚似乎堅硬無比,不僅如此,那層皮肉分明沒有一丁點的鮮活生命該有的體熱。

卡蕾忒心中暗暗吃了一驚,剛松了力,眼前的戰爭女神雅典娜便化為了一整尊堅硬的磐石雕像。

“什么?……雅典娜——”

卡蕾忒發現上當了,立馬勃然大怒,暴跳叫囂之聲聽上去又滲露出了渾雄的男性嗓音:

“雅典娜!你這虛偽的神祗

,又在耍陰謀詭計!”

卡蕾忒怒火中燒,撤手想要沖出土障去尋仇敵,可是為時已晚。這時候,她那只掐在石像咽喉要害的左手像是被什么東西粘住一般,與眼前的石像密切融為了一體。

卡蕾忒狠咬下唇,不停晃動身體,石像卻紋絲不動,而她的手臂也是紋絲不動,牢牢貼著那尊冰冷的石像,無法再收回。

“可惡……雅典娜!混賬神祗,卑鄙的老狐貍……”

卡蕾忒確實有些慌了,冷汗不斷冒出額頭,不住破口大罵。

土障外面,雅典娜皺起兩道長眉,最終痛惜地閉了兩眼。

頓時,萬伏高壓憑空降下,絲絲絡絡銀白的亮光閃爍跳動,無情地破開土障,全部擊中卡蕾忒的身體。

卡蕾忒仰面朝天,干張著大嘴,聲音一時憋在了喉嚨里,無法釋放出來。她的身體在電流的沖撞下不斷抽搐,兩只黑羽翅膀伸直展開,發揮不出任何威力。

就算她再強大,身軀始終承受不住這些傾巢出動的電流夾擊。

卡蕾忒還是不能甘心,在電流構筑的光籠中堪堪掙動身體。多重攻擊下,她緩緩彎身夾背,蓄力多時后猛然一個奮力挺身。

“啊——”

卡蕾忒終于發出一記長長的嘶吼。

洪鐘般的吼聲凄厲而悲壯,驚天動地,恰如發狂暴燥的野獸的嚎叫。重錘般的巨大震動里不斷撞擊著在場眾神的耳膜,使他們再也耐不住那特殊的叫聲,紛紛捂起耳朵。

“哇!”

“我的耳朵啊——”

“救命!別喊了……救命——”

那叫聲轉而變為了一勢攻擊,驟然旋轉擴開。漆夜下的空氣中立時綻開一個紫噔噔的光輪,那冷厲飛旋的圓周剎那橫掃過眾神的隊列后,在一片呻吟與哀鳴聲中,神祗們人仰馬翻,神色痛苦的在地上來回打滾、翻動。

全神之神宙斯就站在眾神的隊列以外之中。從諸神與卡蕾忒展開大混戰伊始,他就隨使者赫米斯撤到了最安全的地方,由多名侍衛保護起來,并由赫米斯親手揮舞盤蛇手杖,布下堅實的防御結界。

而宙斯就站在結界里緊盯著局勢。

大戰多時,他都沒有發布命令阻攔奧林帕斯諸神,就是想看看卡蕾忒如今的實力,她在傳承了黑暗之神的血液之后,對自身體內所擁有的暗力量究竟能操控制到何種程度。

多場惡戰過后,宙斯不由得倒抽了一口涼氣。

身為全神之神的他完全沒料到卡蕾忒如今的實力,竟會是強大到近乎邪惡的地步。

然而她所使用的種種手段和法術并不僅僅是由暗力量所催生的,這一點宙斯十分肯定。能夠令卡蕾忒瞬間變得妖戾,使出凌駕于暗力量之上,甚至超越了奧林帕斯諸神法力之上的力量,正是兩種神力源的完美結合。

宙斯能夠確定,那種強大的力量,便是卡蕾忒在人界對戰海王波塞頓時,與德莫斯聯手所發出的“明暗合一”的最真實的威力!

“明暗合一”……

宙斯內心突然不是滋味,他感覺異常嘲諷。光明與黑暗,本應是兩種對立相克的神力源,碰撞在一起不但沒能實現互損,反

而相融互補,進而衍生出了一種可與宇宙萬世媲美的力量。

命運女神克羅托這時挨近宙斯,壓低嗓音問道:

“大神,卡蕾忒是受了劇烈刺激才會一時性起,激發了體內暗力量發作。如果再不制約的話,我怕她的身體再難支撐。是不是可以……讓眾神聯手……?”

“……”

宙斯沒有立時回答她,一對明亮睿智的藍眼睛仍然看著剛剛擺脫電刑的卡蕾忒。最終,他微微蹙了眉,肯定地點了點頭,算是應準。

大使者赫米斯就守在宙斯身旁,看到宙斯點頭,臉色不覺一悚,認真看看兩位神祗,于是有些無奈地高高舉起盤蛇杖。

“眾神聽令——”

赫米斯挺起胸膛,將嗓音升到了極限,向在場諸神頒布命令:

“以眾神之父的名義聯手出擊,抵御頑敵——”

即刻間隊伍里靜了兩秒。

眾神看著宙斯與赫米斯,各自的表情都有些難以置信。畢竟,前世的卡蕾忒是全神之神宙斯的親生女兒。

可是,當他們看到了宙斯那凜然決絕的表情后就再也不敢耽擱,立即排開陣勢,將搖搖晃晃站立起來的卡蕾忒包圍住。

眾神的身軀被各色的神力源籠罩起來,光芒向更大范圍擴散開來時相互攪在了一起。

暗然的天空被這種奇特的異彩點燃,夜不再黑,反而比白晝時更亮。云層不再混沌,而是受這片奇特光芒的映射,變為霓色的祥云。

待眾神準備得當,赫米斯奮然揮臂,用力落下盤蛇杖。

眾神齊力發動攻擊力,無數光斑光球,同時向卡蕾忒拋擲過來。

卡蕾忒又一次仰天長嘯,聲音更高更沉。這聲音覆蓋了天雷,撼動了大地。

氣流越轉越疾,無情的烈風攪動了云層。天空中,那些詭異的天眼睜大了。狂躁的閃電狂不停落下來,與烈烈颶風一起作用,形成一個強力的磁場,架住了眾神聯手施壓的力量。

圣山整體都在顫栗,嗚咽聲由遠及近,洪流爆發了。無情的大水卷著山石從奧林帕斯的巔峰處沖下來,又受那磁場吸引,傾身卷入了兩相對峙而逆轉不停的力量漩渦之中。力量所及之處,巖石化為粉屑,草木凋零。

“咣當”——

劇烈的顫聲仿佛震懾了宇宙。眾神只覺一陣毀滅的力量將他們的身體推射出去。飛馳中,五臟六腑好似被強行掏出般的,身體正經受經受著難以形容的疼痛。

眾神眼前一片盲白,耳朵完全失聰了。他們不知道何時落到了地上,只是就這樣攤在沙石之中。

視線恢復正常后,他們楞楞相互看去,彼此都是一團血肉模糊。攻擊他們的力量早已銳減退化,變為前方那束刺眼的紫光平地而起,只身沒入了天穹,驚散了團團的流云,一時半刻逃得無影無蹤。

卡蕾忒已經掙脫束縛展翅升空。

因為過度使用了神力源,此時從她身體里正不斷向外冒著一絲一縷的濃煙。異常憤怒的表情覆蓋了她的臉,扭曲了她那副妖艷的五官。

密密麻麻的毛細血管從她慘白的纖薄的皮膚下凸顯出來,就像一張張黑色丑陋的蛛網。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