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七章 魔姬臨世(4)

奧林匹斯的激戰還在繼續……

一片火海之中,那座被許多華麗宮殿覆蓋的神圣山脈已經完全淪陷了。

古老的白色殿堂在熊熊火光中燒紅、坍塌。林間,珍奇的飛禽走獸在天火襲來的瞬間就被熱浪吞噬,化為了灰燼。

眾神這邊,卡蕾忒在空中不斷拍打一對暗黑的羽翅,借助翅下的無限力量將火勢增到最大,推動彌天火浪向眾神拍擊過去。

幾位神祗以身擋在宙斯前面,合力布下一層明藍的結界。

這層特殊的結界一方面可將諸神保護在內,不受天炎烈火的燒灼。一方面,又可以自身的力量對抗卡蕾忒的兩扇羽翼。

兩種力量已然碰接在了一起。霎時開始你掙我奪,互不相讓。

很快,卡蕾忒還是占據了上風。神祗們的結界力量被一層又一層火浪撞擊,壓力被迫銳減,庇護范圍速然縮小。

金工神赫淮托斯突然沖到隊首,以身擋在幾位施力護法的神祗前面。

神代,赫淮托斯是愛神維納斯的老公,兩人共同孕育的一個孩子就是小愛神丘比特。

他在提坦神族中是出了名的巧手,鍛造金器、鑲纘首飾的技術高超、精湛,圣山每一位正神所擁有的鑲寶金椅無不出自他手。

除此之外,金工在神鑄制武器方面也可稱得上登峰造極。傳說,由他一手打造的兵器都能發揮出震撼宇宙的威力。

金工神赫淮托斯生性質樸,神代是維納斯的丈夫,也算卡蕾忒的半個侍主。出于這層關系,他從一開始就想做個安靜的旁觀者,既不向著奧林帕斯神祗,也不出手幫著暗黑化了的卡蕾忒。

可眼見家園就要被這場無情的天火摧毀,赫淮托斯無奈召出自己的武器“敕空”短斧,隨后沖到結界前沿。

他高高舉起神斧,對準那正在肆虐發威的紅魔狠狠劈出一記。

“咔”——

萬丈高的紅浪正中立刻豎起一道筆粗的橙金亮光,那亮光接著無限擴大,將擋在眾神面前的火墻排向兩旁。

這橙金的亮光就是金工神赫淮托斯用掌中神斧猛劈出的一招攻擊。

這神奇的兵刃之所以命名“敕空”,是因為不僅可攻取敵人的性命,還可以強行破開任意的時空。

就在赫淮托斯以斧劈的力量排開大火后,在他身前的地面也出現一條深不見底的裂痕,蜿蜒曲折直指遠方。

那裂痕閃著斑駁磷光,從未知的底部不斷噴出蕭蕭的怪異冷風。

那便是另一層不知名的空間,被金工神的斧頭打開,以驅逐發瘋的大火。

那地面上的火焰這時好像受到牽引一般,被如數貫入那地面上的裂痕之中,隨那閃動的磷光被帶去了無底的地裂深處。

烈火終于消失了,地面的裂痕自行愈合,竟然看不出一絲先前斷裂開來的痕跡。

天空的暗云中同時射下綠、黃兩條射線,重重插向卡蕾忒的脊背。

卡蕾忒迅速斜身閃過,那兩種色彩的光線不肯罷休,一路追著她在空中飛馳的軌跡,不斷從云層中降下來條條道道,很快就織建出一個匝密的光的圍籠。

這些射線是春夏秋冬四女神的春、秋二神用武器“補天”藤和“弒龍”鞭幻化生成,是兩種剛柔并濟

的利器。

卡蕾忒在空中一陣翱翔,時而躲避夾捕,時而用手中長劍與射線正面對擊。

突然,她的左側羽翅被黃色的“弒龍”鞭纏住,較勁的功夫,持劍的右手腕又被綠色的“補天”藤困住。

卡蕾忒在半空艾艾拍打著右翅,手腳掙扎。她豎直了脖子,仰面扯出一聲好像野獸的嘶嚎。

猛然之間,她奮力抖擻身子,一記暴戾十足的神力源力從她體內脫穎而出,與同時落下的無數閃電一起,剎那間便分解了春、秋二神布法的困束。

雷聲大作,閃電更加刺眼,好像都在為卡蕾忒漂亮的反擊耀武揚威。

卡蕾忒將手中長劍拋得更遠。那長劍停在空中,立時分化出了無數小劍,對準地上的眾神疾速直降下去。

地上的眾神徹底亂了營。

紛紛使出法術抵御這些飛來橫禍。少時,又是一聲聲崩裂的響動,天空被各色光亮籠罩,整個圣山在劇烈的聲音中顫抖不停。

而卡蕾忒利用這個機會舒展雙羽,接著逆空襲來,每只手提著提著一條顏色不同的射線。就快落到地面上的那刻,她憤然抖手,擲出一對長而韌的光線,立刻捆住了春、秋女神兩姐妹。

爾后,卡蕾忒飛過慌亂的神祗隊伍,向金工神逼近。她對他斜振翅膀,順勢將多事的赫淮托斯一下子扇飛了老遠。

寡言老實的金工神就像是一個渾圓的大皮球,在地上前滾翻出了百米,最后撞上一塊巖石。石頭碎了,他也徹底被撞昏過去了。

“老公——”

維納斯向著赫淮托斯滾遠的方向大叫。隨行的兩名侍女死死拉住她,就怕她因為擔心丈夫的安慰不管不顧跑出去,隨后遇到什么不測。

正在這個時候,卡蕾忒飛了過來,和維納斯近得幾乎鼻尖對著鼻尖。

“啊!媽呀——”

“救命!救我們——”侍女們嚇得尖叫不止。

可卡蕾忒沒有出手,只用赤紅的雙目瞪了瞪維納斯后一個凌厲的回身,轉而朝著戰爭女神雅典娜飛去。

“卡蕾忒……哦,老天……”

維納斯對著那個飛遠的黑影哀傷地伸出手臂,無奈地呼喚著:

“孩子……卡蕾忒啊……卡……”

一悲一嚇,愛神維納斯再次暈倒在侍女的懷里。

卡蕾忒的哥哥卡摩德一直守護在主上雅典娜女神的身旁。

近侍相當于貼身保鏢,其首要職責就是保護主人的安全。無論遇到多大的事,即使是天塌下來,只要主人的生命安危沒有受到威脅,近侍都不能隨意出手,必須寸步不離地待在主人身旁。

剛才諸神合力阻抗卡蕾忒時他一直緊觀戰事。好幾次卡蕾忒身陷險境時,他擔心得心就快跳出了嗓眼。因為兄妹之情和其他一些復雜的感情,他手握刀鞘,內心不停在出手想幫還是不幫的念頭之間掙扎。

正糾結走神之時,迎面撲來一陣惡風。卡摩德不禁身子抖抖,即刻回神。

眼前,卡蕾忒已經攜著無比的憤怒滑翔而來。

遭了!雅典娜女神——

卡摩德盡管被這突如其來的變化嚇了一跳,還是出于近侍的本能,右手果斷地下力,準備抽刀。

一股邪門的力量沖

勢壓了過來,卡摩德只覺得到身體越來越沉重,沉重到麻木,麻木到再也體會不出任何的感覺。他想要用右手拔出“芒石”寶刀,甚至想要眨一眨驚怖的兩眼,卻無論如何也不能如愿。

“…卡……蕾…忒……”

卡摩德艱難地卷動舌頭,對著卡蕾忒艷麗卻冰寒的臉孔發出甚是渾濁的音節。

“哼哼…近侍?……廢物!”

卡蕾忒不屑的冷笑一聲,兩只如血的紅眼睛中殺機猛現。

卡摩德看到卡蕾忒朝他毫不猶豫地揮起右臂,接著一股陰戾的氣息徑直劈向了他。

卡摩德干巴巴瞪著雙眼,受挾制的身軀施展不了任何反抗或是閃避的招式,他就如一只待宰的羔羊直挺挺站在原點,絕望地迎接即將降臨的死亡的那刻,耳邊風聲大起,視野一亂后重新恢復了清晰。

這時,他才意識到自己已經受到瞬間移動的救助,在最關鍵的剎那時刻成功脫身了,與兇神惡煞的卡蕾忒之間拉開了很大的距離。

“小心!”

對他發出警告的神祗是戰爭女神雅典娜,剛才那救他于危難之時的瞬間移動正是她的手筆。

然而,這一個動在幫了他的同時,也相當于將雅典娜自身暴露在了敵人面前。

“雅典娜女神——”

卡摩德意識到危機已經向自己的主子迫近了,不由得急聲呼喝。他拔腿想要再次沖過來,卻兩腿一軟,身子栽倒在地上。

早在剛才,那股壓迫卡摩德的力量不但限制了他的動作,還將他全部的體力抽干了。

“噗”……

卡摩德周身同時傳來一陣輕微的破裂的聲響,他的皮膚正不斷皸裂,一道接一道的細小口子滲出鮮紅的血液,疼痛難忍。

他的對面,卡蕾忒與戰爭女神雅典娜僅有一指之隔。

卡蕾忒盯了雅典娜兩秒鐘,安靜地彎唇。猝不及防地,她探出了左臂,一只鐵手狠狠掐住了女神的咽喉。

“雅典娜——”

眾神已經擊退了卡蕾忒幻起的劍陣,還沒來得及喘口氣,就看到戰爭女神這邊出了狀況。眾神紛紛發出驚恐的呼叫,卻沒有誰敢貿然沖上前去,畢竟,雅典娜現在已被對方掐住了命脈。

雅典娜平靜地望著卡蕾忒,清朗如月的面容尋不到一絲慌亂或是懼怕的神色。

“卡蕾忒,醒過來!”

雅典娜沉默不語,將意念波的聲音直接傳輸進卡蕾忒的大腦。她凝視著怒火中燒、幾近癲狂的卡蕾忒,眼神充滿憐愛。

“卡蕾忒,收手吧。我答應過黑暗之神德莫斯,一定會護你周全。”

因為聽到了“德莫斯”的名字,卡蕾忒臉上的表情現出些微的凝滯,眼中那血紅的濁色淡退了許多。可不多時,她變得更為憤怒了。

“是你……就是你!就是你害死了德莫斯!你這假仁假義的神祗,現在我要你一命抵一命——”

卡蕾忒倒豎了雙眉,目眥盡裂,暴躁如雷的對雅典娜一聲長吼。

無限戾氣傾身噴出,氣流逆轉,瞬間攪動了兩位對峙的神祗的長發,黑色和紫色的絲絲縷縷,就隨著那滾動的風飛揚招展。

推薦外站3G書城玄幻好文一部《自在天尊》。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