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六章 魔姬臨世(3)

圣山奧林帕斯,山腳的空地——

“可惡——卡蕾忒我和你沒完!”

軍神阿拉斯呼喝一聲,暴跳如雷起身看向立在石階高處的卡蕾忒,一對環眼遍布了血絲。

親眼見到自己前世的生身之母與親妹妹受到了羞辱和傷害,脾氣火爆的他自然不可能善罷甘休。

阿拉斯也不向宙斯請示,繞開隊伍向前緊跑幾步,蹬上幾節石階便一蹬右腿,借著前沖的勢頭飛身升空,向前猛然伸出右臂。

一團青冷的光輝正從他緊攥的右拳上生來,隨即“乓楞”的一聲崩響,鐘盤大小的獸牙錘從那團青光的正中心現身,猛抖一下碗口粗的鏈條,掛著風雷朝對面的卡蕾忒直奔而去。

軍神阿拉斯在提坦神族中的戰斗力也算得上乘。如今他以神器獸牙錘直面攻擊卡蕾忒,倘若她真被命中的話,就算再硬再強的身體也絕對會在即刻間骨斷筋折,元靈分散。

而卡蕾忒卻表現得不慌不忙,目不轉睛地瞅著那飛奔過來的圓錘,美艷絕倫的臉上始終帶著譏誚的笑意。

眼看那兵器就快觸到卡蕾忒的鼻梁,突然間卻像是被什么抵住,自行停在了半空。

“嘎啦啦”——

條條道道的紫亮電流滾過圓錘,繼而迅速在空氣中蔓延開來。直到此時,一幕完美絢麗的防御屏障徹底展現在了眾神的面前。正是它在卡蕾忒與那重錘之間形成一道堅固的隔墻,才使得她的身體沒有受到絲毫的攻擊和傷害。

然而那獸牙錘的性格一如它的侍主那般,魯莽卻也倔強。在觸到那層防御屏障后依舊以死相拼。獸牙翻動,每根利齒上又橫生出無數細小牙齒,它們硬貼在那道防御屏障上,以其尖利的牙刺狠狠與之相駁對抗起來。

一時間,兩種勢力瘋狂抵觸起來,沉悶的空氣里頓時生出火花萬束。劇烈的震響隨之而來,眾神只覺腳下的地面都在為止晃動。

天空舞來無數七彩流星,甩著金絲細線的長尾徑直向著卡蕾忒這邊襲來。

那流星原是“磐絲”鏢幻化而生,是赫拉的女兒、春夏秋冬四女神之一夏神的拿手武器。受侍主法術的操縱,可隨意飛升或者下落,幻化增減鏢的數量。

眼見兄長阿拉斯首戰失利,性如烈火的她也按捺不住心頭怒氣,施展神力源喚出了自己的兵器,與兄長聯手抗敵。

阿拉斯得了增援,于是借機會撼動手中的鎖鏈,再次掄起了獸牙錘。

這時的戰斗越演越烈。

獸牙圓錘起起落落,不斷砸到卡蕾忒設下的防御壁上,敲擊的速度愈加頻繁。那紫色的屏障上接連爆起大大小小閃光的青斑,形狀極像一朵朵盛開怒放的青蓮。

夏神的磐絲飛鏢已衍生了無數,它們急旋著占據了上空,乍眼望去,便是數以千計的發光的圓盤,場面華麗而壯觀。

夏神的意念令一下,這些飛旋的圓盤逆身沖向卡蕾忒,劈頭蓋臉席卷過來。鏢上,那些金線般的長尾在天穹下畫出盡數優揚的曲線,隨后圍在卡蕾忒身前一陣扯拽。

眾神的眼前,發光的青蓮裹著同樣發光的圓盤,兩種顏色浩浩蕩蕩聚在卡蕾忒身前身后狂轟濫炸,只激起光芒四射,星星點點,燦若銀河。

不消多時,卡蕾忒身外的防御屏障終被擊碎。只見一道道紫亮的裂紋在那層防御屏障上飛快地延展開來,爾后“呯”的脆響過后,那

層防御崩潰了。

卡蕾忒挑眉持劍開始了反攻,看樣子極有些惱火。

眾神之中,誰都沒有看清此刻的她到底是否正在用手臂揮劍,而只是看到一把長劍抵擋在她的身前,急速上下左右飛舞,逐漸變成條條寒白的光帶,越來越多,越舞越密,最后儼然化為一個橢圓銀色的大繭,將卡蕾忒的身體包護在了繭的中心。

劍舞不停,攪動了炙烈的風動,呼嘯著奔下石階,拌著飛沙走石打在眾神身上,熱辣辣的疼痛不止。

卡蕾忒劍下,那幻生出來的銀白色的大繭也在悠悠慢慢地自轉起來,迂旋的同時也是和軍神、夏神對招的過程。三種神器不斷碰接,接連迸發出了劇烈聲響,驚徹了厚重的愁云,空氣中頻頻閃現出激烈碰撞的光芒,照亮了晦暗的天空。慘淡戚戚的烈風之中,隨處可嗅到金屬摩擦產生的刺鼻氣味。

這時候,一道火舌直奔卡蕾忒身前的“大繭”而來。緊接著,一道、又一道……石階上也燃起了大火。騰騰烈焰好像火紅的地毯,瞬時將石階那黑暗的顏色吞沒。

這次展開攻擊的神祗是太陽神阿波羅,月神阿爾提彌斯的同胞哥哥。他決意加入戰斗的動機有兩點:

其一,圣山早有傳言,關于宙斯有意將下屆全神之神的王位傳給太陽神的說法,而唯一的阻礙力量就是來自于祝福女神赫拉。

如今卡蕾忒不僅攻擊了赫拉,還當眾對她進行羞辱,阿波羅想,倘若自己與軍神聯手擊敗卡蕾忒的話,這確實就是個借機接近、討好天后赫拉的天賜良機。

另有一點原因便源自柏修,曾經那個令阿波羅最鐘愛和信任的大祭司。想當初,讓那個在圣山一向謹言慎行、中規中矩的他犯下忤逆重罪,險些牽連到他的主上阿波羅的罪魁禍首正是此刻站在眾神面前,不斷耀武揚威的……卡蕾忒!

回憶前番往事,阿波羅不禁恨得咬牙切齒,逐擎臂朝天,召出他的武器“祈日”神弓。

一道虹光滑過太陽神的頭頂,在他上空的天幕裂開一道縫隙。隨著五色光芒繽紛閃爍,一柄金弓從那耀著金色光輝的云縫里降下來,穩穩落在阿波羅的手中。

這神奇的兵器原先曾被阿波羅當做殊榮贈于柏修,后柏修獲罪,阿波羅才在盛怒之下收回了自己的寶貝。

阿波羅搭起一直金箭,撐滿了金弓對準卡蕾忒將箭射了出去。

“嗖”——

凌勢的利劍刺穿了空氣,最后生成了一抹冉冉烈火朝卡蕾忒攻過去。

剛剛射出一箭的阿波羅迅速又補了幾箭出去。頓時,金箭演化為沖天烈焰,將卡蕾忒圍困。

繭破,卡蕾忒傾身撲出來,登時又被獸牙錘、磐絲鏢和阿波羅的火箭纏住。她抖擻全身,舒展了一對羽翅。

戾氣滔滔,自卡蕾忒伸翅的瞬間自她背后涌出,轉眼之間化作萬丈龐大的黯黑色的洪流,咆哮著拋起一幕高浪,將彌天火勢壓迫下去。

獸牙錘和磐絲鏢即時被戾氣的重壓排到四野,失去法術支持,再發揮不出威力。

那戾氣的洪流進而蜿蜒直下,直接避過卡蕾忒向著圍攻她的軍神與夏神猛沖過去。

“哇啊——”

“啊——”

兩位神祗避不可避,躲無處躲,轉眼一同被戾氣的洪流吞沒,強行拍到遠處。

全過程只發生在極短暫的剎那間。眾神稍

稍眨眼的功夫,黯色的戾氣發威后就消退了。

火勢從四面八方再次蔓延過來,整個圣山都在燃燒,大火彌天,完全把卡蕾忒前后的路都堵死了。金紅的火焰在沾染到卡蕾忒黑色裙擺的下一秒便順勢向上,包裹了她的全身。

“卡蕾忒?不,不——”

愛神維納斯在三位神祗對戰卡蕾忒那時就已清醒過來。此刻,她看到卡蕾忒被太陽神的火箭命中身體成了個火球的時候,忍不住捂住臉失聲痛哭起來:

“卡蕾忒啊……哦……神啊……卡蕾忒……”

到底還是主仆情深,看到自己的使者正在受苦歷劫,維納斯的心感覺陣陣被撕碎的厲痛。

月神阿爾提彌斯無力地坐到了地上,臉色蒼茫。

身為太陽神阿波羅的同胞妹妹,她最清楚被哥哥的“天炎烈火”所傷的下場。

那些熾熱兇猛的紅炎能夠將任何生命弒為灰燼,就算神祗也挨不了多時。不僅如此。神祗一旦被灼,元靈還有被損的可能。

卡蕾忒,你真的就這樣……

阿爾提彌斯不敢再想下去。

一秒,兩秒,三秒……

時間在無望與煎熬之中緩緩游走。

阿爾提彌斯眼神直勾勾地瞅著前面,那雙明朗的眼眸里始終跳躍著兩團紅彤彤的火苗。汗水滲出額頭,沿著她的銀月色的發角流落下去。

很多神祗這時放松了戒備,表情舒展開來,他們走近一身華冠的太陽神阿波羅,圍著他獻媚夸贊:

“太陽神,你真有一套啊!”

“是啊!了不起!”

“只有你才能收縛得住那么可怕的魔怪!”

阿波羅將金弓遞到左手,只是沉默地冷笑,并不說太多話。

眾神正議論紛紛,前方燒灼著的火焰突然有了的異動。

那赤紅的火焰時高時低,劇烈的膨脹過后急劇收縮,伴隨“呼啦啦”地奇怪響動,那焰舌抽搐了一番后,焰心底部突然破裂。

赤色的火影直躍升天,停在茫茫的蒼穹之中,與那黑不見底的色彩形成明烈的反差,極是華麗。

“啊!那是……”

“是她?是她!”

“她還沒死……”

眾神仰天觀看,又是種種驚羨、懼怕與嫉恨交匯的復雜表情。

暗色的上空,雷電交加,狂風大作。

卡蕾忒就在雷電的洗禮下渾身浴火,駕著狂風舒展著一對豐滿卻盤踞著烈炎的翅膀,像一只涅槃重生的鳳凰,挺胸傲立,用最完美的姿態藐視著視野下方的萬物眾生。

此時的她已然震怒無比,一對眼睛變得通紅,好似兩枚燒紅了的熱炭,狠辣不甘地眥視著地上的眾神,眼眶已經撐到了極限,那被燒得疼痛的咽喉中不斷涌出低悶的沉吟。

“保護大神,保護天后!”

大使者赫米斯及時發現危機,在隊伍中高喝一聲,喚醒了還在看得發呆的神祗們。

果然,災難接踵而至。

高空之中的卡蕾忒交疊了一對火翅,對準下空蓄力拍打過去。

一片金光滿天撲來,炙烤的紅焰匯成排山倒海的火浪,從卡蕾忒的翅膀剛剛脫離便跟隨滾熱的風向著眾神噴涌過去。

推薦好友良心好文一篇:女頻都市言情《初戀考卷: 易先生借個吻唄》!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