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五章 魔姬臨世(2)

圣山山腳,卡蕾忒寢宮外面,卡蕾忒無比憤怒地質問著眾神。

由于情緒過于激動,那最后的一句問話明顯像是一記如雷的咆哮。不僅如此,那本該是清凜陰柔的雌性嗓音卻在這刻變為了極粗壙、渾厚的聲音,仿佛是一個怒不可遏男人,正在傾訴著無限的怨與恨!

剛才在寢宮里面,重創厄獸的神祗就是卡蕾忒。

因為剛剛施展了大招,她的神力源在瞬間被釋放到了最高頂峰,隨后又迅速被收回到原點。此時,神力源過度泛濫之后遺留下的無數源光斑還未曾徹底滅去。

它們相挨相擠,密密絡絡地圍著她那凹凸有致的身形形成一道朦朧的屏障,一時間流光溢彩煞為惹眼,仿若一間妖嬈而蠱惑的紗衣。

眾神之中,祝福女神赫拉看到地上那個奄奄一息的厄獸時,全副神色很不自然地凝了凝,兩個眼珠溜溜轉了好幾下,心中正要暗暗盤算什么的時候,背后突然響起了聲聲的呼喊:

“啊呀——”

“糾紛女神!”

“艾莉斯女神,你怎么了?”

赫拉慌忙轉過身,正看到她在前世的女兒艾莉斯已經莫名其妙的騰空而起,臉上顯露出一團驚恐且急躁的表情。

似乎她是被一股無形無色的力量強行托到了半空中,然后被強制著蜷縮了手腳,不由自控地做出一個屈身跪拜的姿勢。

這種強大的力量還在壓制著艾莉斯,不僅操控了她的四肢,更禁錮了她的神力源。使得她再如何吃力掙扎,身體都好像僵化了那般不再靈活,也不能隨意施展神力源,發動法術反擊。

“不要!不要!卡蕾忒你這該死的賤人!”

艾莉斯好像已經明白了算計她的神祗是卡蕾忒,不斷驚恐萬狀地扭動身體,與那股脅迫著她的力量對抗的同時,口中還在繼續亂嚷大叫:

“卡蕾忒,你想對我干什么!圣山眾神在場,我看你敢對我亂來!我是糾紛女神,天神天后所生的大女兒,你這個賤人又敢對我怎么樣……

“啪”——

一記脆響截斷了艾莉斯喋喋不止的叫囂,她的頭狠狠向右邊甩動一下,白皙的左臉蛋隨即現出一個黑色的手掌印,接著她的半個臉蛋也迅速飛腫起來。

眾神大驚,沒等他們反應過來,又是一記脆響,艾莉斯的腦袋又朝左邊猛甩一下。

卡蕾忒依舊站在黑石臺階的最高一層,身體紋絲不動。她將長劍的劍鋒頂在石階上,兩只手從容地扶著劍柄。

當她看到艾莉斯挨了兩下子后整個臉腫得幾乎走了形的那刻,她微微揚起下顎,對空綻開了一抹最美艷的笑容。隨后,她忽而兇戾地瞪圓了漆黑的兩眸。

“啪啪啪啪”……

懸空的糾紛女神艾莉斯不斷的擺動著腦袋,模樣像極了正在接受制裁,被看不見的力量狠扇嘴巴。因為力量太過劇烈,頸椎再難承受過快的晃頭頻率以及太大的動作幅度,骨關節不時發出陣陣鈍響。她的一頭短發,隨著腦袋的搖擺在空中凌亂的飄動著。

眾神開始嘩然。

他們認定了卡蕾忒確實就是那個正在對糾紛女神施展暴力的始作俑者。正要向宙斯請示對策,又聽“啊”地一聲慘叫,艾莉斯的身體不再受制,猝然從半空狠狠落到地上。

“艾莉斯!”

“糾紛女神!”

幾個神祗追過去,撈起艾莉斯一看不覺大吃一驚。

此時,她那仿如雕琢出來的尖臉已經變成一塊泡發的面包,上邊不僅烏黑一片,還布滿了深淺不等的抓痕,被尖利的指甲生撓出來的印記非常明顯。

更詭異的是,那些傷口明明是才剛落下的,卻在眾神圍觀的這刻腐敗潰爛,流出黑灰粘稠的液體,令圍觀的神祗不忍卒目。

“啊……我的臉!我的臉啊!我的臉到底怎么了……”

艾莉斯躺在地上,叫聲凄厲。

她的身體早已忍耐不住蝕骨掏心的疼痛,而她緊閉了兩眼,雙手剛剛放到臉上卻又感受到一陣劇烈的疼痛,急忙撤了兩手,在地上來回打起滾。多名神祗靠過來,都阻攔不了被疼痛折磨的她。

“哈哈哈哈……”

伴著隱忍滾動的雷聲,卡蕾忒仰天放出串串輕屑的長笑,無比泄憤的說道:

“艾莉斯,這是你應該遭受的報應!不久之后,就算你臉上的傷痕痊愈了,傷疤卻要永遠跟隨著你。心靈丑惡的神祗,搭配丑陋的容貌,是最最合適不過了!啊哈哈哈哈……”

一道利閃傾空劈下,將在場每個神祗臉上的表情映得格外清晰:驚愕,恐懼,無措甚至憤怒。

卡蕾忒彎彎嘴唇,勾出一個十分受用的微笑。她面對臺階下方的眾神,夸張地轉動幾下脖子,立時,從骨節內部爆出了陣陣摩擦的脆響。

“嘖嘖”……

近處的神祗們聽得很清楚,他們都感覺頭皮一陣,一股涼氣竄上脊背,渾身結起一層密密麻麻的雞皮疙瘩。

“哼!奧林帕斯……”

卡蕾忒不屑的冷語一聲,身子動了動,邁步慢悠悠地下了一節石階。

“蹭”……

被她提在右手中的長劍的尖峰劃過臺階,點燃起一撮冷白的火花。

看到她朝著隊伍走了過來,眾神又一陣騷動。

宙斯擰眉望向卡蕾忒,頭也不回對身后揮手示意,隨后率領眾神跟隨她走下臺階的節奏,一步一步地緩慢后退,始終和她的身形保持著一段安全的距離。

黑夜水眸突然滑過兩點精光,卡蕾忒又在眾神的隊伍中尋找到了新的目標。

兀地,她猛然抬起手中的長劍,劍鋒直指前方。就在那銳利的鋒芒之上,有一捻燃得正旺的紫黑的火苗。

卡蕾忒一抖右腕,將劍鋒上的詭異火苗甩了出去。

眾神只看到視野中掠過一道厲閃。接著便聽到祝福女神赫拉聲嘶力竭的呼救:

“啊,救命——救我!走開!這是什么啊!快來人——”

原來,卡蕾忒劍上的火苗一開始便瞄準了赫拉,此時,正火苗正在她頭頂上方盤旋,貌似隨時都有降下來的可能。

而祝福女神顯然意識

到了這個極大的危機,一邊喊叫一邊在隊伍中抱頭鼠竄,左躲右閃,妄想借助其他神祗的身形掩護自己。

“赫拉女神!”

“天后!”

……

眾神的隊伍開始陣型大亂了。

與赫拉交好的神祗撲過來想要替她抵擋,卻被一股強力推開,任其使勁往上躥始終也不能向赫拉近身。

很快,祝福女神就被孤立在一塊空地上。她惶亂地用手朝天空撲打,在地面上無望的轉動身軀,還是不能擺脫那簇火苗的騷擾。

那任性的火苗卻在飛躍跟隨之間驟然變大,變得好像一個黑壓壓的籠網,撲天朔向著赫拉扣了下來。

“女神小心!”

眾神愕然疾呼,無奈身體被怪力阻隔不能上前幫忙。

眼看祝福女神赫拉就快中招,隊首的全神之神宙斯揮掌對空發出一力干擾,使那就快落下來的紫火瞬間四散瓦解,只有其中很小的一點火星不偏不倚,正好落到了赫拉的頭頂上。

“啊——”

又是一記慘叫驚醒了早已看得瞠目結舌的眾神。

他們看到祝福女神的腦袋上有一團兇戾的紫火正在熊熊燃燒,像是一只憤怒的的精怪正在發威發狂。空氣中彌漫著一股燒焦的毛發的味道,嗆得眾神無法呼吸。

“天后——”

“大家快過去看看……”

阻擋的力量消失了,眾神們紛紛上前圍住赫拉。

在她腦頂作怪的邪火已經自行滅去了。這時的天后形容幾乎虛脫,與平日里養尊處優、作威作福的樣子判若兩人。

那頭最使她引以為傲的波浪青絲已被剛才那股邪火燒得徹底沒了蹤跡,如今只剩下一層光禿禿的、焦糊灼爛的頭皮。

“啊!啊!我的頭發啊……我的頭發……”

赫拉從大家怪異而憐憫的神色中猜出了自己此刻的狼狽樣,開始精神錯亂,失態地哭叫不停:

“大神……大神啊!你要為我做主啊……我的頭發……我的頭發啊……嗚嗚嗚……”

眾神突然反常的安靜了。

赫拉身為天后,為人處世囂張跋扈,在圣山奧林帕斯里明著受神祗們敬仰,暗地里實際已經樹敵無數。

此番她不僅受了傷,還被削光了頭發簡直就是奇恥大辱,對于那些記恨她的神祗們倒是大快人心的樂事。因此,神祗們臉上的表情很復雜,有同情的,也有忍俊不禁,暗地里沒事偷著樂的。

宙斯依舊一言不發,在混亂的場景里始終保持一副凜然不迫的姿態。

他倒背了雙手,望望神色得意的卡蕾忒后看看受傷到底的赫拉母女,最后將雙眼的目光投向早已焦化多時的厄獸。

那個怪物的身體竟在這個時刻變為一股污濁的濃煙,隨著一股旋風被帶到了云的彼端去了。

宙斯沉靜地立在風中,對著那股濃煙散盡的方向瞇了瞇眸,心中默然有了答案。

推薦好友良心好文一篇:女頻都市言情《初戀考卷: 易先生借個吻唄》!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