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四章 魔姬臨世(1)

奧林帕斯,宙斯神殿,神殿外面——

“!”

剛剛邁出一層大殿的全神之神宙斯與妻子赫拉驟然停住腳步,各自臉上凝出一派惶愕的表情。

旁邊的大使者赫米斯早在他們前面就已經見識到了外面的奇景,因而這時的他除了顯得有些緊張和不安之外,倒不像兩個主子的表現那般夸張和不可思議。

此時,圣山上空不知在何時堆積了無數層的烏云,密密壓壓,那稠如潑墨的色彩使得深而遠的天空近得只如咫尺,似乎一抬頭,便可輕易觸及。

“轟隆隆……嗚呼呼……”

一道閃電劃過長空,瞬間就把天穹劈成了幾瓣。

那閃電的顏色甚為奇特,并不像尋常的銀白,而是一種妖異、純粹的紫色。破空后,它在消逝的剎那又換為了一抹醒目的血紅色。

無際的天空被閃電照亮了,隨后又暗下去,接著又被另一道閃電點亮,就這樣在明與暗之中不斷交替,令三位神祗都感受到如身在地獄般的恐怖與無望。

悶鈍的雷聲從厚重的云層間滾滾而來,,不斷在三位神祗頭頂上方錚鳴。陣陣陰風從他們身旁掠過,時而猶如鬼哭狼嚎,時而又似竊竊私語。

祝福女神赫拉已被眼前的景觀嚇得不輕。她原本心里有鬼,如今旋風不斷虐過她的身子,她頓覺脊背冷嗖嗖的發麻,全部汗毛都炸得老高。

“大…大神……這是……這是……”

赫拉弓著背縮在宙斯身后,身子不由自主哆哆嗦嗦起來,一張嘴兩排牙齒就不停地打架,整話都說不了一句。

“好了,鎮定些!”

宙斯皺皺眉,伸手拍拍她的肩膀,安撫的同時更多是在提醒她,身為一族的領主不能失儀。

“大神!天后!你們怎么樣!”

這時候,奧林帕斯的其他神祗紛紛從圣山各處神殿趕了過來。

天降異象,他們不約而同匯聚到神族的至高領袖宙斯這邊,隨時等待指示。正要屈膝下跪參拜,卻見宙斯悶聲對他們擺了擺手,示意他們免禮。

一見到赫拉,糾紛女神艾莉斯便神神秘秘溜到她的身邊。兩個女神相互擠眉弄眼一番,心照不宣。

“大神,氣氛不對勁!”

“是啊,好可怕啊!”

“奧林帕斯向來一派祥瑞,何時見過這樣惡質的現象啊!”

“這是兇兆嗎?”

眾神將宙斯與赫拉圍在當中,開始七嘴八舌議論起來。

“大神!您看……”

突然之間,大使者赫米斯神色一凜,抬手向天空指去。在他的引導下,神祗們面色嚴峻地盯向天空。

就在他們的頭頂上方,烏密的云層中現出一個個橢圓形的黑洞,大小不等,卻都是深的不可見底,猶如一只只形狀可怖的眼睛掛于蒼穹之上,正犀利的緊盯著下方的眾神不放。

最大的一處“天眼”位于山間下的卡蕾忒寢宮上方。

與其將它形容為“眼”,倒不如稱它為“洞”更加貼切,畢竟與那些隨意分布在烏云之間的天眼比起來,這個黑洞面積更大,形狀更接近于滿圓。

宙斯率領眾神一面向山下卡蕾忒寢宮的位置疾

步走,一面放遠視線,細細觀看那個巨大的天洞。

就在那個洞口的邊緣處,不時有流動的烏云匯聚過來,環著洞口緩緩旋轉著。當眾神行至半山腰的位置時,那些云朵轉動的速度好像越來越快,那天洞的面積也在無限放大。

天洞內部,那無邊無際的漆黑正在釋放出一種無盡的恐怖,似乎有看不見的力量,就快要將整個世界與全部生命吞噬掉。

“老天!那是什么……”

“太可怕了!”

眾神都感覺到一種從沒有過的恐慌,因為他們都感覺天空中的黑洞與地面的距離越來越近,而他們不知為何會出現這樣的異景,更不知道身為神祗的自己到底應該做些什么。

“大神!卡蕾忒宮中有強大的暗力量波動!”

這時,一名心直口快的神祗察覺到某些不尋常的地方,不加思考便脫口而出:

“和那時候在黑暗神殿一樣……”

“住口!”宙斯憤然打斷他的話:“要你多嘴!隨我去看究竟就好!”

神祗的隊伍立馬安靜下來,熙熙攘攘跟隨在全神之神夫妻身后繼續往山腳走。

猝不及防間,一道光柱從卡蕾忒宮中躥出來,像一記出鞘的利劍筆直的插入到上空的天洞里面。

那光柱通體是紫色的,中心閃耀著亮金色的光輝,無比蟄眼,卻也無比壯觀。

數不盡的熒色光斑正拖著細長光尾,正圍在那直入云洞的光柱上下飛舞,就像是振著小翅膀的精靈,正在接受光之母親的感召,聚在她的身邊嬉耍,追逐。

就在那光柱沖頂的瞬間,卡蕾忒的寢宮兀然發生了逆天的改變。那些經久潔白的大理石頃刻全部變黑,而寢宮內更爆出了接連不斷的哀嚎聲:

“對不起!請您饒恕我!……卡蕾忒使者!卡蕾忒女神!請您饒恕我的罪行吧!我不想被消減!我還不想被……啊——”

求饒聲最終被震耳欲聾的爆破侵沒。一記摧毀的力量呼嘯著沖出宮殿的,大門,迅猛如泄閘洪流。因為力量過于狠厲,那門外石階竟然被燎出一條長而寬溝壑。力量過去好一陣,那焦黑的痕跡還在散發著滾滾的熱煙。

溝壑的頂端正是厄獸,它是在那股力量爆發之際,被沖擊力生生推出宮殿之外。

如今它的全身已被燒成了黑炭,“滋滋”地不停發出被烤熟了聲音。雖然這副形態的身體仍然正在顆粒化,可是無論那些粒子如何運動都像是在茍延掙扎,無法像先前那般分解然后復合。

剛才在宮殿里桀桀求饒的就是厄獸,那時的它顯然已經不能再與它的對手匹敵,可即便求饒,還是沒能逃脫制裁。

眾神已經趕到事發地,他們站在最下方的臺階旁,一時半刻不敢貿然沖上石階。

宙斯舉頭遠觀,不覺眉頭緊皺。確實,無論怎么看,這座突然被染黑的神殿都顯得陰森而詭異,無處不流露出死亡的氣息。而從這座宮殿深處,正有一股他不愿提及的力量,暗力量,迅速地向他接近過來。

眾神屏住呼吸,目不轉睛地緊盯宮殿的大門。

“噠、噠、噠”……

鞋跟擊打地面的響動聲越發清晰分明,暗影一閃,卡蕾忒提著劍悠然走

出寢宮的大門。

“我的神啊!她是卡……卡蕾忒嗎?”

“這是怎么回事?到底是怎么了?她怎么變成這幅模樣了?”

眾神的隊伍好一陣混亂,他們眼中的卡蕾忒,無論妝容還是外貌都已不再是昔日的模樣,這使他們開始懷疑這立在寢宮門外的身影,究竟是不是真實的她。

此時此刻,卡蕾忒身穿一襲華美的黑色長裙,低低的胸襟處掛了兩串烏晶寶石項鏈,隨她行走時身形的搖擺,不斷閃爍著璀璨而冷艷的光芒。

最令眾神感到嘆為觀止的,乃是卡蕾忒翻天覆地的容貌變化。

眼前,她那一頭如暖陽般奪目的金發已被黑亮的青絲所替代,密如順長豐盈的瀑布散在她的腦后。她的五官還是那樣精美絕倫,唯有那雙明媚如絲的眼睛,此刻已被一片漆黑所占據,分不清哪些是眼白,哪些才是眼眸。

“沒錯!沒錯!就是她!她就是卡蕾忒!她被暗力量侵蝕了!她就是真正的卡蕾忒!”

糾紛女神艾莉斯最先在隊伍中大喊大叫,不停對著前方的身影指指點點,一臉恐慌。

她對那個在黑暗神殿里化身妖魔,出手狠辣的卡蕾忒記憶猶新,此時昔日的噩夢重現,一時間方寸大亂,再顧不得什么正神的身份和儀表了。

卡蕾忒抿了抿魅惑的紅唇,低垂目光輕掃下首的神祗們各自臉上的古怪表情,不出聲的笑著一抖肩膀。

“刷”——

一對飽滿的黑羽翅膀從她背后伸展出來,爍爍其華,那黑亮誘惑的顏色看得眾神炫目,也使他們感覺恐怖。

剎那帶出一陣不大不小的風動,卷著灼熱的氣流涌向四面八方。

雷聲陣陣,閃電再次撕空而至。卡蕾忒就站立在雷電之下,傲然迎風。

一道道光亮映在她的身上,使她的皮膚看上去更為蒼白。烈風經過她的身邊,撩起她的滿頭黑發與黑色的長裙大擺,一同在空氣中招搖著,亂舞著。

她是這般的美,美得令眾生傾倒,不可方物。她也是這般的妖邪,邪得壓迫力十足,霸氣外露。

“神啊!神啊!神……”

愛神維納斯朝卡蕾忒背后張揚的黑羽雙翅再次看了一眼,一口氣憋在胸口,兩眼上翻背過氣去。

隊首的全神之神宙斯喃喃張開嘴卻又一個字也說不出來,他怔怔看著面前冶艷黑影,腦中現出些微的空白。

“她是魔鬼!”

這時,向來嘴欠的糾紛女神用手指住石階最高處的卡蕾忒,對眾神大聲說道:

“她是魔鬼!她在黑暗神殿里就已經變成了魔鬼,她要殺死我們,她要把我們全部殺光——”

“呵呵,你說我是魔鬼?”

卡蕾忒冷蔑笑了幾聲,一對黑漆漆的眼睛里瑩光流閃,嫵媚如絲。隨后,光芒忽地凝住,像是瞅準了艾莉斯:

“是誰把我逼到盡頭,使我最終變成這幅模樣……說我是魔鬼,哼哼,很好!我是魔鬼,那么該如何稱呼你們?你們這些自詡甚高卻道貌岸然的偽神,又是什么——”

推薦好友良心好文一篇:女頻都市言情《初戀考卷: 易先生借個吻唄》!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