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三章 厄獸來襲(2)

“你是……剛才的厄!?”

寢宮內,卡蕾忒四肢攤開,被懸在半空。她艱難地扭動頭顱,向視野里兩個正和自己對話的怪異獸頭問去。

“沒有錯!使者,剛才的厄就是我,如今的我……就是獸化了的形態。”

對面,那對獸頭一齊張開嘴巴,吐露出串串熟練的人言。答話的同時那四只凸出的大眼睛不時“突突”的亂翻亂轉,幾乎把卡蕾忒全身看個通透。

卡蕾忒這時候才真正明白,難怪一開始這家伙非要自己叫它“厄獸”的真正原因。原來它不光可以幻化為性感嫵媚的女人,還可以變作一個四不像的怪獸。

可是,這獸化后的它,確實比人形時厲害得多呢!

“你到底想怎么樣!放下我!放下我!”

卡蕾忒想著,開始對厄獸大叫。

她被吊了有一會兒了,不知不覺中五官越擰越緊,表情異是痛苦萬分。

卡蕾忒不得不承認,此時此刻自己這懸空的姿勢確實很是折磨。被縛住不多時,她就開始感覺到自己的手臂和大腿,乃至全身的關節都隱隱作痛起來。

她甚至還能聽到一種隱約的“咯嘣嘣”的鈍響,正不斷從每個骨頭相連的地方傳出來。

現在,自己似乎只要再動一下,她就會像個脆弱的玻璃制品那樣,立刻分崩碎裂,死無全尸!

卡蕾忒的身體開始桀桀戰栗,她想動,卻又不敢妄動。

耳畔蕩起一陣尖利刺耳的笑聲,接著厄獸開始使勁抖動四個觸須般的長頸,故意使纏在上面的卡蕾忒跟著它的抖動而搖擺起來,好像薄弱的紙片那般,在空中絕望的上下倒騰。

“哇——住手!混賬……混賬啊——”

卡蕾忒的手腳在這種不同尋常的顛簸中幾乎被拽到了極限,那種極其的拉痛感使她再也無法忍耐,接連哀嚎不止。

厄獸折騰一陣,又開始變換花招。

它隨意動著四個脖子,一會兒把卡蕾忒的兩手扭到一個彎度,一會又來掰她的腿,完全把她當做了一個被提在絲線上的木偶,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對于她那有些慘絕人寰的喊叫,也完全不理不睬。

一面折騰著,厄獸一面自顧自念叨著:

“卡蕾忒使者,我與你并無宿怨。你是天神的女兒,而我接受了訴求,也不得不現身出來,替苦主達成夙愿。其實對我而言,只要把你肚子里的小麻煩解決掉了就好。但是你偏偏太拉仇恨,是召我化形的苦主,也就是你的仇家……要我將你連同那可憐的小家伙……一同解決!所以,被殺后,你可不要恨我哦……哼哼哼……”

“什么?”

卡蕾忒在疼痛的煎熬中聽得也是十分真切,不禁恨得咬牙切齒。

這到底是誰如此歹毒!我和我的孩子,居然全都容不下……不行,不能束手待斃,我要出擊……主動出擊!

冷光清寒,如絲絲縷縷的冰魄,從卡蕾忒的周身上下瞬間破出,成為一道道有力的攻擊波,直沖厄獸那兩個正在洋洋自鳴的獸頭。

正常情況下,如萬箭齊發般的穿刺擊中目標的話,那目標只有一種可悲的下場——成為篩子!

可如今這股力量

射上那對頭顱,卻仿若撞上一攏綿霧,隨之穿透這攏霧后頭也不回地撞到怪物身后的墻上。

“轟隆”一陣巨響,那面磚石對壘的墻壁立馬變為碎粉,帶著滿眼的塵灰坍落得一塌糊涂。

果然,如卡蕾忒想的那樣,這次攻擊的效力不大。那怪物有一種特殊能力,能夠感知到危及臨迫,然后虛化它的身體以排斥法術的直接攻擊。

眼看那些已呈細碎顆粒狀的目標又在合并實體化,卡蕾忒抓住這個機會,再次出擊——

厚重的水澤之氣從神殿各處涌進來,少時便圍作一尊高高的水墻,將卡蕾忒與厄獸堵在其中。

卡蕾忒內心一橫,對虛空下達指令。

立時,那水籠傾身而動,夾著滾浪濤濤,以排山之勢猛沖過來。

厄獸被浪頭徹底侵吞,水好像無色的韌帶,剛柔并進,將這怪物已經粒化的身體分散。

“撲魯魯”……

那些怪異的顆粒好似無數只有著生命的小蟲,在水中艱難的掙扎、游走,最終一塊塊一堆堆隨著潮落被帶到神殿的外面去了。

水退去后,半空再次現出卡蕾忒被浸濕后的身軀,和最初一樣,呈“大”字形懸在半空。只是相比剛才,此時的她滿臉凝聚著異常鄂怖的表情,似乎已經沉浸在不可掙脫的夢魘中,輕易不能脫身了一般。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明明海族的攻擊已經消減了厄獸的身體,為什么……我的身體……還是無法動彈?還是被吊在了空中,沒有絲毫的改變!

恐懼感加重的同時,卡蕾忒心中充滿無數疑問。

“卡蕾忒使者,你也太大意了吧!別以為我會被你輕易打敗!——”

隨著厄獸得意忘形的聲音自卡蕾忒的耳邊再次響起,它那多頭的獸形身體也重新顯現在空氣中。姿態也和最初一樣,四條長脖子依然綁著卡蕾忒的兩手兩腳,沒有分毫的偏差。

難道,剛才的攻擊,都是夢嗎……真的都是……我在做夢嗎……

卡蕾忒虛脫的躺在空中,心徹底涼了……

“厄”本是一種負態的精神存在,也許正是因為它的存在沒有實體,才會像現在這樣難以對付!武器擊不穿,法術打不死。就算消滅了它的所謂的“實體”,還會立馬生出另一個實體……不找到喚它出來的元兇,恐怕一時半刻真的很難滅去這個成形做蠱的怪獸!

卡蕾忒越想越覺無望。這時,身子又一陣劇烈顛簸。

“死吧——死吧——”

厄獸掀起陣陣如雷的咆哮,聽起來震怒無比。受到接連幾次攻擊,它也是真不耐煩了。

卡蕾忒感覺四肢正遭受被外力向四面猛烈的抻拉,受力的程度比先前更兇狠了。再放任下去,恐怕自己真要被這種無懈可擊的力量活劈了。

卡蕾忒緊閉了雙唇,再不釋放出任何喊叫的聲響。她知道,這個危機關頭,她表現得越痛苦,那厄獸對她的折磨就會越變本加厲。

她顧不上分神多想,也不再以聚精神力展開對抗,而是四肢用勁,反向使力拉,與厄獸的抻拽制衡。

我絕不能死!加油……再加把力…

她想。

假如自己真被

大卸八塊的話,那孕育在腹中的胎兒也……

卡蕾忒不懈地努力著,兩條胳膊和腿都在拼命使勁向身體歸攏。

然而,厄獸的力氣太強太猛,讓她感覺全身的力量都在這種無望的對抗中消失殆盡……

身體越來越輕,體力像是耗沒了,只剩下輕飄飄的一張皮,知覺也跟著消失了。

我……是否還活著……

卡蕾忒慢慢合了雙眼,一串淚珠,在她閉眼的瞬間從一側眼角滑落……

“卡蕾忒,你已經長大了,要堅強的活下去……”

“卡蕾忒,快!快去保護我們的女兒——”

耳邊響起德莫斯諄諄的囑托,以及他那焦急的吶喊。

不,德莫斯,我堅持不住了,真的……

卡蕾忒心中戚戚回應著他:

眼前這一劫,我無論如何也過不去了,我累了,想休息……真的想休息了……

德莫斯——

“轟”——

劇烈的雷鳴從天際一方降下來,驚醒了圣山中入夜正在沉睡的神祗們。

“怎么回事!”

宙斯急匆匆從寢宮往外走,祝福女神赫拉一.路小跑跟在他的身后,一邊將手上長麾往他肩上搭一邊緊張地勸慰:

“大神……大神,您慢點……不急!小心圣體……”

夫妻兩個還未行至宮門,迎面正遇到同樣急匆匆趕來的大使者赫米斯。

“大神……”

“那異動是怎么回事!你有沒有在派人調查?今天誰值夜?”

剛見面,宙斯就忍不住劈頭蓋臉,對他的大使者一通質問。

宙斯如此緊張不已,是因為他從剛剛的異動中恰恰感受到了一種非常可怕的力量,暗力量!

沒錯,暗力量!

宙斯記得清楚,使用這種邪惡力量的神族在不久前已被他清剿了。可如今就像陰魂不散,這力量再次出現了,而且竟公然出現在他統治的奧林帕斯圣山!

可還有至關重要的一點問題,這次出現的暗力量強度非常大,大到足以使宙斯這個全神之神嘆為觀止的地步。

這還真是提坦神族統治幾千年以來,前所未遇的奇事!

赫米斯望著宙斯不怒自威的臉孔吞吞吐吐,卻又不敢隱瞞:

“好……好像是……從卡蕾忒宮殿……那頭……發出來的!”

一旁的赫拉偷偷將頭低了低,刻意不讓自己的丈夫,以及他的侍從看到此刻自己臉上那些許慌亂的表情。

作為祝福女神,全圣山的天后,她刻意向自己的丈夫隱瞞了一件事,這事就悄悄發生在今夜。

只是,這突然而至的暗力量是她計劃之外的意外,她心里正犯嘀咕,別是這強大的暗力量和自己一手整出來的事有關聯吧?

沒可能啊……難道那個笨蛋失手了?艾莉斯究竟是怎么辦事的……

糾結不安之間,赫拉、宙斯和大使者已經一起走到了宮殿的最外面。

敬請關注新章《魔姬臨世》……

推薦好友良心好文一篇:女頻都市言情《初戀考卷: 易先生借個吻唄》!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